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loud
“这个女人叫小美,这个男人叫小帅”的电影剪辑最近成了TikTok的新晋热门内容,并且无论角色男女老少,一律改名“The man”或者“The Woman”,最多前面加个形容词,剧情文案直接照搬国内同行,就能获得上百万播放量。
而批量炮制这类内容发布的,也正是一批国产“剪刀手”,他们不挂链接不开直播,仅凭一组矩阵号海量上传内容,就能在TikTok月均收入十万人民币,还会开班收徒,割国内的韭菜。
从1999元,到2599元,再到3180元,Wilson的TikTok影视剪辑变现课程在5个月内涨价了3次,授课形式也从一对一教学,转型成了几位老师一起授课的社群化运营,一个接近成熟的知识付费商业模型即将完成。
而Wilson团队所创立的影视剪辑号矩阵,正是让"小美、小帅、大壮"入侵到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TikTok社区的幕后推手之一。"有时间就能做,日入千元"的诱惑,也让不少人先后入局。
营销娱子酱检索整理发现,知乎等中文互联网社区已经有大量此类教程上线,有人甚至打出了"做海外抖音,一年全款买房"的口号,但Wilson自己的公众号文章中,却对这类暴论嗤之以鼻,并表示:
"以我每天从6点干到12点的经历告诉你,就算我这么努力也不会有这么高收益的,如果有,那我认输。"
在国内,短视频平台影视剪辑号的变现方式无非几种:影视剧营销推广、小黄车链接带货、站外播放收益、直接卖号。
有专业批量养号的创作者告诉营销娱子酱,目前抖音平台的万粉影视剪辑账号价值约500元,"一年做十几个十万级别的账号挺容易,收入也可以做到近十万"。
创意by 娱乐资本论
但这几种方案有两个共性,即无法直接用站内播放量换取收益,需要有一定的运营思维和策略,且都面临着巨大的侵权风险。
今年,国内外都出现了相关的天价版权官司,就在11月17日,日本一桩长达一年的版权诉讼落槌,判罚2个YouTube频道制作的影视剪辑内容违法著作权法,需要向十三家电影公司合计赔偿5亿日圆(约2500万人民币)。
但当营销娱子酱以学员身份向Wilson咨询相关问题时,他斩钉截铁地说:
"油管版权很严格,现在TK其实没那么严,前期肯定不会有问题,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而之所以在TikTok做影视剪辑接近"躺赚",就是因为平台目前北美、德国、西班牙等地区和国家支持直接将达标账号的播放量折算成激励金提现,换句话说,有流量就能赚钱。
根据TikTok官方披露的信息,这是一笔三年总计高达10亿美金的"羊毛"。
高门槛,低成本,高收入
过去一段时间,营销娱子酱曾多次尝试参考现有教程在TikTok创建账号,但均以失败告终,无论安卓还是iOS平台,不仅无法发布作品,甚至不能正常浏览内容。
对此,Wilson表示,TikTok对境内用户的限制非常严格,想正常分发内容,就需要解决手机环境和网络节点两个问题,一般用户没有技术知识很难迈出第一步。
图注:设备被锁定后,无法看到内容和关注列表
不像YouTube、Twitter和Facebook只需要连接海外网络就可以相对轻松地访问,即便网络节点挂在机场多人共享也可以实现,TikTok要求单一IP下不能有太多账号,而且账号对应的IP地址不能频繁更换,否则就有被封的风险。"但我们可以帮你伪装,就像连上国外某个家庭Wi-Fi一样安全",Wilson如是说。
解决了设备和网络问题,在TikTok赚钱还要过语言关。目前,"中式影视剪辑"主要出现在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其中美英德可以直接上传英语内容,但拉丁语系的法意西三个国家则必须使用当地语言,这对于一般的上班族来说是一个挑战。
"用谷歌或者百度翻译不行,我们会给买课的学员提供提供专门的软件,准确率能到95%以上,"Wilson在推销自家课程时如是说。
做好如上复杂技术准备的用户,再开通一个Paypal账户,就可以在TikTok上发布内容涨粉,进而赚取收益了。
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前期门槛,发布内容反而是最简单的一环,首先国内的短视频平台上已经有大量"素材"可以搬运,而且已经规避了绝大多数审核雷区。稍有不同之处在于,海外平台对软色情擦边内容相对宽松,但对涉及未成年人以及暴力相关的片段更为严格,用户只需要在现有素材的基础上稍作调整,再配合成熟的翻译软件和AI配音工具,就可以较为轻松地掌握"流量密码",实现快速涨粉。
图注:这位创作者直接搬运了国内产出的字幕组资源
对于零基础的小白用户,像Wilson这样的"师父"还会在课程内教授如何批量打包下载成型的素材,并承诺"除了一个月一次的大规模封号,99%的违规风险我们都能帮你规避"。
但与千粉就能参与广告分成的YouTube相比,没有贴片广告的TikTok的激励金分享门槛为10000关注,如果以国内的短视频创作环境为参考,新账号要迅速涨粉过万免不了要购买流量,即便"创作"很简单,推广也会是一笔不小的成本。
面对这种疑虑,Wilson颇有信心地对营销娱子酱表示:"现在我们做的都是免费流量,虽然TikTok也有星图和抖+的机制,但这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必需的,用一些国内常见的运营小技巧,涨粉和曝光还是比较容易,慢一点的一到两周也可以达标。"
究其根本,还是由于影视剪辑虽然已经在国内各大平台和YouTube遍地开花,但在TikTok上尚且属于蓝海,"目前我们看到的也就几百个类似的账号,专门做这个的更少",而且属于平台目前重点扶持的中视频内容,所以无论是创作收益还是流量,都有一定的红利。
营销娱子酱观察到,目前TikTok上典型的影视剪辑账号,大多从Hulu、HBO等知名流媒体平台选片进行二创,创作者则会像国内的同行们一样,在内容中有意回避片名等信息。考虑到海外的版权保护力度和最近的几桩天价版权官司,这门看似好做的生意,其实也是"刀尖舔血"。
然而Wilson却不以为意。在他看来,一方面这门另类的"出海"生意参与者大多不追求成为头部创作者,而是批量养号,十几万粉丝已经足够获得稳定收益,另一方面,平台自己也会用算法去把控内在风险,"既然给我们发钱,就说明我们对他有用,人家也不傻。"
图源:Pexels
至于收益是否真的稳定,Wilson对营销娱子酱透露,自己团队运营的单个账号平均每月回报在5000到20000人民币之间。营销娱子酱观察到,目前和Wilson相关的矩阵号大致在20个左右,也就是说,仅靠运营账号,Wilson团队每个月就有至少10万元的收入。
然而,对于学员的盈利情况,他并不能做出保证,"一对一辅导的基本都开通了收益渠道,但具体提现多少在他们个人的努力,我只能说,这个东西需要你认真去做才能回本。"
全球视频平台争夺用户时长,
养活无数羊毛党
无论是国际版抖快——TikTok和Kwai,还是Shein和拼多多的出海产品Temu,都在用自己雄厚的财力证明"推广返现"和"砍一刀"是对全球老百姓都非常管用的商业模式。
根据晚点Latepost的报道,2021年,快手为拓展海外市场准备了10亿美元预算,把巴西和印尼两地的用户数量分别推到了2300万和900万。当时,TikTok的CEO周受资曾对员工表示:"快手烧多少,我们也烧多少,只多不少。"
这次对决,主要抢夺的指标是用户数量,在当年的补贴高峰期,平均每个用户只要注册就能得到至少6美元,至多20美元的补贴。
而根据TikTok官方网站披露的信息,平台从2020年起,就开始大规模激励创作者,即便没有贴片广告的现金奶牛,也要在2022年结束前补贴创作者共10亿美金,相比之下,国内的短视频创作环境更显内卷。
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如果顺便还能看点儿有意思的短视频,何乐而不为?
像Wilson这样的"羊毛党矩阵"操盘手,正是瞄准了中国公司出海搅动世界的窗口期,紧盯它们开辟新国家和地区市场的激励政策,从中牟利。他告诉营销娱子酱,最近的"大羊毛"是TikTok德国区的中视频内容,又可以直接发布英文视频,是他们重点攻坚的地区。
而中国公司带来的鲶鱼效应,也让海外巨头坐不住,毕竟用户时长是有限的,刷短视频的人越多,图文信息流和长视频平台的吸引力自然下降,稳坐江山的国际巨头也得有所动作。
2021年初,早已被Meta收购的Instagram推出短视频应用Reels,并于一年后推向全球150个市场,Google旗下的YouTube上线短视频分区Shorts的推广节奏与其相当。
两者都在今年推出了类似于TikTok的激励计划,万粉级别的Reels创作者月播放量达到百万,能够获得700美元以上奖金,而Shorts的总奖金则为1亿美元。
颇为值得玩味的是,一向对版权审查极为严格的YouTube,在自己的短视频专区似乎"抬了一手",搜索电影解说和切片内容的难度远小于中长视频,也并未对强视觉刺激的内容"黄标"分级或映前提示,仿佛一些十余年间建立的"社区准则",在短视频面前都可以烟消云散。
然而,对于创作激励,YouTube却有一条明文规定:
"创作者在YouTube上发布短片后必须等待7天,才能发布到另一个平台。"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