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7日,港股泡泡玛特低开低走,一度跌超5%。
消息面上,8月16日晚,市场监管总局网站发布关于公开征求《盲盒经营活动规范指引(试行)(征求意见稿)》意见的通知,拟对盲盒销售的内容、形式、销售对象等方面作出规定。泡泡玛特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是征求意见阶段,我们也会积极和相关部门沟通,建言献策,相信行业能够在监管的指引下越来越规范,做到良性有序发展,推动中国潮玩进一步发展壮大。”
2020年12月11日,泡泡玛特登陆港交所。超过356倍的打新认购率引发了资本市场的广泛关注。不过,泡泡玛特“出道即巅峰”。在2021年初触及股价历史最高点107.24港元/股,达到市值历史高点1500亿港元左右后,股价开始一路下跌,总市值已从1500亿港元跌至目前不足300亿港元,较巅峰期缩水逾八成。今年7月以来,泡泡玛特股价更是呈断崖式下跌,10多个交易日就出现腰斩。
7月15日,泡泡玛特发布《盈利警告公告》,称预计2022年上半年营收增长将不低于30%,同时归母净利润将较去年最多减少35%。这是泡泡玛特首次面临增收不增利的状况。
在小红书上关于“泡泡玛特退坑”的笔记有1万多篇。自称“老韭菜”的四川李小姐表示,她在泡泡玛特上一共花费了五六万元,单价几十元至几百元不等。由于投入过多,她最终决定只留下自己喜欢的产品,其余放在闲鱼上出售,目前手上还剩下193枚盲盒产品。
江苏用户“永野芽佳”在笔记中称购入的盲盒已能摆出“万元墙”,一开始喜欢盲盒的未知与惊喜,后来在追求热门款的风气下,如果没抽中就会失落,乐趣也变了味,因此“退了一大半坑”。
除了回归理性消费,“退坑”的原因还涉及对安全、质量问题的疑虑。一些消费者反映,买回的泡泡玛特娃娃有刺激性异味,怀疑为甲醛超标。而发图反映娃娃存在裂痕、染色等瑕疵,对品控问题表示失望的帖子也不少。在黑猫投诉上,截至发稿,有8800多条关联泡泡玛特的投诉,其中6700多条显示“已完成”。
在二级市场,娃娃保值度在下降。有分析认为,如果二手平台溢价空间减少,玩家们会陆续“退坑”。羊城晚报记者采访的数名泡泡玛特“万元户”表示,一些二手产品的价格相当于新品“腰斩”。曾被炒到1.4万元的SPACE MOLLY 西瓜 1000%限量发售2500只,现在去掉一个零就能在闲鱼拿下,普通款在二级市场更是“白菜价”。在小红书、闲鱼上,一些原价为59元、69元、79元、89元且全新未拆的盲盒,转手单价为十几二十元,有的已拆款的单价更是便宜至个位数。“原价两个138元,我买三个二手的才100元。”李小姐表示。
行业趋规范 盲盒热是否退潮?
泡泡玛特用户开始退坑的背后,显示盲盒经营正在步入法规限定的轨道内,驶往更理性的方向。如《上海市盲盒经营活动合规指引》《赣州市盲盒生产经营活动合规指引》等规定,都对盲盒的售价、抽取规则、保底机制、售后、未成年人保护机制等进行了规定。其中上海市规定,单个盲盒的售价一般不超过200元。
盲盒定价长期以来遭到诟病。艾媒咨询集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表示,不建议对盲盒等商品赋予金融属性或利用其炒作。当产品的价值与价格发生严重偏离时,对消费者而言一定会引发金融风险,也就是俗称的“割韭菜”,这对品牌也是一种非常大的伤害。因此,消费者需要理性思考、谨慎选择,也不建议企业放任或引导这类消费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泡泡玛特在消费市场遇冷和股价大跌的同时,仍有大笔资金涌入潮玩赛道。2022年上半年,国内共有森宝积木、星奇世界、欢喜盒等7个潮玩品牌获得融资,累积融资金额近亿元。业内人士指出,盲盒兴起主要是迎合了Z世代的消费需求。如今热潮褪去,盲盒概念不再新鲜,消费者会回归理性,资本市场也是如此。盲盒未来应强化潮玩IP生态运营,形成核心竞争力。
来源:读创、羊城晚报
没看够?加入玩具核心群,直接开聊!
群满了  加小编微信
回复“玩具”关键词,拉您进群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