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能在中国大银幕上,看到这样的画面:
床上,一具已经僵硬的,老太太的尸体。
一名男子,接过助手递来的热毛巾,敷在老太太的膝头,缓缓揉搓,等其逐渐变软,再慢慢掰直,捋顺…
他动作温柔,却毫不含糊,没多久工夫,歪歪扭扭的躯体,便恢复了正常。
他手上动作没停,继续给老太太穿衣、穿鞋、化妆…
口中念念有词:宽脚穿鞋走大路,平安走过奈何桥…
棺材终于抬了出来,子孙跪了一地…
没错,故事的主角,是一名殡葬师。
中国人最忌讳的题材,居然拍出来了:《人生大事》
莫三妹,三十好几,活得很废柴。
找不到正经工作,整天叼着烟,趿拉着拖鞋,满世界乱窜…
前几年,他为了女朋友跟人打架,进去了。
他觉得自己特爷们,可在女朋友眼里,幼稚得要命。人根本不领情,转头就跟一个开母婴店的男人好了…
给他戴绿帽的男人,甚至当面掏出一沓钞票,甩给他:这算我们补偿你的…
三妹想不通,自己哪点比不上对方…
他觉得女朋友没选他,主要还是因为,人家开母婴店,他家是做“死人”生意的,说出去不好听…
没错,三妹家祖上三代,都是殡葬师。
这买卖,谁做谁知道…
街坊邻居嫌晦气,平时话都不肯多说一句,路过都要绕道走。
灵车停哪儿都有人赶,路人不小心碰到车上的花,要赶紧洗手。
相亲就更不用提了,人家一听职业就摇头…
三妹是家里唯一的男丁,他爹整天想着儿子接班,偏偏三妹打心眼里看不上这份工,平时吊儿郎当,根本不上心。
为了这事儿,父子俩见面就吵。
把三妹逼急了,他想马上把店关了:妈的,老子要换一个活法!
直到有一天,三妹给一个老太太送葬,意外“捡”了个小姑娘。
小姑娘眼看着三妹给外婆穿衣打扮,把她装进了一个“大盒子”里…
她梳着丸子头,提着红缨枪,追了三妹几条街…
一见面,就拿红缨枪猛戳他:你把我外婆送哪里去了?
从清明档拖到6月底,《人生大事》终于在今天登陆中国内地院线。
今年的院线,已经太久没有像样的电影了…
乌鸦这次早早去看了点映,最大的感受是:好笑,也好哭,很适合与家人一起观看,大家记得带纸巾。
提到殡葬题材,很多人都会想起2008年的日本电影《入殓师》,但在国产电影中,相关题材还是很少见。
老实说,我很佩服主创团队的勇气,敢碰这个中国人讳莫如深的题材。
我不知道多少人会因为题材而劝退,毕竟在中国,死亡教育严重缺失,人们对丧葬行业工作人员缺乏起码的尊重。
片中有句台词一针见血:这一行,有能耐的看不上,没能耐的干不了。
人们对殡葬师避之唯恐不及。
有殡葬师说,做这行常常被嫌“不干净”“不吉利”,不能随意说“再见”“一路走好”,别人不愿意握手,人家结婚也不愿意请喝喜酒…
因为这份工作,朋友也越来越少…
但事实上,他们的工作是如此重要,甚至庄严而神圣。
正如导演刘江江说:人生只有一头一尾要别人来帮着完成,一生一死是非常不体面的。
殡葬师,就是帮别人,体面地画上生命的句号。
刘江江的爷爷和大爷都是木匠,十里八村谁家有丧事,爷爷就会给人家操办。
小时候的刘江江,见过家里院子摆着各种棺材,也跟着去参加葬礼,葬礼上有好吃的、好玩的,还有唱戏的、放电影的。
他笑称,对他来说,葬礼甚至是文艺爱好的启蒙。
为拍《人生大事》,导演花了两年时间,走遍河北、青岛、天津、武汉,采访了很多殡葬师,了解了很多内幕。
然后把这些生动的细节,一一展现在电影里。
就说其中一个小片段:莫三妹在父亲的指导下,给车祸丧生的男人整理遗容。
车祸非常惨烈,尸体血肉模糊,面目全非,必须要先拼骨,整个过程,不亚于一场手术,既考验心理承受能力,也考验技术…
拼骨、缝合、穿衣、化妆,家属进来,见到的是终于恢复人样的至亲…
他们的感谢,都化成了一句话:他是我们的儿子…
就这一句,是对殡葬师最大的肯定。
让死者安息,给生者安慰,殡葬师就是用一个特殊的仪式,让人们感受到,自己深爱的人在生命终点,依然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值得一提的是,片中饰演殡葬师莫三妹的朱一龙。
之前他出演爆款剧《叛逆者》,乌鸦就夸过他的表现,看得出来,他在为成为一名优秀演员拼尽全力。
《叛逆者》
国产流量明星靠脸吃饭,绝大多数人根本不在意演技,只要镜头里的自己好看就行,不怕粉丝不买账。
但朱一龙显然不满足于这些,这些年,他挑战了不少角色,有的完全颠覆之前的印象…
据说《人生大事》开拍前,导演见到朱一龙,并不满意,觉得他太帅太阳光了,不像莫三妹。
但寸头一剃,穿上花衬衫、短裤,趿拉着拖鞋,叼着烟,讲着地道武汉话,走路的姿势也变了…一个街头市井痞子形象,呈现在大家面前。
他用实力,说服了大家。
为了演好莫三妹这个角色,朱一龙去了殡仪馆体验生活。
他在停车场观察到一个特别像三妹的人,也是剃了圆寸,靠在方向盘上抽烟,听着很大众流行的歌,发着语音。他在这个小环境里,和在外面工作时的感觉完全不同。
突然间,朱一龙觉得这个人物在心中有了具体的形象。
后来,他把观察心得,自然地融进了表演里。
丧丧地说话、飙粗口,在车里翘着腿,拿手机发语音,扔手机…完全拿捏了一个小人物的做派。
莫三妹这个角色,一开始喜欢怨天尤人,没有什么责任感,直到,他遇到了小文…
这个和外婆相依为命的孩子,拼了命也要问出外婆的去处。
三妹这才意识到,对他而言,这只是一份工作,但对一个小孩而言,是失去了至亲。
一开始,他简单粗暴地告诉她:你外婆烧成烟了,飘到天上去了,你再也见不到了。
惹得小文放声大哭。
他只好又骗她:飘到天上,就变成了星星…
没想到,小文相信了。
她对别人说:三哥他们,是种星星的人。
她半夜睡不着,会对着星空发呆,一遍一遍地播放电话手表里,外婆的语音:小文多喝水啊,小文回来吃西瓜啊,别在太阳底下晒,找阴凉地儿待着…
仿佛这样,就可以钻进回忆里,把外婆留在身边。
谁说孩子什么都不懂?
有时候,孩子比大人更真挚,更善于表达情感。
小文比谁都明白,天上的星星,都是爱过我们的人,而对死去亲人的最大尊重,就是不忘记他们,好好保管他们留给我们的东西。
她的天真温柔,一点点融化了三妹的心,这个原本内心柔软的糙汉子,渐渐卸下了铠甲…
他开始思考,职业的意义,人生的意义。
到底,死亡意味着什么?
怎样的送别,才没有遗憾?
我们如何面对亲人的离开?
这一对没有血缘的“父女”,一起经历了一场又一场葬礼,有的悲伤,有的荒诞,有的浪漫…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彼此救赎,相互治愈,一起走出人生的低谷。
片中有一句台词:人生除死无大事。
电影立足于殡葬师的故事,却不仅仅教我们理解死亡,更是在提醒我们:在活着的时候,要好好珍惜彼此的羁绊,不要等到告别时,才追悔莫及。
乔布斯曾说:死亡是生命最伟大的发明。
正是因为生命是有限的,我们才会珍惜生命,我们才会努力让自己活得更有价值。
我们努力赚钱,让自己和家人过上富足的日子;我们奔向广阔的世界,让自己没有白白活过;我们需要文学、艺术、音乐,让人生变得生动而丰富…
活着就要让自己快乐,因为你将会死很久。
死亡最大的意义就在于:只有当我们知道“归期将至”,才更知道这一生要“去向何方”。
这几年,我们经历得太多太多了…
疫情两年多,我们看了太多生死,有太多的悲伤和无奈。
不知道你是否跟我一样,时不时地,那种丧丧的虚无感,那种对生命逝去的恐惧,就会袭上心头,令人彷徨难眠…
或许一部电影,不能帮助我们去解决生活中具体的难题。
它从不给明确的答案,它无法帮我们交房租水电费,无法替我们做任何的人生决定…
但至少,它让我们可以躲进黑暗的房间里,在有限的100多分钟里,痛痛快快地笑一场,哭一场,从中汲取温暖的力量,重拾生活的勇气。
《人生大事》院线热映中
乌鸦推荐观看
按保存今日份推荐
- 每天遇见一部好片 -
这年头还能进电影院躲一躲
真TM不容易!值得一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