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前几年看《欢乐颂》《都挺好》《我的前半生》,总觉得自己会跟里面的主角安迪、明玉、唐晶一样,
30岁事业有成
,身着一身干练职业装,走路带风,开着豪车,住着大平层,身边霸总环绕,
再不济也是一个已经实现财富自由的独立女性。
总之,成不了董明珠,我也要体验萧亚轩姐姐的快乐。
直到经过社会多年毒打……
我才意识到,也许《今生是第一次》里的主角,才是我的三十岁写照。
嗯,没有爱情,没有事业,更没有钱。
这是一个买不起房的30+普通人,在婚姻与梦想中抉择的故事。
 30岁,心动是原罪
男主南世熙,一个需要还房贷的韩剧男主,职业是IT公司的APP设计师,每日过着去公司上班、下班回家的单调重复的生活,上司兼好友戏称他的大脑结构“左房贷,右猫咪”
由于性格过于死板、整日呈现出一副没有世俗欲望的嘴脸,甚至私底下公司的同事们还会拿他的性向来打赌。
像极了当代躺平的年轻人。
就连他亲妈都忍不住发出了灵魂拷问:“儿子啊,你是不是哪有问题?”
女主尹智昊,从小地方考入名牌大学的标准“小镇做题家”,在首尔打拼已经十年,梦想有一天能成为一名知名编剧。
然而天不遂人愿,到目前为止都还是个打下手的小助理,经常被编剧套路骗走自己写的剧本,还改得乱七八糟,植入各种莫名其妙的广告,事业上可以说十分挫败。
在一次剧组的杀青酒局上,智昊前一秒还跟世熙说,自己今天能和暗恋三年的对象更进一步,却没想到那个上一秒还在跟自己暧昧的男人,下一秒转头就跟别的女生甜蜜拥抱。
事业爱情遭遇双杀,智昊坐在公交站的椅子上开始思考人生。
也许是初见时的兴趣相投使然,也许是夜深人静满腔苦闷无处诉,智昊有些惆怅地向世熙说道:
“我都三十岁了,还连男人的好意都分不清,三十年里独自一个人,忽冷忽热,脸红心热,惴惴不安的,我是因为那时的自己而感到丢人,又不是二十岁,都三十岁了,这是在干嘛呢。”
我认为好的剧,就是看着剧中人的生活,从中也能看到自己的人生。
爱情和面包都没有,两手空空的三十岁焦虑,要不要这样真实?
简直心酸。
但此时世熙却无厘头地接了一句:“这么短短的几句话里竟然提到了三次三十岁,真是新皮质的灾难。”
“负责二十岁、三十岁这种时间概念的部位是人类大脑外侧的新皮质,而猫和人类不一样,没有新皮质,所以就算每天吃着同样的饲料,每天在同样的家里经历着同样的日常,也不会感到郁闷或者无聊,因为对他们来说,所谓的时间只有当下,因为是二十岁,因为是三十岁,因为马上就要四十岁了,这样把时间分成分秒,把自己禁锢在里面的种族,在这地球上,只有人类而已。
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一段话,居然真的把智昊安慰到了。
一瞬间的心动,让智昊在临别前吻了他。
我也被安慰到了。
不知道有多人和我一样,总是喜欢把自己局限在一个年龄段内,设定好该做什么样的事情,该拥有什么样的观念,即便许多事情并非自己所愿。
最后又会因为现实的落差而陷入无端焦虑中,甚至为此感到愧疚惶恐、自我厌弃
母胎单身的我一直渴望能谈一个甜甜的恋爱,然而少年时再单纯炙热,长大后也免不了权衡利弊。在几次相亲失败后,我开始对感情非常失望。
我希望30岁的我能重新拥有20岁时对生活的憧憬和对爱情的幻想。
20岁的青涩孤勇值得肯定,30岁的独立成熟也值得欣慰,直率、坦诚、勇气……有些伴随着年龄增长也不会改变的东西,我想也是同样值得称赞的吧。
为什么要把自己束缚在年龄之中?
心动,不是20岁的专利,也并非是30岁的窘境。
 30岁,爱情与面包?
我也有想过自己未来会不会迫于催婚压力走向相亲闪婚的结局,恰好世熙与智昊就在剧中上演了一出非典型闪婚——在认识不到月余,只见过几次面的情况下,就原地结婚了。
而且是“裸婚”
智昊因为
原生家庭重男轻女
,让出了辛苦在首尔买的房子给弟弟,无处可去。

世熙被家里不断催婚,又一直找不到一个条件合适的室友来减轻还贷压力。
于是两人在机遇巧合下,因为利益相连、彼此需要,就这样协议结婚,成为了名义上的夫妻、实质上的室友。
“求婚”那天,世熙只问了智昊一句:
“你有空,可以跟我结个婚吗?”
当时的智昊正在大街上游荡,她一遍遍翻看手机上的通讯录,觉得家人是如此遥远,又不想让朋友看见她此刻的模样,心想此刻就算是黑洞都会毫不犹豫地钻进去。
所以收到世熙的“求婚”,她只是愣了愣,就回道:“好。”
30岁,前几天还在憧憬爱情的她,果断选择了面包。
于是通知好友,双方家长见面,筹办婚礼……两人列好清单,赶场一样马不停蹄地奔赴一个个地点,完成一个个任务,然后顺利成为法律上的夫妻。
就像完成了一个双赢的交易,智昊说:“我以为,结婚很简单,不过是利益相遇的事情。”
直到婚礼当天,智昊看见母亲写给世熙的信,才突然泪流满面。信上,妈妈希望女婿世熙可以支持她当编剧的梦想,可以让她可以继续做她想做的事情。
人性多复杂,她是重男轻女的母亲,但谁又能说她心里对女儿没有爱呢。
于是就有了婚礼仪式后世熙和智昊妈妈在后台的这段对话。

“我虽然还不是很了解智昊,但是当她决定要当作家的时候,决定要辞职的时候,还有结婚也是,肯定都是为她自己做的决定,她最然看着软弱害羞,但其实是坚强的人,具备很强的抗震能力,让自己不幸的事情,是不会去做的,所以智昊任何时候都会自己选择好通往幸福的道路,而在我们这段婚姻中,我能做的,就是不去妨碍她做选择,这是我能向您保证的全部。”
“很抱歉,我会让她幸福的,会保护她的,不是这种保证,我能向你保证的,只有这些。”
智昊妈妈的回应却更让我深思:
“这又怎么了,你又没有说错。夫妇之间,不是结了婚就是把幸福交到对方手里,谁又能让谁怎么幸福呢?在这个时代,让自己幸福就已经很困难了,互相不给对方添麻烦,这就很好了。
是啊,谁敢承诺婚姻就一定是通往幸福的途径之一呢?
就连协议结婚的男女主角,也不免高估了自己对婚姻生活的掌控力
以为结了婚会让双方生活得更轻松,却发现两个人在一起,还有那么多需要磨合、顾忌的附加事项。
理想中——
现实却是——

从两人的婚礼如何操办开始,两家人就因为这件事有了口角。智昊闺蜜一语道破本质:“婚礼这件事,可不光是你们俩的活动,即便你俩是主角,你们俩的意见也并不是很重要。
婚后没几天,智昊又被婆婆叫去做了一整天的家务,晚上世熙想帮忙,婆婆却不让:“家务要让专业的人来做,这里没人不知道你疼媳妇。” 
既然是契约婚姻,为了公平起见,世熙也答应去智昊家里帮忙干活,于是这个男人穿着花袄子在丈母娘家腌了一整天的白菜,白天被大妈们嫌弃取笑,晚上又被智昊的亲戚大爷频频灌酒,精神肉体双虚脱。

两个人以为只要婚前约定好,婚后的一切便可以平摊,还能按各自原来的步调生活。
但面对婚姻中各方关系和利益的牵扯,两人越来越无法划分界限与平衡。
他们这才意识到,结婚,从来都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情。
不管走进婚姻的动机是因为爱情还是面包,最终都需要为了经营这段婚姻而去努力。
所以两个人在一起相处,不要让对方更辛苦,不要一言不发,不要惜字如金,不要胡乱猜忌
给他/她一个拥抱。
然后说:“如果有什么辛苦的事情,就告诉我吧。”
 30岁,梦想比年轻时更迷茫
我们为什么要那么努力地去生活呢?
“当我决定为梦想而活的时候,从没有想到,我的人生会是如此的孤独。”
“我”为了梦想,努力学习,瞒着父母报考首尔大学文学系,十年来未曾间歇地为梦打拼,回顾这小半生,“我”已经非常努力了,可当我的同学们已经在大城市相继站稳脚跟,有车有房,家庭事业双美,“我”却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编剧助理,甚至现在成了一个咖啡店兼职员工。
曾经一个起跑线的同龄人,如今好像只有“我”过得不好。
记得《奇葩说 第六季》有一期的辩题是:「伴侣想当咸鱼」,该鞭策还是接受?
程璐说,一心想要做咸鱼,应该是生活受到了重创,渴望得到伴侣的鼓励和鞭策,没有人心甘情愿地想做一条咸鱼。夜深人静的时候,你也会问自己:难道我的人生就这样了吗?
而我想,我们在思考这个话题的时候,其实更应该意识到一件事情,就是某一天以旁观者的视角看到自己平凡的人生后,该如何承认与面对。
生活有时候真的很累,工作、家庭、人际关系……每一样几乎都耗尽了所有心力,努力也许只能维持现状,而生活并不会因此变得更好了,再不甘于平凡却也无计可施。
我们最终都可能会因为无法实现某个理想,而选择降低甚至放弃自己的期望,并不是不再努力了,而是认清现实之后的无能无力。
我们可能也都曾陷入过“没有梦想与咸鱼无异”的圆圈之中,面对追求梦想与向现实妥协的分歧,向左走也不是,向右走也不是。
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了。
即使没有梦想,当个普通人也已经很辛苦了。
所以与自己和解吧,继续往前走吧,不要被一时的愿望给困住。
到那时,想法和目标也会发生改变也说不定。
智昊曾说:
“回首一想,我从来不是我人生的前锋,每次都是适当放手,适当撤退,有球传过来也没有勇气回踢,又不敢躲球的乌合之众的后卫。”
因为我们都是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看到别人结婚生子、事业有成,觉得自己也应该是那样,为30岁还没有实现梦想而苦恼。
其实无所谓最好与最差,人生并没有唯一的答案,愿每个人都能拥有勇气作出当下自己最勇敢的选择。
即便真的一事无成,也不要紧的。
“反正,今生,我们所有人,都是第一次。”
- END -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