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上方蓝字我们都需要勇气关注我*
【按:读友们好,将近一个月没能写作原创,没了赞赏,也没了生活来源,故有时不得不在公号做些推广,给老人和孩子挣点生活费,也许会影响到大家的阅读体验,抱歉。感谢大家的理解与支持,祝福大家,愿天佑良善。】
普丁玩命了!
打了大半年的俄乌战争,终于要迎来扩大化了。
眼下的普丁确实进退维谷,继续靠捉襟见肘的兵力,打着挂了半年的“特别军事行动”的幡儿,显然已难以为继。
然而,进行“全国战争动员”又等于在告诉外界,以前还真是高估自己了,以为靠“行动”而不是“战争”就能在乌克兰撤换领导班子。
走一步招人笑,那就往前挪半步,这也是宣布出来的是“部分动员”的原因。
一、二战后世界首次战争动员
2022年9月21日,普丁在电视讲话中宣布,他已经签署了部分动员令,征召范围将包括“目前正处于预备役之中的俄公民,主要是曾在俄武装部队中服役,并具有一定军事技能与相关经验的人将被征召”。
从今年四月俄军暴露出兵力严重不足的问题以来,俄何时进行军事动员就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普丁的这一举措,是俄自二战以来,第一次“战争(部分)动员”。

而普丁发表这一讲话的重要背景,则是顿巴斯将于9月23日到27日举行是否加入俄罗斯的公投。各方对顿巴斯公投的结果都有相当确定的预期,一旦俄议会宣布接受这一公投结果,将顿巴斯纳入俄联邦,将意味着当前战火已经蔓延至俄境内。俄仍有可能采取进一步的军事动员,并解锁更多措施以应对当前局势。
引发这一变局的,是两周以来乌军在北部战线进展迅速的大反攻。乌军在哈尔科夫方向发动大纵深突进,除了依靠北约高效的情报系统,还展现出乌军优秀的战役组织能力,形成“到处都是乌军”的战场态势。俄军北线兵力空虚,主力部队在后方休整,前线侦察能力缺失,无法抗衡乌军的机械化推进,但最终在顿巴斯一带将战线稳定下来。
9月19日,乌军渡过哈尔科夫州东部的奥斯基尔河,开始从北翼威胁卢甘斯克州北部的门户。
虽然乌军攻势在持续两周后已经开始出现疲态,但这一攻势对卢甘斯克与顿涅茨克州造成了巨大冲击。
二、骑虎难下、豪赌一场
普丁的重大决定,也是迫不得已。
首先:哈尔科夫的兵败,兵败造成的连锁反应非常强烈,俄国内群情激奋,皇俄派进一步得势,要求总动员,将“特别军事行动”升级为真正的战争。为了安抚皇俄派,对冲哈尔科夫失利带来的政治影响,普丁只能同意“部分动员”和四州公投。
其次,从目前的俄乌战场形势上说,俄不动员确实不行了,这是时间窗口的问题。
在开战之初,俄还是比较自信的,想着轻松解决乌克兰,扶持亲俄政府,如果欧盟要制裁,就使出天然气武器。然而战场的进展并不顺利,天然气武器也未能令欧盟妥协,俄已经对欧洲扔出了能扔出的大部分技能,连北溪-1天然气管道都断了。
在乌军打出哈尔科夫反击战后,欧盟信心大增,加大了援助力度,铁了心要跟俄耗下去,在最关键的天然气储量上,欧洲号称已经储备了80%,足够过冬(居民用气勉强能满足,但工业用气不要指望)。
如果俄不能在这个冬天获得想要的成果,来年春天会更困难,欧盟更不会妥协,这个冬天就是最关键的时期,必须快刀斩乱麻,动员一切能动员的力量,拿下乌东造成既定事实,不能再慢悠悠地耗了。
再之,部分动员和四州公投也是为了安抚乌克兰亲俄势力。
我们知道,哈尔科夫兵败时,俄军撤退得很匆忙,虽然带走了一部分亲俄民众,但仍有不少人来不及离开,甚至由于俄军走得太突然,有些人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等反应过来,乌军已经堵上门了,这种行为无异于“卖队友”,算上上次基辅撤军,这已经是一年内第二次“卖队友”了,引起亲俄势力一片恐慌,普京此举也意在安抚他们,放心,我不会抛弃你们。
种种因素的综合作用下,普丁最终下了“部分动员”和四州公投的决心。
三、“核战争”会不会到来?
普丁在宣布部分动员的电视讲话中说,西方已跨越所有界限,不负责任的政客在说向乌克兰提供进攻性武器,俄罗斯在遭到袭击。俄罗斯在领土完整受到威胁时,“将使用一切可用的手段,这不是恐吓。”
听了普丁的暗示,有人担心,核战的阴影开始在欧洲头顶盘旋了。
是这样吗?实际上,虽然普丁说他不是在吓唬人,但是跟部分动员令相比,以“一切手段”来暗示核武器则很像是蹩脚的虚张声势。
的确,俄是核大国,但是核大国不止它一家,美也是核大国,英法都是拥有核打击力量的国家。在某种意义上,核武器现在已仅仅成为一种威慑,跟导弹和战斗机这些随时能用上的武器相比,它更像是被束之高阁的利器。
因为在核大国相互制衡下,谁先动用核武器,谁就是在主动找死。俄以为自己动用核武器后就能达到目的而且安然无恙?想都不要想。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俄人会支持动用核武器这种疯狂的想法吗?
四、普丁的未来
对俄来说,最怕的可能是旷日持久的战争;因为一旦兵力增加、时间拖长了,后勤补给的压力就会进一步凸显出来,到最后打的可能不是仗,而是经济。
而经济,恰恰是俄的软肋!
也就是说,当俄举全国之力投入俄乌战争时,国内的经济压力会越来越大,就算最终能打赢乌克兰,也是得了面子,输了里子。

而普丁能否全身而退,就看他能不能hold得住国内的反对势力了。

毕竟,现在俄并不是铁板一块,国内“暗流涌动”,内部斗争现阶段非常激烈。
贴几个搜得到的新闻大家看看吧。
就在乌克兰发起反攻的3天前,俄最大私营石油公司——卢克石油的董事会主席马加诺夫,在莫斯科的某所医院里死了,死因,官方说法是“病亡”,但很多人说他是坠楼而亡。
而此前,已经有好几位俄寡头离奇死亡:
俄气运输部部长舒尔曼、俄气结算中心副主任丘拉科夫、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前副行长阿瓦耶夫、诺瓦泰克前董事长普罗托谢尼、卢克石油董事会成员亚历山大•萨博坦、乌拉尔能源公司前总裁奥加列夫、俄气工业集团北极项目承包商尤里•沃罗诺夫、卢克石油董事会主席马加诺夫。
这些人,都是俄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些寡头的离奇死亡,不能不让人对俄国内的形势浮想联翩。
所以,不得不说,这真是普丁的一场政治豪赌,这次他彻底把自己的退路封死了,搞好了,他将是俄之英雄,而如果输了,那么,他很可能将坠入万丈悬崖,万劫不复。
要知道,对战斗民族来说,打仗一定是要打赢的,一旦发起总动员,却没大获全胜,那后果就会很严重。
大家可以看看,过去两百年来,一旦俄启动了全国总动员,却没有获得胜利,那么王朝或者统治阶级的下场,就会很难看。
1856年俄国的克里米亚战争打输了,导致沙皇尼古拉一世自杀,大贵族地主丧失了对土地和农奴的控制权。

1905年俄国的日俄战争打输了,导致俄国1905革命,沙皇又不得不成立国家杜马(议会)并实施多党制,向议会交出手中的权力。
1917年俄国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打输了,导致俄国爆发了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彻底结束了君主专制的统治。
1989年,阿富汗战争打输了,导致了苏联解体。
推荐好物点击下方标题可购买)

德国助眠糖,睡前吃2粒,8分钟困到不行

湿疹、皮炎!抹它,3秒止痒,3天去湿疹

膝盖疼痛?做对一件事,关节疼痛不找你!

修复牙齿的牙膏,烂牙变新牙!牙医也在偷用

五、岌岌可危的世界
说到底,战争没有绝对的赢家,最后受苦的,还是底层老百姓。

无情的枪支炮弹背后,是角落里哭泣的无辜的孩子,是等待士兵回家的老母亲,是失去丈夫的妻子,血肉模糊的尸体,是几百万甚至几千万人的苦难......
看看本国股市暴跌、卢布贬值,财富一夜之间灰飞烟灭的俄人。
看看在边境狼狈逃窜、一夜之间流离失所的乌克兰百姓,他们躲在地铁站里瑟瑟发抖,跪在街边祈祷。

看看在战争噩耗中激烈动荡的全球资本市场,看看再次萎缩的全球化,看看无数艰难求生的普通百姓。
昨天,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更是发出罕见的严厉警告,他称,“我们的世界岌岌可危,而且陷入瘫痪”。
“在某一个时期,国际关系似乎正走向一个两国集团世界;如今,我们则可能面临零国集团的局面。没有合作;没有对话;没有集体解决问题之举。”
世界并不和平,战争并不遥远。(图文来源:知局)
原创精选: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