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则惊人的报道让留学生家长们感到悲伤,因为一名年仅22岁的中国女留学生,在失踪4天后,尸体在其公寓内被发现。
图源:udel
根据学校官网发布的悼念文章,Chen出生于安徽省合肥市,她的母亲是一位优秀的儿科医生,也是一位单亲妈妈。
文章中介绍说:“Chen总是表现出好奇心、对人和动物的善意、对环境的关心和对世界的探索。在成长过程中,她曾到英国、印度尼西亚和德国旅行。”
Chen的母亲将女儿称作:“一个完美的孩子"。
图源:udel
Chen的善良体现在一件件小事中,母亲说:“有一次全家人去吃火锅,吃完打包了很多菜。在回家的路上,女儿注意到一个在垃圾桶里拾荒的女人。女儿看着手中的食物,决定把这些吃的送给这个拾荒的女人。”
“Chen问这个女人是否可以帮她一个忙,把剩下的食物处理了。”
这样的做法是让拾荒者可以体面地收下食物,Chen对一个陌生人都如此体贴、尊重,这种细节让大家动容。
2021年,Chen收到了四所大学的录取信,她选择了美国特拉华大学(University of Delaware),没过多久Chen就只身飞到美国,从语言班开始过渡学习。
图源:udel
Chen在美国依旧是个优秀善良的短发女孩,所有教过她的老师,都对她赞不绝口!
化学和生物化学助理教授Lauren Genova说:“Chen是我迄今为止最珍惜的学生之一。她好奇心和对学习的热忱是振奋人心的。”
图源:udel
ELI教师Scott Partridge记得她是“我教过的最令人愉快的学生之一,她会对课堂内容有重点、有挑战性的询问,无论有关文本是多么枯燥或沉闷。”

数学教师Paul Canepa回忆说:“她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的学生,学习量很大,经常有高级问题要问我。许多其他学生只想尽快完成数学课并回家,但她真的想学习概念和背后的推理。 她是我曾有幸教过的最勤奋的学生之一。”
图源:udel
学术顾问Ross Fenske分享了这样一个事情:“有一堆椅子挡在教室门口,大多数学生都会简单地绕道而行,对它们视而不见,但Chen没有。”
Chen和老师说明了这个情况,然后帮助老师把椅子都挪开了。
Fenske说:“最让我感动的是她表达谢意的方式。在放下她的包之后,她走出来,叫了我的名字。她站直身体,然后鞠了一个小躬,看着我的眼睛说:‘谢谢你’。这是一个很小的举动,但对我的影响却很深远。”
图源:udel
正是这样一个美好的女孩子,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据报道,10月14日晚上12点过,母亲和女儿高兴地聊了二十多分钟,然后从此和女儿失联。
接下来几天,母亲连续给Chen发消息,都没有收到回复。因为女儿经常和母亲沟通,所以几天不回消息的情况从未发生过。母亲此刻已经心急如焚。
图源:udel
在写邮件、发微信,也都没有任何回应后。母亲找到了校友群,希望有人能帮助联系一下,看看发生了什么。
据报道,这之后,很快有人添加了母亲的微信。但一番寻找之后也没有结果,女儿甚至没有去上课。
此时,Chen失联了近4天,还一直找不到人。联想到最近美国大学的种种案件,母亲已经焦急万分。
10月18日凌晨,母亲接到电话,称孩子找到了,让人悲痛的是,警察找到的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图源:udel
据报道,警方在女儿校外的公寓发现她的遗体,因为当时房间内留有遗书,所以警方认定这是一起自杀事件。
图源:udel
据报道,母亲努力回想女儿死前的事情,桩桩件件现在都非常可疑。首先是和学校宿舍有关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女儿曾被宿管训斥。
之后是女儿被室友欺负到痛哭。甚至是在失踪期间,学校有没有找人?如何找人?
还记得普林斯顿的19岁美籍华裔张凯文(Kavin Chang)突然去世的消息吗?
他的死因同样归结于“意外”,但据他父亲在脸书上称,很大一部分是抑郁消沉。
学校也提议,
大家把买鲜花的钱省下来,直接帮助学生们进行心理健康建设,
是最重要的。

他曾是个全面的人才,专业为化学和生物工程,同时准备考取环境研究证书;合作出过一本关于蜜蜂的书;获得过国家游泳比赛的杰出奖项,也是出色的田径运动员……
张凯文合写的书

走到这一步的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
张凯文出生在精英家庭,父亲就是普林斯顿毕业的,凯文从小学开始接受精英教育;
他在比佛利山庄读昂贵的私立小学,高中的暑假到密歇根大学实习,帮忙研究项目,提前修学分,还兼顾管理密歇根的“社区花园”。
与国内的鸡娃无两样,美国人早早就要为娃上名校做准备,金钱,精力,社交,一切资源火力全开,紧凑地运转。

孩子成为了机器,见人就笑,见题就解,各类加分活动来者不拒,最终如愿以偿敲开了名校的大门。
当名校的门一打开,他们发现,这份苦,是螺旋式的,没有尽头的。

长时间的压榨,一味忽略个人真实需要,危害最终会突破心理层面,渗透到身体健康上来。
他们既没有享受到快乐童年,又要继续在成人世界里厮杀,没有中场休息的时候,崩溃一触即发。
这些孩子,如果你问他们的内心真实感受,他们自己都不见得知道,因为常年的循规蹈矩,他们已经被培养得不痛不痒了。

年轻的留学生张一得,在美国学校因抑郁而自杀,让人倍感唏嘘。
得了抑郁症的孩子,非常需要帮助,却不敢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为啥?
先来看一组他们的“鸡娃”成长轨迹:为让孩子上藤校,保住阶级或向上跃升,美国家长必须将失败率降到最低。
在美国,“幼儿竞争”从孩子2-3岁就开始了,经过智商测试,被评为“小精英”后,进入天才班,还要在课外请tutor,一对一辅导,进行超前学习。
特长不能落下,美国看重体育特长,篮球,曲棍球,游泳,拳击什么的走起。
没有休息时间,“快乐童年”无指望,“小小少年”更是充满烦恼。
学校对父母的履历要求也很严格,父母要至少一人有时间陪孩子听课,消遣,如果两人均工作忙碌,没空陪孩子,很有可能被学校拒收……

既要钱,又要闲,软硬实力都要抓,增加了头疼指数。

而美国毒品泛滥,阶级分化严重,对成绩以外的东西也很看重,在校是否受人欢迎也会成为评价标准,一些只会学习的人被称为 nerd(书呆子),受同学嘲笑。
美国高中有个臭名昭著的“金字塔”,从顶级到底层人群,等级结构清晰。
这种风气吧,学也不是,不学更不行,很容易扰乱一个人的注意力,抑郁症、躁狂症在青少年中频发。
硅谷富人区帕罗奥图市(Palo Alto),半年时间出现了三名高中生卧轨自杀的事件。
他们在全美顶尖高中就读,每天开着豪车上学,外表光鲜亮丽,交往的人群也都是商人政客,常人可望不可即,却走上一条不归路,也是常人想象不到的。
升学的压力,让硅谷自杀率,达到了美国均值的5倍!
考上名校后,人生的竞赛并未停止。
数据显示,美国大学的抑郁症、焦虑症频发,为校园最严重问题。
回到那个问题:为什么这些孩子不能向外界寻求帮助,非自己扛着?
因为如果你说了,大学很有可能会直接开除你!
大学的心理辅导师资力量普遍不足,很多人预约不上,致使抑郁症影响正常的学习和生活,
最终导致留校察看,停学或开除。
被鸡娃千日,花了不少钱,成功与否就看此时,他们敢冒这个险吗?
于是,把心理问题搁置一旁。

“别多想,继续往前走就行了,” 是不得不采用的方法。

只能说,熬过的人,算幸运……

在一起又一起的自杀事件过后,我们希望学校真正重视起每个莘莘学子的生命,而不是意一句“意外”摆脱所有责任。
也希望学生们互相关心,帮助对方疏导心理问题。
更要提醒学子们,只有你自己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有时候学校、父母都帮不上忙;
所以,学会与自己相处,感受自己的需求。
放慢一步,前途会更光明。
有时候,我们可能会觉得山穷水尽。但是,永远不要放弃希望。人生路很长,总有我们能走通的路。愿逝者安息,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