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授权自:电影爬虫
ID:film5252
“尽皆过火,尽是癫狂”这八字箴言,最早是贬义,用来批评香港电影粗制滥造。
但话讲出来之后,大家只觉得用“过火”和“癫狂”这两个词来形容香港电影,实在是准确至极,“过火”未必是失控,“癫狂”也未必是无脑,这两个词更多代表的是种气质,也是种情绪。
不管是迷茫还是愤怒,展现到电影里,常常就成了癫狂。
近两年内地院线看到的几部较有影响力的港片,一部比一部更过火,一部比一部更癫狂。
我们可以把邱礼涛的《拆弹专家2》、陈木胜的《怒火·重案》以及韦家辉的《神探大战》归在一起来看,就叫“怒火三部曲”好了。三部电影的故事有相似之处,情绪表达也如同三胞,这两年连着看下来,我好想感慨一句,林岭东离世之后,人人都成了林岭东。

三部电影,都好像是在诉说《拆弹专家2》中刘德华那句台词:“我不是疯,我是痛。”
但再相似的情绪,换了不同的导演来拍,也有不同的效果。
编剧出身的韦家辉,拍动作戏比不了邱礼涛和陈木胜,但他的片子,在文本上更经得起琢磨。
而且,论癫狂程度,还是这部源出《神探》的《神探大战》更胜一筹。

要强调的是,《神探大战》并不是银河映像出品的电影,杜琪峯也没有参与其中,但它身体里流淌着的到底还是银河电影的血液。
因为它的导演是韦家辉,主演是刘青云,片名中还有“神探”二字。


喜欢看港片和港剧的人,对韦家辉的名字便不会陌生。早年在TVB,他自编自导过《大时代》这样的经典,《神探大战》里那出把三兄弟扔下楼的戏,致敬的就是《大时代》。韦家辉后来进入影坛和杜琪峯合作,作为银河的灵魂人物之一,他既写剧本也做导演,留下佳作无数。


韦生的作品里,我最喜欢的是《大只佬》和《神探》,如今这部《神探大战》,和《神探》的关系,比较像是同母异父的兄弟,没有杜琪峯,韦生只能一个人担负编导两项重任,当爹又当娘。


不变的是刘青云。从1995年的《无味神探》到2007年的《神探》再到今天的《神探大战》,刘青云演了快三十年的神探,年近花甲的他,演技早已炉火纯青,看他演戏,是种享受。
刘青云在这部新片里演的李俊一角,和《神探》中的陈桂彬一样,是神探也是疯探,患有精神疾病。他也和《拆弹专家2》中刘德华的角色以及《怒火·重案》中谢霆锋的角色相似,在影片的主时间线里,已被警队开除,用后即弃,成了边缘人物。
李俊曾是O记总督察,级别高,名气大,被停职的原因,是他有次出警时声称自己看到了一个怪物,胡乱开枪,被认定发了疯。
“发疯”之后,李俊仍私自查案,并且擅闯警队发布会,大闹一场,公开对已成定论的案件表达出不同看法,因此被关进精神病院,放出来后,他就成了影片主时间线中的样子,一个睡在桥洞下的流浪癫佬。


一起连环杀人案的出现,让李俊这个昔日的神探被众人重新记起。
原因是,连环杀人案的死者,都和九十年代的诸多大案有关。
这些案件虽然都已经盖棺定论,但都被怀疑另有真凶,连环杀人案中的一个个死者,很可能就是这些旧案的真凶。
作案者不是个体,而是组织,他们以“神探”为名,手法高调,杀人后会留下案件编码,仿佛是在对警方宣战。
而这些旧案,都是李俊曾经调查过并在定案后质疑过真相的。
其中包括影片一开场就摆在观众面前的“屠夫案”和“魔警案”,影片中蔡卓妍饰演的女主角陈仪,正是“屠夫案”的受害者之一,也是唯一的幸存者,而李俊被关进精神病院,正是因为他对“魔警案”有不同看法。


自然而然,警方对李俊产生了怀疑,认定他就是“神探”组织的首领。
李俊则展开了对“神探”的调查,并和女警陈仪合作一起与“神探”展开了一场“神探大战”。
(以下内容涉及剧透,勿谓言之不预。)
影片所讲述的故事说来简单,但其实信息量极大,韦家辉将诸多香港真实发生过的大案串在一起,以案件为棋子,形成了双雄戏的暗线,让神探李俊和“神探”组织背后的首脑(林峯所饰演的警察方礼信)完成了一场对局。
信息量大的好处,是影片的节奏极快。韦家辉文戏武拍,让观众目不暇接,枪战、爆破、坠楼,一场接着一场,一个案件处理完紧接着又是一个案件,不停地转场,观众听着刘青云飞速地说着台词,连时间都会变快。


全片101分钟的时长,相信没有人看完影片会觉得时间过得太慢,“闷”这个字与这部电影一定无关。
酣畅淋漓的节奏,对影片的缺陷也是种遮掩。
刚好,我们先说影片的缺点。
韦家辉的剧本,向来张扬写意,脑洞极大,奇诡又有深度,但常会出现一些不能细想的漏洞,《神探大战》也是如此。
当观众脱离影片所营造的氛围,仔细推敲影片的细节,自然会发现很多问题。比如,方礼信当年骗过陈仪,把屠夫案的现场从西村变成东村,靠的是两个村子有着一模一样的布局,连石阶的数目都相同,用这样的巧合过关,未免太勉强了。
类似的小问题还有很多,而最大的槽点莫过于女主角陈仪的身体素质。她怀着身孕,坠楼没事,枪战没事,在极差的环境下让没有任何医护经验的人接生,还能顺利在短时间内生下小孩,刚刚生产她又逃命后落水,落水后她还能捡起枪爬上岸作战,简直堪称影史最强大肚婆。


观众看到不合乎逻辑的地方,当然会骂,靠快节奏和动作戏蒙混过关,对于韦家辉这样的高手创作者来说,实在是不应该。
剧作不够尽善尽美,拍摄上则趋于平庸。没有了杜琪峯的加持,《神探大战》很难说有哪场单场戏是令人过目难忘的。
之所以说银河映像的第一核心是杜琪峯,是因为银河的风格是靠杜琪峯的视听语言建立的,这么说吧,银河没有韦家辉没有游乃海会伤筋断骨,但一定死不了,没有杜琪峯,才会断气。
《神探大战》里,也有换枪戏,但和《神探》那出换枪戏比起来就是小学生过家家了,也有俯拍,但怎么都比不上《神探》那幕俯瞰那样令人印象深刻。


韦生的天赋在故事的创作上,他没有杜琪峯对于时间与空间强大的想象能力,这种能力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枪火》商场里那场枪战戏,全香港只有杜琪峰能拍,其他人玩不转。


场面的调度和景别的选取等等导演的工作,韦家辉不是不能完成,但顶多就是做行活儿的水准,拍动作戏,更是平庸到乏味,比起劳模邱礼涛,还差出许多。
全片有大量的枪战和爆破戏,但比起文戏,这些戏没一场拍得好看。多吐槽一句,最后那场船上的重场戏,火焰特效假得令人发指,粗制滥造的观感,倒是梦回九零年代。


缺点说了一大堆,但我打心眼里对这部电影还是喜欢多过失望。

因为那股劲儿始终都在。过火和癫狂的气质下,依然有香港电影人坚持要做的独立表达。
剧本虽然有诸多漏洞,但韦生依然能够将观众很快带进他所构建的世界之中,观众如走马观花般闯入案件的迷宫,进入了李俊和方礼信的对局,也能够产生对影片所提出的诸多问题的思考。


贯彻全片的是那句尼采名言:“与怪物作战的人,要当心自己成为怪物。”
这是影片作者表达的核心。李俊眼中的怪物是何指,相信每个看完电影的观众都能给出自己的答案。你看到什么,怪物就是什么。韦家辉要做的隐喻其实也相当明显,那群以“神探”为名被方礼信误导并操控犯下连环罪案的年轻人指的是谁,观众自然会明白。


在影片最终的对决中,外表癫狂的李俊选择了回归理性,方礼信则继续癫狂到沉沦。韦家辉借着癫狂的外壳,做得其实是非常理性的表达,能在癫狂中不忘呼吁理性,这在当下也是非常难得的了,甚至有些“逆行”,像影片中在车流中骑着单车的癫佬李俊一样孤单。
当然,影片还有另一种解法。为何如有神助的李俊会看不出方礼信的布局呢?真的是李俊棋差一招所以差点中了方礼信的圈套吗?事实是,方礼信的每一次设计,都不算精巧,甚至有些拙劣,在观众看来,像是韦家辉水平的下降,戏中的李俊,会看不出吗?
如果把这当成是李俊的将计就计,会不会更好理解一些?
如果方礼信的所有行动都是被李俊操纵完成,那么代表着正义一方的癫佬神探李俊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神探”组织首脑,而他最后那一幕在镜中看到方礼信的画面,就有了更丰富的含义了。


到底是善良与邪恶只有一念之间,还是所谓的神探本就是一体两面,韦家辉拍出了多义性,让这部电影有了更多的解读空间,这是剧本的深度所在。
有深度的除了韦家辉的剧本,还有刘青云的表演。由他来诠释,李俊这个角色才成立,观众才相信这个疯疯癫癫的神探真的可以存在。这么多年过去,这张黝黑的面孔早已成为了香港电影的符号之一,他极快的语速和丰富的面部表情,都是“过火癫狂”的最好呈现。


有点可惜的是,林峯不差,但是如果能请来刘德华或者梁朝伟来和刘青云演对手戏,分量就够足了,双雄戏的平衡感就更好了,情怀分也能加上。毕竟,讨论港片最佳双雄戏,一定少不了银河的《暗战》和《暗花》。


说到最后还是绕不开银河映像。对于喜欢港片的人来说,银河映像是无可比拟的存在,我们看过那些难以想象的佳作,也希望看到更多,我们希望韦家辉和杜琪峰继续拍下去,也希望游乃海和郑保瑞能接过他们的大旗。
都说港片已死,但只要这些人还在拍电影,港片就算是死,也没死透。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