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新媒体不多,请关注美国华人杂谈
作者 | Moreless
全文共 5513 字,阅读大约需要13分钟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我们鼓励大家使用网站justicepatch.org查看更多内容,为防失联,请通过邮件订阅网站。
10月末的一周发生了两条占据头条的新闻。这两条新闻看似没有什么内在关联,但是细究起来,还是有一些内在的联系——它们都跟流传于互联网上的阴谋论有关。

第一个头条是在2022年10月28日星期五,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的丈夫保罗(Paul Pelosi)在自己旧金山的家中被一名闯入其住所搜索南希·佩洛西的人 “暴力袭击”,并被用锤击伤。
另一条则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正式接管了推特,并在接管的当天10月28日,就解雇了包括前任CEO 普拉格(Parag Agrawal)在内的多名高管。
从上周开始,推特开始进行大规模裁员,传闻将裁员50%以上。人力资源部(HR)星期四晚间连夜给公司的7000多名员工发信,声称第二天(星期五)早上9点之前,所有的员工都将会收到去留的通知。如果未受波及,将会在公司邮箱收到确认信,否则就会在个人留的私人邮箱收到遣散通知。裁员通知像开盲盒一样随意。
与此同时,可以看到社交网络的另一巨头脸书(Facebook)的母公司Meta,在10月26日这天公布了2022年第三财季季报告,公司营收同比虽然出现了增长,但其表现低于分析师预期。
脸书营收增长放缓,主要归因于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竞争对手TikTok的挑战,以及苹果对其iOS的应用隐私政策进行了调整,导致脸书的主要经济来源,即广告收入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脸书提供的服务,流量日趋下降有目共睹。一年之前,扎克伯格把公司的前途押宝在元宇宙(Metaverse)之上,公司对元宇宙项目有大规模资金投入,仅去年就投入超100亿美元,并且连公司的名字都改了,但是目前还看不到明确的盈利模式,因此公司的前途引起投资者担忧。
Meta10月份预测,接下来的假期季度将表现疲软,运营成本大幅增加。10月27号股市一开盘,Meta的股票大跌超过了20%。使公司的股票市值减少了约670亿美元,加上今年已经损失的5万多亿美元的市值
其股价,从去年8月最高时候的近380,现在已经跌了超过四分之三,跌到了90元左右,回到了2015年的水平。
随着上周推特大规模裁员的消息传出之后,《华尔街日报》周日(11月6日)援引了解内情的人消息,脸书也将在本周开始大规模裁员,波及数千员工。这也是该公司成立14年以来,最大幅度的裁员。
推特和脸书的衰落,是否意味着Web 2.0时代的终结了呢?
推特和脸书,作为2000头十年硅谷互联网的宠儿,Web2.0时代的代表和领军企业,当年是大家都争得抢破头也要挤进去的香饽饽。为何如今变得如此式微了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要从什么是Web 2.0开始说起。
Web 2.0的概念,是从2000年初的时候开始兴起。主要就是指的社交网络,指的是网络以最终用户为目标,强调用户生成内容(UGC),以易用性,可交互性和易操作性著称。回过头去Web 1.0指的就是人们只能单方面,被动的浏览和接受内容,就好比传统的门户网站,新浪网易搜狐腾讯等等。
Web 2.0这个词由达西·迪努奇(Darcy DiNucci)在1999年撰写的文章《Fragmented Future》中首次创造并使用,直到2004年末的O’Reilly Media Web 2.0会议上,才形成现在所定义的概念。Web 2.0框架只指定网站的设计和使用,并不对设计人员提出任何技术要求或规范。因为转变到Web 2.0的过程是渐进的,并没有给出这种转变开始的确切日期。
智能手机的出现和移动互联网的兴起,为以用户产生内容(UGC)为主的Web 2.0提供了起飞的条件。像推特,脸书,或者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都是在2010年前后起飞的。脸书在2004年创办,2012年上市。推特则是在2013年上市,IPO当天,股价就涨了73%。
推特虽然上市的时候很风光,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其广告收入也是不疼不痒,其用户增长同样不温不火。虽然有几个季报,因为前任CEO杰克·多西(Jack Dorsey)对公司前景有较好的展望,其股价一度在2021年涨到70上下。但是,推特的后续增长乏力,使其股价长期徘徊在三四十块钱上下。因此,当马斯克提出以每股54美元的价格收购推特时,还是很能让推特的股东兴奋一下的。
但是马斯克这种人来疯的性格,经常头一天说的话,第二天就变卦。一会说买推特,一会儿又说不买。当他反悔说要终止收购时,推特的董事会把马斯克告上了法庭。一名位于特拉华州的法官裁定,马斯克必须在10月28日下午5点之前完成交易,不然就要强制执行。
于是在10月26日就出现了马斯克抱了一个洗脸池出现在旧金山推特总部的新闻。洗脸池的英文是sink,不知道这是否也意味着推特开始走在了下沉(英文sink也有下沉的意思)的路上。
不到一周之后,推特又传出了要大规模裁员一半的新闻,一时间互联网上充斥了很多哀嚎的声音,包括休产假的员工也被炒鱿鱼,这是明显违反劳动法的行为,相关的维权诉讼可能在所难免。看来推特的下沉也已经不可避免。
在中国,社交网络的兴起,也基本上跟推特脸书同步。最早在中国出现了饭否,之后也出现了一堆域名以“t.”开头的各式微博网站。这个以t最为开头的域名,大概都来自twitter的t。曾经各个门户网站都推出自己版本的微博,最后只有新浪微博一家活了下来,其他的全部夭折了。曾经在新浪微博上流传过一句口号,叫做“围观改变中国”。当年这口号还是挺鼓舞人心的 ,现在这句口号也随着微博的流量渐失日益为人们所淡忘。
为什么社交网络日渐式微,越来越不行了
社交网络日渐式微,其实原因前文也分析过了很多次。因为美国的政府部门,对社交媒体网站的监管有一个230条款。这个230条款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促进了互联网企业的发展,另一方面也给互联网企业带来的无尽的问题。
1996年通过的《美国法典》第230条款,其核心是Section 230(c)(1),只有二十六个字,但是影响深远,决定了之后20多年互联网的走向。
No provider or user of an interactive computer service shall be treated as the publisher or speaker of any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another information content provider
230(c)(1)条款的字面意思是说,交互计算机服务的提供者和使用者,不是其他信息内容提供商的出版商和信息陈述者。说白了,就是互联网公司是内容平台,它上面可以发布别的内容提供者的内容,但是却不用承担责任。
any action voluntarily taken in good faith to restrict access to or availability of material that the provider or user considers to be obscene, lewd, lascivious, filthy, excessively violent, harassing, or otherwise objectionable, whether or not such material is constitutionally protected
其第二部分Section 230(c)(2),又被称为好人条款(Good Samaritan)。该法规进一步为互联网计算机服务的运营商提供了“良好的撒玛利亚人”保护,使其免于承担民事责任。因为允许他们限制访问他们认为淫秽或令人反感的第三方材料,甚至受到宪法保护的言论,只要它是基于良好愿望的。
这个所谓的230条款,主要的就是两条。
230条款一方面说,提供社交媒体服务的网络公司不是媒体而是平台,网站不用对在其上面发表的言论负责。
另一方面又说,网站可以基于良好愿望(good faith),限制一些宪法保护的内容,包括淫秽和暴力的内容。
由于有这两条的存在,导致网站可以免除很多的法律纠纷,因此为网络上野蛮疯涨的信息开了绿灯。第一条的后果,就是网站不对其上面发布的内容负责。有了官司,只能去找内容发布者,而追究不到网站头上。
曾经举过一个例子是说,网站好像贴小广告的电线杆。如果有人因为看到了电线杆上的老中医广告而上当受骗,责任追究不到电线杆的头上。但是互联网站跟电线杆毕竟不一样。互联网站要投入很多资源做推广和传播,传播能力比电线杆强多了。
由于第二条的存在,网站又可以有权随便删帖,且对内容进行操控。于是所有的社交媒体网站都会推个性化的网页,根据受众的喜好推送用户爱看的内容。
因为网站为了流量不监管内容,使得社交媒体变成了一个主要以流量为导向的存在。社交媒体本身就是情绪驱动的,导致越是极端的言论越容易流行,也越有市场。而越流行的内容也容易带来收益,这就导致推特脸书这些网站上充斥了大量的极端言论和假消息。虽然这些网站号称有内容审查,会对仇恨言论进行审查。但是据脸书吹哨人豪根爆料,脸书的监管基本上对极端内容和虚假信息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不想影响收益。可以参考前文《FB全球宕机外的另一烦心事:前员工爆料其为了利润而放任极端内容》。
推特也同样对川普传播大量的阴谋论和假信息过于纵容,直到酿成了2021年1月6日围攻国会的极端事件。
这样,就又回到了攻击保罗·佩洛西的嫌疑人,大卫·德帕普(David DePape),他因涉嫌谋杀未遂和其他罪名被收监。对保罗·佩洛西的攻击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因为对公职人员的攻击越来越多。另据报道,德帕普不只打伤了保罗,他还蓄谋绑架南希·佩罗西,并想要打断她的膝盖。据报道也提到,他也是深受网上右翼谣言和阴谋论的荼毒,因此对民主党深恶痛绝。
根据《泰晤士报》对其网上账户的审查,在警方指控他周五上午袭击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的丈夫之前的几个月里,德帕普一步步泥足深陷于极右翼阴谋论、反犹太主义和仇恨的世界。
在德佩维护的一个个人博客中,帖子包括 “篡改历史”、”大屠杀 “和 “做白人也无妨” 等主题。他提到了4chan,一个极右派最喜欢的留言板。他发布了关于涉及COVID-19疫苗的阴谋以及乌克兰战争是犹太人购买土地的伎俩的视频。
德帕普的言论还包括关于QAnon的帖子,这是一个毫无根据的理论,即前总统川普正在与一群崇拜撒旦的精英开战,他们经营着一个儿童性交易圈并控制着世界。在8月23日的一篇题为 “Q “的文章中,德帕普写道:“要么Q是川普本人,要么Q是川普核心圈子里的深层国家间谍。”
德帕普的女儿英提·冈萨雷斯(Inti Gonzalez)告诉《纽约时报》,她的父亲写了这个博客。她说,她和她的母亲对德佩因与攻击保罗·佩洛西有关而被捕的消息感到不安。
她说,“我有点震惊,但老实说,并不是真的那么震惊。”
就是因为移动互联网,多是这种阴谋论内容的温床。而严肃文章,传播效果远不如前者。导致劣币驱逐良币,互联网的内容越来越同质化。
所以余杰可以以“抢劫950元以下不算犯罪”的谣言为理由,对保罗遇袭表示幸灾乐祸。根据常识也知道,抢劫是暴力犯罪,不管多少美金都是重罪。
马斯克在接管推特后仅三天,就在推特上转发了一家出版物关于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的丈夫保罗·佩洛西受到攻击的完全没有根据的报道,暗示打伤保罗的是他召的一名男性工作者,并表示:“这个故事有一个微小的可能性,可能比看到的要多。”
由这些内容就可见网络环境是多么的恶劣了。而且从马斯克如此随性的性格,推特也没有不走下坡路的理由。正是因为推特脸书上面这种劣质内容太多,有营养的内容越来越少,导致越来越多人不再使用这些平台。这才是他们衰落的根本原因之一。
马斯克是否真的如他所标榜的那样捍卫言论自由?
马斯克接管推特之前,口口声声说要保护推特的言论自由,认为推特封川普号是没有言论自由的表现。指责推特管理层的做法侵害了言论自由。
拥有200多万粉丝的喜剧演员凯西·格里芬(Kathy Griffin)的推特账户周日被停用,当天她将自己推特的名称改为 “Elon Musk”,并嘲讽了这位新任CEO。马斯克发推说,如果冒充他人,而没有明确标记是“恶搞”的推特账号将被永久吊销。
推特的政策一直禁止冒充别人,但采取立即行动封账号却是新的规则。
马斯克似乎是该政策的主要受益者,这似乎与他所标榜的“言论自由绝对主义”自相矛盾。而且因冒充他人,而没有打上“恶搞”标签因为被封禁的例子不多。
马斯克用440亿美元完全接管了推特,推特从一个上市公司变成了私人公司,公司无需公布季报,无需向股东交代,所以马斯克拥有完全的权力。
最近几天,一大波的推特用户将他们自己的推特名称页面标题改为马斯克,并发表恶搞性质的推声明,旨在批评马斯克他的自由意志主义(libertarian)观点,和以及他在该平台没有限制,一手遮天的权力。
格里芬周日用她的假“埃隆·马斯克”账户敦促美国人在周二的中期选举中投票给民主党人,以维护堕胎权利。
她以马斯克的身份写道:“我已经决定,为他们的选择投蓝票才是正确的”。
而她被马斯克封禁。
广为人知的是,马斯克曾批评推特平台的内容审核,并承诺要开创一个言论自由的新时代,他接管Twitter的过程导致公司法其内部动荡不安,因此遭受了广泛批评。一些人担心,因涉嫌煽动其支持者在2021年1月6日暴力入侵美国国会大厦而被禁止的前总统川普会被允许回归。
然而,马斯克上周表示,那些被禁止的人不太可能回来。
他还迅速裁剪了推特员工队伍,使员工数量减少了一半,这一过程中进一步降低了该公司监测虚假信息和宣传的能力
现在马斯克一旦接管了推特,马上就不顾推特的言论自由了,要封禁一切恶搞马斯克本人的账号。所以马斯克的所谓言论自由,不过是叶公好龙。
2020年10月,推特脸书和谷歌的CEO被参议员泰德·科鲁兹(Ted Cruz)叫到国会去接受质询,理由是他们限制了亨特拜登硬盘门新闻的转发,质疑他们为什么限制了言论自由。但是事实上是他们对虚假信息的打击力度还远远不够。而且脸书还出现了利用软件漏洞,通过对特定人群投放虚假信息影响2016年大选的剑桥分析丑闻。可见脸书的主导者比推特还更邪恶。
结论
尽管推特和脸书都日渐式微。但是要注意到有很多人在坚持不懈地跟虚假信息作斗争,努力生产原创真实内容。所以,Web 2.0暂时还不会终结。还能再持续很多年。

参考链接:
https://www.latimes.com/california/story/2022-10-28/pelosi-attack-suspect-david-depape-shared-conspiracy-theories
https://www.latimes.com/california/story/2022-10-31/chilling-new-details-emerge-in-attack-on-paul-pelosi
https://www.nbcnews.com/news/us-news/comedian-kathy-griffin-suspended-twitter-mocking-ceo-elon-musk-rcna55916
https://www.wired.com/story/chinese-american-misinformation-midterm-elections-wechat/
https://www.reuters.com/technology/facebook-parent-meta-is-preparing-large-scale-layoffs-this-week-wsj-2022-11-06/
https://www.wsj.com/articles/meta-is-preparing-to-notify-employees-of-large-scale-layoffs-this-week-1166776779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eb_2.0
https://www.law.cornell.edu/uscode/text/47/230

相关阅读: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