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你听说过,某学生拿到藤校Offer,却因在申请中撒谎被同学和家长举报,最后被拒的惨痛结局…
18年《纽约时报》写过一篇大学申请造假的文章,开头分享了两个故事。
故事一
宾大前招生官Sally Goebel在校工作时读到一篇感人的文书,申请者谈及妈妈去世给他带来的影响,后来那个学生拿到了宾大的Offer。结果开学前,学校的人打电话到他家,一个女人接了电话,发现是这位学生的母亲。最后他的宾大录取被取消了。
故事二
路易斯安那州私立高中T.M. Landry为了把低收入家庭的学生送进常春藤名校,篡改GPA,并且唆使学生在文书中编造悲惨的人生遭遇。顶尖美国大学想要招收多元背景的学生,学校的谎言帮一些实力不强的学生拿到了名校的Offer。最后因为学校老师长期虐待学生,被学生和家长集体举报了。
这种故事在申请季屡见不鲜,尤其近几年美本录取年年都是“史上最难”,巨大的压力促使一些急功近利的学生和学校走上了弯路。
上个申请季,斯坦福大学共收到了55,471份申请,录取人数在2,190人,录取率低至3.9%。
招生官们花在每份申请上的时间平均7-8分钟,最长不超过20分钟。他们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判断你的申请材料的真实性呢?
对此,某斯坦福前招生官在Reddit上写过一个帖子,分享了招生官常用的侦查“谎言”的小技巧。
技巧一
看文书的口吻
第一条很好理解。文书是最容易判断一个学生有没有撒谎的部分。如果你找人代写,高中生跟成年人的用词、口吻和思想差别是很大的,阅文无数的招生官一眼就能辨别出来。
招生官还会根据你的托福、SAT/ACT分数来判断你文书的词汇量和写作水平。假如你的语言成绩和标化成绩不高,但文书语言水平很高,跟你的成绩不符,那么招生官会给你的材料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技巧二
看活动的措辞
谁都想向大学推销自己,但“举例说明成就”和“过度吹嘘成就”有一线之隔。招生官是对文字极度敏感的人,你写得真诚与否,他们一眼就分辨得出来。
有些高中生在自己父母开的公司实习,然后在课外活动中称自己为小CEO。招生官一看到这个称呼就下头了,可别指望他们会大受震撼。他们更喜欢那种谦虚的、能客观陈述经历和成就的学生。
招生官还会看你的学校资料。他们通常对你所在学校、地区的好学生有一个概念,对你可能获得的教育和活动资源有个大致的印象。假如你超出平均值太多,招生官会重新审视你所说的话。
招生官私下里跟很多竞赛机构和活动主办方也有来往。如果你的申请材料涉及国家级、世界级的奖项,他们会随机打个电话去核实信息的真实性,或者直接上网去搜索获奖名单。总之,方法有很多,不要低估了招生官的细心。
技巧三
靠推荐信核实
推荐信的作用不仅在于用第三方视角来评估你这个人,也是招生官核实材料的秘密武器。
如果你在文书中提到一个活动对你很重要,你付出了很多精力和时间在上面,那你的老师应该会有印象,并且会在推荐信中给予反馈。如果老师丝毫未提及这个活动,那站在招生官的角度,他们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你。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反复强调,找老师写推荐信前一定要列一份大纲,把自己希望在推荐信上呈现的活动、经历和品质,尽量跟老师交代清楚,看老师愿不愿意帮你在信中“美言几句”。
招生官见过太多学生在推荐信上踩坑了,老师写的推荐信和学生实际上填的活动、文书里提到的经历不符。哪怕你没有撒谎的心,也可能因为沟通上的问题,跟梦校失之交臂。
技巧四
看面试的表现
面试和推荐信一样,也是招生官常用的侦查工具。
事实上,面试官对你的评价从面试前就展开了,当他们收到学校和你提供的信息,有些人会上网去搜索你的经历。假如你的材料中有夸大其词的成分,那么透明的互联网就像一面照妖镜,你真实的实力将在面试官眼前暴露无遗。
面试官会在面试过程中,通过你的表达和微表情来判断你有没有撒谎。18岁的学生普遍不擅长撒谎,尤其在有社会经验的校友面试官眼中,说多错多,拙劣的谎言一秒被识破。
一旦你撒谎被某个名校的招生官抓包了,那后果是很惨的。因为顶尖大学的招生官们经常会一起参加宣讲会,彼此都是朋友。
举个例子,如果某学生申请哈耶普斯的学生说谎,那TA是不可能再进斯坦福的,因为TA已经自动上了招生官之间的黑名单,名声在这个圈子里臭掉了。
也许你听过,一些漏网之鱼靠撒谎进入了顶尖名校的个例,但绝大多数学生是没法玩弄这个系统的。虚报经历并不能让你显得比别人更牛逼,招生官只会觉得一眼假。
因此,我们能给你的最好的建议是:不要在申请中撒谎,做最真诚的自己。
Reference:
https://www.nytimes.com/2018/12/16/us/college-admission-applications.html
https://www.reddit.com/r/ApplyingToCollege/comments/lddhlo/lets_talk_about_lying_and_admissions_by_a_former/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