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失联,欢迎关注备用号“织造短评
”——


正文
甲午战败后,清廷虽然也曾零星的建设和整顿过海军,但终究是在废墟上修修补补,难以再现昔日之光辉。
待到辛亥革命爆发,受进步思想影响的海军军官们大多支持革命政府,没有意愿保卫清廷。
就这样,清末历经数代人心血建立起的海军,包括军舰和人才,都顺利的转移给了呱呱坠地的中华民国。
孙中山在永丰号(中山舰)上与船员的合影。中山舰是一艘钢木结构的军舰,标准排水量780吨,为1910年清朝海军副大臣萨镇冰向日本三菱造船厂订购,1913年交付给了民国。
北洋政府初年,将原清朝的北洋舰队、南洋舰队和广东水师重新编为中华民国海军第一舰队、第二舰队和练习舰队。
由于这一时期城头变幻大王旗,海军的控制权也在一次次的动荡中不断易手。
1918年,张作霖统一东北;之后奉系的力量逐渐强盛,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把持着北洋政府主导权。
海军是个极其烧钱的玩意儿,“饱暖思淫欲”,腰包见鼓的张作霖开始着手筹建自己的东北海军。
几经物色,张氏父子将这一重任交给了民国时期的海军名将沈鸿烈。
沈鸿烈1905年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日本海军学校,旅日期间加入中国同盟会。
归国后,沈在黎元洪部从军,武昌起义中曾策动清朝舰只起义成功。
1910年代末,沈鸿烈转到张作霖旗下担任奉系海军将领,1923年成为东北海军中将司令。
北洋政府时期海军部
东北海军早期是一支黑龙江上的“江防舰队”(二十年代中期扩充为江防、海防两支舰队),主要假想敌为虎视眈眈的沙俄远东势力。
1919年7月,吉黑江防筹办处成立。
1920年4月,吉黑江防筹办处将商船“江宁”“同昌”“江津”号分别改装为浅水炮舰“江平”“江安”“江通”,并向中东铁路局借调了一艘巡船,改名为“利济”,江防舰队遂初具规模。
不久,奉系政府又决定壮大江防舰队的实力,从长江流域调“江亨”“利捷”“利绥”三艘炮舰及武装拖轮“利川”号,组成北上舰队开往东北。
1920年深秋,北上舰队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达哈尔滨,与上述四舰组成东北第一支常驻的正规海军。
舰队被正式命名为吉黑江防舰队,编有船只8艘,总排水量约2200吨。
东北江防舰队组建初期,苏联尚处于红军和白军内战的状态,列宁政府四处对外妥协以稳固局面。
为拉拢北洋政府,经协商后苏联恢复了沙俄时期中方被剥夺的黑龙江出海权。
因此当时的东北海军十分威风,一度沿着黑龙江深入苏联领土腹地,直接开到了距离出海口的庙街,远眺库页岛(苏俄初期内战之际庙街一度被日本占领,1920年5月被苏军夺回;失败的日本不甘心,又夺了半个库页岛,直到1945年才重新纳入苏联版图)。
东北海军时期的军舰,相较北洋水师时期退步明显
纵观人类历史,绝大多数的海军舰只都没有经历过实战,它们存在的意义更多是威慑。
不过东北江防舰队却是实实在在打了一场大战,而且战绩还不错。
1927年,随着蒋介石叛变革命,中苏关系急转直下。
1929年,中东路事件爆发。
在战争的高潮阶段,10月12日,苏联以800余骑兵、3000余步兵,配合40余辆坦克,向中国境内同江守军发起进攻。
百度地图上的黑龙江省同江市位置
陆地上发起攻势的同时,苏联阿穆尔河(即黑龙江)舰队出动8艘舰艇,由指挥官斯加斯克率领,进攻东北海军江防舰队。
说来滑稽,当时苏军的舰队中还有一艘浅水重炮舰叫作“孙中山号”,与“列宁号”“马克思号”共同出战。
由于交锋的地区位于黑龙江、松花江与乌苏里江的汇合处,故这场水仗又名三江口中苏海战。
面对实力强大的苏联海军,沈鸿烈沉着应对,积极迎敌。
东北海军一度偷袭敌舰队旗舰“雪尔诺夫”号得手,击沉包含此舰在内的三艘苏联军舰、重伤两艘,与苏军形成僵持之势。
不过苏联方面很快通过调来的15架飞机掌握了战场制空权,战局急转直下。
最终东北海军江防舰队被击沉5艘舰艇,重伤1艘,遭到毁灭性打击;而苏军也随即渡过黑龙江,占领整个黑瞎子岛。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松花江上的富锦港,位于同江市的上游,中苏水战最终在富锦的松花江段结束。
随着三江口防线被突破,苏军顺着松花江一路向东北内地进攻,占领同江。
原本在哈尔滨坐镇指挥的沈鸿烈迅速赶到同江的上游防线富锦(今佳木斯下属县级市),指挥东北军以拖船和剩下的两艘军舰封锁航道,同时布置拦江铁索和水雷。
不过很可惜,当时松花江已进入枯水期,苏联扫雷艇很容易就排除了水雷。
10月31日,在苏军的水陆强攻之下,富锦陷落。
此时张学良积极展开外交斡旋(《被遗忘的中苏大战》),再加上11月即将进入冰封期,松花江江面未来半年间无法再通行,因此苏联舰队便迅速退回了位于哈巴罗夫斯克(苏联远东联邦管区的行政中心,旧称伯力)的基地。
战事由此告一段落。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