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本是一场梦
前言:

“我们的那些故事”第三季,讲述华人在美行医的故事。

故事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八)
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
索菲亚伸手捂着火辣疼痛的左脸,呆呆地站在那儿,不知所措。
此时她的脑中一片空白。
病房内的医生,护士和病人,都瞪大着眼睛,愣愣地看着索菲亚,似乎一秒钟前的她与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一个人。
这一时刻,时间静止了。
无数的思绪瞬间在索菲亚的脑中翻滚,为什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
就在刚才,一名中年白人女子匆匆地进入病房,对着查房的一群医生问道,“谁是索菲亚?” 众人下意识地一起看向不明觉理的索菲亚。说时迟那时快,这名女子一个健步冲到索菲亚的面前,不容分说抬手就是一个响亮的巴掌扇在索菲亚的脸上,索菲亚整个上身向右扭曲了75度。女子狠狠地丢下一句话,“贱人”,转身即刻离开了病房。
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破了日常的工作程序,有很多医护和病人围过来,大家对着索菲亚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护士站里,一个机灵的小护士反应过来,悄悄地和身旁的护士低声说道:“那个女人不是曼奇尼主治的夫人吗?叫珍妮的。不知这个住院医生怎么得罪她,好像很严重的事?”
另一个护士凑过来很诡秘的小声对同伴们说道:“听说那个索菲亚也不地道,经常和曼奇尼主治套近乎,出事是早晚的事。” 说话的语气中带有一些嫉妒和怨恨。曼奇尼医生英俊潇洒,多少小护士愿意围着他转。
曼奇尼夫人来医院打人的事很快在医院传开。医院不想把这事闹大,双方各打五十大板。曼奇尼医生黯然离职,索菲亚也没有把珍妮打人的事闹到法庭,受到科内警告后继续留院观察。
经过此事后,索菲亚很低迷,有些同学避嫌不愿意和她接近。
卡姆拉并没有嫌弃她,给出很多帮助,经常留意索菲亚的情绪变化,拿出时间来和她谈心。
卢多作为索菲亚的老乡,也更多地去关心她,问寒问暖。
索菲亚感受到来自朋友和同学的宽容和友爱,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下定决心,洗心革面,重新找回自我的正确方向,开始慢慢从低谷中走出来。
改变一个人一生命运的重大事件,往往都是在偶然间发生的。
一个人的蜕变往往在某件不经意的事触发而来,这个转变的领悟需要自己去感受,朋友的助力也很关键。
对于一个情绪低落的人来说,朋友的一句鼓励,甚至比世上所有的良药都有用。
朋友的宽容和友爱,能够让有过错之人重新回归现实生活,而不会再次迷路。

假如你曾经认为一个人是你的朋友,那么这人就永远都是,朋友之间不会放弃。
以前的索菲亚,任性不羁,追求目的不择手段。现在的索菲亚,开始更多的从他人的角度来思考问题,更好地融合到群体之中。
月,今夕有月。
星,今夕有星。
今夕是何夕?
月光星光都洒在索菲亚的脸上,索菲亚的脸色如今夕的月,今夕的星。
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没有人可以预测她的未来是什么?
独自一人的时候,索菲亚似乎显得比以往更坚强,因为她知道,她不是一个人在生活,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作者简介
高磊 MD,PhD,FACC,美国西雅图地区Virginia Mason Franciscan医疗机构心脏科医生。美国华裔心脏协会 CNAHA 终身会员。北美华医联盟ANACP终身会员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