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首相府再次走马换灯,鲍里斯·约翰逊墙倒众人推,在民众的“Bye Bye Boris”的歌声中,告别了“世界上最好的工作”。从新世纪以来的20年,英国无一任首相完成了5年任期。比起梅姨的那场“含泪挥别”,鲍师傅的这场道别却迎来的是欢呼声与歌声,比起他上任时,强硬姿态要带领英国摆脱“脱欧”泥潭时的无限风光,无比讽刺啊。
鲍里斯“作死”了首相职位
导致鲍里斯“下课”的直接导火索,是他的用人不察:由他亲命名的保守党副党鞭克里斯托弗·平彻(Christopher Pincher)被英国著名小报《太阳报》抓住了咸猪手,被控对两名男性同僚实施性骚扰。
按理来说,平彻的事儿轮不到鲍师傅背锅,不过《太阳报》厉害的在于,他们梳理出了时间线,平彻先是酒后在卡尔顿酒店的一个私人会员俱乐部猥亵两名男子,之后这件事儿被汇报给了约翰逊。不过约翰逊选择隐瞒污点,继续提名平彻为副党鞭。
报道一出,舆论哗然,很快就有更多知情人站出来,指控平彻“绝非初犯”,而鲍里斯早就知情。平彻是保守党的下议员,在卡梅伦和特蕾莎·梅的时代开始受重用,而在约翰逊执政期间对他更为器重,先后任命他担任欧美事务大臣、住房部长等要职。
在提名平彻担任副党鞭前,多位保守党领袖劝告约翰逊,平彻做事轻挑浮夸,且有过酒后误事的前科,但约翰逊执意提名。最终《太阳报》扔出政治炸弹,不仅平彻宣布辞职,连带鲍里斯也不得不站在唐宁街10号门前,用6分钟时间讲述发表了自己的“离职感言”。
其实,刚从“派对门”挺过一劫的约翰逊,按理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谁知他偏偏选择“作死”:平彻出了丑闻,约翰逊本该第一时间选择切割,划清界限,但他不仅毫不作为,反而在平彻已经递交了辞呈之后不予受理,任凭事件发酵到第三天,才发现支持率已经飞速下跌后,迫于压力做了停职处理。
这一下,让早已在保守党内引发众怒的约翰逊,变成了墙倒众人推的对象:7月5日,内阁最重要的两位大臣:卫生大臣赛义德·贾维德(Sajid Javid)与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同时宣布辞职,重创了约翰逊政府,因为这两个职位目前负责处理英国国内最要紧的事务,即新冠肺炎疫情与生活成本上涨。
二人的辞职引发多米诺效应,从5日晚间到7日早上,不到48小时内,英国政府先后有52人辞职,几乎占据内阁成员的二分之一,已辞职的人员包括卫生大臣、财政大臣、威尔士事务大臣、儿童及家庭事务部长、教育部学校事务部长等。
连唐宁街的“首席捕鼠大臣”Larry也在推特账户上呼吁将约翰逊从唐宁街驱逐出去:“凭良心说,我不能再和这位首相一起生活了。要么他走,要么我走。”
财政大臣苏纳克在辞职信中说,公众理应期待政府“妥善、称职、严肃”工作,“在我看来,这些标准值得坚持,这也正是我辞职的原因”。贾维德则在辞职信中说,他对约翰逊失去信心。
但其实究其根本,令约翰逊提前结束任期的,绝不仅是这次因为包庇下属的信任危机。疫情中的“派对门”,英国“脱欧”后一系列遗留问题的解决乏力,这包括英国与欧盟之间在关税上的设置,渔业资源的管理控制,北爱尔兰留在欧盟后的共同市场等都亟待解决。
最关键的,依然是英国的经济发展问题,约翰逊对民众承诺的“脱欧”,就是建立在经济增长的基础上,如今在疫情以及俄乌军事冲突的背景下,英国国内通货膨胀,物价飞涨,罢工不断,这些最终成为了压倒鲍里斯内阁天平的一颗颗重砝码。
“逼宫”之后,谁将接过相位?
约翰逊的时代虽然即将落幕,但是正如约翰逊本人在辞职演讲中开宗明义提到的,“现在就应该开始选举新领袖的进程,时间表将在下周正式公布”。与前任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下台时相对明朗的党内形势不同,目前保守党并没有一位公认的党首候选人。
英国保守党希望能够尽快选出一位新首相与新党魁。目前保守党在英国下议院占多数席位,因此对于下一任的首相拥有决定权。保守党内部希望参加竞选的候选人,至少获得8名议员的支持。
选举将会进行多轮投票,在前几轮投票中,票数不足的的候选人将会被淘汰,在7月21日议会开始夏休之前,决出最后两位候选人。9月份,两位候选人将接受全体保守党的投票,获胜的候选人将成为下一届保守党领袖和英国首相。
目前,比较热门的潜在候选人包括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Liz Truss)、英国前国防大臣莫代特(Penny Mordaunt),当然,还包括本周刚刚辞职的“印巴组合”,英国前财政大臣苏纳克和前卫生大臣贾维德。
对华鹰派本·华莱士宣布退选
原本52岁的现任国防大臣本·华莱士是首相的热门人选,而在YouGov的民调中,他担任首相的概率也领跑中。
但华莱士在7月9日发推,表示自己将不会参加下任首相竞选。:“经过慎重考虑以及与家人和同事沟通后,我决定将不会参与下任保守党领导人的选举,这个决定并不容易,我将专注于自己的工作,确保一个伟大国家的安全,我祝所有候选人好运”。
华莱士被认为是下任保守党领导人和首相的重要竞争者,而他的退出使得未来的保守党内部领导人的竞选更加激烈和不容易预测。
外交大臣特拉斯(Liz Truss)
丽兹·特拉斯(Liz Truss)今年46岁,属于约翰逊政府的少壮派,在约翰逊政府的头两年担任国际贸易大臣,负责英国的脱欧谈判,随着英国脱欧成功,她被任命为英国与欧盟的首席谈判代表。
这位女外交大臣丝毫不掩饰她的政治野心,并且试图通过一系列的举动,让她和英国著名首相“铁娘子”撒切尔产生关联。例如她去年发布了一张与坦克的照片,就与撒切尔在1986年时的一张照片相互呼应。
她同样主张对乌克兰采取强硬立场,扬言称要将俄罗斯军队完全驱逐,在俄乌冲突初期,她建议对于俄罗斯寡头进行制裁。特拉斯威胁要撕毁与欧盟和北爱尔兰的议定书,这也是保守党一直所采取的政治主张。
特拉斯在出任国际贸易大臣期间,曾大力主张英国加快政经重心转移到印太的步伐,并力主英国加入TPP和新版的CPTPP。她曾公开发文表示,AUKUS是反映英国希望加强与印太地区关系的一大承诺。她还表示希望英国将与美国和澳大利亚一起共同努力维护印太地区的繁荣与安全。
特拉斯的亚太政策,也意味着她对于中国的政策偏向鹰派,她曾表示,要在贸易领域上“强硬”对待中国。她的关注焦点在于中国在世贸组织中的“发展中国家”地位,以及“补贴过硬企业”的做法。
前国防大臣莫道特
根据博彩公司开出的赔率,目前的第三大热门是潘尼·莫道特,她在2019年成为了英国历史上第一位女国防部长。
现年49岁的莫道特担任英国国际贸易事务大臣。莫道特在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在约翰逊成为首相后不久,她就被解雇了,因为她在首相选举中,支持了鲍师傅的竞争对手杰里米·亨特。
莫道特是英国皇家海军的预备役人员,此外她也非常懂得利用流量来为自己的政坛之路加分。她曾参加过电视真人秀,在汤姆·戴利(Tom Daley)主持的跳水秀Splash中亮相。而在一项民意调查网站中,她也被评为最性感的女议员。
与特拉斯的强硬不同,莫道特对于中国的立场,更多的是建立在合作发展的角度上。此前在世界银行的一场对话中:她表示英国会在国际发展上,与中国建立积极与建设性的关系:“中国的吸引力之一,是英国在这一领域上的技术专长,我们认识到,中国有机会在投资的发展中国家带来更多实实在在的利益。”
巴基斯坦裔内阁大臣
现年52岁的贾维德曾在三任英国首相手下担任过内阁职务。他是巴基斯坦裔,在2018年被任命为内政大臣时,是第一位担任这一职务的亚裔。
贾维德的父亲是一位巴士司机,而家中总共兄弟五人,小时候他住在布里斯托尔的斯台普敦路,这里声名狼藉,贾维德曾开玩笑说,小时候就看到妓女站在街边。
青少年时期的贾维德就对金融市场充满兴趣。14岁时,贾维德从银行借了500英镑投资了股票,他还是《金融时报》的忠实读者。大学毕业后,贾维德就在纽约的大通曼哈顿银行工作,25岁时,他成为了该银行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1993年时贾维德还兼职幕僚,帮助鲁迪·朱利安尼竞选过纽约市市长。
1997年贾维德回到伦敦工作,并在2000年加入德意志银行担任董事。2004年,贾维德成为德意志银行的董事总经理,并在一年后担任其全球新兴市场结构负责人。
2010年贾维德步入政坛,开启了他三朝元老之路,贾维德最开始在下议院担任养老金委员会委员。2012年他正式进入财政部,担任经济秘书。2014年,贾维德在卡梅伦政府中,担任文化、传媒及体育大臣。之后在特蕾莎·梅的政府中,贾维德担任住房、社区以及地方政府大臣。
2019年时,当梅姨宣布辞职后,贾维德原本想冲一把首相,并且在保守党领袖的竞选中走到了最后四强,但最后选择退出并支持约翰逊。当鲍里斯·约翰逊上任后,贾维德先是回到了老本行财政大臣,之后在新冠大流行病期间担任卫生部长。
他同样是撒切尔夫人的崇拜者。对于本人巴基斯坦裔的身份,贾维德曾说过他的家庭传统信仰是伊斯兰教,但他本人并没有任何宗教信仰,虽然他认为“我们应该认识到基督教是我们国家的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