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本是一场梦
前言:

“我们的那些故事”第三季,讲述华人在美行医的故事。

故事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七)
每年从感恩节开始至新年这段时间是美国人的假日季节,因为一年里最大的节日就是12月底的圣诞节。
十二月的纽约,街上的节日气氛渐渐浓了起来,主街道两旁的树木上都缠上了各色的小灯管,一到夜间便是满城火树银花。
十二月,布鲁克林总院的一楼大厅内已经立起了一棵大大的圣诞树,祥和平静。
十二月,对于保罗来讲,已经进入内科住院医生培训整整5个月,艰苦的适应期挑战已经结束,接下来的就是日常工作,周而复始的白班和夜班。
今天并不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但却是保罗最走运的一天,至少是最近五个月来最走运的一天。
因为今天他们医疗组值白班,他到现在为止只收了一个新病人,而且他管辖的病人名单也只剩下5个。
现在已是傍晚6点,还有两个小时就可以下班回家。如此轻松的一天,简直是奇迹。
保罗健康黝黑的皮肤,厚厚的嘴唇,一双大眼睛,安静的坐在办公室,笃定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心思澄净无杂念。他笑的时候露出洁白的牙齿,有时候还有两个小酒窝,给人淳朴憨厚的印象。
李建一直说保罗诚实可靠,好人有好报,保罗正在回味李建的这句话。好像李建说过的话一直都会得到验证。
最大限度的诚实就是最好的处事之道。
保罗的诚实观念来自家庭教育和他追求的宗教信仰。
诚实和善良是成为一名合格医生的最基本素质。
这时办公室的电话铃声响起,保罗提起电话筒,电话的另一头是高年住院医生杰克的声音。
杰克告诉保罗,急诊室有个病人需要收入院观察。
12 月的保罗,已经开始独挡一面,去急诊室收病人这样的事已经不需要高年住院医生的陪同。
在急诊室,保罗见到了病人。
一个40岁的西裔男子,高大魁梧,穿着迈阿密热火32 号篮球衣,如果站起身来,会有沙克奥尼尔的感觉。但是他不能站起来,因为他的右手被拷在病床右侧的床栏上。
一名全副武装的纽约警察正坐在病房的底角。
保罗指指手铐,问旁边的警察,“怎么回事?”
警察站起身来,双手叉入防弹服的两侧,放松胳膊,静静地答道:“他在家打断了丈母娘的鼻梁,被报了警。”
西裔男子听到医生和警察的谈话,不安起来,怒吼道:“她是个贱人。”
打人,收拘留,吃官司,简单明了的程序。
保罗有点不解的问警察:“怎么来急诊了呢?”
警察耸耸肩,说道:“他一进班房就说胸口痛,我们只能送来急诊。”
西裔男子有糖尿病,主诉胸痛,警察不敢耽误,马上来医院。
保罗走到病床旁,注视着病人,从男子露出纹身的胸口和胳膊看,就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保罗问道:“说说你的胸痛情况?”
西裔男子坐在床沿上,几乎和保罗平视,但刻意地回避保罗的眼光交流,他答道:“一到警察局,我就开始胸痛,现在还痛呢。”
保罗很耐心地问道:“以前有胸痛吗?这次胸痛和活动有关吗?“
病人答道:“以前没有,就刚发生,和活动有关系有时也没有关系,我不知道。”
保罗问道:“你用左手指给我看,你哪儿最痛?”
病人指着左侧胸口,答道:“就这儿。医生,我是不是有急性心梗,要住院啊?”
保罗伸手触摸着刚才病人指示的胸口部位,问道:“是不是有压痛?”
病人开始闪烁其词:“好像是,好像不是。”
保罗点点头,略有思索后,对病人说:“急诊室给你做了一系列检查,发现你没有急性心梗,由于你有糖尿病,安全起见,今晚留院观察,明天一早做个运动负荷试验,如何结果正常,明天中午前可以出院。”
病人开始讨好起保罗来,降低声音缓和地说道:“医生,我有胸痛啊,能不能帮帮忙留我多住几天?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病人眨眼示意。
这次保罗没有看向病人的眼光,解释道:“如果没有疾病,多住院对你也没好处,还增加交叉感染机会,是不是?”
病人还想说什么,欲言又止,他看得出来,面前的这个医生秉公办事软硬不吃。
保罗出门前与警察交流了一下。病人留院,需要配备警察24小时看护。
象这样提要求的病人,保罗不是第一次见到。
有一些犯事入监者,很明白警察的监管机制,会假告病重来医院,住上单独病房,三餐提供,还有电视看,几天后取保候审就避免去凉冰冰的监牢,何乐而不为。
处理这些病人时,医生需要同样遵循统一的医疗原则,疾病面前人人平等,不会因为是罪犯或是高级官员而不同。医生的职责是治病救人,如果是假装疾病而占据医疗资源,发现之后将马上开出院。
最大限度的诚实就是最好的处事之道,光明磊落从而问心无愧。
作者简介
高磊 MD,PhD,FACC,美国西雅图地区Virginia Mason Franciscan医疗机构心脏科医生。美国华裔心脏协会 CNAHA 终身会员。北美华医联盟ANACP终身会员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