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啥,觉得《浪姐3》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人,可以去看《桃花坞》第2季
简直让人梦回《花少》房车一夜。
开播第二天就上了热搜,其中,“桃花坞尴尬九分钟-文字转述”更是高居热搜榜第二。具体有多窒息大家可以点这里复习。
今天
骂宋丹丹作为前辈倚老卖老:

非要开晚会跳集体舞,前脚刚说不强迫,后脚一直安排这个表演唱歌、安排那个表演跳舞。
像极了领导逼迫员工团建的样子
明天骂“以李雪琴为代表”的后辈是阴阳人:
语焉不详、捉摸不定,各种和稀泥打圆场,在领导面前陪笑脸,然后私下抱怨领导一意孤行。

又或像辣目洋子这种维护“统治阶级”的“员工”,即便有不满,但也倒向长辈阵营。
倒不如像王传君这样直接提出来拒绝,用诚恳的态度把问题往自己身上推。
宋丹丹还点赞了王传君“有话直说,直接驳回领导提议”的微博,这操作真是意味深长。
叔发现,大家特别能get这种社交场合、社交群像类话题,狠狠代入、狠狠共情👇。
我之前也聊过很多社交美学类内容。
比如《桃花坞》第一季里,满嘴“宝贝”的社牛苏芒。
比如分不清到底是精明还是傻大姐的孟子义。

对了,第一季像女王般喜欢走在众人前面,坐在C位的孟姐,到了第二季,尤其是在宋丹丹的衬托下,都显得可爱了几分。很多网友表示《桃花坞》不能没有孟子义,从此黑转粉。

比如一屁股挤走张慧雯,自己抱着李冰冰脖子拍照的来事儿小天才周也。

而这次,从第一期9分钟就开始水深火热的《桃花坞2》,让我们看到了中老年人和年轻人的社交审美生态,究竟存在多大的差异。
浪姐3
》里那英、宁静、于文文也出现过类似情况

今天就跟大家聊聊这件事。
01
中老年人vs年轻人的社交审美差异
1、中老年人的社交审美生态——集体化
没错,中老年人的社交关键词就是集体化。
即使一些中老年人已经适应现在的社会,一个人旅游、一个人吃饭,但大部分中老年人还是喜欢有人引领的集体生活
一方面,是集体化的社交模式
中老年人喜欢抱团、喜欢扎堆。
从小到大,你应该也会在公园、广场、小区健身器械等场合,看到中老年人扎堆聊天、下棋、带孩子、跳广场舞…就连上老年大学,他们也喜欢一起报名、一起学习。
逢年过节,中老年人喜欢搞热热闹闹的活动、聚餐、联谊会、文艺汇演。
氧叔现在还记得,小时候总被奶奶带去老年活动中心,表演歌颂祖国诗朗诵。

他们还喜欢三五成群组团旅行,用整齐统一的姿势、手势、队形拍团体照;

图源小飞718
喜欢结伴儿旅游,结伴儿跳广场舞,结伴儿唱歌...
组团去超市抢打折菜,组团去美国抄底黄金、组团去日韩抄底房子。
组团爬树枝,将脸挤进花和树枝间拍照。

另一方面,是集体化的审美取向

墨镜、阳伞、帽子、丝巾...中老年人的审美高度统一,向她们以为的大众审美看齐,统一化美学标准。

丝巾作为摆拍道具,姿势也是统一的,大多做展翅飞翔状。
中老年人的走秀也与一般秀场不同,模特们身穿的旗袍/洋装,在款式和花色上也高度统一。
材质、做工、潮流、设计、时尚感靠后,最主要的就是整齐划一,看起来是铁板一块的团体
中老年人秀场:统一、统一、统一

一般秀场:设计、设计、设计

而年轻人的社交审美与之相反,他们的社交关键词是个体化,为美的诠释提供了更多范式。

2、年轻人的社交审美生态——个体化
当然了,年轻人也会被大潮流的吸引,比如一些淘宝爆款、一字眉、网红脸、纯欲风的批量生产。
但在潮水褪去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便会寻找并践行自己的审美标准,可能不大众、不通俗,却很独特。
一方面,是个体化的社交模式
现在的年轻人,拒绝团建、聚会;
不喜欢通过组局来搞关系、获取人脉,抵制酒桌文化;
不喜欢走亲戚、不喜欢过年、不喜欢参加同学会。
反而喜欢一个人吃火锅、一个人看演唱会、一个人看病,一个人旅游...
喜欢单身,恐婚恐育。
两三好友即可,维持人际关系会感到心累。
喜欢独居,不允许别人打乱自己的生活节奏、打乱自己的日常习惯,和人住还不如养狗。
种种迹象都在表明,年轻人似乎做好了孤独终老
的觉悟。

另一方面,是个体化的审美取向
现在的年轻人标新立异、渴望独特。
原则上奉行圈子不同不必强融,从而也衍生出各种圈层鄙视链
比如亚逼鄙视链,纹身唇钉拉链裤的滚圈人士,瞧不上破洞裤渔夫帽十字架项链的低配亚逼。

在TikTok上大火的e-boy

纯欲鄙视链,辣妹款纯欲,鄙视好嫁风纯欲。
审美品味上,鄙视商业化叫座的作品,热衷于细化音乐、绘画、舞蹈等艺术分类。
追求小众、亚文化标签,各类审美喜好圈地自萌。
这样看来,个性化的社交审美,与集体化的社交审美之间存在矛盾
也算正常。

你们从小到大,肯定也经历过和爸妈、爷奶的审美相悖的情况。
比如女孩喜欢在额前留几缕碎发,妈妈就喜欢你梳大光明...
比如家里大红大绿的花床单、民族风的窗帘...
而人是悬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在互相看不顺眼的背后,是个性化时代与集体化时代的激烈碰撞。
02
社交审美背后的时代痕迹
现在的中老年人,大约出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成长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
时代造就了他们习惯参加集体生活,从小家庭都是兄弟姐妹一堆,生活在人来人往的家属院,工作国营单位什么都管都扎堆,人人之间没有距离隐私可言。
所以他们需要和集体深度接触,需要参加集体活动,需要在集体中寻找价值感、存在感和安全感。
像是中老年热衷的集体活动,比如广场舞,其根源就是特殊历史时期的忠字舞,这是一种表达对领导人忠诚和热爱的舞蹈。
各种文艺汇演
的前身,也是五六十年代的文艺团和样板戏。

而中老年人的审美启蒙,大家都知道,那就是风靡全国的美人挂历。画上的漂亮姑娘们都装点了丝巾、蝙蝠衫等时尚元素。
“十五岁的时候我跟你一样追赶流行,但五十岁我开始热爱俗气的一切。你觉得是我老了吗?不,我只是一如既往的热爱十五岁时喜欢上的东西。”
为什么中老年人喜欢组团爬树?因为当时的美人喜欢用鲜花衬托脸色,以树枝辅助构图。
对于他们来说,树就是他们心中的“网红打卡景点
上个世纪风靡全国的电影杂志《大众电影》封面
前阵子又流行起花草树枝入景
审美统一到雷同
的原因,是那个生产力低下的年代,生产布料的就几家厂子,人们选择的余地几乎为零,全国上下都是统一花色的床单、被罩、衣服、裤子。

而生于90、00年的这波年轻人,则是完全相反的时代体验感
城市化进程,让关系紧密的邻里相亲变成了更为独立的一家一户。
曾经的“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馀杯”,变成了同一楼层之间、上下楼之间根本不知姓什么叫什么。
家族内部的关联也逐渐被淡化,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宁愿在游戏里建立家族,也不喜欢给一些生疏的长辈敬酒。
随着生产力发展,自媒体时代改变了社交方式。
小小的一部手机,为我们呈现了更为广阔的社交空间,我们更喜欢在虚拟世界找到同类人,来弥补现实生活中的社交局限。
了解到这一层面,再回顾《桃花坞》里的众生相,至少在一个综艺节目里,没那么面目可憎,一切都情有可原
网友们愤怒的,也并不完全是宋丹丹的表现,而是生活中压制自己的权威力量,比如你的老板、比如你的甲方。
网友们瞧不上的,也并不是辣目洋子不帮李雪琴解围,反而积极配合宋丹丹组织晚会,而是想起了身边为领导当马前卒的同事
中老代际差异确实存在,倒也不必这么水深火热,两方折中一下,与其互相挑剔,不如互相学习
当代的年轻人可以向老年人一样,沾染一些热热闹闹的人间烟火气,从虚无的丧感中脱离。
学习他们那一代年轻人崇尚的精气神,意气风发、双目如炬
反过来说,中老年人向年轻人学习这个时代的新文化、新思维、新产品
就算无法志同道合,那就尽量做到包容,每个时代都有各自的活法,每种群体也都有各自的社交审美,每位个体也都有自己的评判体系。
毕竟,每个中老年人也曾年轻过,每个年轻人也终将老去
对了,氧叔最近经常刷到大家的留言,说想看叔写徐睿知新剧《夏娃》,从剧情到出圈的妆容,再到疯批魔女的美学分析,点赞过1000,叔马上搞起来~
点个在看
👇👇👇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