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业绩遭遇大幅回撤,今年以来明星私募基金经理们罕见地排队道歉!
近日,雪球坐拥40万粉丝的私募大V云蒙发布道歉声明,称辜负了投资人的信任和重托,云蒙基金净值比0.4还要低得多,这意味着购买云蒙基金的投资者已经巨亏超60%。
导致云蒙基金巨亏的主要原因是高杠杆押注银行股,其持仓主要是国有大行。这再一次给投资者上了一堂风险教育课,即便有着雪球大V的光环,自认为对银行股有着深刻的理解,但在投资中加杠杆,无论资金规模多大、曾经业绩多好,账户资产都有一把亏光的风险。
私募大V高杠杆重仓银行股,产品巨亏超60%
11月22日下午,坐拥40万粉丝的私募大V云蒙在雪球发布道歉声明,称辜负了投资人的信任和重托,给投资者表达深深的歉意,并回应称云蒙基金净值比0.4还要低得多。
“云蒙基金是境外资金,不公布净值是因为部分投资人不希望网上公布。云蒙基金主要持仓是国有大行,且杠杆很高。未来投资纪律或原则,主要投资国有大行加上招商银行,不投资非银行股,极少投资中小银行。”云蒙表示。
云蒙还表示,自己及近亲所持基金份额占比超40%,投资人数为四十多人,一半为现实中的亲朋好友,一半为雪球网友或盈透上的朋友。云蒙基金没有管理费,开立基金以来,个人承担相关费用200万元左右。
据了解,云蒙夫妇两人曾在央行和国家部委工作,早年间曾因重仓银行股中大赚2000万元而一举成名。后来云蒙夫妇辞职离开北京,生活在湖北一个五线小城市,成立私募云蒙基金专职投资,同时兼职盈透的经纪人一类工作,推广盈透开户。
因为有着央行和国家部委工作的工作经验,云蒙夫妇自认为对银行股有着深刻的理解,成立云蒙基金后依旧加杠杆重仓银行股,并且只买银行股,押注单一赛道。
2018年10月,云蒙曾在文章中公开基金净值,云蒙基金运行仅1年多,但净值已经“腰斩”。2021年底,有人爆料称:“雪球大V云蒙决定关闭其私募基金,基金净值低于0.4元。”对此,云蒙曾回应:“只是谣传,一切都还是正常的。”
今年5月,云蒙在雪球表示,辞职一晃五年过去了,期待未来五年依托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这四家银行做到五倍收益。
又一堂风险教育课,“轻视了杠杆的毁灭程度”
云蒙高杠杆重仓银行股的案例,再一次给投资者上了一堂风险教育课。
10月14日,云蒙曾发文称“投资真的好难啊”,两个人辞职花了这么多的时间专注银行业,取得如此差的结果。并总结自己最大的问题是“轻视了杠杆的毁灭程度,无视了分散的保命作用,忽视了优秀的长期复利”。
今年9月,云蒙曾表示,“我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投资只有一招:愿意在一件事情上死磕到底,银行的财报我死磕到底,银行的估值我死磕到底,投资银行股我也会死磕到底。可以骄傲的说,银行的财报数据我已经打通任督二脉。”
在道歉声明中,云蒙还表示,“曾经的梦想是像戴维斯一样,但现实投资残酷得多。”
云蒙口中的戴维斯有着传奇的投资经历,大名鼎鼎的“戴维斯双击”就出自于他,曾长期重仓保险股,常常使用1倍杠杆,最终其初始投资从5万美元变成9亿美元,50年时间赚取了1.8万倍收益,创造了戴维斯的王朝。
但即便是戴维斯,曾经也遭遇杠杆的重创,账面一度出现巨亏。
知名投资人段永平曾在雪球中表示,“任何时候都不应该用杠杆,杠杆是用股票抵押的,而且券商可以随时改变允许你借钱的比例,时间长了碰到一次爆仓可能就回到解放前了”。
从过往的投资历史来看,在投资中加杠杆,无论资金规模多大、曾经业绩多好,账户资产都有一把亏光的风险。
巴菲特曾表示,如果你懂投资,你就不需要用杠杆,因为你早晚都会有钱的。“如果有一把左轮手枪,里面可以装一百万发子弹,但里面却只装了一发,然后让他对着自己的头开一枪,如果他没死,就给他100万美元,即使这样,他也不会玩这个游戏。投资是件快乐的事情,用杠杆会让你有机会睡不好觉的。”


百亿私募年内平均亏损10%,仅13家正收益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今年股票市场大幅波动,百亿私募业绩遭遇了巨大考验。
私募排排网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0月底,百亿私募机构数量为111家,92家有业绩记录的百亿私募今年以来平均收益-10.94%,仅有13家百亿私募取得正收益。
因业绩大幅回撤,今年以来,已有一批明星私募基金经理们排队道歉。包括正心谷资本创始人林利军、希瓦资产梁宏、盘京投资庄涛、敦和资管施建军、正圆投资戴旅京、景林资产、淡水泉赵军、和谐汇一林鹏、永安国富孟乐等。
不过,自从11月以来,市场有所回暖,不少个股强势反弹,沪深两市曾多次出现万亿规模的成交额,北向资金连续多个交易日买入,私募行业投资情绪有所升温。
泊通投资卢洋表示,股市短期可能维持区间震荡的形态,虽然短期疫情和经济数据难言利好,但政策的预期依然是市场的较强支撑。同时,由于经济修复的路径尚不清晰,市场也很难找到明确的主线走出趋势性行情。但是经济预期的改善应该是后续行情的核心点,因此前期受政策和疫情压制较大的板块也有更大空间,只是仍需静待政策的落地和效力的验证。
责编:王璐璐
校对:杨立林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