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予财富以“灵魂”使之成为负责任的财富,恪守企业家精神并秉持稳健财务理念,同时在企业与家族两个层面建立起一种有效治理财富的实践机制,才是企业家财富可持续发展的长久之道
图 | 视觉中国
文 | 周小明
编辑 | 陆玲
可持续发展是当今社会的重大课题,企业家财富可持续发展是其中应有之义。应该说,企业家的天职就是创造财富和管理财富,并使财富能够可持续发展,使财富更具有社会意义。
2021年12月6日《人民日报》刊发专栏文章《弘扬企业家精神,推动高质量发展》,深刻指出“企业好,经济就好,居民有就业、政府有税收、金融有依托、社会有保障”,充分表明了企业家财富可持续发展与社会可持续发展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它为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坚实的物质基础。本文将立足于财富管理的视角,探讨新时期企业家财富可持续发展之道。
新时期三大财富考验
当下,世界正处于一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新时期,不仅社会面临着可持续发展的严峻挑战,企业家的财富也同样面临可持续发展的巨大挑战。
一是全球格局之大动荡时期。美国主导的逆全球化不断升级,而新冠肺炎疫情的不断反复更进一步加剧了逆全球化带来的国际社会动荡,企业家的国际化布局(从身份到财富)不得不面临重新选择。
二是经济结构之大变革时期。应对国内国际变化,中国经济推行“双循环”发展战略,但新旧动能的转换尚未完成,传统动能在衰减,新动能尚未成为主导力量,经济仍然处于下行通道之中。就企业的实际发展而言,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多数企业面临转型升级的压力和挑战。
三是金融结构之大调整时期。早先以“金融创新”主导的金融发展格局,代之以“回归金融本源、服务实体经济”的发展主旋律,要求银行信贷脱虚向实,资产管理去刚兑,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等。金融结构的这些变化,将深刻影响企业的融资政策、企业家财富的投资政策。
四是社会结构之大变化时期。老龄化、高龄化、少子化的趋势将深刻改变中国的人口结构,日新月异的科技革命将全面推动传统社会向新型的数字化社会转型,“双碳”目标、ESG投资、共同富裕等社会可持续发展理念的践行以及大规模代际传承窗口期的来临则会深刻改变全社会的财富观念和财富结构。社会结构的这些变化,对企业家的财富管理和财富传承也提出了全新的要求。
由此可见,无论是全球格局,还是国内的经济结构、金融结构、社会结构都正在发生重大调整和变化,这些对企业家财富的可持续发展来说,无一不是巨大的挑战。如何迎接这些挑战,推动财富可持续发展,对当下中国企业家群体来说,是一个时代大课题,是一场时代“大考”。
从财富管理的角度看,新时期企业家财富可持续发展将面临三大考验,也可以说是三场大考:第一是财富安全的考验,第二是财富创造的考验,第三是财富传承的考验。
财富安全与财富责任
财富可持续发展以财富安全为前提,没有财富安全,就谈不上发展,更谈不上可持续发展。当下不少企业家开始关注和重视财富保护工具的运用,比如保险安排、信托规划、资产配置、税务与法务筹划等等,以期能够管理财富风险,保护财富安全。这些工具是必要的,但还只是“安全之术”,而非“安全之道”。
如果将财富比成一座大厦,企业家财富要真正安全,必须将“财富大厦”建立在牢固的地基之上,这个地基就是财富的责任。经验教训一再表明,只有负责任的财富才是守得住的财富,没有责任的财富只能昙花一现,难以源远流长。
作为安全基石的财富责任,有四个最基本的要求,需要承担四个方面的底线责任:
一是“合法财富”。现代中国脱胎于权力本位和情义文化的传统社会,加上改革开放后法制变革的客观滞后性,容易使财富隐藏巨大的法律风险。企业家财富要安全首先需要坚守住法律底线,确立合法财富理念,不合法的财富终将为法律所清算。
二是“清新财富”。企业家财富的可持续发展离不开良好的政商关系,这是一个客观事实。但政商关系需要建立在符合法律和道德要求的“清新”的基础之上,而不是建立在权钱交换的基础之上,只有这样,通过政商互动所加持的财富才是受到法律保护、道德承认的安全财富。
三是“透明财富”。税收对于财富来说是一种成本和支出,在数字上意味着财富的减损,但税收违法甚至犯罪会使财富处于更不安全境地。依法纳税是任何一个国家公民和企业应尽的义务,只有依法完税的财富才是阳光下的“透明财富”,才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安全财富”。
四是“向善财富”。安全的财富还要向善,即财富要主动承担社会责任,要关爱员工、保护环境、节约能源、践行公益、造福社会。当前,社会可持续发展下的双碳目标、共同富裕、ESG投资等,均指向财富需要承担其更大的社会责任。只有真正承担起社会责任,推动社会进步,造福社会,这样的财富才是长治久安的。
2000多年来中国历史记录在案的财富家族,即便他们富可敌国,但能够全身而退的少之又少,有社会的原因,也有财富观念的问题。费正清教授从对中西方社会财富家族的比较研究中发现,中国财富家族在财富观念上普遍缺乏财富的社会意识,很少能有人认识到“财富不属于自己”这件事。不得不承认,缺乏财富的社会意识和缺乏财富的责任,是历史上财富家族难以保全财富的一个重要原因。
财富创造与企业家精神
过去不能代表未来,能否在不确定的世界里持续地创造财富,是企业家永恒的挑战。应对这个挑战的不二法宝就是弘扬企业家精神,它是财富创造的永动机。
什么是企业家精神?2021年12月6日《人民日报》专栏刊发的《弘扬企业家精神,推动高质量发展》一文,全面提炼和阐述了当下企业家精神的时代内涵,即爱国情怀、勇于创新、诚信守法、承担社会责任、拓展国际视野。对于企业家来说,不仅要认识到企业家精神的内涵,更重要的是建立一种适合自身的机制将企业家精神转化为企业管理实践,以推动财富的持续创造。
企业家精神是财富创造的“道”,在这个“道”的指引下,我们在此提出两个关于财富创造的“术”。
第一是培育“财富创造的新引擎”,即通过新的资产结构来持续创造财富。
从企业家创造财富的资产结构来说,主要有两个引擎:企业经营和投资管理。通常,企业经营是企业家创造财富的主要引擎,但投资理财也是创造财富的另一个重要引擎。是奉行以企业经营为主的“单引擎”政策,还是采取企业经营与投资理财并行或者可以互相转换的“双引擎”政策,会对企业家财富结构与管理结构产生重大影响。
在这方面,微软公司的创始人比尔·盖茨是一个成功典范。1986年微软上市时,盖茨持有3.1亿美元的微软股票,占其总财富的99%。通过成立自己的家族办公室——瀑布投资(Cascade Investment),对减持股票的现金财富进行专门的投资管理,到了2016年,盖茨的个人财富高达900亿美元,30年间身价翻了近290倍,而其持有的微软股票当时只占其总资产的八分之一。显然,如果盖茨仅仅以微软公司大股东的身份,是不可能如此长久地创造巨额财富并多次成为世界首富的。
第二是秉持“稳健的财务理念”。实践证明,“低杠杆、高流动性”是长期创造财富需要秉持的基本财务理念。这方面,李嘉诚和稻盛和夫均是成功典范。
李嘉诚对旗下企业的负债率有非常严苛的控制,以保证现金流的充裕,比如,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实业2013年资产负债率仅为4%,2014年中期则压缩至1.3%。正因为如此,李嘉诚不仅得以安全度过1997年、2008年金融危机,并从中斩获抄底机会,成功投入那些资产价格被压制的项目或者开启另一个全新的投资领域。这些都值得内地企业家认真学习。
日本管理大师稻盛和夫先生更是创立了“以现金为基础”的经营哲学并付诸于自身的管理实践,这是其创办的京瓷集团历经近60年经久不衰的经营之本。稻盛和夫的现金流管理哲学受到了松下幸之助的“水库式经营”理念的启发。松下幸之助认为,经营企业要像修筑水库使河流保持一定的水流量一样,推进事业时要留有余裕。以此为启示,稻盛和夫经营京瓷集团一贯坚持未雨绸缪,自京瓷创业后的第15年,其自有资本占总资产的比例已提高到近70%(参见稻盛和夫著、曹岫云译,《稻盛和夫的实学》,东方出版社2011年版,第30页-32页)。虽然按照资本回报率(ROE)的标准,京瓷集团的现金流经营并不能为股东创造可观的短期利润回报,但是对于企业长期成长,尤其是应对经济不景气及经营危机时,这种稳健经营策略却是最有效的。
财富传承与家族治理
除了财富安全与财富创造,对于企业家财富可持续发展的第三大考验就是财富传承,这可以说是最大也是最艰难的考验,因为传承解决的是财富在代际之间的可持续发展问题,具有跨越生命周期的特点,而在这方面中国的历史和现实并没有多少成功经验可供借鉴,许多企业家甚至还没有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在经验上,“富不过三代”成了一个谚语,全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也都有自己的版本。它反映了典型的家族财富宿命三部曲:第一代为创造阶段、第二代为停滞阶段、第三代进入消逝阶段。
然而,仍然有不少财富家族成功打破了“富不过三代”的魔咒,在不同文化背景的不同国家均不乏其例。欧洲有罗斯柴尔德家族、美国有洛克菲勒家族、亚洲的日本有龟甲万酱油,中国古有“同仁堂”、现有“李锦记”。
总结财富传承的经验教训,我们发现,要想成功进行家族传承,实现“富过三代”,就必须在家族内部创建并实施某种形式(正式或非正式)的家族治理。
无论是成功家族的经验还是失败家族的教训都一再表明:仅着眼于物质财富(即家族金融资本)本身谈传承,是不可能逃脱“富不过三代”的命运的,要想成功传承物质财富,必须以积极有为的家族成员(即家族的人力资本)以及能够凝聚并激发家族成员的家族精神(即家族文化资本)为支撑。
美国家族财富管理专家詹姆士·E·休斯在其《家族财富传承-富过三代》(东方出版社,2013)一书中指出,长期保有财富本质上是一个人类行为学的问题,要长期创造和保有家族财富,核心不在于每一代家族成员拥有什么,而在于每一代家族成员做了什么,做什么比拥有什么更重要,只有每一代家族成员都对家族财富积极贡献力量,都为家族财富添砖加瓦,才有可能改变“富不过三代”的财富宿命。
而家族人力资本的凝聚与培育离不开家族精神和家族文化。一个家族如果不能提炼和培育能够体现家族精神的家族文化,在漫长的传承岁月中,就不可能凝聚每一代家族成员对家族身份的认同,并激发每一代家族成员持续为家族事业承担积极的责任,贡献积极的力量。缺乏精神和文化支撑的家族,即使某一代家族成员创造了巨额财富,也注定走不长远。
可以说,在财富传承中,物质财富是基、家族成员是本、家族精神是根。对于传承的家族而言,这三种财富缺一不可,环环相扣,彼此相依,互相支撑。物质财富给家族成员提供物质保障和成长舞台,家族精神给家族成员提供精神养分和心理力量;反过来,家族成员不断反哺金融资本和家族精神,使物质财富更壮大,使家族精神更深厚。
这意味着成功的传承必须关注并采取某种措施,对包括家族金融资本、人力资本和文化资本在内的完整家族财富及其相互间的关系同时进行管理,而且还必须采取措施在每一代之间进行持续的动态管理。毫不夸张地说,成功的家族传承从来就是积极构建和管理的结果,而其方式就是在家族内部构建和实施精心规划的家族治理体系。可以说,没有家族治理就没有家族传承,传承需要从治理入手。
如何应对充满变数的不确定性挑战?如何在不确定的世界里找到财富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在我们看来,赋予财富以“灵魂”使之成为负责任的财富,恪守企业家精神并秉持稳健财务理念,同时在企业与家族两个层面建立起一种有效治理财富的实践机制,才是企业家财富可持续发展的长久之道。
(作者为信托与财富管理专家,《信托法》起草组成员)

责编 | 肖振宇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添加微信:caijing19980418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