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访者卷耳 | 作者

正义 | 编辑
Lilith | 责编
被父母控制的人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无论自己做任何选择,通通都会被否决;
打着为我好的名义,肆意窥探我的隐私,侵占我的空间;
不会独立思考,也不知道自己人生的意义。
曾经的我,也同样被这些带着爱意的“控制欲”,侵占了思想、操控了感情。
一边痛苦,一边愧疚,矛盾的心态影响着每一天的体验,直至自己变得再也不是自己。
在《最美的教育最简单》中有这么一句话:好父母的条件之一,就是能够忍受孩子长大所导致的自己被“抛弃”的感觉。
这不是贬义词,而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孩子越长大,就应该和父母离得越远。
没有人愿意被脐带栓一辈子。
这是他们作为父母的必经之路,也是我们作为孩子终要面对的现实。
以下,是我的故事——

那时的我

就像被豢养在牢笼中的宠物

我的前半生,仿佛一直活在某种“掌控”之中。
从小开始,家里人对我的唠叨从未停止过——
该吃饭了/吃的太少了。
就是因为你不好好吃饭和睡觉,才会…
我们这样做是为了你好!
大事上处处盯防,小事上也事无遗漏。只是那时的我还小,只把这一切都当作是家长对孩子的正常关心和爱护。
但随着我年龄越发长大,对于这份“掌控”,也越发敏感起来。
大学期间,每当我提出想利用寒暑假去打打工,看看外面的世界,就一定会遭到家里人的拒绝。
于是,不甘心就此屈服的我,决定开始尝试逃离。
有一次,我故意一整个寒假都没有回家,和家人只是简单地报备过后,就和朋友直接去外省工作了。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临近开学才回到家的我,被指着脸一顿披头痛骂:“你知道家里人多担心你吗?妈妈过年的时候哭了多久你知道吗?”
我很内疚,是我不该过年的时候不回家。
有一次,我想在学校附近租住房子,暑假不回家,但又遭到了拒绝。
他们说:“你现在还小,不适合一个人在外面。等你结婚后,自然有其他人管你,我们就不管你了。”
我很沮丧,但最终也只能选择妥协。
毕业那年,我以为自己终于能解脱了。
刚准备去外地工作,没想到又被拦了下来,原来家人早就瞒着我,给我安排好了工作。
我抗拒着说不想去,但得到的回应只有责备:“家里什么都不缺你,把你照顾得这么好,还给你找了工作,你去外地做什么!
你要什么我没给你?你能不能体谅我?你为什么就不听我说?
我们都是为你好!”
每一次都这么说,但每一次都在撒谎。
我只是想追求自己的梦想,想尝试自己一个人生活,这又有什么错?
但在他们的眼里,却仿佛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般,一定要把我紧紧地绑在这个家里,直至将我的翅膀彻底剪断。
那段时间,我感觉自己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
待在家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感觉浑身上下的能量要被消耗殆尽,最后只能狼狈地逃回属于自己的空间,关上门疗伤。
这种噩梦般的现实,似乎永远也无法摆脱,永远也无法得到解决。
就像一只不会说话的木偶,手脚上被安上了长长的线,什么时候吃饭睡觉,每一步如何向前,都被精准地控制着。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活着有什么意义,但一想到自己死后,家人可能会很难受,这份责任感又让我不得不继续赖活着。
决定去咨询的契机,是一次恐惧的爆发。
那段时间,我刚好在家里准备一场考试,但是自从报名后,我就陷进了莫名的焦虑和失眠中。
看书、听音乐、冥想......我尝试过无数种办法入睡,但家人却只会骂我——都几点了,还不赶紧睡!
好不容易睡着了,天刚蒙蒙亮,他们又在我耳边喊,该起床了!
也不是没有和他们说过,自己这段时间压力大,但他们压根就不听解释,只会冲着我说:
“你压力能有多大?有我们的压力大吗?”
每次听到这些话,我的心里都很难受,但眼泪却早已司空见惯般流不出来。
一想到在这种一眼就能望到头的生活里,连“我”的存在都不被允许,铺天盖地的恐惧感就疯狂向内心袭来。
家人对我来说,就像如影随形的牢笼,而我就是牢笼里那头被豢养着的宠物。

拒绝被安排

难道就是我自私吗?

当我真正走进咨询室时,已经忘记是多久之后的事情了。
只记得咨询一开始,我甚至不太清楚自己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在咨询师的帮助下,我尝试着将自己的问题归纳为三点:
考试带来的焦虑,失眠;
被家人长期控制而带来的恐惧;
对自我的迷茫。
但事实上,这并不是互相孤立的三个问题。恰恰相反,它们相互缠绕彼此影响,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将我牢牢困住。
记得在一次对话中,我对咨询师说,“我没毕业的时候就跑去工作了,后来因为写论文兼顾不来,只能选择辞职。
结果家人非但没有安慰,反而还数落我说,当初不让你去非不听,结果不还是什么也没落着。
这让我后来每次再想去工作的时候,都会很犹豫。”
“犹豫什么?”
“我害怕又会像之前一样,明明自己做不到还逞强,最后依旧失败。”
但没想到,咨询师并没有第一时间安慰我,而是说:“不要害怕错了,错了又能怎么样?如果错了我们就承认自己的错误。”
听到这个回答我长舒了一口气,那些过往的伤痛,似乎在这短短的对话中得到了些许缓解。
在之后的咨询中,类似的对话还出现过很多。
“这不是你的问题”、“你不必这样想”...
当从咨询师处得到这样肯定的答复时,我总会感到如释重负。
过去的我总是习惯性地将一切问题的过错、家人的指责,通通归咎于自己,并为此而恐惧不安。
但心理咨询为我提供了另一个视角,让我可以透过咨询师的眼光,更客观地看待事情的全貌。
在咨询室的帮助下,我得以明白了什么是自己应该承担的,什么是不能承担的,以及什么是承担不了的。
记得在另一次咨询中,我谈到了家人给我安排工作这件事:
“就因为不接受他们的安排,他们就总说我不考虑他人、自私。
可我明明很爱他们......”
回忆这些往事的时候,我沉默了很多次,那些痛苦的感觉涌上心头,总让人感觉很难为情。
但咨询师始终以一种温柔的目光注视着我,安抚着我的不安。
等到情绪稍稍平复,我才继续开口:“我就是考虑到了他们,才会拒绝安排。
因为这份工作是托亲戚的关系找的,但那个亲戚总喜欢在背后说他们的坏话,所以我才不想接受。
当然,这些事我也不想告诉他们。”
咨询师听完后,认真地对我说:“所以你并不是他们说的自私,无情。
你一直是在用自己的方式爱着他们,即使他们不理解。”
这句话给了我极大的抚慰,这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评价我。
我突然察觉了自己的焦虑与恐惧,因为总是被安排,所以我总觉得自己没有能力,把自己困了起来,不见天日。
都说心理咨询中会有一些让人醍醐灌顶的时刻,但在我的咨询师这里,我觉得更令人记忆深刻的,是她那温润如水般的包容。
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我遇见了一个真正能看见,并接纳我所有好与不好的人。
她就像妈妈一样温柔、让人信赖,也让我意识到自己其实没有那么糟糕,自己其实是值得被爱的。
我开始嚎啕大哭,止不住地流下泪水。
回想起在小时候,自己每次哭泣都会被家里人呵斥,因为他们觉得哭泣是不够坚强,不够好的象征。
所以后来我也慢慢习惯了克制自己,再悲伤也不能哭泣。
但在咨询师这里,她从未告诉我要去怎么改变自己,要去怎么体谅别人。而是从一开始就是想让我学会找到自己,觉察自己,到最后相信自己。
喜欢的事情就勇敢去做,不喜欢的事情就大胆拒绝。
这种感觉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原来这就是做自己的感觉。
那一刻我想说,做自己的感觉真的太棒了!

在那之后

我终于能肆无忌惮地做自己

诚然,通过心理咨询改变自己并不能一蹴而就,而是个漫长的过程。
我从最初的一周一次咨询,慢慢变为到两周一次咨询,再到后来的一个月一次咨询,这期间一共咨询了十多次。
直到半年多以后,我认为自己已经有了一点改变的勇气,于是便从家里离开,去了外地。
独自一人的生活可能并不容易,也不一定十全十美。
但如今的我,可以肆无忌惮地说我累了,我困了,不用再去费尽心思揣测别人的感受,自己的选择是否符合别人所需。
我开始爱自己,开始接受自己本来的样子。
我能慢慢地感觉到,自己曾经遗忘掉的那些感知又回来了。
每次想到这些,我都喜极而泣。
奇怪的是,当心中的“自己”变得充盈以后,原先让我感到窒息的家人,如今却没有那么可怕了。甚至我还看到了表皮之下,其实他们也很爱我。
比如我一直以为,家里没有人喜欢我。
但爸爸却郑重地告诉我:“你出生的时候,我们全家都很高兴。”
有一次我给奶奶打电话,和她聊到自己在外工作一切都好,就是疫情反反复复,搞得有些害怕。
没想到奶奶主动安慰我说:“没事,我会为你祈祷的。”
类似这样的小温暖,还有很多很多。
曾经的我总觉得家人禁锢着我,但直到现在才发现,或许他们只是太过想保护我,却又不知道该怎么正确地爱我。
而我一直以为的控制,或许何尝又不是自己从未走向过他们。
我特别喜欢一句话,人的存在感,是因为能感知到生命的流动。
感谢多年前的那段心理咨询经历,让我的内心得到了新的力量。而现在,我也要开始让自己的生命流动起来了。
这或许也正是心理学的魅力所在:生活中总有那些看似很小、但只要我们耐心琢磨一下、作出一点小小的改变、就能大大提升幸福感的事情。
所以,如果你也和曾经的我一样困扰,那可以像我一样,尝试寻求心理咨询的帮助。
希望你也能体验到被引导,然后找到自我的快乐。
要相信,世界很温暖,世界和我爱着你。
- The End -
如果你也因为原生家庭的不正当养育,形成了心理困扰;或者同样因为一些不好的过往经历,而对自我存在的意义产生迷茫,对现在的生活产生或大或小的影响。
那么,也许可以给自己一次机会,走进心理咨询,让更专业的人帮你一把。
过往的伤痛,只能影响你,并不能决定你。你永远都有机会,做出选择和改变。
也许短短一次的咨询,就足以拨开你积攒多年的迷雾。如果你不知道如何选择咨询师,我们向你推荐一位:
从朋朋
从朋朋老师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从业10年,服务时长超过3108个小时,理论和实践经验丰富
从老师擅长以人本主义取向、表达性艺术治疗、萨提亚疗法、催眠治疗等帮助来访者解决童年创伤、自我探索、自我价值、抑郁、迷茫等议题。
如果你也有类似的困扰,可以扫码和从老师聊聊。为了鼓励求助意愿,从老师特地开通5个半价名额价600元/次的咨询现价仅300元
原价600元/次
扫码立省300元↓
当然,如果你想要拥有更多选择,也可以看看另一位同样擅长这些议题的咨询师↓
 吴倩 
吴老师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学硕士、沙盘游戏治疗师拥有丰富的心理咨询理论基础且从业12年,积累个案时长5738小时+。
她擅长用叙事治疗、心理动力取向、儿童游戏治疗、意象对话帮助来访深入到不曾了解的潜意识中,解决个人成长、心理健康、情绪管理等问题,咨询风格温暖坚定、清晰容纳。
为了鼓励更多人的求助意愿,吴倩老师特地开设3个半价咨询名额原价500元/次的咨询价仅250元/次
扫码即可预约咨询↓
↓↓也可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老师资料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