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西西弗
卡塔尔世界杯开幕了。不知道唐岩是否还记得多年前的那次世界杯,他喜欢了近20年的阿根廷队战败,郁闷至极,他竟独自开车穿越连云港、南京、杭州、千岛湖,来了一场寄情山水的旅行。
后来有人问唐岩,为什么不找个人倾诉一下?唐岩说,到了30岁,男人就几乎不太可能找到所谓的倾诉对象,熬啊,只能熬着,孤独是没有办法解决的。
如今,唐岩一手创立的陌陌也在熬着。两年前,唐岩将公司交给前CEO王力的时候,陌陌还有一个底子深厚的基本盘。如今,当唐岩从王力手中再次接手,陌陌的情况比两年前糟糕太多了。
很多老员工对陌陌的高光记忆都停留2018年那场团建上。
据了解,2018年8月,陌陌1600名员工在国内一家大型会展公司操盘下,从北京、成都、新德里、吉隆坡等7个城市出发,搭乘82架次航班到东京团建,包下了当地796间酒店客房…
这场1600人的狂欢引来整个互联网领域的羡慕。然而,这样的风光并没有开始很久。大概1年以后,陌陌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从财报上能清晰地看到,2019年陌陌营收、净利润各方面业绩达到顶峰,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
不久前,王力卸任陌陌CEO,离开公司两年的唐岩重新接任CEO。不过,一个萦绕在大家内心的疑问是,唐岩能拯救陌陌么?
主营业务直播连续下滑
直到现在,你都不能小看陌陌这家公司。虽然它的市值只有10亿多美金,相比美团、京东、拼多多这些依然在亏损中的巨头,但陌陌账面上依然有120多亿现金和短期投资。
也就是说,陌陌依然是一家土豪公司。但从从2020年Q1以来,陌陌每一个财季的营业收入都在同比下滑。
从大环境来看,直播流量的转移是陌陌直播收益下滑的重要原因。新的直播流量主要集中在抖音和快手等短视频直播平台上。
抖音直播不仅流量大,天花板也更高。“在抖音上直播,你必须要有专业的才艺才能做主播。一旦有了粉丝之后,不仅拥有直播收入,还可以作为达人的身份去接一些商业广告,一些舞蹈博主在这方面收入不低。”一家中部城市的陌陌公会负责人表示。
在他看来,陌陌更适合下沉一点的市场,太俗,且没有新鲜感,非常简单粗暴,就是各种撩骚,然后玩家刷钱,然后把主播约出来吃饭,不利于中后期的发展。因此,大公会很多都转走了。
事实上,陌陌为了维持平台上公会的稳定,也给公会相应的扶持政策,并按照考核给到扶持奖金。但在流量下滑面前,这些补贴都显得无力。
“陌陌上的很多军火商都跑路了。因为平台中间变更过一次玩法。比如大哥A在某主播直播间打赏后只能得到该直播间的权益,无法在其他直播间通用。如果想在其他直播间也拿到权益,需要重新打赏才行。”上述公会负责人表示,之前,只要在一个直播间打赏后拿到的权益,可以在其他直播间通用。
除了流量转移以及互联网人口红利以外,疫情同样是陌陌直播营收下滑的重要原因。
按照一般的互联网逻辑,疫情后,用户花在线下活动上的时间减少,势必会增加线上时间。疫情期间,游戏流量大幅度增加就是这个道理。
但对于陌生人社交而言,线上社交和线下是同步的。
“陌陌上社交的用户进行社交,最看中的就是线下见面。看直播也是为了约主播线下见面。如果主播没法见面,榜一大哥再打赏就没用了。因此,疫情之后,对线下的限制,并没有转化为线上直播数据的增加。”一家映客与陌陌两栖直播公会创始人窦明亮表示。
在窦明亮看来,这几年,陌陌在营收等数据上的收缩是情理之中的事。
以前的LBS社交,其实导致了大量的司法纠纷案件。虽然陌陌明面上没说,但实际上大量的司法案件最终都指向,结识涉案人员的平台是陌陌。这就导致对陌陌的审查比较严格,陌陌对直播内容自我阉割也越来越严重。
因此,即便没有红利消失,没有疫情影响,陌陌的直播业务也将收缩。
无人驾驶两年
疫情之后,陌陌的股价持续下滑,从2018年高点的54美元跌到了2020年年初的34美元。在一众压力之下,2020年10月24日,唐岩卸任陌陌CEO,由公司COO王力接任。当时,陌陌大的股价已经跌到了15美元。
在陌陌新CEO王力给员工的内部信中这样描述公司的现状:
我们的人力结构还不是很健康,聪明勤奋的新同事不够多,松懈无为的老员工倒是不少;我们的商业模式也有不健康的地方,过去的高速发展也带来了一些收入结构和业务生态方面的隐患,我们对用户体验的注意力也开始走神。
王力从2014年开始担任陌陌公司COO一职,彼时他才31岁,年轻有为。2018年他又升任陌陌公司总裁。但从过往的访谈来看,王力对于公司管理没有太大的激情。
或许相比唐岩来说,王力少了一些成熟稳重,更需要新鲜感的刺激。他曾经发微博点评茅台股价,认为茅台市盈率非常合理。“Facebook40倍,茅台50倍,很正常嘛,不懂一堆分析师在那里唧唧歪歪什么。”
随后,这条微博被媒体冠以《陌陌CEO觉得茅台市盈率合理》的标题刊发,引来一系列舆论争端。
唐岩直接打电话给他,你能不能成熟点?最后,王力删除了微博内容。
在接受晚点采访时,王力曾经表示,他对陌陌没有什么特别的情感,整个公司都非常平淡,就像一个人平静地接受衰老,一天比一天近。
为了找到新的创新点,王力在集团成立了创新事业部,做了几款新产品。比如半开放通讯录的社交产品Cue,以视频形式认识附近的人的陌生人社交产品对眼,还有一个即时通讯产品咔咔。但几款产品折腾下来,都没有太大的水花。

王力对管理公司没激情,沉浸于新业务研发,唐岩的心思也没有放在陌陌的主营业务上。
唐岩原本想公司步入正规,实现财富自由后,就投身于自己喜欢的文艺事业。从两年前开始,唐岩基本不怎么管公司业务,只有每年来开几次季度会,之后,一天10个小时地投入到陌陌影业上,进军影视制作,唐岩还频频在电影节现身。
2021年,由陌陌影业有限公司、天津猫眼微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细蓝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的《不期而遇的夏天》上映,影片最终票房500万左右。虽然票房不高,但口碑不错,还入围了平遥国际电影节影片提名。
除此之外,市面上还未看到陌陌影业出品的其他影视作品。不过,除了成立陌陌影业以外,陌陌还投资了一众文娱公司。
比如《我是歌手》等多档综艺的音乐总监、知名音乐制作人梁翘柏的公司酷博特文化传媒,湖南的一家演出公司琴岛文化,民乐表演团队女子十二乐坊,还有影视从业者的职业成长平台——影视工业网。
根据公司当时的规划,要打造影视、娱乐综艺、艺人经纪联动的文娱公司。但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投资的这些文娱企业并没有与公司主营业务产生良好协同。
有投资人在雪球上评价,陌陌会赚钱,但不会花钱。从陌陌成立以来,账面上从来不缺钱,但唐岩只花过一次,就是收购探探。如果陌陌当时能做与社交和直播相关的生态布局,可能现在结果会不一样。
在业内人士看来,收购探探是陌陌一项无比正确的决定。“陌陌上现在有大量的营销号。这些账号要么不是真人,要么就不是上来社交聊感情的,而是来推销的。一个平台如果被营销号把持,那这个平台基本就快成僵尸了。但是探探的实名认证卡得很严,上面80%以上都是真人。这对于陌陌来说,起到了一定的互补作用。”
2021年,探探两位创始人离职,此后,探探与陌陌进入了深度融合期。
王力和唐岩都无心社交与直播业务。有人说,过去的两三年,陌陌一直处于无人驾驶的状态。
将希望寄托在海外市场
不久前,唐岩重回陌陌,担任公司CEO。大家都在追问,唐岩能在陌陌力挽狂澜么?答案很显然是,不能。流量的转移,加之疫情大环境,都不是唐岩能改变的。甚至,陌陌本身商业模式上存在先天不足,也制约了它能达到的天花板高度。
早年的陌陌起源于唐岩酒吧没好意思搭讪。在微信LBS推出后第二天,陌陌就上线了。字节跳动的一位前PM曾在即刻上表示,从效率上来说,陌陌作为陌生人扩列的工具效率远高于微信附近的人和摇一摇。
但同样是社交公司,推特和脸书所选择的商业模式是广告,而陌陌则选择了基于LBS的陌生人社交,再通过会员费和直播变现。
陌生的定义仅限于第一次聊天,或者初次见面。从第二次联系开始,可能就不算陌生人了。因此,一般情况下,用户会通过陌生人社交软件破冰,然后将陌生社交APP上的关系沉淀到熟人社交APP上。
陌陌一直想办法摆脱约炮神器的小众标签,公司定位也一度从LBS社交平台转为视频社交平台。但并不算成功。
在这种情况下,陌陌的用户增长也同样陷入瓶颈。2018年-2021年,月活用户一直保持在1.1亿。这说明,陌陌已经基本接近天花板,而它的商业模式也决定了,不可能达到抖音的量级。
上述公会创始人开玩笑说,10个唐岩也救不了陌陌。“从创业的角度来看,一家公司能成为独角兽跟当时的天时地利人和都有关系。在目前的环境让陌陌重回高峰,跟二次创业没什么区别,难度太大了。让陌陌主站平稳发展,唐岩将更多精力放在海外新业务上,可能还有机会。”
早在2019年,陌陌就在海外推出了陌生人社交应用Olaa。而主打换脸的社交app ZAO在国内虽然惨遭下架,但在海外发展势头很好。
根据data.ai发布的一份中国非游戏厂商“出海收入”排行榜显示,在统计的30家中国出海公司中,陌陌海外收入排名第13。
不过,早在2017年,MICO就与Kitty Live合并,致力于打造海外版“陌陌”,以社交+直播的形式撬动全球市场。5年过去了,MICO一路狂奔,并最终被赤子城科技收购,赋予给大的流量支持。
在这种情况下,海外市场留给陌陌多大空间,尚未可知。但市场仍在期待,唐岩的回归,将给陌陌带来怎样的新故事。
话题互动:
你看好陌陌的未来么?
推荐阅读
双十一明星直播带货红黑榜
点击观看
↓↓↓
关注娱乐资本论视频号,追料更及时
-
如需商务合作后台回复【商务】
如有转载需求后台回复【转载】
更多文娱产业背后的经济逻辑,来关注↓↓↓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