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个新闻在设计圈炸开了花。
很多人发现自己 PS 里的那些「 潘通色 」要收钱了。
所谓潘通色,就是由潘通( Pantone )公司定义的一系列颜色,主要用于印刷行业。
像可口可乐、星巴克、爱马仕等产品的包装,都用到了潘通色。
当然,差评也经常用到潘通色。
老差友应该知道,咱们很多周边产品都会用一种蓝色,这个蓝色就是 Pantone 072C。
之前,这些潘通色在 Adobe 软件都是随便用。
但现在潘通改模式了,绝大多数最常用的颜色要收费,一个月 49.9 元,一年 599 元。
如果不掏钱,差评设计师在 PS 等软件里就再也选不到 Pantone 072C 了,那产品就不用做了,
钱也不用赚了。
同样的,其他公司和个人不付钱,也会遇到类似情况。
所以一听到这消息,很多设计师就坐不住了,跑到相关推特下口吐芬芳。
他们认为自己已经为 Adobe 掏钱了,也买潘通家的色卡了,怎么软件里颜色还得再付一次。
还有人说色彩本就是大自然的产物,潘通只是定义了它,就可以随意收费?
可能此时,已经有差友想到了一些旁门左道。
这个颜色,想白嫖也简单吧?
我在网上找潘通色的 RGB 、 CMYK 颜色代码复制一下呗。
聪明!但设计师可能不想这么做。
首先,一个设计稿要印刷,那它的颜色模式就是 CMYK 的。
但是,很多潘通色是在 CMYK 色域之外( 比如夜光色、金属色 ),甚至还有一部分超过了 RGB 色域。
这些颜色,你要么找不到他们的颜色代码,要么也只能找到一个仅供参考的色值。
这个参考色值,不能保证颜色完全正确。
就算有一种色彩模式叫 LAB ,它的色域非常广,你可以找到潘通色对应的 LAB 色值,再手动 “ 复刻 ” 出来。
但 LAB 色值也是由第三方提供,还是不能保证准确性。
而且你拿着这个复刻的颜色交给印刷厂,印刷厂在校对时也没法帮你辨别,要印刷出的潘通色和你给的色是否一致。
就好比两个人一个说杭州话,一个说闽南语。他们都在说 “ 我是你爸 ” ,但因为语言不通,双方都没法确认对方是不是在说 “ 我是你爸 ” 。
总之一句话:想白嫖行是行,但工作流程会多转几道弯,而且会有一定风险。
时间一久被搞烦了,就会想着:MD 还是付钱算了。
看到这里,差友们或许还有一个疑问:
这些设计师咋非得用潘通色,自己选颜色不行么?
就这么说吧,如果你的设计稿经常要印刷,不用潘通色,真的很难办事。
因为整个印刷业,几乎都被潘通牢牢绑住了。
今天呢,差评君就和大伙儿聊一下,它是怎么绑住设计师和印刷厂的。
首先「 潘通 」是按英文名 Pantone 音译的,官方名是「 彩通 」。
潘通业务并不多,说白了就是一家只会搞颜色的公司,主要产品就是色卡。
这个色卡上印着很多颜色,一旁还写着要按什么比例混合油墨,才能配出这个颜色。
配方指南就是了。
诶,就是靠这玩意,让潘通从一家小印刷厂变成了「 色彩权威机构 」。
上世纪 50 年代,一个叫 Herbert 赫伯特的小伙子大学毕业,进了一家印刷厂上班。
和别人玩泥巴不一样,小赫从小爱玩印刷。
长大后他猛攻化学,获得了生物学和化学双学位,所以在调制颜料这一块,他是炉火纯青。
公司为了印刷各种颜色,仓库要常备 60 种油墨,但小赫只要 12 种就够了。
小赫长大后的样子  
那会设计师和印刷厂合作时总有个难题,厂商刷出的颜色不对。
打个比方,差评君前两天遇到一些伤心事,想把一批帽子印成绿的,原本想要的是这样。
结果厂商做出来的是这样的。
原因很简单,仅靠口头上的沟通,印刷厂无法 Get 到我想要的绿。
那颜色不对,就只能打回让厂家重印了。
像这种事情啊,在当时很常见。
这一切被小赫看在眼里,在工作几年后他把公司盘了下来,并改名为 Pantone 。
接着第二年,他印刷了第一本 PMS ( 潘通匹配系统 ),也就是色卡。
这玩意可是解决了业内的 2 大难题。
第一个,就是刚才绿帽颜色不对的问题。
有了色卡,客户就可以选定上面的颜色,然后印刷厂按照色卡上的比例,混入油墨就行。
第二个:不同印刷厂印的颜色不一样。
那会印刷厂之间都没有标准,我家用托尼牌油墨,他家用黑胖牌油墨。
那如果一家企业合作了多家印刷厂,产品颜色就会不一样,然后影响到销量。
你想想,你在超市里看到一排雪碧中有几瓶绿的发白,你大概率会认为它们是山寨的或者过期了,自然不会买。
曾有个真实案例,柯达发现自家胶卷总会剩一批在柜台没人买,后来才查明问题在包装盒上。
柯达的包装盒是几家印刷厂一起承包的,印刷厂用的油墨不一样,最后印出来的黄色就有亮有暗。
暗黄色就给人感觉这玩意很旧,要过期了,顾客就只挑亮黄色的包装买了。
不过小赫做的色卡,是点名要用潘通牌油墨。
这操作,你说是在照顾自家生意,不假。
但另一方面,这个规定保证了不同印刷厂能印出一样的颜色。
后来柯达试了下潘通的色彩方案后,问题果然解决了。
那为了产品( 包装 )不会有色差,很多企业都愿意用潘通。
另外,因为不用储存太多种油墨,配方写好了没有试错成本,印刷厂也愿意用。
所以当时潘通在市场上是很能打的,加上大家都在用,你一家不支持,在合作上就有劣势。
接下来几十年,潘通就顺理成章地占据了大多数市场,从印刷业到设计业,再到计算机业。
1990 年,潘通和世界上大多数的设计软件签了许可协议。
1992 年 Adobe 、 Bitstream 、 Deneba 、 MultiAd Services 、 Quark 都宣布在最新软件版本中支持 Pantone 色彩系统。
此外利盟、施乐、惠普、还有乔布斯创建的 NeXT 等多家公司都和潘通有合作。
如果说千禧年之前,让潘通占据市场的是实力和先机。那么千禧年之后,让其继续扩大影响力的,就是它的营销手段了。
年度代表色,就是典型例子。
每年 12 月,大伙儿都会看到一个新闻:年度代表色公布了。
什么 2021 年代表色亮丽黄 & 极致灰, 2022 年的是长春花蓝,吧啦吧啦的。
每次年度色出来后,很多时尚潮品的颜色都会有意与其挂钩。
就搞得用了这个色,啥玩意都有逼格了一样。
据说选年度色的会议还极其神秘,具体位置不详,只知道十几个匿名成员会围成一圈,提出各自的颜色灵感。
说实话,几个色彩大师神头鬼脸的开个会,就能预测下一年最流行的颜色?
我是不信的。
曾有人爆料,在发布年度色前几个月,潘通会和指甲油厂商、酒店各种公司签协议,让他们按指定色调去推产品。
等到公布年度色彩后,大家会突然发现,哇靠,这个年度色好像真的无处不在耶。。。
推完了年度色,潘通还会搞一些联名活动造点势。
有流量、有人气、有大牌撑腰,影响力不就来了么。
差评君这个门外汉,是通过年度色才知道的潘通,这就能看出它营销挺成功的。
总之,潘通从一家印刷厂成了如今的「 色彩权威机构 」,打下了几乎整个设计印刷的江山,离不开优秀的色彩系统。
但,也绝对少不了自家的营销手段。
60 年前,小赫在印刷第一本色彩系统后,悄悄写了信给 21 家油墨生产商推荐自家产品。
最后成功签约了 20 家,让他们生产潘通油墨
有了这 20 家油墨厂,各地印刷厂才能买到潘通油墨,为潘通系统传播播下了种子。
不难看出,小赫一开始就想着成为权威。
60 年后,小赫的目标是早已实现,但一家公司成为权威和行业标准,真就是好事吗。
一个设计稿要印刷,那么从一开始对着色卡选色,到设计完把色号发厂家,最后厂家按色卡上比例去调配印刷,这一套流程下来都离不开潘通。
如果不用潘通,那印刷厂可能会印错颜色,不同厂印的色也可能会有色差。
对企业、对设计师、对印刷厂都不好。
潘通是帮助了这些人。
但同时也绑住了这些人。
他家一套色卡价格动辄一两千,每年还得更新换代,该买还得买吧。
现在光买色卡还不够,颜色也要另外付费,咱们口吐芬芳之后又能怎样呢。
这就和当初 Adobe 改成订阅制,大家骂骂咧咧最后还是付了钱一样,拿他们没啥辙。
虽说这件事目前影响还不是很大,难受的只是那些要接触印刷的设计师。但市场已经是它的了,谁也不能保证潘通以后不会有其他操作。
毕竟我们都知道,一旦一家公司掌控了足够大的市场。
坏事,可能会接踵而至。。。
撰文:刺猬  编辑:阳光雨 面线
图片、参考资料:
Verge :You now have to pay to use Pantone colors in Adobe products
Funding universe :Pantone Inc.History
Wikipedia :Pantone
PANTONE 发布 2020 年的年度色:经典蓝
How Pantone created a universal language for color 
Pantone : How One Company Built a Business Turning Color Into Cash 
Pantone 官网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