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风暴眼工作室
“胡副省长给了我一根烟”“父亲的副局长没问题了”“和单位一把手吃饭”“20万一斤的白毫银针”等朋友圈炫耀言论,让江西省国有资本运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国控”)及其员工周劼引起舆论哗然。
7月27日,江西国控发布《关于对我司员工周劼朋友圈言论核查情况的通报》。通报称周劼已被停职调查,并对其家庭情况、财产情况进行了说明,表示周劼朋友圈言论系出于个人炫耀,不存在某省领导给他递香烟的事情。所谓“20万元一斤的茶叶”也是其虚荣心所致。
梳理风波中的江西国控后发现,其今年正在进行一起重大资产重组,其中标的公司便涉及周劼长辈所在工作单位。
值得注意的是,江西国控常年资产负债率超70%,且2022年到期债务集中度较高,占全部债务的51.1%。在此背景下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或考验其偿债能力。
此外,在梳理多个与江西国控同属省级的国有资本运营平台基本情况后发现,江西国控2020年负责人税前薪酬总计高达812.35万元,与其他多个国有资本运营平台相比,这一薪酬水平位居首位。
如此优越的薪酬背后,江西国控究竟是何来头?
01
周劼家族背后的多家公司有何联系?
近日,周劼涉及“炫富”“秀后台”的朋友圈截图,在网上引起广泛热议。7月27日,江西国控发出情况通报,称周劼已被停职,其父晋升合规。
江西国控这份通报否认了不少周劼朋友圈所发的内容,例如其父并非副局长,而是“四级调研员”,也不存在某省领导递香烟等事情......
不过,透过这份通报,周劼所在家族的全貌也被公之于众——
其父任职于省综合交通运输事业发展中心,其母在南昌长运公司(后更名“江西都市城际公交有限公司”)上班,其大伯是省高速集团(后更名“江西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委员、工会主席(2012年已退休),其二伯与其母在同一家公司,其三伯是省交通设计院(江西省交通设计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副书记(2021年退休)。显而易见,周劼父母及其三位伯伯的任职都与“交通”系统有关。
天眼查数据显示,江西省综合交通运输事业发展中心为事业单位,江西省交通设计院为江西省交通投资集团子公司,南昌长运公司为上市公司江西长运的子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江西国控作为一家国企,是否有资格代事业单位核查周父职级晋升一事或值得商榷。
此外,这些单位原本与江西国控没有股权上的关系。不过,在今年3月,江西国控曾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公告,江西省人民政府将江西省交通运输厅持有的江西省交通投资集团90%股权无偿划转至江西国控。
除了江西省交通投资集团之外,此次资产重组,江西省人民政府还将江西省国资委持有的江西铜业集团有限公司90%股权、江西省水利投资集团有限公司90%股权,以及江西省发改委持有的江西省铁路航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71.1447%股权,无偿划转至江西国控。
资产重组报告显示,2018-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江西省交通投资集团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30.68亿元、280.95亿元、287.37亿元、281.61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5.26亿元、20.75亿元、11.69亿元、29.54亿元;同期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1.01%、61.1%、61.25%、60.12%。
7月26日,江西国控发布该资产重组的进展公告,截至公告出具日,江西省水利投资集团与江西省铁路航空投资集团已完成工商变更,江西铜业集团与江西省交通投资集团的股权划转工作则还在进行中。
如今,江西国控被曝出周劼事件,不知是否会影响剩余资产重组的进展。
02
去年计提近15亿元坏账
江西国控官网信息显示,公司前身可追溯至2004年。当年,江西省外贸资产经营控股有限公司作为省属外贸系统国有企业改制平台成立。2009年作为服务省属国有工业企业改革发展平台,公司更名为江西省省属国有企业资产经营(控股)有限公司。2022年3月,为构建江西省产业投资大平台、组建现代产业发展引导基金,经江西省政府批准,该公司更为现名。
作为江西省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省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并授权经营的全省层级最高、最具有典型性的省级国有资本运营平台,江西国控的主营业务为资本运营和产业投资。在实施重大资产重组之前,该集团并表新钢集团、建工集团、江盐集团、江咨集团等4家省属企业股权,并代持华润江中股权。拥有全资企业10家,控股企业8家,参股企业27家。
江西国控作为江西国资的主力,在A股市场多路出击,斩获颇丰。作为资本市场的老手,江西国控对杠杆的理解和运用颇深,曾出资60亿元并撬动其他资金40亿元,共计100亿元成立国资创新基金,该基金曾在A股市场搅起一阵风云。
据江西本地媒体报道,国资创新发展基金通过资金支持等方式,协助江西企业收购了新元科技、沐邦高科、凤形股份等三家上市公司并迁入江西。而这三家上市公司走势则“妖色”十足,特别是凤形股份“割韭菜”的能力曾给股民留下了深刻印象。
2021年6月份,低位盘整良久的凤形股份突然爆发,在不到两个月内,凤形股份股价从18元低点一路涨至43.87元高点,大涨超140%。然而当股民还在喜出望外之际,凤形股份却上演了突然大变脸。从8月9日开始,凤形股份连续5个交易日跌停,股价近乎腰斩。
(凤形股份2021年日k图)
根据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的评级报告,2021年,江西国控的资产总额为2064.86亿元,营业收入为1783.66亿元,利润总额为69.2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5.44%。
据悉,在资产重组完成后,江西国控的合并资产总额将突破8000亿元。不过,资产重组虽然能带来大量资产,但也包含大量负债。通过东方金城的评级报告可以看出,此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四个标的企业均负债较高。
事实上,江西国控的偿债压力并不算小,不仅常年资产负债率超70%,且2022年到期债务集中度较高,占全部债务的51.1%。此外,截至2021年末,其短期有息债务金额为261.61亿元,占比达到了47.94%。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江西国控管理的主要资产包括钢铁、盐业、建筑等,其应收账款规模较大。截至2021年末,其应收账款为172.07亿元,其中账龄1年以内的占比为58.77%,1-2年的占比为15.73%,2-3年的占比为7.98%,3年以上的占比为15.31%。2021年,江西国控总计计提了14.93亿元的坏账准备。
在负债规模本就较大的情况下,江西国控重大资产重组完成后,或给其营运能力造成新的挑战。
显而易见的一点是,在2022年4月并表了江西省水利投资集团后,江西国控就触发了“一个自然年度内新增借款余额超过发行人上年末净资产50%”的重大事项。
截至2022年6月末,江西国控的借款余额为950.85亿元,当年累计新增借款为419.83亿元,占上年末未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82.79%。其中,江西省水利投资集团的借款余额占了新增借款的90%。
03
负责人总薪酬位居23家国投平台首位
据悉,江西国控2021年在岗职工平均工资在9万元上下,不仅高于其他市的国企员工待遇,更是两倍于南昌市的私营单位收入。
2021年12月31日,根据《省属企业负责人薪酬信息披露办法》,江西国控公布了企业负责人2020年度薪酬及福利性待遇情况。
其中,时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周应华的应付税前薪酬为91.15万元,2020年度社会保险、企业年金、补充医疗保险及住房公积金的单位缴纳(存)总额为15.68万元。
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阙泳的应付税前薪酬为89.97万元,2020年度社会保险、企业年金、补充医疗保险及住房公积金的单位缴纳(存)总额为9.09万元。
此外,公司其他高管的应付税前薪酬大多集中在45万元至75万元不等。而公司党委委员、副董事长胡劲松和王庆员的应付税前薪酬分别为14.42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梳理23家与江西国控同属省级的国有资本运营平台基本情况后可以发现,江西国控2020年负责人税前薪酬总计高达812.35万元,与其他22家国有资本运营平台相比,这一薪酬水平位列首位。而整体看,负责人税前薪酬总额超过500万元的地区也只有江西、北京、河北、浙江四地。
数据来源:公司官网、天眼查
目前,江西省纪委监委驻省交通运输厅纪检监察组已经介入调查周劼事件,网友们待解的疑问想必不日就能得到答案。我们也期待通过更高级别的彻查,将炫富背后的隐秘真相大白于天下。
-END-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