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出,王德峰对于网络并不感冒,他甚至刻意远离微信,“现代信息技术当然方便了我们的交流,但它也有不好的一面,让我们脑子里装了很多不需要的东西。它在相当程度上,碎片化地占用了我们太多的时间。重要的消息我未必要第一时间知道,但我总会知道,我不愿意被网上的信息左右。”
复旦教授王德峰直播间吸烟被举报:“不抽烟,思考可以进行,但是进行得不顺畅”
来源/學人Scholar
据上海《新闻晨报》9月20日官方微博信息,近日,有市民举报某大学退休教授王某某在开展公益名家讲坛直播授课时吸烟,接到举报后,上海市健康促进委员会办公室责成相关部门进行核实处理。
经执法人员现场调查,市民举报情况属实。卫生监督部门以该单位违反《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规定,即禁止吸烟场所所在单位未履行禁烟义务,未对吸烟者进行劝阻为依据,对该单位罚款3500元。
报道指出,王某某并非“初犯”,在此之前,他就因违规吸烟被学校要求作过书面检讨,作为大学老师,尤其应该注意公众形象,增强法治意识。
此事一出,“上海、高校教授、吸烟、王某某”这些关键词,让众多网友将目标一致锁定了复旦大学退休哲学系教授王德峰,与此同时,网络上有一篇关于王德峰教授畅谈哲学智慧的报道,该活动就是“公益名家讲堂”,而且采用的也是线上直播的方式。在相关新闻的评论区,网友也都不约而同地给出了答案。
复旦大学的哲学教授王德峰是一位哲学怪才,素有“哲学王子”美誉,可王德峰教授也是一位充满争议的人物,因为他退休前给学生上课,基本上都是烟不离手,这与“公共场合不能吸烟”的普遍认知出现了冲突,而且也影响了其高校教授的形象。
王德峰曾经在课堂上公开说过:“我感到非常惭愧,因为克服不了吸烟的依赖心理,不吸烟的话思维就不顺畅,抽了思维就会变得很开阔。”
王德峰教授上课时激情洋溢,见解深刻,极富魅力,深得学生爱戴,甚至有“哲学王子”之称。疫情期间,他主讲的《资本论》等系列课程经网友翻拍上传至网络后,迅速走红,也让更多哲学领域之外的“路人”,从此开始对他讲授的哲学课程着迷。
但他的这个习惯,却与国家关于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规定直接冲突。有复旦学生表示:鉴于王教授在哲学领域的水平和声望,学校特批了他上课可以抽烟。这件事一直有不同的观点。
另一部分人认为,像这么出色的教授,别说在课堂上抽烟了。学生都没意见,吃瓜群众们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
在复旦大学哲学系,学生们有一份关于哲学系教师的“的”字诀,王德峰老师的那一段是这样的:德峰是睿智的,香烟是猛抽的,上帝是常笑的,关怀是终极的。
2021年6月18日,复旦“哲学王子”王德峰教授在复旦上完了他的最后一课——当年10月份,他正式退休。在复旦大学的讲台上,他教授了70后、80后、90后三代学生。王教授和许多学者一样,有独特的个性和爱好,比如酷爱音乐和吸烟,总是烟不离手:“这是一个习惯问题。不抽烟,思考可以进行,但是进行得不顺畅。”跟其他教授不同是,王德峰讲课时可以抽烟,教室里烟雾缭绕。他说,是复旦给了他这个特权。
几年前,《文汇报》曾有过一个“校园牛人”栏目,开栏第一篇写的就是“哲学王子Wonderful”——“牛”的理由:他的“粉丝”遍布全校,他的课绝对难选。在许多复旦学生的回忆里,王老师的哲学导论课构成了他们在复旦生活的精神路标。
王德峰教授,是恢复高考第二年考入复旦大学哲学系的。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译林出版社工作,1987年又重回复旦,攻读哲学专业研究生,获得硕士文凭后留校任教,一直干到退休。
王德峰主讲的课程马克思主义哲学《资本论》,在各大视频平台上点击量惊人。王德峰意识到自己“出圈”了,是某天他在弄堂里走,被邻居老太太拦住了:“我天天在听你的课。”这让王德峰既惊讶又感动。
但他还是比较担心网上流传的那些视频会误导大家,他说,“哲学不是心灵鸡汤,哲学是刚需。”
在王德峰教授看来,《资本论》是理解当下世界的钥匙。他说,中国思想有跟马克思的哲学基础非常亲近的地方。马克思讲自然主义和人本主义的讨论,用中国语言讲就是“天人合一”。马克思说自然界不是我们征服的对象,技术有伟大的作用,它同时也在实现人的异化。“所以我们中国人应该更容易懂马克思哲学的原著,比西方人还更容易一些。”

王德峰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可以让人学会如何寻找精神家园和拥有批判性思维。对于年轻人来说,在科学里可以学到知识,但有了知识,未必有智慧和思想。
王德峰的儿子是80后,他现在经常在电话里和王德峰讨论哲学,他对王德峰说:80后、90后走上工作岗位,才终于发现必须探讨一些哲学问题。
“我们从自己成长的经历得出一个结论:不能让孩子在人生进程上失败,因为我们自己失去的太多。中国父母最关怀自己的下一代。但我们却遗忘了一件根本的事情:如何帮助下一代营造起自己的精神家园,获得心灵最初的力量,来面对以后必然要面对的坎坷。”王德峰感叹道。
 在复旦大学,王德峰的主场设在第三教学楼5301教室,当他走进这间能坐200多人的阶梯教室时,挤得满满当当的学生充满期待。“你们不是在等待我,是在等待哲学。”开场白一出,掌声雷动。

“只要资本存在一天,马克思就像一个父亲般的幽灵,徘徊于资本世界的上空,不断提醒当代人,不要忘记自己的使命。”网络视频中的王德峰在讲台上侃侃而谈,台下的学生时不时地被他逗笑。

但王德峰说他最担心的是,这些上课视频为了迎合网络需求,断章取义,误导网友,让人感觉哲学就是心灵鸡汤。
他说,心灵鸡汤也许会教某些方法,教人暂时舒缓心灵的伤痛,但哲学是直面痛苦的,并且要诊断痛苦的根源,因为她是
真理的事业,而不是缓和我们烦恼的技术和方法。哲学的智慧,对现代人的意义,显然更深远。他说,哲学是刚需。
《资本论》是理解当下世界的钥匙
王德峰说,中国思想有跟马克思的哲学基础非常亲近的地方。马克思讲自然主义和人本主义的讨论,用中国语言讲就是“天人合一”。马克思说自然界不是我们征服的对象,技术有伟大的作用,它同时也在实现人的异化。“所以我们中国人应该更容易懂马克思哲学的原著,比西方人还更容易一些。”
王德峰说,以前的学生往往把马克思主义当政治课的内容来理解,而不是当成智慧和真理。“而80后、90后的学生发生了变化:他们读马克思,越读越起劲。原因是什么?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马克思的语言成了现实,读马克思的著作就非常深刻和亲切。”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如今的中国更是有其现实意义。比如,用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996就是无偿占有剩余劳动。主张“996是你们的福报”,王德峰是绝不能同意的。王德峰说:“年轻的一代走近马克思,可以在生活的体会当中读马克思的原著,不要害怕艰难,因为像马克思的《资本论》,其实是写给德国工人阶级看的。马克思自己讲,如果德国的工人读《资本论》能够有所收获,那是给予他的劳动的最大报酬。所以,年轻的一代如果觉得想要理解资本的世界,最好的书就是《资本论》,当然还包括《共产党宣言》这部不朽的文献。”
马克思主义哲学可以让人学会如何寻找精神家园和拥有批判性思维。对于年轻人来说,在科学里可以学到知识,但有了知识,未必有智慧和思想。王德峰说,他们这辈人其实对年轻人“负下了精神的债务”。王德峰的儿子是80后,他现在经常在电话里和王德峰讨论哲学,他对王德峰说:80后、90后走上工作岗位,才终于发现必须探讨一些哲学问题。“我们从自己成长的经历得出一个结论:不能让孩子在人生进程上失败,因为我们自己失去的太多。中国父母最关怀自己的下一代。但我们却遗忘了一件根本的事情:如何帮助下一代营造起自己的精神家园,获得心灵最初的力量,来面对以后必然要面对的坎坷。”王德峰感叹道。
教过70后、80后,寄望90后
王德峰的主场设在复旦大学第三教学楼5301教室,当他走进这间能坐200多人的阶梯教室时,挤得满满当当的学生充满期待。“你们不是在等待我,是在等待哲学。”开场白一出,掌声雷动。在偌大的复旦校园,王德峰也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众所周知,王德峰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课程《资本论》因为前来“蹭”听的学生太多,不得不从50人的小教室换成了百来人的大教室,最后不得不换成了复旦大学著名的5301。
王德峰将在今年10月份正式退休,在复旦大学的讲台上,他教授了70后、80后、90后三代学生。“我在复旦经常遇到非哲学专业的同学非常喜欢哲学”。
王德峰面对80后、90后的学生上马克思主义课,每逢课间休息的时候,学生都围着他,就课上讲的内容不断提问。“他们发现了一个新的天地,思想和智慧的领域。他们总是不断追问我关于马克思主义领域上的某些命题。打破砂锅问到底,希望里面那些重要的内容能解决他们心中的疑惑。他们要解决的问题是不可能在应用科学的课程上解决的,所以,他们有一种非常迫切的需要,因为他们也在思考社会,思考自己的未来。”
王德峰说自己“爱和年轻人在一起”,从不讳言对后辈的看法。“但现在我发现,90后对马克思主义的热情在消退。与70后、80后的坚持相比,90后似乎变得越来越‘佛系’。”这让王德峰感觉有点悲哀。“90后这个年龄段是青春的生命,本应当是憧憬未来的,有高涨的热情。有人说,90后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我认为这不能怪他们:他们不断被灌输和要求的就是要不断进步,要考取重点高中,要敲开名牌大学的大门,不断这样被推动。年轻人对于世界和人生的理解就会流于狭隘。”不过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王德峰对90后的看法。“他们尊重规则,有社会公德心。面对疫情,这么多年轻人冲在前面,这让我们备感欣慰。”
哲学不是“鸡汤”,是刚需
“哲学王子”王德峰上课幽默、睿智,他将艰深复杂的哲学知识娓娓道来,让学生们有种醍醐灌顶的感受。有人评论,王德峰教授哲学,往往结合自身生命实践的三昧状态。1956年,王德峰出生于江苏泰县。高中毕业后,因为不能参加高考,王德峰被分配去了上海东风有色合金厂当了一名电焊工。高考恢复后,王德峰考取复旦大学哲学系。1982年,王德峰从哲学系毕业,进入上海译文出版社,工作是哲学译著编辑。在出版社工作了几年后,1987年,王德峰重返复旦读研,专业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硕士毕业后,王德峰选择留校任教,1998年他拿到了博士学位,2005年王德峰晋升为复旦大学哲学系教授。对于当年为什么选择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为自己的研究领域,王德峰说,“马克思打开了一种新的本体论视域,全世界真正领会的人并不多,在《巴黎手稿》中的本体论革命,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则升华为历史唯物主义,而最终成果集结在《资本论》中。”由此可见,马克思的《资本论》绝对是王德峰的最爱,且没有之一。
“只要资本存在一天,马克思就像一个父亲般的幽灵,徘徊于资本世界的上空,不断提醒当代人,不要忘记自己的使命。”网络视频中的王德峰在讲台上侃侃而谈,台下的学生时不时地被他逗笑。
不太上网,不用微信,与外界联系只靠电子邮箱和电话的王德峰,忽然有一天发觉自己“出圈”了。“大概是从疫情开始,我感觉自己的知名度提高了。可能当时大家都在家里,不至于总是看电视剧,也会看看思想类、人文类的内容。我自己不怎么上网,有人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我的视频网上到处可以看得到。”不过对于自己的走红,王德峰有话要说:“我的很多视频都在网上,甚至我在复旦大学的课程如今也在网上传播,这些都是未经我许可的。特别是有些视频,还要收费,更有甚者,开了一个公众号叫‘王德峰教授’,他写的东西变成了‘我’写的,这是非常可怕的。未经我的审核就把我的视频放在网上,我最担心的是为了迎合网络需求,断章取义,误导网友,让人感觉哲学就是心灵鸡汤。哲学是刚需。心灵鸡汤也许会教某些方法,教人暂时舒缓心灵的伤痛,但哲学是直面痛苦的,并且要诊断痛苦的根源,因为她是真理的事业,而不是缓和我们烦恼的技术和方法。哲学的智慧,对现代人的意义,显然更深远。”
看得出,王德峰对于网络并不感冒,他甚至刻意远离微信,“现代信息技术当然方便了我们的交流,但它也有不好的一面,让我们脑子里装了很多不需要的东西。它在相当程度上,碎片化地占用了我们太多的时间。重要的消息我未必要第一时间知道,但我总会知道,我不愿意被网上的信息左右。”(此处转载自《新民晚报》,作者 沈琦华)
END
推荐阅读
十点公社
一个时代的记录
自由评论
只为苍生说人话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