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关注↓
转自:InfoQ
裁员潮席卷国外大厂,数据库巨头 Oracle 也不例外。
“我的经理给我打了 3 分钟的电话。毫无情感地告诉我:你的职位被取消了,人力资源部稍后会把细节发给你,再见。”“我在 CX 营销部门工作了 8 年。HR 昨天下午打电话给我,告诉我被裁了。”有 Oracle 员工在 TheLayoff.com 上写下了当时被裁的情况。LinkedIn、Twitter 等其他网站上都有员工透露 Oracle 的裁员已经开始。
根据社交媒体信息,此次裁员范围较广,包括分析师关系部门、人才招聘、CRM 和开发人员都被涉及,其中 CX 售前工程师(据说每个团队裁员 7 到 10 人)和营销团队是裁员的重灾区。即将离职的员工报告说,一些团队完全被淘汰,而另一些则被裁减。网上有爆料称,所有 CX Commerce 团队都被裁掉,分析师关系团队裁减三分之一。
受影响的员工不仅包括最近雇用的员工,也有在 Oracle 服务超过 20 年的员工,甚至最近雇用的工人也取消了口头报价,Oracle 声称是由于“当前的经济环境和内部重组”。
“听说裁员人数正在突破 10,000 人。如果他们想节省 10 亿美元,这大致是有道理的,”一位用户在 Thelayoff 上写道。在 7 月上旬,有媒体报道称,Oracle 高管正在考虑一项 10 亿美元的成本削减计划,其中包括改造组织和裁减数千名员工。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家 IT 巨头不久前刚出人意料地斥资 283 亿美元收购了电子健康记录专家 Cerner 及其 28,000 名员工。
根据财报,截⾄ 2022 年 5 ⽉ 31 ⽇,Oracle 全职员工共计约 143,000 名,其中销售和营销团队占比大约 26.6%,研发团队占比 30.8%,服务团队占比 17.5%,云服务和许可证⽀持操作团队占比 14.7%。员⼯的平均任期约为 7 年,27% 的员⼯在 Oracle ⼯作超过 10 年。
不过与此同时,戴尔和微软也在趁机招揽相关人才。AWS 人力资源代表前往 LinkedIn,让 Big Red 员工知道这家云巨头正在招聘。招聘人员在专业社交网络上提供有关重组和融入网络的建议。
裁员背后的云转型焦虑
Oracle 大规模裁员背后是企业营收下滑的事实。在削减成本之前,Oracle 在截至 5 月 31 日的 2022 财年实现收入增长 5% 至 424.4 亿美元,但营业收入为 109.26 亿美元,同比下降 28%。
财报显示,云服务和授权支持业务营收为 76.12 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 73.89 亿美元相比增长 3%,在总营收中所占比例为 64%。云授权和现场授权业务营收为 25.39 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 21.44 亿美元相比增长 18%,在总营收中所占比例为 22%。
回顾 2008 年,Oracle 创始人拉里·埃里森还对云计算嗤之以鼻,直到 2016 年后“真香”,Oracle 开始全力进军云计算市场。实际上,没有拿到“先手优势”的 Oracle 只能是奋力追赶。
根据 Synergy Research Group 的数据,截至 2021 年 12 月,亚马逊的 AWS、微软 Azure 和谷歌云是市场上的三大巨头——市场份额分别为 33%、21% 和 10%。华尔街日报称,即使是每年 40 亿美元的资本支出也不太可能消除差距。目前,Oracle 正在努力缩减本地云产品的规模和成本,比如将已经 2020 年推出的 OCI 专用区域 [email protected] 精简为一个更小的数据中心。
转型焦虑的表现之一就是 Oracle 人员不停的变动。根据 Oracle 的说法,这些都是为了不断平衡资源,重组开发团队,以确保有合适的人员为全球客户提供最好的云产品。
转型之初,Oracle 集中招募云计算方面的员工,裁减传统业务的员工,减少人员支出成本。2019 年,Oracle 中国进行了大规模裁员,主要针对研发中心人员。根据报道,Oracle 同年在加州永久裁员 352 人。
除了人事动荡,Oracle 内部管理层分歧、内斗不断,高管人才流失。2018 年,在 Oracle 工作了 22 年、人称 Oracle“二号人物”、“Oracle 太子”的产品开发总裁托马斯·库里安离职,去到对手谷歌云担任 CEO。
数据库影响力下降
“其实他(拉里·埃里森)并非看不懂云计算,只是不愿意放弃已有的既得利益市场,他当时的预测是,数据库等业务还会给 Oracle 带来十年的正向现金流”,Oracle 中国区曾经的高管在接受燃财经访问时候说道。
走过 45 年个年头的数据库巨头确实有底气吃“老本”,但云优先竞争对手正在侵蚀 Oracle 的数据库主导地位,企业开始更多地选择与 MongoDB、Databricks 和 Snowflake 等较新的供应商。
“原有的技术路线让我们消耗的成本和时间都非常高”,Shutterfly 的首席技术官 Moudy Elbayadi 指出,“尤其是跟市面上其他产品相比,我们发现 Oracle 不符合我们对开放性和灵活性的期待。”
根据彭博社报道,Shutterfly 最近将其照片库转移到了亚马逊的云部门,并成为停止使用 Oracle 进行数据库管理的公司之一。JPMorgan Chase & Co. 选择 Cockroach Labs Inc. 作为数据库供应商,以支持其在欧洲的新零售银行应用程序。Nasdaq Inc. 正在与密切持有的 Databricks 和 Amazon.com Inc. 的 Amazon Web Services 合作。
Oracle 的很大一部分收入来自现有客户。在 Oracle 工作 16 年、现任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的 Craig Guarente 表示,每隔几年,当公司不得不续签合同时,Oracle 就会提高维护和支持的价格。“公司的全部利润来自 Oracle 数据库维护,”他说,每经历一次合同谈判,用户就需要支付更多费用,“从每年支付 2000 万美元,变到每年 3000 万美元,再到每年支付 5000 万美元。”
彭博社报道指出,这些举措只是估值 1550 亿美元的数据库市场中的一小部分,但却是行业正在发生结构性转变的证据。同时,Oracle 的数据库影响力正在慢慢消失。Oracle 在 2019 年拥有约 27% 的数据库市场,但根据 Gartner 的数据,2020 年降至 24%。同期,亚马逊的市场份额从 17% 上升到近 21%。
当前,数据库业务被 Oracle 归纳到了云和许可证业务中。
中国本土关系型数据库赶超 Oracle
根据市场分析机构 IDC 的研究,中国本土关系型数据库的市场份额正在迅速增长,并大有赶上 Oracle、IBM 等国际厂商之势。达梦数据库、人大金仓、华为等本土企业正在抢客户。
在公有云中,运营商自己的数据库占主导地位。阿里云在 2021 年下半年占据了最大的市场份额,其次是腾讯、AWS 和华为。在本地部署方面,华为拥有近四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其次是 Oracle。
整体来看,2021 下半年,中国关系型数据库软件市场规模达到 15.8 亿美元,同比增长 34.9%。而中国公有云关系型数据库规模 8.7 亿美元,同比增长 48.7%;本地部署关系型数据库规模 7.1 亿美元,同比增长 21.1%。
IDC 中国企业软件市场分析师王楠表示,在新兴数据库技术层面,中国本土数据库厂商与国际厂商的差距不大,部分领域还处于领先地位,产品性价比更有优势。
“在宏观层面,政策极大利好本土厂商,本土厂商的市场机会将会高于国际厂商。在数据库技术发展和宏观政策驱动的双重因素影响下,中国关系型数据库市场过去的格局正在被打破,变革即将到来。”
参考链接:
https://www.theregister.com/2022/08/02/oracle_layoffs/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2-06-12/oracle-s-database-dominance-eroded-by-rise-of-cloud-first-rivals#xj4y7vzkg
https://www.infoq.cn/article/dmHmbK0fKmcp9SzL35Z6
- EOF -
推荐阅读点击标题可跳转
关注「程序员的那些事」加星标,不错过圈内事
点赞和在看就是最大的支持❤️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