距离圣诞节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许多人计划持访客签证来新西兰探望亲人。
这导致人们不得不取消预订的航班,无法与家人团聚。
新西兰男子“有家难回”
Liam Cassidy和他的妻子和孩子们本来期待着从德国回新西兰看望他的父母,这将是自2019年以来他们首次回家。
Cassidy来自北坎特伯雷,作为神经儿科医生的妻子来自格鲁吉亚,需要签证才能进入新西兰。但新西兰移民局 (INZ) 签证处理的延误意味着他们来不及搭乘预订的航班。
“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第一次有希望与家人同过圣诞节。我最小的儿子于一年半前的四月出生,他的祖父母还没有见过他,他们很难过。”
“但一切成为了泡影,所以我们很沮丧,很难假装坚强。我们将不得不取消这次旅行,等到明年有时间再回来。”
对于许多旅行者来说,不可避免地要在澳大利亚过境,这意味着他们在新西兰签证处理完毕后需要再次申请签证。再加上缺乏航班和成本,延误使圣诞节团聚变得遥不可及。
中国移民无法与父亲团聚
Ryan Zhao的父亲原定于2020年从中国来访,但由于疫情,这位76岁的独居老人一直期待着2022年来新西兰看望孩子。
Zhao是一名软件工程师,他在8月初为父亲申请了签证,但他说他们的兴奋已经变成了不确定。
“我在新西兰过着自己的生活,把自己看作是新西兰人。”他说,“只有一件事让我感觉自己不像一个真正的新西兰人——那就是我的家人不能来到身边,而且现在只有我爸爸一个亲人了。”
在航班起飞前险获签证批准
不过也确实有人收到了好消息。
伊朗机械工程师Hamed和Pegah一直迫切希望Pegah的母亲前来探望,因为疫情阻碍了他们计划中的婴儿出生之行。
“我唯一的儿子现在两岁半,他刚刚开始知道圣诞老人的概念。只能通过视频通话认识他的祖母,现在他唯一想要的圣诞礼物就是祖母能来。”Hamed说。
“签证从9月16日开始就在评估中,我们一直给移民局打电话询问进度,有时一天给他们打电话两次,却不得不排队等候三到四个小时,仍没有消息。”
随着航班日期临近,Pegah开始感到压力。幸运的是,在航班起飞当天凌晨3点,Hamed岳母的签证终于得以批复。
“若移民是生意,移民局恐怕门可罗雀”
移民顾问Matt Simpson已致函总稽核(Auditor-general),要求对新西兰移民局 (INZ) 进行绩效审计,重点是其新的计算机系统和资源。
“老实说,如果移民是一门生意,没有人会选择与他们共事,对吧?如果有其他方式获得签证,他们就不会通过新西兰移民局办理了。”
他说,由于移民局的运营限制和系统错误,数以千计的签证申请被搁置,这极大地影响了新西兰的国际声誉和商业活动。
他指出,就算签证被签发,人们也遇到签证信息细节不正确或没有细则、系统中断和呼叫中心延误等问题。
资料图片
总稽核发言人表示,其工作计划包括研究明年的居留签证效率。
“由于这项工作的详细范围界定尚未开始,我们在现阶段不能更具体地说明审计的重点。”
“正如其中所述,我们的目的是关注新西兰移民局如何满足其申请人的需求。我们将通过研究它对技术移民签证处理的管理以及参与、沟通的便利程度,以及对申请人的反馈来证明。我们也对申请人流程的及时性以及新西兰移民局如何处理投诉感兴趣。”
其上一次对移民局进行绩效审计是在五年前,重点是新西兰移民局对其2015年Vision Programme的管理。
三周前,移民局在移民与投资协会会议上表示,他们正在努力恢复“坚定、公平和快速”的决定,并表示它的重点是确保人们可以在圣诞节聚在一起。
10月底的最新数据显示,90%的访客申请在九周内得到处理,而目标时间是三周。
在一份声明中,移民局事故管理团队表示,移民局认识到,想要以雇主、客户和利益相关者期望的速度处理签证的话,还有更多工作要做,并且正在努力提高处理率和客户体验。
团队负责人Richard Owen说:“自8月1日以来,我们已经处理了近80,000份访客签证。每周将继续收到6,000至9,000份申请,我们将始终有稳定的工作流。”
“就这些签证而言,我们的目标是在20个工作日处理简单的申请。大约34,000份访客签证申请仍有待处理,其中约10%的申请仍留在8月份的状态。其中一些可能包括复杂的申请程序或正在等待进一步的信息,例如第三方检查。”
你也在苦等签证吗?
欢迎留言分享你的故事!
“在看”我吗?👇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