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寒气正吹向今年参加2023届秋招的大学生们。近日,有不少大学生面试者称,华为暂缓了今年的校园秋招,多地有多个官方校招群被无预警解散,没有给出理由。
这让不少苦等华为招聘结果的大学生们急了。对此,官方先是回应,暂缓2023届秋招一事并不存在,华为还在鼓励在校生去华为官网上投递简历。正处于求职季的大学生们,被若有似无的校招搞得心神不宁。
等到崩溃
你面试的排名很靠前,我觉得有很大的希望,同学你再等一等。
10月中旬的一天,吴雨又收到了华为HR打来的“保温电话”。这个电话的目的,是让她再等等,别急着和别的企业签约。
可她已经对电话那头华为HR的“下周一定”这句话免疫。从8月初到国庆节前,她已经走完了华为的所有面试流程,就等一个应聘结果。
之前,华为公布的结果日期比往年迟了一个月不说,也没告知任何理由。
彻底击碎信任的事情,发生在11月16日。吴雨所在的华为官方招聘群,无预警突然解散,同样没有理由。
在此之前,曾有华为HR在群里说“华为所有部门暂缓招聘”,但还没有引发大面积慌乱。直到这一次官方招聘QQ群被直接解散。QQ群里800多位大学生求职者瞬间连个惊讶的表情都还没发出。
想起过去数个月,被华为HR各种“你侬我侬”,不停制造“自己很有希望”的经历,吴雨五味杂陈。
而这一切遭遇,吴雨并非个例。吴雨是一所985高校的硕士生,计算机专业背景, 明年6月毕业。鉴于目前的大环境,她早早地就开始做就业准备。
她与华为的招聘游戏,是从今年3月开始的。
那时,身边的同学都开始找暑期实习,吴雨由于所在的课题组没有外出实习的机会,本已不打算找实习的她,接到了来自华为HR的第一通电话。
“同学,考虑一下给我们投简历,我们部门需要你这样的实习生。”
吴雨虽不知道华为HR是怎么知道她电话号码的,但转念一想,觉得也不意外。吴雨所在的学校,一直是华为招聘的目标院校。
考虑到华为的笔试、性格测试成绩可以保留到秋招,吴雨投递了该部门的实习简历。
吴雨是3月底参加的笔试,但性格测试挂了,去华为的实习计划也就没有再继续推进下去。
时间到了8月。
企业的校招有“金九银十”之说,关键时间点在9月、10月。不过吴雨感觉,现在各家都提前了一个月,变成了金八、银九、铜十。
华为的提前批也从8月开始,同样也是华为HR主动先联系了她。吴雨也向该部门正式投递了应聘简历。
由于此前已通过笔试,她只需要再做一次性格测试。这个也顺利通过后,吴雨在9月下旬又接连通过了两次面试。
十天后,又一次通过主管面试的她,终于进入到了华为官方的招聘QQ群,开始“泡池子”。
所谓“泡池子”,是指面试者在通过华为一系列面试后,进入到华为HR建立的官方招聘QQ群,等待HR审核通过,正式发放offer的过程。
图|为招聘业务流程
同学们也把这个最后过程称之为“等开奖结果”,要么是收到华为offer,要么是被华为拒绝。
物竞天择,公平竞争,这一切都没啥。令吴雨这样的求职者苦恼的是,流程早在十一国庆节前走完了,但今年的华为却迟迟不开奖。
按照华为去年做法,开奖时间是在十月中下旬,而今年这一时间整整推迟了一个月都还没有定下。
期间吴雨曾多次与对接的HR沟通,得到的回复从“预计节后(国庆放假后)出结果”,到“预计和去年一样十月下旬出结果”,再到“下周开会应该会有消息”、“已经提交审批了等待结果”、“集团总的HC已经定了但还没有发到下面的部门”。
HR每回和她沟通时都还要加上一句——“下周一定”,这也一直在给吴雨创造期盼。
不管怎样,当身边的人知道吴雨通过了华为的面试无不羡慕她,尤其是长辈们得知以后,更加希望她能够进入这家带着荣誉光环的企业。
气氛已经烘托到位,就等结果了。
眼看泡在池子里的人越来越多,吴雨也看到了更多和自己的情况类似者。有人在群里说,自己为了等华为拒绝了百度、美团等互联网企业的offer,还有人拒绝了荣耀、中兴等类似企业。
“华子,没有你我怎么活啊。”
华子是大家对华为的爱称,吴雨还了解到,泡在池子里的同学有比她泡更久的,但也没等来华为的回音。
这一形势在11月16日急转直下。
随着有人在社交平台爆料“华为暂缓2023届校园招聘”,多个官方校招群迅速遭到华为HR的解散,吴雨所在的群也没有逃过一劫。
从“爱华信华等华”到信仰崩溃,只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而被当做“吹哨者”、最先透露暂缓招聘的HR,也没有再出面做出相关回应。
图|华为HR在社交群里回复,华为所有部门招聘暂缓
不过,令人疑惑的是,一位有着海外留学背景的同学在脉脉上向华为HR提出是否有暂缓招聘一事,得到的回复是“国内本硕审批暂缓,留学生没有”。
此言一出,这在那些被同学们自行建立起来的QQ群里又再一次炸锅。
池子里的人猜测,他们等的结果可能从许久前就不存在。还有人怀疑,国内大学生暂缓秋招,是为了给留学归国者腾出位置。
“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是泡在池子里的同学对华为招聘部门作风的总结。还有的人抱怨说,“这种行为像渣男。”

没人负责
11月18日,也就是“华为暂缓招聘”事件发酵后的第2天,我们打通了华为招聘热线。
当问及是否存在暂缓招聘一事时,客服告知:“华为2023届校园招聘正在进行中,暂时没有收到您描述的暂缓招聘的情况,如果你有意向的话可以进行投递,如果投递了请您继续耐心等待。”
不过在追问之下,客服似乎也早有应对的说辞:“如果你是在网上看到的消息,你可以找相关的平台去反馈,但是我们的热线暂时没有接到这一通知。”
讽刺的是,多位亲历华为暂缓校招的大学生不约而同地表示,在官方招聘群解散数日后,华为HR又跟他们致电说“下周开奖”,还有的HR说“将在12月重启秋招”。
“既然从不承认暂缓,又何来重启,况且12月已经是冬季。”大家疑问满满。
现在,吴雨有点庆幸的是,在华为爆出暂缓秋招前的几天,她决定自行提前结束与华为的招聘游戏,她签下了一家开出的待遇条件都在华为之上的企业。
签下协议的瞬间,吴雨仍想的是,如果后面华为给她发出offer,她一定会为了华为毁了那一家企业的三方协议。华为是她心中的最优选。
为了进华为,也考虑到今年的就业形势,吴雨说,之前没有向面试官报过高的预期待遇,甚至自降等级。
往年以吴雨的学校、学历和专业背景,本可以获得华为14级以上的等级待遇。
华为实行级别制,本科入职华为一般为13级,工资水平在9000-13000元之间;硕士入职华为一般为14级,工资水平在13000-17000元之间。今年她不敢再往更高处想。
吴雨庆幸她没有为因为等待华为,让手上的其他offer过期。现在,进华为已经从她的备选方案中直接剔除。
回顾过去数月,吴雨说,她不是不能容忍华为泡池子这种长期消耗人的制度,她只是觉得,审批过程不公开和透明,最伤同学们对华为的信任。
在这个过程中,吴雨还发现华为各个部门在招聘上有点各自为战。为了保证自己部门的池子里能有足够的“鱼”,HR们会在各个平台通过各种途径拉人进面试。
一位不愿透露过多信息的华为在职员工也承认了这一点,“华为内部各个部门自己招自己的”。
这导致的结果是,招聘群动辄几百上千人,华池变“华海”。再加上HR承诺的各种“下周一定”,吊足了许多求职者的胃口,却也因不能兑现,打乱了不少人的求职计划。
一些同学就觉得,自己与公司之间存在着信息差,公司无疑处于优势地位,而自己则会被公司招聘的各种信息迷惑。
更让人诧异的是,有应聘者还反映,本来自己也不应该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但华为HR此前在招聘时,也曾在群里说别家公司的不好,营造某种“暗示”。
比如,“有的企业入职即巅峰”、华为此前从比亚迪挖过人,“可挖的优秀的不多”。
图|华为校招群截图
与华为看上去正在紧缩的校招不同的是,比亚迪倒是释放出了更积极的消息。
就在华为爆出暂缓秋招的消息后,华为校招交流群的群主把一则比亚迪的招聘信息发到了群里。
“今年比亚迪的校招HC达到了史无前例的3万多个,包含原用于社招的1.5万个名额。除此以外,比亚迪还将在明年春招期间补录部分名额。”
上一秒还在骂“华子”的同学们,开始后悔之前没有签下“迪子”。
此次华为暂缓招聘事件,让比亚迪在大学生自建群里的地位肉眼可见地上升,有人就把签约比亚迪的顺位排到了第一,尽管这个机会已经被不少毕业生错过,毕竟都被华为招聘耽误了时间。
没信任,也没有一同御寒
据公开的信息显示,2023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达1158万人,同比增加82万人。
日前教育主管部门也下发了相关文件,将实施“2023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促进行动”,千方百计促进高校毕业生多渠道就业创业。
众所周知,现在不少企业发展因各种原因遇到了逆风。
据华为发布的2022年前三季度财报,2022年华为前三季度实现销售收入4458亿元人民币,主营业务利润率为6.1%。
而2021年前三季度营收为4558亿元人民币。即2022年前三季度营收减少了100亿,利润减少了275亿,相当于下滑了50%。
背后的原因多样,比如手机业务受美制裁影响很大,汽车业务华为投入巨大,尚未出结果。
华为为此也做了诸多努力,发力鸿蒙系统,开创智能汽车、电视、手表等产品线。
不少同学表示,即便如此仍然看好华为的未来发展前景。
只是华为在此次秋招过程中,暴露出的种种不专业乱象, 无疑让人对华为作为全球级企业的管理水平产生疑问,最后消弭的是对华为的信任。
现在,已经拿到offer的吴雨已经不关心华为到底寒不寒气了。
在此次招聘过程中,她感觉华为各个部门的技术人员,轮番都在给她打电话,一度都在给她吹暖气。
2012实验室强调自己是预研部门,预算不设上限;运营商强调自己是盈利部门;就连她感觉寒气最重的终端部门也在强调没有裁自有员工。
吴雨没有信这些说辞。
因为打听到内部消息的同学告诉她的是另一番景象。有些部门把od(Outsourcing Dispatch,指外包或者劳务派遣)全裁了,还出现了自有员工不续约的情况。
求职者与企业之间的信息鸿沟,有时无意间会把求职者变成被蒙蔽的对象。当信任消失,一同御寒的人也会散去。
* 应受访者要求,吴雨为化名
- END -
文 | 郑思芳
编辑 | 龚   正
往期回顾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