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9月16日,搞笑诺贝尔奖又来啦!正如其名,科学并不往往是严肃的,搞笑诺贝尔奖要奖励那些“乍一看好笑,但又有点儿引人深思”的科学研究。
今年已经是搞笑诺贝尔奖颁发的第32个年头了,万物编辑部也为你挑选出了其中5个奖项,不如就来看看他们到底有多搞笑!
物理学奖:小鸭子游泳时为什么要排队?
你有没有注意过,小鸭子们游泳时都有固定的队形,也就是会排成标准的“一”字形。这真的是因为它们在上演 “乘浪破浪的小鸭”。
沉迷小鸭游泳的团队研究发现,小鸭子跟在妈妈后面游泳时,真的会被妈妈Carry,游得更省力。
如图所示,小鸭游泳时候需要克服水的阻力。在不同情况下,克服的阻力也不一样大。图(c)中小鸭面前的水波会阻止小鸭前进,而图(d)则恰好相反,会辅助小鸭前进。因此,如果小鸭游泳时有合适的波浪,那么它们真的能游得更加省力。
通过模拟计算,研究者发现,在鸭妈妈的后面游泳,鸭妈妈带动水波的振幅可以抵消一些小鸭前进的阻力,还能获得约60%的推力。而且,就算是队伍最后的小鸭也不会吃亏,因为前排鸭产生的水波会叠加在一起,将省力波传递下去,就可以在水中轻松地“冲鸭”!
而正是因为如此,“叛逆”的小鸭也许总是游不快。因为研究者在论文中说了,任何不遵守命令的小鸭,其实是在违反物理上复杂的平衡。
文学奖:为什么合同上的话,正常人都看不懂?
准备好了吗?请接受挑战,读懂下面这段话:
根据您所在司法管辖区的适用法律法规,本条款列出了您与我们有关XXXX的全部协议,您同意,您不会为本条款未明确订明的任何陈述而向我们提出索赔。包括一词有不限于的意思。本条款任何规定(或任何规定部分)无效不会影响任何其他规定(或该规定其余部分)的效力或强制执行能力。若法院裁定我们不能按本条款原订的方式强制执行本条款的任何部分,我们可能会在适用法律法规允许强制执行的范围内,采用类似条款取代该等条款*&%……%**&*……&%&……
……写的什么玩意啊!
读不懂用户协议条款和合同,真的是全世界普通用户的心声。当看到这么一长串文字的时候,你也地铁老头手机了吗?
本届搞笑诺贝尔文学奖就颁给了这项研究:为什么合同里都不说人话啊?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研究者们分析了约250万字的英文合同文本,还有其他报纸、剧本等其他文本。结果发现,和其他正常的文本相比,合同可能真的“不是人话”。
合同中有着大量的被动语态和从句。而这也正是它难以读懂的主要原因。我们本来读着一句话,结果中间插入了另外一句,又插入了另外一句,你就算是一字一句地读,还是很容易被绕晕。
不过,这个锅可能也不能让写合同的人来背。毕竟不是人人都当大作家,而且律师在制定合同时要写得尽量严谨和准确,法律的专业概念也不是人人都可以理解的。
但话又说回来,既然这些合同本来就是要给普通用户看的,那写得这么复杂,又有什么用呢?研究者就建议说,合同里最好还是少用点从句。
医学奖:冰淇淋真的能治病,真的。
“医生我这病吃什么药啊?”
“冰淇淋。”
你没听错,冰淇淋也能治病,而且还很有效。而这就是本届搞笑诺奖的医学奖研究内容。
化疗往往伴随着一些不良反应,口腔黏膜炎正是其中一种副作用。为了解决这种副作用,医生往往建议患者冰敷,以此来达到收缩血管,减轻发炎症状。比如说直接把冰块或者冰片含在嘴里。
不过,一整天都要含着冰块,想想也不现实啊!于是,一些医生就想到了对患者更友好的治疗方式:吃冰淇淋。
为此研究者们还真的给患者们提供了免费的冰淇淋,结果发现,经过冰淇淋治疗的患者患上口腔黏膜炎的比例,要比不吃冰淇淋的患者患病的比例低一半左右!
没想到有一天,雪糕刺客也变身雪糕医生了。不过研究里提供的冰淇淋可是免费的。
应用心脏学奖:约会合拍,心跳也合拍~
两个人初次约会,也许你的身体早就已经悄悄告诉你:你们俩对彼此有没有吸引力。
在实验中,研究人员招募异性恋参加“相亲活动”,不过在这其中他们需要带上一些监测生理特征的仪器,比如说监测心率,眼动、皮肤电导等。
在我们原本的认知里,判断对方和你是不是相互吸引,可能用的是手势、表情等表面特征,但是研究者E. Prochazkova却质疑了这一点,因为这些信号似乎无法达到有效的预测效果。反而你身体的其他信号,比如心率或者皮肤电导却能预测这一点。
研究发现,如果一个人被他的约会对象吸引,他们的心率就会趋向于同步。对方心跳增加时两个人都会增加。而皮肤中的排汗水平也会开始变得一样。也就是说,身体可能会先比你知道你们合不合拍。
不过,这项研究目前只是人为的实验。这并不意味着你现在就可以用心脏监测仪来相亲了!
工程学奖:转动一个旋钮,会用到几根手指?
日本千叶工业大学的研究者盯上了人们拧旋钮的手指,他们发现,旋钮的大小决定了你用的手指数量。
一般来说我们用两根手指拧旋钮,但是如果它变大,我们就不得不动用额外的手指,比如3根4根5根。研究者让参与者拧不同大小的旋钮,将这个过程记录,结果发现:
旋钮大小达到10mm~11mm时,手指就会从2根变成3根。以此类推,达到23mm~26mm,就会变成4根;到45mm~50mm,就会用5根手指。
所以,知道这个问题究竟有什么用呢?研究者在论文中提到,在工业设计中,旋钮也要设计成容易使用的形状和大小,这项研究就可以提示人们关注到旋钮的大小。毕竟,用3根或者4根手指拧旋钮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觉得怪怪的?
为此,我们还设计了一些“手里有话”的拧按钮手势供你参考,当你下次拧一些大小不合适的按钮时,不妨就用上它。
撰文|策划:Skin

绘图|设计:News

原创出品:万物杂志新媒体编辑部
相关研究:
[1] Yuan, Zhi-Ming, et al. "Wave-riding and wave-passing by ducklings in formation swimming." Journal of Fluid Mechanics 928 (2021).
[2] Martínez, Eric, Francis Mollica, and Edward Gibson. "Poor writing, not specialized concepts, drives processing difficulty in legal language." Cognition 224 (2022): 105070.
[3] Jasiński, Marcin, et al. "Ice-cream used as cryotherapy during high-dose melphalan conditioning reduces oral mucositis after autologous hematopoietic stem cell transplantation." Scientific Reports 11.1 (2021): 1-4.
[4] Prochazkova, E., et al. "Physiological synchrony is associated with attraction in a blind date setting." Nature Human Behaviour 6.2 (2022): 269-278.
[5] 松崎元, et al. "円柱形つまみの回転操作における指の使用状況について." デザイン学研究 45.5 (1999): 69-76.
本文经授权转载发布
微信编辑 | 阿什么爽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