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上方蓝字我们都需要勇气关注我*
读友们好,我回来了。一个月不写,俄普两天拿下基辅的“特别军事行动”竟已到了第212天。
战事依旧如火如荼。据乌军总参谋部报告,过去24小时里,乌克兰空军袭击了25个俄战略军事地点,打击了六个俄防空导弹系统阵地。
在顿巴斯前线,乌军已经进入了顿涅茨克地区南部的叶霍里夫卡。同时,乌军对卢甘斯克州斯瓦托夫俄占领军总部发动了袭击,俄第20集团军第144摩托化步兵师指挥官佐科夫少将受伤,并被送往后方医院抢救,目前伤情不详。
而更令人振奋的是,乌军收复莱曼的行动正在顺利推进。根据俄消息来源,当地时间9月22日,俄预备队 BARS-13被乌军包围在了莱曼旁边的德罗比雪夫,与外界失去了联系。最新消息是,乌克兰前锋部队已进入德罗比雪夫。
同时,乌军指挥部正在为接下来进攻和包围莱曼调兵遣将。下图中较浅的蓝色箭头是乌军进攻的潜在方向,较浅的红色箭头是占领军唯一可能的撤退路线。可以看到,乌军正在通过Ridkodub向莱曼推进。
莱曼的俄占领军正在被乌军“赶上擂台”,将被迫与乌军一决胜负。看来,在乌克兰最美的秋天,乌军将迎来又一次重大胜利。
此外,俄军最新损失图已出炉。可以看到,过去24小时里,俄军损失惨重,不仅死了550人,还损失了一架战斗机、一架直升机、18辆坦克、20辆步兵车、14门火炮、8门火箭炮、9架无人机、1台特殊设备、一套防空系统和29辆其它军车。如此惨重的损失,就是兵败如山倒的最近一个月也不多见,大概是乌军给俄普的“动员令”送上的一份“厚礼”吧?

战况之外,据乌方信息,俄占领军未能完成动员配额。在9月18日至20日期间,一家俄私营公司的代表甚至试图在卢甘斯克市监狱招募囚犯上前线,但依然凑不够计划招募的兵力
与此同时,俄任命的克里米亚当局宣布,大多数预备役军人将从具有军事经验的私人保安员工中招募。在塞瓦斯托波尔,一些公司已被指示提供所有合格员工的名单。
另据战争研究院消息,克宫可能会淡化处理与乌囚犯交换。当地时间9月21日,宫交换了215名乌克兰战俘,其中包括被俘的外国人和亚速团的一些成员。
专家们指出,在部分动员的同一天宣布的意外战俘交换行动在俄民族主义者和军事博客中“非常不受欢迎”。极右翼的俄军事博客批评了这种交流,并质问克宫是否放弃了乌克兰的“去纳粹化”,因为这本该是俄2月入侵时的既定目标之一。
据报道,两名未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告诉美有线电视新闻网,俄总统普丁正在亲自下达战术命令,暗示俄军“指挥结构功能失调”。
这与泽连斯基总统在采访中所分享的截然相反,他始终坚称自己不是军事专家,因此打仗的事全靠军事指挥官牵头。他的工作是为他们提供所需的武器装备。
身为民选总统,凡事谦卑,兢兢业业,不把自己当全知全能的神,恪守外行绝不领导内行的本分,这大概就是乌军能克强敌而制胜的原因之一吧。
然而,前方兵败如山倒,有人并不会从自身找原因,而是加倍玩起了歪门邪道,试图力挽狂澜。歪门邪道之一便是定于9月23日-27日举行的乌克兰被占领土“公投”。
据悉,当地时间9月23日上午,俄在顿涅茨克州、卢甘斯克州、赫尔松州和扎波罗热州的代理人宣布加入俄联邦的伪公投正式开始。
俄国家通讯社RIA Novosti写道,“出于安全原因”,“投票”将在居民家中举行四天。在“公投”的最后一天,即9月27日,当地人将被要求前往“投票站”。
真是“出于安全原因”才让人们在家投票的吗?呵呵,有些事情不方便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但让大家都在家,这些事儿进行起来就方便多了,比如让全副武装的士兵监(强)督(迫)投票。
同时,乌克兰安全局揭露说,俄在顿涅茨克州的代理人计划让13 至17岁的儿童参与伪公投,以试图人为增加“灾难性的选票不足”。
看来,这所谓公投,真是一场花样百出的马戏团表演啊。
对这场“马戏团表演”,德国外长安娜莱娜·贝尔博克9月22日表示,G7国家不会承认俄在乌克兰被占领土上举行的伪公投。她说,如果“公投”发生,G七成员国还将对俄“采取进一步的针对性制裁”。
G7如此,欧盟当然也会跟上。而地球上神经正常的country,自然也不会承认这场“马戏团表演”的合法性,因为只要脑回路没出大问题,就该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不希望别人在自己的领土上举行木仓口下的所谓公投,就不该支持俄毛在乌克兰领土上举行这种“马戏团表演”。

公投之外,另一世人侧目的歪门邪道,当然就是“动员令”了。“动员令”一下,俄鸡飞狗跳。
在俄少数民族布拉蒂亚地区,男大学生被直接停课。一些学校已经关闭,变成了征兵办公室。男子正在从小村庄被围捕和征召入伍。
布里亚特大学学生被征召入伍,这明显违背了克宫关于学生不会受到部分动员的承诺。学生被拖出教室准备与乌克兰开战,只能说明一点,俄前线真的缺人,不管俄媒怎么粉饰,都改变不了俄军伤亡惨重节节溃败的事实。
而在达吉斯坦,当地人显然不想与乌克兰开战。招募官试图说服当地的男子,让他们为未来而战。但一个达吉斯坦男人给了她一句掷地有声的回答:“我们连现在都没有,你却在说什么未来!
是的,无论是苏还是俄,少数族和中亚人一直处于社会金字塔的底部,而这次部分动员,基本没触及莫斯科等俄族人聚集的大城市,很明显克宫正在将少数族人送去前线当炮灰。所以,他们连现在都没有,还谈什么未来?
而一个在俄社交媒体上疯传的视频中,一名32岁的IT人员说他从未服过役,没有军事经验,今天被叫到征兵办公室,告诉他必须准备好下午3点出发去乌克兰。他有老婆孩子并且有房贷要还,但他说他不得不去,因为他不去就会被抓去坐牢。
是的,你有老婆孩子要养,还有房贷要还,但他们不管。他们只知道抓你上前线,根本不在乎你是否会命丧乌克兰,你的老婆孩子是否会失去一切露宿街头。
是的,本以为可以岁月静好,云淡风轻看乌克兰人在俄炮火中挣扎呻吟,没想到如今战争时代的灰尘终于砸到了自己的头上,比一座山更令他喘不过气来。这时候,后悔当初没反战已晚。
他的诉说,引起了俄大众的共鸣,因为,他就是千千万万普通俄人中的一个。而今,他们都在时代的尘灰中瑟瑟发抖。
在视频疯传后,他接到通知,说不必再去参战了,但仍然被征召为“莫斯科领土防御的IT专家”,这是以前没有人听说过的职务……
IT男子火了,有个家伙也火了。这家伙是个极其疯狂的大俄粉红,直到9月13号他还在网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为侵占乌克兰献计献策。
然而,一听说要颁布动员令,这家伙却立马慌了,上网四处打听有没有办法逃出去,还说“我不想死”。亏他跑得快,9月22日,他人已经跑出去了,据说现在人已经在格鲁吉亚。
是的,普天之下的粉红都一样,当代价是别人的生命时,他们都很慷慨激昂,但当危险即将落到他们自己身上,他们却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还慌。
他们,再次让我想起了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的名言:“他们只有在安全的时候才是勇敢的,在免费的时候才是慷慨的,在浅薄的时候才是动情的,在愚蠢的时候才是真诚的。”而他们的浅薄愚蠢,就是恶的温床。
俄媒《新报》援引克宫未具名消息人士的话说,俄动员法令的秘密部分规定,可以征召多达100万男人上前线。而以俄目前的实力,真的能支持100万士兵上前线吗?
不,100万士兵会制造比他们能解决的更多的问题。譬如,如果你部署100万士兵,每天必须能够提供3百万份食物,否则他们会饿死。在寒冷的冬天,必须为他们准备几百万套冬装。否则,在零下五度一两周后,没有冬衣的士兵没冻死也会冻伤,将不适合战斗。
而食物从哪里来?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凭俄目前的物流,连二十万人的补给都跟不上,更何况支持百万大军?况且,你得给士兵配备武器,在武器已经在前段时间的战争中消耗殆尽,而又面临制裁的情况下,武器又从哪里来?总不见得让士兵们穿着破衣烂衫拿着打狗棒上前线面对海马斯吧?所以,百万大军,做他的千秋大梦吧,而梦醒了,鹅也就散架了。
看吧,在这些视频里,孩子在凄凄惨惨哭别父亲,母亲和妻子在撕心裂肺哭送儿子和丈夫。他们都将被送往前线,成为炮灰。越来越多的子将失去父亲,亲将失去儿子,妻子将失去丈夫。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浅薄愚蠢地给了那个人二十年,并和他一起痴心妄想征服世界
好了,今天的正文就写到这里。上次写作原创,好像是上辈子的事了,但其实也就是一个月前。

这一个月里,我目睹身边和远方发生着种种让我欢喜让我忧、让我悲愤让我愁。我多么渴望打开电脑,向大家分享我对那一切的观察与思考,但终究迫于无奈,强忍着远离电脑,以免为自己和亲人带来无妄之灾。至于是什么无妄之灾,等尘埃落定之际我一定会跟大家详细道来。
这一个月里,远方的战事正如我所预判的那样发展。虽然我迫不得已沉默着,读友们仍记得我说的“丹桂飘香乌旗飘扬”,纷纷满怀喜悦与牵挂将好消息与我分享。
这真挚的牵挂与相知深深地鼓舞了我,让我知道在这世上我并非孤单无依,也让我知道我的文字自有其价值,我的思考亦不乏意义。
所以,虽然笔头已然生疏,心中还有顾虑,但我知道,无论如何我得重拾力量,再度启航。
是的,我不会放弃,只因为世上有你,有每个相知相惜的你。而面对乌克兰人穿越血与火的不屈,我又凭什么不再坚持?
原创精选: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