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号:电影爬虫(ID:film5252)
十一年前,谢霆锋拿到第3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大奖的时候,绝对想不到,第40届金像奖的影帝得主会是自己的父亲谢贤。
早已处在退休状态的谢贤今年已过85岁,三年前,他在金像奖的舞台上连终身成就奖都拿过了。
80岁的许冠文坐在台下看在眼里,不知道是否会生出“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雄心。
但时间总是不留情的。纵使是一向以“不老”闻名的谢贤,不服老也不行。
三年前领终身成就奖时,四哥精神矍铄,闪耀登台,从特首手里接过奖杯,始终谈笑风生。
但今年领奖,他在林家栋的搀扶下缓缓上台,发言要摘口罩,却被林家栋制止,原因是医生不让。
在后辈的细心看护下,四哥只说了句:“我不知道怎么讲,我只会拿这个,谢谢大家。”然后便匆匆下台了。
言简意赅,虽然是身体所限,却依然酷劲十足。
这种酷劲也是得到传承了的。谢贤拿奖之后,谢霆锋发文祝福,只有四个字,“恭喜老豆”。
别看陪在谢贤身边的是林家栋,谢霆锋的祝福也有些太过简短,但熟悉这对父子的人,都不会怀疑他们的亲情之浓。
谢霆锋早年间拿金像奖最佳新人奖时曾向父亲炫耀,半开玩笑半讥讽地问“你拍数百部戏,有没有拿过金像奖呀!”
为此,谢霆锋当年拿金像奖影帝的时候,领奖发言的重中之重,便是向父亲道歉,说:“希望他原谅当日这个不知天高地厚、无礼貌的小朋友,老豆,你先係最佳男主角!”
如今谢家一门出了“父子影帝”,金像奖你有我也有,一段佳话已经完成。
这次谢贤获奖,凭借的是在电影《杀出个黄昏》中的表演,他在片中饰演一位老迈的过气杀手,和钟雪莹饰演的问题少女有着一段没有血缘的爷孙亲情。
影片本身质量一般,完成度不高,有佳句无佳章,谢贤的表演很见功力,虽然仍不改贯彻了六十多年的耍帅戏路,但年纪大了演戏总归是要内敛一些,几个重场戏,还是能够让观众动情的。
纯粹就他表演的水准而言,也配得上影帝的殊荣。
但有人拿奖就一定有人与大奖失之交臂,此番被众人惋惜最多的,无疑是吴镇宇在金像奖的影帝角逐中又一次以失败告终。
实事求是的讲,不管是影片质量还是个人表演所达到的高度,让谢贤拿奖,都不如让《浊水漂流》的吴镇宇拿奖看上去更为公正。退一步说,这个奖哪怕不给吴镇宇,给两个林家栋中的任何一个,争议都会更小。
但金像奖就是如此,人情世故也是香港电影的一部分,影帝大奖颁给谢贤,当然有敬老的成分,既然是评委们人为投票选出来的结果,有情感因素干扰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话说回来,“敬老”这件事的根本,其实还要看这位“老”的资格是否真的够老,名望是否真的够高。
如果这次和吴镇宇竞争影帝的老前辈不是谢贤,可能吴镇宇就已经捧回心心念念多年的金像奖了。
其实输给谢贤,吴镇宇的心里多半也不会太难受,他也是谢贤的粉丝之一,当年TVB拍《难兄难弟》,吴镇宇在剧中演男主角谢源,那个角色的原型正是谢贤。
他模仿起谢贤左手插兜右手虚挎的招牌动作,是惟妙惟肖,后来在TVB他俩有次一起给别人颁奖,吴镇宇还学过谢贤说话的腔调,也是引来了满座欢笑。
谢贤在香港影坛地位之高,是少有人能及的。刘德华唱《十七岁》,四哥是必须排在发哥前面的,见了洪金宝叫“小胖”的人,除了他也没有几个。从五十年代红到九十年代,说四哥是香港电影活着的传奇,一点都不为过。
三年前谢贤领金像奖终身成就奖,特首林郑月娥颁奖,她笑着问谢贤,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到戏院看戏,为什么女主角换来换去,男主角却始终都是谢贤一个?这多少也体现了谢贤作为五六十年代粤语片第一小生昔日的当红程度。
他当年主演过的那些粤语片对后世的香港电影影响也不可谓不深,只说一点,吴宇森那部《英雄本色》其实是翻拍,最早的一版是龙刚导演,主演正是谢贤。
不过,除非是老一辈的香港影迷,看过谢贤早年间主演的粤语片的人已经不算多了,内地观众知道谢贤的名字,已经是八十年代后的事情。
年轻时的谢贤,眉清目秀,丰神俊朗,是标准的玉面小生,年纪稍长,他演技长进,魅力也更多,便开创了香港电影中的情圣坏男人形象,又圈粉无数,到了四十岁以后,谢贤站在那里,不看脸也有极强气场,潇洒无限,举止尽是风流。
个人觉得,谢贤最有魅力的时期正是八十年代初。
1978年谢贤加盟TVB,之后和汪明荃一起主演了几部热剧,帮TVB在和丽的电视的竞争中大获全胜,最有名的就是《万水千山总是情》和《千王之王》了。
可以说,没有《千王之王》,就不会有后来香港赌片的全盛时代,没有谢贤饰演的罗四海的成功,就不会有后来的赌神赌圣赌侠他们了。
再年轻一些的观众,对谢贤的印象,除了知道他是谢霆锋的老爸,多半就是《少林足球》中执掌魔鬼队的强雄了。
年岁大了之后,谢贤接戏越来越少,但偶尔演个反派角色,依然会是烛照全场的存在,比如他在《黑白森林》中的表演,嚣张起来,谁的气势都盖不过他,眼神一扫,便威风十足。
说回他的演技。谢贤恐怕也是最早被观众评价“演什么都是演自己”的演员之一,他早年间演戏常被坊间评论拿腔拿调,太过耍帅,但对于谢贤来说,“型”才是永远都要排在第一位的。
演员对谢贤来说只是个职业,电影电视剧都只是他展现自我魅力的舞台罢了,他不是个爱戏如命的戏痴艺术家,对于他丰富的人生而言,演戏当然不可能占据他的全部精力。
但以他的魅力,哪怕是“演什么都是演自己”,也足够红一辈子了。演员就是这样,脸就是天资,气质就是饭碗,谢贤是典型的老天爷赏饭吃,独一无二的天资,演什么都有戏。
很多香港老一代的艺人,从旧社会过来,或多或少带着几许江湖气,像是从武侠小说中走出来的人物,谢贤便是其中之一。
由此出发,倒是又有的聊了。谢贤最像的武侠小说人物,应该是《天龙八部》里的段正淳,他也演过的。
这倒不是说谢贤风流债太多,而是谢贤对于感情的态度,很像大理镇南王,虽然多情,却又绝不是风流薄幸之辈。
如果要在香港影坛挑一个人冠以“情圣”称号,谢贤当之无愧。
说到谢贤的八卦故事,倒是又可以把TVB那部《难兄难弟》回看。此剧拍的是男主角谢源和李奇在粤语残片时代闯荡香港影坛的故事,剧中的谢源自然对应的是谢贤,罗嘉良饰演的李奇则对应的是当时的巨星吕奇,剧中两位女主,宣萱演的邵芳芳原型就是萧芳芳了,张可颐演的宝珠对应的则是陈宝珠。剧中谢源有位初恋女友叫做阿珍,是滕丽名所饰,对应的则是甄珍。
捋一捋关系大家便会明白,甄珍是谢贤的第一任妻子,萧芳芳也和谢贤谈过恋爱。
《难兄难弟》虽然是喜剧,却绝非胡编乱编。
谢贤对于感情,特点莫不过于豁达二字,他在《志云饭局》中接受采访,曾一一聊过自己的往日恋情。
他的初恋女友叫做嘉玲,与谢贤在银幕上合作次数最多,是六十年代的巨星之一。
两人是岭光电影公司演员培训班的同期同学,谈过七年恋爱,后来嘉玲想结婚,谢贤不愿意,嘉玲赌气另寻新欢,嫁给了别人。
提到这段感情,谢贤自己反思,说是自己不好,太年轻不愿意结婚。
后来他和萧芳芳在一起短暂拍拖,分手收场,谢贤也认为是自己的问题,因为萧芳芳太正经,让他读书,但他贪玩,就合不来了。采访中,谢贤说“是我衰”。
这之后他与甄珍相恋结婚,甄珍出轨刘家昌,谢贤也没有埋怨,还说是自己太衰,没有多抽出时间陪老婆,回家就玩梭哈,导致妻子不满。
多年之后,谢贤和甄珍以及刘家昌仍有来往,关系亲密,毫无芥蒂,也可见谢贤为人之坦荡。
谢贤第二任妻子便是谢霆锋和谢婷婷的妈妈拉姑狄波拉了。他和狄波拉离婚后也有佳话,狄波拉再婚,签字时还给谢贤说:“四哥,我嫁啦!”谢贤则笑着催她:“快签,不然别人不愿意了。”
也是那次采访,聊到儿子,他嫌弃地说“两个女人便闹到满城风雨”,带着几许对后辈“不成器”的嘲笑。
每一段感情,谢贤都能做到再见亦是朋友,没有狗血的戏码,一生好面子,却愿意自承己过,这不是情圣是什么?
然而,再风流的人物,都敌不过时间的可怖,人这一辈子到了最后,还是逃不过孤独。前几年人们还总提起他掌掴老友曾江的事情,如今曾江也都已经离开人世了。
看过他巅峰时期电影的观众都老了,和他属于同一个时代的人大半都过世了。
但四哥依然有型,依然靓仔,走上领奖台,爱面子的他依然腰杆挺得够直,快乐地享受着掌声与荣耀。
编辑/塔吊红茶,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电影爬虫(ID:film5252)。转载授权请联系原作者。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