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已经自己想好目标的大学生,如果已经有学术准备,不用人建议念研究生的学校和导师;
一个绝顶聪明的人,也不需要;
只有一般人,也就是大多数本科生,目标不明、准备不足,需要咨询选学校、选导师。
问谁?问同样的人:当年不突出,也不知道怎么办的人】
DNA双螺旋的提出者之一Jim Watson,虽然是16岁上大学,22岁获博士学位,并非因为超级聪明。
一个原因是当时芝加哥大学的校长认为美国高中教育不行,误人子弟,而让高中读一半(美国高中四年)的芝加哥人可以申请芝加哥大学。
另外一个原因是那时的生物学容易。
Watson小时候爱鸟,耽误自己:大学还喜欢鸟。鸟是生物不错,但那时没什么重要的科学研究。
Watson申请研究生,特别希望去加州理工学院,摩尔根创建的,人才济济。不过,于Watson,那是一厢情愿,人家不要他。
他不动脑筋地申请哈佛,只因为哈佛有名,而不管它当时的生物研究行不行。他后来说,谢天谢地,哈佛也没取我,要不然如果我去了哈佛,就学不到什么好东西,而是落后的。读者可以竞猜,如果他去哈佛念了研究生,会不会最后成为某个博物馆的动物部主任?或者给老百姓讲解鸟类习性的科普作家?
芝加哥大学有位老师,给Watson指路:你去印第安纳大学Bloomington分校。
如果把芝加哥比作武汉,那么可以把印第安纳州比作江西省,都是不远的农业区。Watson去Bloomington就好比去江西农业大学(“农大”)。
这老师太看不起Watson了,送他去农大?
其实,那位老师是“因材施教”,让Watson以他自己能够拿到的成绩、不超高的智商,去一个适合他的、专业非常好的学校。
当时,著名果蝇遗传学家Hermann Joseph Muller已经在“农大”,并且已经获诺奖。
美国的“农大”怎么会有诺奖得主?
因为Muller虽然科学很好,但一辈子和人搞不好关系。他是Morgan最重要的三位学生之一,和Morgan就搞不好关系,与实验室也纠结哪个想法是自己的。Morgan于1933年获诺奖,奖金与两位学生分享,就没有Muller,只有Alfred Sturtvant和Calvin Bridges。在德州大学任教期间,与同事关系也不美妙。
Muller是比较左的左派,与美国也处不好关系,去苏联。苏联流行起李森科主义,伪科学。苏联科学院遗传学研究所的所长、Muller的好朋友Nikolai Vavilov在1940年代被迫害致死。Muller在苏联科学院工作4年后,1937年被迫离开苏联。他去过西班牙,也在英国大学短期工作。
Muller回美国,而且从此反共。但是,美国认为Muller亲共,Muller掉进五大湖也洗不清。1940年代,美国大部分学校都不给他教职,有教职也时间不长。
那时,国家的研究经费很少。私人的洛克菲勒基金会给Muller研究经费,而且愿意出工资。不过还是没几个大学愿意给Muller教职。
这样的情况下,Muller才于1945年到美国农大任教。
1946年,Muller因其1920年代的工作获诺奖。
美国“农大”得了便宜。
农大当时不仅有Muller,还有希特勒送来的意大利科学家Salvador Luria。
希特勒和墨索里尼不仅让Luria到了农大,而且Luria的意大利同学Renato Dulbecco也在农大。他比Luria只小一岁,但研究起步晚,在农大是Luria的研究助理,相当于现在的博士后。
Muller是1946年诺奖得主;
Luria是1969年诺奖得主(因为其1940年代的研究),因为是犹太人而不得不离开意大利;
Dulbecco是1975年诺奖得主(因为对动物病毒的研究),因为不认同法西斯而离开意大利。
Delbruck是德国人,但是坚决反对希特勒而离开德国,是1969年诺奖得主。
Watson到农大学习是他一生第一个福份。Watson认为Muller和他的果蝇不行了,Luria的噬菌体才是现代生物学。而且Luria与Delbruck熟悉,Watson早已开始崇拜Delbruck。所以,Watson到农大后选的导师不是Muller而是Luria,不是研究果蝇而是研究噬菌体。
Watson上的是美国“农大”,但那时农大正好人才济济,有Muller和Luria这么好的老师、Dulbecco这么好的师兄,在生物学提供的环境远远超过当时哈佛大学校本部的生物学。
Watson的芝加哥大学的老师,有insight,指点了Watson。要不然,谁说Watson不会成为某个动物园鸟笼的管理者,而成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生物学家之一?也说明,研究生阶段挑导师,比挑学校重要;挑适合自己的水平和方向,比挑导师的名气重要。
在大学老师指点择校读研究生后,Watson自己选了导师。一开始是跟风选诺奖得主,入学后自己有认知,选了一般学生不懂、而有见识的学生才会跟随的未来诺奖得主。他在“农大”学了全世界生物学最前沿的噬菌体研究,而不要他的哈佛大学生物系能提供的是生物学的过去。
Watson很担心自己数学不行而跟不上他崇拜的大生物学家,但他在研究生阶段获得了生物学的基础和见识。以后,他在欧洲做第一个博士后期间,Luria说你需要加强物理和化学。这是Watson转去英国剑桥做第二个博士后的原因之一。
在位于剑桥的卡文迪许实验室,Watson学习了物理为基础的结构生物学,遇到了一堆以前和今后的诺奖得主,碰到了物理出身的结构生物学家Francis Crick。Watson一辈子对Crick的智力无比崇拜。
其他,就是众所周知的历史了。
所以,人不仅不可貌相,而且也不能通过单向度检测的所谓“智商”来判断。
怎么选学校、怎么选导师?
不要问我如何做到,五十年后您讲...
(注:不要看不起农大。中国各地农大的遗传学教学普遍优于医学院的遗传学教学。恐怕江西农大、四川农大、广西农大的遗传学可能优于中国最佳医学院的遗传学教学。农学院遗传学学好的学生,应该到医学院做人类遗传学研究,研究人类疾病和形状相关基因)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