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 桃红梨白
ID:geyiran666
最近,有个富二代在网上火起来了。
视频中的他,自称是一个社恐的富二代,叫柳成,在生日当天,收到了老爸送的公司。
场景以办公地点为主,视频内容则是自己在公司的各种“社死”事件。
面对员工结结巴巴,连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
别的公司都是员工怕老板,到他这完全反过来。
▲为了避免遇到员工尴尬,宁愿等到所有人都走后才下班。
高颜值配上这种又怂又富的人设,简直自带流量,吸引了不少粉丝的关注。

不仅如此,视频中还充斥着各种“隐形炫富”方式。
▲图为罗昊用私人飞机,带员工去新疆滑雪团建
后来被人发现,这位社恐网红柳成,其实就是好利来创始人罗红的二儿子,罗成。
说起好利来,大家应该都很熟悉了,是中国最大的烘焙连锁企业。
罗红可以说是从白手起家,把好利来做成了中国数一数二的蛋糕品牌。

▲图右二为罗红
1992年罗红卖掉所有家当,孤注一掷在兰州最好的地段,开了一间蛋糕店,就是好利来。

到了2003年,罗红将管理部门迁到北京。
此时好利来在全国的直营连锁店,已经达到了600多家,资产超过了10亿。
罗红有两个儿子。除了上面提到的罗成,还有大儿子罗昊。
▲照片中左一为罗成,右一为罗昊
网上关于罗昊的资料其实并不多,他为人所熟知,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去年和网红周扬青的恋爱综艺。
两个人刚被曝出恋情的时候,网上也是各种祝福,说他俩“门当户对”。

要知道周扬青的家世背景一点都不差,前两年周扬青过生日,她爸爸送给她了一套自带家庭影院的豪宅。
▲参加《潮流合伙人》时,陈伟霆知道她家这个电影院后都被震惊了,周姐还一脸无辜的问:你们家没有吗?
连王思聪都要称她为“青姐”。
罗昊能被说成和周扬青门当户对,可见家底丰厚程度。

除了这段恋情外,罗昊其实为人十分低调,加入好利来后就一直在为家族企业忙碌,承担着继承人的职责。

小儿子罗成,就是开头提到的“社恐网红”。

虽然兄弟俩都是90后,但性格却完全不一样。
弟弟罗成性格外向,放得开又有梗。
通过在网上矜矜业业拍搞笑视频、当搞笑男,短短一年的时间,在抖音的粉丝数就接近200万。
而相比罗成,哥哥罗昊才是真正“社恐”的那个。
罗昊性格内敛严肃,和周扬青一起参加综艺时,明显能感受到他面对镜头时那种不自在和紧绷感。

连周扬青自己都吐槽,罗昊好像是被她绑架来的。
两个人在节目中玩游戏时,罗昊更是因为受不了周扬青在自己脸上乱涂乱画,直接在节目上提了分手。
能直接在恋爱节目里宣布分手的,也是十分少见了。

罗昊也有着自己的考量,认为自己代表着公司的形象,脸被画成这样子,会对公司的名誉造成影响。
侧面可以看出罗昊是属于比较“老派”的,认为自己总裁的身份代表着公司,所以自己形象一定要高大上,不能有任何差池。
和弟弟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松弛、搞笑感完全不同。

2014年,罗昊和罗成同时进入好利来,一起接手自家产业,而父亲罗红则专心自己的摄影事业,慢慢退出公司管理。
我们之前写过很多富豪、名流,如果他们有不止一个儿女,往往都会遵循一个规则:老大(长子/长女)负责家族企业,老小则可以自由做自己。

像赌王家族、华为家族都是如此。
▲姐姐孟晚舟接手华为,妹妹姚安娜则能安心逐梦演艺圈
而这种兄弟俩一起上阵,接手家族企业的例子,还是比较少见的。他们的行事风格,也跟其他二代有着明显不同。
他们和国内的二代接班人,到底有什么区别?
各司其职,共同打理公司
首先就是接班模式的不同。
国内二代常见的模式有两种:一种就是刚刚提到的,老大负责稳固家业,老小可以自由做自己;
另一种就是在国外长大,成长于父辈的光环中,不缺钱也有见识,长大后,都想暂时脱离父辈行业,自己带着资金试水,不行再回去接班家族企业。

比如王思聪,在2011年试水电竞行业,之后又组建了iG电竞俱乐部;王夫也学成归国后,也是先去投行体验了一番,后又跟好友一起创业,成立了集结号资本,最后兜兜转转才回到自家产业接班。
而好利来的两位公子,完全没有过渡期,二十多岁直接进入自家公司,可以说无缝衔接。
因为兄弟俩性格完全不同,所以在入职好利来后也是发挥了各自的优势,各司其职,共同经营公司。
大哥性格严谨理性,负责公司的组织和管理工作;弟弟点子多、脑子活,所以负责策划、宣传类工作。

▲图中左一为罗成,左二为罗昊
兄弟俩接手的同年,就做了件大事,两人三顾茅庐,最终说服著名甜品匠人中山满男,协助好利来开发出了半熟芝士蛋糕。
半熟芝士自2015年上市以来,就成了好利来的招牌产品。直到现在,依旧常年霸占好利来热销系列前三名。
▲之前恋情被曝光后,周扬青还调侃自己不是为了免费的半熟芝士
除此之外,兄弟俩对好利来的门店、产品包装设计、新品研发等等都做了一系列升级。
有爆款背书,再加上品牌升级,到了2018年,好利来在北京市场的销售额就翻了3倍。
罗红之前在接受采访时,自己也说过,因为两个儿子的加入,好利来才有了质的飞跃。

但罗昊和罗成接手生意后,也并不是一帆风顺。
2018年好利来创始团队出现内讧,“遭遇“分家”。
▲罗红解除了品牌实行将近20年的“内部加盟制度”,几位联合创始人管理的门店,将独立运营,不再归属好利来名下。2019年8月,好利来正式发布公告,也代表着好利来正式分家。
除此之外,好利来对现有门店重新制定了更加严苛的升级。
改革往往是把双刃剑,做得不好,公司将承担严重风险,做得好,就是一种新的机遇。

两兄弟在这种困境中,该怎么办呢?

弟弟自己出镜当网红?
2019年10月,好利来首次尝试联名系列。
与喜茶联名推出“多肉葡萄雪绒芝士”,一经推出立马成为了爆款单品。
▲据媒体报道,在好利来天猫旗舰店中,“雪绒芝士”全系列产品带来超74万件、410万枚的销量。
尝到联名甜头后,罗昊和罗成也是一鼓作气,开始尝试更多联名。
从2020年开始,近半年的时间,好利来与6个知名品牌/网红IP,一共推出了20多款联名系列。

这一举动也让好利来彻底摆脱了老牌面包店的形象。

▲图为好利来与奥利奥及泡泡玛特联名系列
或许是为了更贴近年轻消费者,又或者是兄弟俩尝到了互联网带来的红利,所以又将目光投向了另一个风口,短视频行业。

2021年,罗成用本名注册了自己的抖音账号,开始打造社恐富二代人设。
但仔细看过他的账号后,你就能发现,里面充满了好利来的影子。
前脚罗成发布了自己用鱼子酱做蛋糕的视频,获得110万点赞,后脚好利来高端线“黑天鹅”就推出了同款蛋糕。

除了发布搞笑视频外,罗成也会时不时展示自己的真正实力,发布一些自己认真做蛋糕的视频。

最近罗成的人设标签,已经由社恐富二代变成了会做甜品的富二代。

既打造出了个人IP,又宣传了自家产品,可以说把互联网玩的明明白白。
为什么好利来兄弟能顺利接班?
之前《吐槽大会》上,曾经有嘉宾说过:明星的最终归宿都是带货。
而罗昊和罗成作为商业帝国的接班人、老品牌的年轻高管、家里的二公子,跟其他“二代”们一样,骨子里就刻着逐利的基因。
但跟其他“二代”不一样的是:他们不仅能在家族内部和谐相处,还能互帮互助,利用各自优势共同打理家族企业。
并没有出现电视剧中常见的,为了争家产勾心斗角的场景。

这跟他们家庭从小的氛围也有一定关系。

罗成不止一次在视频里提到他的童年生活:
家人生活在一起很热闹、七岁的时候爸爸带他去游乐城玩,就给他买了一万块钱的游戏币;
罗红也会适当放手,给予儿子们精神和物质的双重支持。

虽然都是一些细小的琐事,却也能侧面反映出兄弟俩小时候的教育,都是不错的。
当然,除了家庭原因外,他们的成功,也是有理可循的。
这其中,不乏有时代的原因。
2014年,兄弟俩正式接班,也是在这一年,内娱进入流量时代,网络流量成为明星人气的代名词。
不止娱乐行业,所有行业都不得不拥抱互联网,否则就会被市场抛弃。
而好利来两位少爷,都是标准的90后,这一代人天生就有互联网基因。

罗昊看着“社恐”,在镜头前百般不适应,但不代表他不了解这个时代。
上综艺谈恋爱,看似是为了周扬青,但无形间也在为好利来打广告,通过节目大家不仅知道了他是好利来的新任总裁,还顺便为自己家的产品半熟芝士做了推广。
之前还有网友调侃到,罗昊上一次节目,好利来省了三年广告费。

罗成同样如此。在2021年7月,发布了第一条短视频,当上“社恐富二代”的。
在这之后,被网友扒出本人就是“好利来二公子”,人还又怂又帅又有钱——这几样,都是如今的流量密码。
他营造了一种看似“不务正业”的搞笑男人设,先把自己弄成网红,再把自己产品带成网红。
用年轻人喜欢的方式,与年轻人沟通,也在无形之间,拉近了品牌和消费者的距离。
也有性格的影响。
做生意的人,大致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匠人”型,喜欢死磕品质;一种是“掮客”型,更擅长搞噱头。
张兰&汪小菲母子,属于后一种。
家里的事儿、离婚后交往新对象,都能被拿来当素材,拐着弯儿为麻六记带货。
而罗昊和罗成则属于两者混搭。

罗昊在公司闷头做事;罗成负责对外营销、搞噱头。
看罗成的短视频,你会觉得他是个“傻白甜”年轻总裁,还挺好“骗”的;但看他亲手做蛋糕,又会发现,总裁不是花架子,对自家业务能亲自上手。
社恐、娇羞的男孩子,专注于做事,是偶像剧最爱用的手法。
而在这个过程中,罗成和好利来的蛋糕,以一种不动声色的方式,一起被植入到了网友的心里。
当然,还有他们俩自己的努力。
在不触动品质、不盲目扩张的前提下,好利来“一代”罗红肯放手,让儿子“折腾”;
而罗昊、罗成知道,过于甜腻的蛋糕已经是上个时代的产品,清爽细腻的口感、小清新的外观,才是年轻一代对甜品的诉求。

半熟芝士的成功,也能反映出两兄弟对市场的敏锐判断。

烘焙行业是疫情以来,为数不多的正增长行业。
赛道宽、市场广,自然竞争者也不在少数。
好利来引发联名热潮后,其他烘焙品牌也纷纷效仿。

但在联名的招数被别家抄走后,兄弟俩也能想到其他出路。
当网红、自立IP,看似随意,实则都在迎合这个新的消费时代。

最后,这种角色分工,也是符合家族利益的。

罗红有一个自己的罗红摄影艺术馆,从2010年到2016年8月,耗资5亿,花了6年,才建成开馆。
▲艺术馆占地面积180亩,画廊展厅有5500㎡,展出罗红的一百多张摄影作品。
《中国慈善家》杂志报道过,罗红摄影艺术馆每年亏损达到千万级,要用好利来的盈利来填补。
以实体生意的盈利,来供养企业家的艺术情怀,而且所费不菲,就需要有人来赚钱造血。两个儿子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罗总就可以继续做他的“甩手掌柜”。
▲罗红有自己的直升飞机,2020年还航拍了三座雪山,显然好利来的盈利状况足够理想
1995年到现在,罗红去过53次非洲、2次南极、4次北极圈,拍企鹅、拍北极熊、拍火烈鸟……把中年男人都的“摄影梦”做到了极致。

这个时间段,恰好是“公子”们的成长期,两个儿子都愿意心无怨尤接班家族企业,还够争气。
▲罗红和两个儿子一起接见意大利前总理马泰奥·伦齐
看过太多父亲60多岁还在公司兢兢业业,只为给儿女创造更多财富的例子,而这种子女年纪轻轻就开始打理公司,赚钱供父亲退休后放飞自我的例子,才更让人觉得新鲜。
二代们虽然含着金汤匙出生,看似什么都不缺,但也有需要自己承担的责任。
像罗昊、罗成这样可以扛下父辈的财富王国,并且打理的井井有条,没有让“富不过三代,主要是被二代给败了”的魔咒应验。
在目前来看,两兄弟也算是交了份不错的答卷。
-END-
热文推荐
作者:水星 谦叔 ,来源:桃红梨白(ID:geyiran666)。全国微信500强,最有态度的娱乐号,这里有最有料的八卦故事、最犀利的明星解读、最新鲜的时尚解读都在这里。微博:@in桃红梨白。捡书姑娘经授权发布。
本期编辑:栗子
点击【在看】,跟所长保持联系👇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