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洪涛  美国药理学博士,凤凰网《肿瘤情报局》特约专家
核心提要:
1. 由于连日的高温与密不透风的防护服,仅媒体报道的晕倒、患热射病的核酸检测医护人员就已多达近百人。热射病就是重度中暑,是在高温高湿环境中,人体无法正常调节体温导致核心温度迅速升高超过40℃,出现惊厥、昏迷等急症,甚至导致死亡。热射病的致死率超过新冠,其导致的脑损伤也是不可逆的。
2.核酸检测志愿者使用的医用防护服可以全方位防护人体,阻隔体液、病毒等穿透。新加坡国立大学研究表明,在大约 35℃ 的气温之下,穿着防护服一个小时后,人体体感温度将达到 64℃长时间身着这种防护服并暴露在太阳下,医护人员很容易出现呼吸困难、过度脱水、面部肿胀等症状,大大增加中暑风险。
3. 根据科学研究,新冠病毒在室外阳光下只能存活几分钟;而根据卫健委发布的研究结果,常温条件下新冠病毒在大部分物品表面存活时间也仅有一天。而在防护服被汗水浸湿以后,其防护性能实际上已大大下降。因此,在室外做核酸检测时没有必要使用医用防护服,我们的防疫政策应当更加与时俱进。

30天高温无缝衔接40天“超长版”三伏天,抗疫受到“烤”验,近百名核酸检测医务人员,因着防护服中暑或确诊热射病
在38度至44度的超高温天气中,医护人员穿着防护服做核酸检测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7月14日,江西省南昌县发布视频,报道了人民医院的护士谢春华,因为穿着防护服在38℃的室外天气下连续数天从事核酸检测工作,导致重度中暑,也就是热射病。

视频中,她躺在抢救室的病床上,四肢不停地抽搐。据社交媒体中一位署名白衣山猫的浙江某外科医生称:“这是癫痫发作症状,说明她的脑部已经受到了热损伤。热射病病人,即使能够抢救回来,病人的脑损伤也是不可逆的。”
当天,广东省清远市佛冈县石角镇,一核酸检测现场工作人员因高温突然晕倒中暑
7月4日,陕西岐山县卫健局微信公号消息,县医院职工刘丽在核酸采样时中暑晕倒。
7月9日,河南驻马店一名医护人员在核酸检测点中暑……据不完全统计,仅媒体报道的各地的核酸检测医护人员晕倒,患热射病的医护人员就多达百人。
而导致这一结果的是在38度以上的超高温下,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所致。
陕西西乡县人民医院公众号发布的消息称:医护人员在38℃的热浪裹挟下,开启了他们“汗蒸”式的核酸采样模式。厚重的防护服密不透风,防护服下的体感温度达到了64℃!
近一个月以来,超高温天气席卷全国,根据国家气候中心的报道,已有71个国家气象站的最高气温突破历史记录,其中河北灵寿(44.2℃)、藁城(44.1℃)、正定(44.0℃)和云南盐津(44.0℃)等多地的每日最高气温已经突破44℃。
然而,真正的盛夏三伏天,从7月16日才开始。三伏天是一年中气温最高、潮湿度最高的闷热天气,各地将进入持续高温模式。一般的三伏天是30天,但今年却有40天,属于“超长版”。
今年夏季的高温天气,并不是中国的特色,在美洲和欧洲也都有热浪袭击。但是,面对着高温天气,中国却面临着最严峻的影响:因为一丝不苟的抗疫,中国的近十多个省市的疾控防疫人员、社区防疫志愿者都需要长时间穿戴防护服;同时因为奥密克戎BA.2 和 BA.5的传染力大增,各地不得不加大核酸检测的频次。
遇到炎炎烈日,排队做核酸容易中暑,这是对抗疫的“烤”验;但是,穿戴着防护服的大白们,因为在烈日下坚守的时间更长,“烤”验也更艰难。
严重的中暑(“重度中暑”),医学上叫做“热射病”,患者由于暴露在高温、高湿环境中,人体无法进行正常的体温调节,导致核心温度迅速升高,超过40℃,会出现惊厥、昏迷、多器官动能障碍等急性症状,在最严重的情况下,会导致死亡。
根据《宁波市2011-2014年中暑报告病例流行病学调查研究》[1],在这4年间,宁波市共报告中暑病例4415 例, 其中“热射病”341 例,占比为7.72%;中暑死亡13 例,中暑总体病死率0.29%, 其中“热射病”病死率3.81%。
根据卫健委所通报的数据,截至2022年7月13日,内地累计报告新冠确诊病例22万7030例,累计死亡病例5226例,新冠确诊病例病死率为2.3%,低于“热射病”病死率。
上海自3月以来的疫情,总共有65万新冠感染者,其中绝大部分为无症状者,感染病死率不到0.1%。目前新冠病死率的下降,有病毒毒力下降的因素,也有大规模疫苗接种后免疫屏障对重症、死亡的保护因素。从病死率数据上看,奥密克戎感染没有中暑致命!
病毒可以传染,中暑不会,但是,“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只要是高温天气,只要不是躲在空调房里,每个人都面临中暑的风险。暴露在阳光之下的人,风险更大!
图/ 7月14日,上海宝山核酸检测现场,一个核酸检测医务人员浑身湿透。当天气温40.6度。上海已连续数天连续40℃,热到全国第一

新加坡的研究表明:在大约 35℃ 的气温之下,在穿着防护服一个小时之后,人体的体感温度将达到 64℃
医用防护服、隔离衣、手术衣都可以广义地称为防护服,但为了防护新冠病毒,医护、防疫人员穿着的是医用防护服。
医用防护服能包盖人体头部、躯干至脚踝,结合使用面罩、医用鞋套、口罩等个人防护用品,可以360度防护人体全身部位。在材料上,医用防护服有抗合成血液穿透性能,可以阻止携带病毒的血液、体液的穿透;在过滤性上,医用防护服也能阻止携带病毒的飞沫、气溶胶的穿透。医用防护服的这些功能,是隔离衣、手术衣所不具有的,因而才成为严防死守的标配。
但是,防护服可以防病毒,但却不能防中暑!恰恰相反,防护服会大大增加中暑的风险。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研究表明,在大约 35℃ 的气温之下,在穿着防护服一个小时之后,人体的体感温度将达到 64℃[2]。在太阳直接暴晒之下,温度还可能更高。
那么高的温度是个什么概念?前不久,河南出现了高温天气之后,地面的温度最高达到74℃。有网友做了个实验,将蚂蚁扔到滚烫的地面之后,蚂蚁活不过3秒钟。对此,网友评论说:河南的蚂蚁“可难”了!
“可难”的并不只是河南的蚂蚁,在高温下做核酸检测的大白更是“可难”了!为了严格封死病毒可能入侵的路径,大白们防护服的袖子、裤腿都要扎紧。网上有视频显示,当大白松开裤腿之后,里面的汗水就哗哗流出。
夏天本来就容易中暑,容易出现热射病,防疫、医护人员穿着防护服,长时间处于高温之中,即便是特殊材料做成,身体也会容易出现不适。
早在 2021 年 6 月,广州医科大学对 3658 名医务人员的问卷调查就显示,在穿着防护服后,80% 的医务人员出现大量出汗,55.2%的医务人员存在呼吸困难,还有 46.8% 的医务人员反映过度脱水。此外,还有面部肿胀(74%)、手浸渍糜烂(56.7%)和视力障碍(49.3%)等等不良事件的出现。[3]
在炎热的夏天,即便不是直接在炎日暴晒之下,防护服所带来的健康风险也是不容忽视的。7 月 4 日,苏州援无锡医疗队的一名女护士,在爬楼为居民做核酸的时候突然中暑晕倒。据报道,她当日爬楼为 1100 多位居民进行了核酸采样,幸亏及时救治降温,该护士才避免出现休克。
新冠病毒在夏天的太阳下,在户外仅能存活不到十分钟?太阳可消杀病毒,室外核酸检测时,穿戴防护服是否有必要?
医用防护服本来的使用场景,是在医护人员救治感染者的时候,为了避免接触病毒,避免将病毒携带至院内、社区而导致病毒的扩散。在2020年初武汉疫情的时候,因为疫情突然爆发,防护不充分,很多医护出现了感染。在防护服供应充足之后,就很少看到医护被感染的报道。
在2020年美国出现疫情之后,因为没有充足的防护服,很多医护人员不得不使用垃圾袋自制防护服。
随着中国制造的发力,防护服的使用场景已经延伸到了医院之外。在国际旅行中,防护服已经成为来自中国的空乘人员、旅客的特色。
过度的防护,并非有百利而无一害。2020年3月,一名从澳大利亚回国的旅客,在航班上全程佩戴口罩和手套,并穿着质量不错的白色塑料雨衣当作防护服。在飞机上,旅客已经出现感觉到了疲惫和燥热。在飞机抵达上海后,该旅客刚出舱门就晕倒了,最后医治无效死亡。
从“科学抗疫”的角度,也许需要重新审视或者适时改变一些场 所,比如露天室外高温的环境中,是否还有穿戴防护服的必要性。
早在2020年4月,美国国土安全部科学技术局的研究就已经发现,在室外阳光下,新冠病毒的半衰期只有几分钟病毒在室外阳光下很快失去活性和感染能力,所导致的传染相对较少。2020年3月,当美国洛杉矶如期举办了万人马拉松比赛之后,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疫情。
图/这是浙江一家医院的外科副主任,拍到的在烈日下穿着蓝衣服的交警和疫情防控人员。他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这是给感染性病人做手术的时候穿的衣服。这种手术服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就是穿上后会感觉非常闷热,不透气。浙江近期一直在40度左右高温中,在高速路的场景中,只需戴一个口罩就可防护病毒侵入,穿这样的衣服易中暑,没有必要。
正是因为新冠病毒主要在室内传染,各国都在强调室内、密闭空间中佩戴口罩的重要性。
目前,为了减少传染的风险,核酸检测的场地也选在室外通风之处。但在这样的场景之中,是否还有穿戴防护服的必要性,值得进一步探究。
首先,与其他国家相比,国内的疫情并不严重,作为一个人口为14亿的国家,目前每天最多只有几百名新增感染。在排队做核酸筛查的人群中,出现携带病毒者的机会非常低。也可以逆向思考一下,如果真出现了大量的感染者,真需要穿戴防护服,那么也不应该只是防疫人员穿戴,所有参加核酸检测的人员都应该穿戴。
其次,即便筛查人群中有携带病毒者,排放到空气中的病毒会附着在防护服上,那么在高达40多度的阳光照射之下,也被消毒了。完全没有必要使用全密闭、容易导致中暑的防护服,最多只需要简便、透气的隔离服,配合口罩、常规的卫生操作即可达到防护效果。
需要指出的是,即便病毒在阳光下死去了,如果做核酸检测,还是能查到阳性。所以,环境中检测出阳性,并不是需要穿戴防护服的理由。
不仅如此,因为高温,防护服往往都被汗水浸湿,防护性能实际上已经大大下降。
7月12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进一步优化进口物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不再对进口非冷链物品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对于低风险进口非冷链物品,甚至不需要实施预防性消毒。《通知》中指出,“最新研究结果显示,常温条件下新冠病毒在大部分物品表面存活时间短,1天内全部失活。
《通知》中没有解释这个最新研究结果是什么时间获得的,但目前正式发文通过,表明指导抗疫的思路发生了改变。
卫健委的新规定,实际上是科学抗疫的实施,不但不会导致疫情大规模爆发,也可以减少不必要的抗疫成本。
图/据7月16日最新消息,为防止医务人员中暑,南昌市采取了防暑降温措施:室外采样人员不再穿防护服采样,而是改穿一次性隔离衣;采样地点尽可能安排在荫凉处,避免阳光直射;采样人员一小时换岗,并通过安置制冷机、风扇、冰块放在医务人员周围帮助降温,采样点配备藿香正气水等防暑药品和生活物资,全力保障核酸采样医务人员的安全健康
随着群体免疫的建立、病毒毒力的下降,我们需要更多的与时俱进的抗疫措施!期待有一天,卫健委针对防护服的使用给出高温条件下具体的科学指导。
参考文献:
1.谷少华, 李晓海, 边国林, et al. 宁波市 2011-2014 年中暑报告病例流行病学调查研究. 中国预防医学杂志2017;254-257.
2.Yang J, Zhang X, Koh J J, et al. Reversible Hydration Composite Films for Evaporative Perspiration Control and Heat Stress Management. Small 2022; 18: 2107636.
3.Zhu Y, Qiao S, Wu W, et al. Thermal discomfort caused by 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 in healthcare workers during the delta COVID-19 pandemic in Guangzhou, China: A case study. Case Studies in Thermal Engineering 2022; 34: 101971.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