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碧树西风
来源:记忆承载
文章已获授权
昨天聊周公子与二舅这个话题。

各种来自读者的不同意见,我都看了,我也不想反驳谁,也不想纠正谁,没啥意思。
人这东西最难改变的就是观念,说到底,性格决定命运。改变你的观念本质上就是在改变你的命运,我没兴趣改变谁的命运,因此也没兴趣改变谁的观念。

观念这东西说穿了就是你信什么。你愿意信什么就信什么呗。
如果你愿意信爹是万能的,有爹啥都有,没爹啥都没有,那你就洗洗睡,又没人阻拦你。

我非常理解人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做过产品经理很久,操盘市场更久,也许有一天我连字怎么写都忘了,想必也不会忘了人性到底怎么回事。

我昨天举的那个二本前下属的例子,说到底就是刺痛了某些人。
你能够接受二舅,是因为他最后过的不如你,他努力了,可是没有结果,所以你释然了。

你接受不了那个二本前下属,是因为他跳出来了,他跳出了命运的苦难。

说好了一起洗洗睡的,结果你睡了,人家没睡,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被抛弃了,于是你愤怒了。
有些人愤怒之后,第一时间就是找理由,他们把我想象成二爹,那孩子没有爹,可是遇到了一个好师父,一个伯乐,一个帮助他的人。

但是这点可怜的自我麻醉,还被我给打破了。

我直言不讳的告诉你,我不是二爹,我是个黑心老板,我利用他,剥削他,拿他当药渣,只是为了整顿队伍,他能不能找到生路,那是他自己的事儿,关我P事。
于是你们更愤怒了,说好了一起睡的,说好了没爹就没戏的,他连二爹都没有,他面临的处境那么残酷,可人家还是跳出坑了。
怎么办?人家不和自己一起了,自己被孤零零地留在坑里,怎么办?
是不是这种感觉?我替你说出来了。
你想什么我都知道的,你自己不知道你内心世界想什么,我都知道的。

我不仅是个黑心老板,还是个黑山老妖。
再一次揭开部分人伤疤之后,回答一些我认为正常读者的提问。

这些读者问了我一个问题,10年前我为什么要离开甲方,去创业。

这个答案很简单,就是文章开头我问你们的那句话,你信什么。

我这个人,信个人奋斗。我本人就是个人奋斗的既得利益者,不断地通过个人奋斗获益,使得我越发相信这一点。

很明显,这跟如今许多人认为的宇宙的尽头是编制,是相违背的。

我没有要反驳你的意思,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自身条件,你可以继续相信你的人生价值观,但是我仍然相信个人奋斗。

我出生的那个院子,里面的小孩,往上推,他们有一个算一个,所有人的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其中至少有一个人是高干。

我讲这句话实际上已经给你交代了我小时候见过的同院的小孩或者亲戚朋友的家庭出身。

那个周什么来着,他说了一句话很火爆。他说,家里有背景的,都会像他一样被安排工作,没背景的才跑去一线城市瞎混。

这种观念,我可不是今天才听到,几十年前我就听过。

我们院很多小孩是没考上大学的,很多,后来也做着所谓稳定的工作。

我再理解不过这种所谓进好单位,做稳定工作的思路,整个院子绝大部分人,都那样想。
至于我不选择那条路,道理再简单不过。
我并不是那点儿稳定和福利能喂饱的人,如果非要把话说得很难听,其实就这点事儿。
站在全局的视角看,很多人心心念念的那种灰色地带,实际上整体上,是逐年下降的。

我举一个非常经典的例子,2011年的时候,我所在那个集团,报销发票是没有限额的,只有特别特别离谱,比如有人报了一个无法置信的数字,人家以为你请全市的人一起吃饭,才会被财务发觉。

只要不是过于难以置信,那个发票,你不需要写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事情,不需要写。每个月把一堆发票揉成一团,哪怕时间都对不上,不是本月的,都无所谓,丢给部门秘书,最后钱就给你了。

管理就这么乱。
我记得集团总部门口有个饭店,很多人经常去吃,签单的,就签个集团名缩写就可以。回头人家老板会去集团报销。

我那时候就说,如果那个老板自己签字,虚假报销,好像我们也不知道。别人听了笑笑,不言语。

转眼,2012年,那老板进去了。为什么?因为从那一年开始,严厉整肃过去的不良风气。
那老板被查出来,哪怕他们饭店7*24小时满座,厨房里不停的烧最贵的那道菜,一直烧一直卖。也卖不出他报销的发票的零头。

那他当然进去了。
员工内部也发生了变化,你至少要说清楚,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请谁吃饭,发票的时间要对上,后来越来越严,甚至要发票与单据齐备。
单单这一点,就让很多人直呼受不了,纷纷离职。换言之,你可以想象前一年,2011年之前,他们到底为什么愿意待着。

转年,到2013年更夸张,喝茅台有被警告的,收了供应商大闸蟹券,有被处分的。
今天的人听起来觉得很应该,我们打那之前过来的人在当时听起来是难以置信的。

我们从来没有想象过有一天,吃饭会犯错,或者被人家请客打高尔夫,会犯错。以前没有想象过的,后来都有了。

所以我越发不后悔自己离开那个环境,说到底,我本质上是嫌贫爱富的,我根本就不可能跟着谁去过苦日子。

这种诉求,这种人生诉求,就注定了我只能做商人,因为只有市场能够养我。别的地方养不起嘛。
为了这个我愿意奋斗,我这人从来不介意奋斗,也不介意精神上的压力,我唯一介意的,是没钱。
这话说得很难听了,但就是这回事。
我什么都可以受,唯独受不了没钱。在我看来,当初那个甲方集团,有一个算一个,和同等的商人比,都是没钱的,甚至和低两层的商人比,还是没钱的。
中国毕竟不是美国,钱和权是没法兼顾的。我这人离不开钱,所以只能经商。
人的选择是性格决定的,你一顿饭吃20个菜很可以了,猪八戒他吃不饱嘛。你又不是没看过西游记,八戒吃饭,论筐的呀。

好,那我们来看,为什么一个很简单的事情,会引起全社会范围的大讨论?

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遇到了疫情,增速减缓了,发财的机会变少了。
我前面讲述的那些事儿,是告诉你,如果你拉长了看,过去二十年,十年,甲方内部是越来越严的,实际上日子是越来越不好过的,发财的难度是陡然提升的。
那为什么还引起这么多人的羡慕嫉妒加不满呢?

是因为乙方的环境也发生了变化,尤其是这几年。
前些年,很多人都离开甲方投身市场,为什么?因为赚钱真的很容易。

你去看每次科创板上市,什么码农小组长,手下只管10个人的那种,动辄一把就股票过亿了。

反过来,待在甲方,别说身份与他对等的小组长,哪怕是有机会犯错的高层,想要赚到一个亿,要冒着被查处终身监禁的风险,要动多少年的心思?

比一比就知道不划算嘛,如果你想要钱,很显然,甲方并不是好去处。

那么当外部市场剧烈变化的这两年,风险加大了,整个楼道里充满了上市的金钱的声音的次数变少了,那么有部分人,就会回头看,觉得,甲方还挺好,至少挺稳定。

看懂了吧?不满情绪打这儿来的。市场环境的变化造就的。
市场环境是会变化,问题是,它是两个方向反复切换,而不是单一的。风险情绪与避险情绪是会交替到来的。有心的读者已经注意到两天前重要会议上的五句话。
1、要让国企敢干,民企敢闯、外企敢投。2、经济大省要力争完成预期目标。3、扩大需求。4、集中推一批“绿灯”投资案例。5、就业,物价,房地产等等话题。
你们问我,但今天我不想解读这五句话,我只想讲一句超越时间的方向性的看法。
那就是等你阅历到了,你就会知道,长远来看,发财这种事,永远只能在乙方。
因为风险就是利润,没有风险就没有利润。这世上没有稳定且利润这种事,长期来看,不会有的。

换句话说,清北学生追高体制内,就是追在了山岗上。

体制内是不创造财富的,他是收钱的,一旦外部环境长时间不好,他就会缩编,就会减薪,因为没钱供养了。

这种事现在已经在发生,而且会蔓延,尤其小城市。尤其商业氛围不足的城市。说到底,你本地的商业供养不了这么多吃编的嘛。
而一旦外部市场回暖,又会产生一批发财的商人,体制内的,到时候又是一波下海潮。

所以说穿了,我相信的不是个人奋斗,我相信的是金融学里的不可能三角形,我相信的是风险收益理论。
辩无益的,你非要跟我讲,1+1=3,那恭喜你,你又对了嘛。
人和人,想要的本就不一样。有的人想要稳定,有的人想要钱,有的人,也许人家就是想要保持自己固有的观念。

就像我们的标题,你千万不要动富人的钱包,也不要动穷人的观念。
因为人家真的会跟你拼命嘛。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