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 陈济深
对于中国人来说,钱似乎总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话题。

尽管大家内心总是渴望着钱,但是碍于谈钱伤感情的理念,社会上讨论三观的人多,谈论金钱观的却少之又少。
那如果把高校教授、传奇辩手、脱口秀达人、基金经理聚在一起谈论钱事,能产生怎样的火花呢?
迎来18周年的天弘基金最近就搞了一场不太一样的《人间“钱”话》。
在这场直播对谈中,不聊国际局势,不提产业格局,更不安利基金产品,黄执中、翟东升、毛冬、杨超四位嘉宾从近年的社会热梗出发,聊了聊大家平时最为关心,却又不太能说出口的钱事。
在有着7亿多用户的天弘基金的场子里谈,效果刚刚好。

花钱,花得敞亮
要说今年最火的话题,雪糕刺客肯定值得一席之地。
80后的毛冬就感慨:小时候遇到玉米强盗,长大后遇到雪糕刺客,人生总是不断地纠结,钱包却在纠结中越来越受伤。
60后的翟东升则心直口快:年轻人脸皮薄,才能被刺中;雪糕刺客一般就刺不到中年人,只要货不对板就大大方方放回去,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谁也没法背刺我的钱包。
70后的黄执中则是发挥了最佳辩手的总结实力:真正的刺客是自己放不下的尴尬。除了雪糕,人生中总有各种各样的意外,也许是一段感情,也许是投资,到了结账台时才能看到真正的价格,与其硬着头皮结账被刺,其实还可以选择放下及时止损。
雪糕刺客,看似是高价的问题,其实还是讲究一个透明度,如果商品清晰标价,自然谈不上刺客。
同样的,人生总有各种各样的选择,也有各种各样的迷雾和意外,雪糕刺客们看似刺痛了人们的钱包,其实反而是对大家的提示,如果钱包够厚把握得住,也不是不能消费,如果硬着头皮买单有点刺痛,断舍离完全无可厚非。
除了雪糕刺客,野性消费和精致露营的话题也引发了嘉宾的共鸣。
翟教授对此感慨最深,他和他父母那一辈人,从小就把省吃俭用的思维刻在了DNA里,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成为了一代人的时代印记。
而到了如今这个时代,野性消费,精致露营反而成为了时代新宠,只要花钱花的舒服,追求精致生活并不是错。
对于精致生活,翟教授一针见血地表示这代表着世界发展下的矛盾转变,过去的中国是短缺经济,如今的世界则面临着需求不足的困扰,富人消费力无法释放,而穷人消费力则相对不足。他提到“如果是在消费他人的劳动或者智慧,让别人挣到钱,与此同时不伤害别人,也不破坏不可再生资源,那么在道德上应该是予以鼓励的。”
因此精致露营表面看来是“毫无必要的花费”,实际上则是拉动了社会需求、生产供给、行业就业三赢之举。
在花钱上,我们最需要关心的不是价格本身,花钱花的明白才是问题的焦点。
花钱,就该花的敞亮。
搞钱,搞得明白
2022年,对于很多人来说很难。
为了搞钱,很多人选择早C晚A,当卷心菜人。
同样因为搞不到钱,很多人选择躺平,试图逃避无处不在的竞争。
这反映了大家的什么心态,哪种姿势才是正确的生活态度,大家又应该如何搞钱,嘉宾们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黄执中表明态度:搞钱是一件很正向的事,搞钱可以为追求人生热爱和价值作积累。想要搞钱,首先得想明白怎么利他,如果不为社会创造价值瞎折腾,那就很难搞到钱,只会累到自己怀疑人生。
翟东升建议大家要顺势而为,能挣到多少钱也许不取决于自己有多努力,弄清自己在社会分工中的定位,提升眼界、创造价值才是搞钱的关键。勇于尝试,拥抱失败,只有多试错,才能知道自己真正的天赋,做人要扬长避短,而不是取长补短,把自己的优势做到稀缺,搞钱自然就不是问题。
但也有很多人苦于找不到自己的天赋,对此黄执中给出建议,只要能比昨天进步一点点就算成功,也许我们可以慢慢等待天赋出现、等待一个适合自己的赛道出现,那将是一个最好的结局。
今天,很多领域已经成为了红海甚至血海,究其原因还是大家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只能跟风去参与一些看似不错的赛道,最后绝大部分陷入无意义的内卷。
实际上,搞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即便现在不知道自己行不行,也先别急着躺平,多试试,说不准就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呢?
修炼搞钱,其实就是如此的清晰和明白。
管钱,管的靠谱
很多人又想参与投资搞钱,但是绝大部分人搞钱的天赋并不在投资上,买基金就成为了他们的最优解。
不少人觉得基不可失,每个基金重仓十块,每天更是起码看三次净值,APP是随时刷新,心情更是时刻过山车,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成为了山顶冻人。
对于重仓十块的现象,天弘基金指数和数量投资部总经理杨超反而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过去很多投资理财品是有投资金额门槛的,让很多小散户望而却步,但是公募基金作为普惠性的行业,你重仓十元,还是重仓十万,都对你一视同仁。
回看中国经济多年发展,很多人就觉得好像当年有没有参与买房,这个事对财富的影响是很大的,没有上车,那就错过了一切。所以在对的时候去参与到对的资产,就非常重要了。
如今这个时代,投资已经不是可选项,而是必答题,我们要解决的是如何投好的问题。
黄执中也认为投资这件事,不用一下跳到深水区,哪怕是重仓十块只投一点点,也会因为你的参与,学到很多东西。比如投了某个领域,可能会因此关心那个领域的新闻、变化,国际市场的动向。
然而上车容易,想要坐稳投资的车,其实并不轻松。
根据杨超分享的一份投资者洞察报告,截止到2022年8月31号,由于市场震荡,天弘基金持有指数基金1-3年的用户,平均收益竟然是负的,正收益用户占比不到一半。但把时间轴拉长,持有期3-5年的用户,平均收益率达到了17.6%,正收益用户占比80.3%。可以说坚持的越久,投资期限越长,获得正收益的概率就越大。
杨超也提到,投资理财是一生都要进行的事,确实没有必要过于关注短期的浮盈浮亏。通过基金投资实现短期暴富,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于如何坐稳长期投资的车,嘉宾们也给出一些小建议。
首先,投资是一个反人性的活,想要坚持下去,就必须了解自身对于风险的忍受程度,并不断学习了解投资标的,关注基本面的变化。
同时为了实现长期投资收益,我们也需要根据自己的财务状况和人生规划,做好不同期限、不同用途的资金分配。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在市面上琳琅满目的产品中选择最适合自己的一款,像搭积木一样的完成自己的管钱拼图。
管钱,适合自己的才是最靠谱的。
结语
2022年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不平常的一年。
当我们在谈论“钱”时,我们谈论的其实是充斥着情绪和冷暖的生活。用这样一场关于“钱”的对谈,天弘基金希望传递一些思考和力量。
无论是许多人的理财启蒙“天弘余额宝”,还是助力投资进阶的各类产品、服务和工具;无论是去沙漠硬核直播科普光伏、到航展直播走近大国重器,还是这次和大家聊聊钱的《人间“钱”话》,天弘基金一直探索帮助用户提升投资的获得感。
我们如何看待钱?财富对我们意味着什么?用黄执中的分享作一种回答:我们之所以想要钱,是因为我们会想要探险,想要走出舒适区或安全区,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同的世界,我们想要经历,而这一切都会有风险,所以我们需要理财,当做我们的后盾。财富本身不是目的,它是手段,是我们面对人生不确定性的勇气。
附注: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文不做为任何投资建议和投资依据,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勤勉尽职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证最低低收益。投资人购买基金时应详细阅读基金的基金合同和招募说明书等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具体情况。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和其投资人人员取得的过往业绩并不预示其未来表现,也不构成本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基金投资需谨慎。敬请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