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全球主要央行在紧缩道路上加速前进,利率上行对新兴市场造成的冲击不容小觑,叠加衰退阴霾逐步逼近,昔日新兴市场对海外投资者的吸引力开始消退。
目前海外投资者已连续五个月将资金撤出新兴市场,使其遭遇史上最长资本外流。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汇编的临时数据,本月海外投资者对新兴市场股票和债券的跨境流出金额达到105亿美元,过去五个月的总流出金额超过380亿美元,创下2005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长净流出时间。
并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7月28日表示,当前在亚洲新兴市场(不包括中国)中,资本流出情况与2013年相当,当时因美联储暗示将比预期更早地缩减购债规模,导致全球收益率大幅上行。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太部主任Krishna Srinivasa在一篇博客中写道:
自俄乌冲突以来,印度的资金流出规模高达230亿美元......随着美联储发出持续加息信号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包括韩国在内的亚洲发达经济体也出现了资金外流。
这种持续的资本外流正在让数个新兴经济体直面金融危机风险。
先是斯里兰卡出现主权债务违约,再是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助,而这些也导致投资者开始担忧其余新兴市场的发展状况。
同时根据摩根大通数据显示,今年迄今为止,海外投资者还从新兴市场的外币债券基金中撤出了300亿美元,而这些基金是投资于发达国家资本市场所发行的债券。
数据显示,相较于美债收益率,至少有20个新兴市场的外币债券收益率要高出10个百分点以上。
而如此巨大的利率差,通常被认为是衡量严重金融压力和违约风险的指标。
商业支付公司Corpay资深策略师Karthik Sankaran表示:
新兴市场今年上演了过山车般的疯狂一幕。
在2021年末至2022年初,海外投资者对于新兴市场的发展前景颇为乐观,预计其经济能够从疫情大流行中强劲复苏。直到今年四月,在全球油价上涨势头的带动下,巴西和哥伦比亚等大宗商品出口市场仍有不俗表现。
然而,随着通胀“高烧”持续发酵、美联储采取激进加息以及全球经济衰退阴霾逼近,不少投资者开始对新兴市场态度“冷淡”。
分析师对此警告称,和此前形势不同,新兴市场前景难言乐观。
研究机构Absolute Strategy Research的新兴市场经济学家 Adam Wolfe认为:
美联储的立场似乎与前几轮周期大不相同......它更愿意承受美国经济衰退以及破坏金融市场稳定的风险,以求降低通胀率。

谁会是下一个斯里兰卡?

Wolfe表示在这种背景下,海外投资者纷纷担忧,继斯里兰卡主权债务违约之后,谁会成为下一个?
比如今年加纳发行的外币债券收益率和美债收益率之间的息差已经翻了一番多,而极高的偿债成本正在侵蚀加纳的外汇储备,以每季度减少10亿美元的速度,从2021年底的97亿美元下降至今年6月的77亿美元。
此外土耳其也是格外引发市场担忧的大型经济体。目前土耳其政府采取措施支持里拉,但拒绝提高利率水平,此举会带来很高的财政成本。
Wolfe对此认为,该措施只能在土耳其的经常账户盈余时,才能发挥效用,但这种情况在土耳其比较少见:
如果土耳其需要外部资金,最终这些系统将出现崩溃。
Wolfe还补充称,其他大型新兴经济体也面临着相似的压力,即对债务融资的依赖意味着政府最终将不得不抑制内需,以此控制债务规模,因而承受经济衰退的风险。
Srinivasa对此提出建议,认为各国应该适时采取外汇干预和资本管制等措施来应对资金的急剧外流。
⭐星标华尔街见闻,好内容不错过

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请独立判断和决策。

觉得好看,请点“在看”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