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6月21日16时,英德市农作物受灾面积超过7.19万亩,牲畜损失数量8000多头;家禽损失38万多只;受灾鱼塘面积6870亩,损失产量约1142吨;农牲渔业直接经济损失约1.56亿元
6月22日,佛山菠萝救援队在西牛镇转移受困群众。受访者提供
文|《财经》记者 周缦卿 金贻龙 实习生 田璐铭 
编辑|鲁伟
“六口人困在家里,现在水位快到二楼了,食物只能顶一天多。”6月22日,当广东省清远英德市高三毕业生小石(化名)一家通过社交平台求援,这座广东省面积最大的县级市已经连续下了半个多月的雨。
英德市是被河流包围的农业大县,位于广东省中北部,辖区内有北江、滃江、连江三条河流过境,集雨面积在100平方千米以上的支流有16条。
作为中国年径流量第二大河流——珠江流域的重要干流之一,北江正面临着暴雨的严峻考验。
据广东省水利厅官方公众号“广东水利”称,受连日强降雨和上游来水影响,北江干流水位持续上涨,北江干流石角站将于6月23日前后出现超百年一遇的洪峰流量(2万立方米/秒),防汛形势十分严峻。
这一珠江流域的洪水编号为“北江2022年第2号洪水”。6月21日,广东省水利厅决定将水利防汛II级应急响应提升至I级应急响应。但随着天气好转,广东省大部分地区强降雨减缓,6月23日,北江的防汛Ⅰ级应急响应被调整为Ⅱ级。
华南理工大学水利工程系教授、中国水利学会减灾专业委员会特聘专家黄国如向《财经》记者分析,英德地处北江中上游地区,属于清远市山区较多的县级市,辖区内多条支流交汇,从公开信息来看,连日来受到强降雨的影响,北江流域内的河流全线上涨,一般情况下,当急速的汇水与高强度、长时间的降雨相遇时,很容易形成严重的洪涝灾情。
“降雨量过大是核心原因,支流过多只是形成洪涝的其中一个影响因素。”黄国如表示,至于洪水是否会蔓延到北江下游城市,主要看接下来的天气状况,如果降雨进一步持续,不排除“珠江流域出现全流域性特大暴雨”的可能。
6月22日,小石一家用木板、烂衣物拦住洪水冲上房屋二楼 视频来源:受访者提供
“龙舟水”来袭
“广东水利”表示,广东前汛期(4月-6月)有一段降水较为集中的时期,经常隔三差五就会下一场滂沱大雨,由于时值“端午节”龙舟竞渡,民间形象地称之为“龙舟水”。气象上,每年5月21日至6月20日之间的降水,被称为“龙舟水”。
“龙舟水”雨量大、雨势强,是汛期中的“战斗机”。据气象部门预测,5月21日至6月20日是广东省前汛期降水集中期,“龙舟水”历史同期平均累积雨量为324.4毫米,占全年总雨量的18%。
广东气象局的官方公众号“广东天气”称, “龙舟水”期间,每日均有区县出现暴雨,其中有26天出现大暴雨,12天出现特大暴雨。英德、曲江、乐昌、翁源等18个区县“龙舟水”破历史纪录。韶关、清远分别录得平均雨量847.2毫米、845.8毫米,比历史同期偏多1.9倍、1.3倍,双双刷新当地历史纪录。
今年6月19日前后,小石发现,持续的降雨慢慢形成洪水,并漫灌到自家房屋一层,6月22日中午,洪水冲到家中房屋二楼的位置。从小石拍摄的视频中可以看到,泥黄色的洪水覆盖了房屋一楼,水位几乎要与二楼的窗户平行。6月22日,“英德洪水”话题登上微博热搜,越来越多的网友发出求助信号。
6月21日下午,英德市防汛防旱防风指挥部曾发布公告,督促居住在英德市区城南片区楼房在三层以下(含三层)人员、危房和老旧小区的人员,于当日下午4点前全部撤离,自行投亲靠友或到和平北路体育馆安置点。
洪水倾城时,小石和舅舅一家住在距离英德城区40多公里的西牛镇桥西路上,这是一栋两层半的自建民房,大约有4米高,看着汹涌的水势,他们将电瓶车直接架在桌子上,同时还找来沙子、烂衣服、布和木板,以此阻挡洪水冲向更高的位置,通过这种方式,小石家暂时避免了更严重的损失。
但养猪户王敏(化名)的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了。王敏是英德市大站镇大蓝村的养猪大户。2013年,王敏家的猪场也被淹过一次,当时猪场存栏8000多头猪,但只有1000多头猪被转移,其余生猪大多被洪水冲走了。2021年下半年,王敏一家对猪圈进行了维修,可还没投入使用,猪圈就被洪水冲垮了,“盖一栋起码要50万元,再加上一些设备,损失近千万元。”王敏告诉《财经》记者。
公开信息显示,英德种植业发达,是“中国红茶、绿茶之乡”。这些年,当地正在大力发展养猪业,2020年,《清远市生猪产业转型升级发展规划(2020-2025)》提出,清远今后六年生猪年出栏量每年目标250万头以上,下辖8县区(市、区)的目标是不一样的,其中,生猪年出栏量目标最高的是英德市,每年目标为95万头以上。
东莞人王敏的家人从1994年就进入养猪业了,大约在十年前,他们经过了长时间的实地考察,最终将养猪场选址在了英德市大站镇大蓝村,他们看中的正是当地的政策支持、气候条件和地理位置。
猪场通常设在偏远山区,洪水袭击英德后,当地饲料无法正常运送,猪群面临挨饿危机。“雨太大了,人都在往外撤退,养猪户只能赶紧低价把猪卖出去,来不及卖的猪,全都淹死了。”王敏说。
清远的汛情牵动人心。据公开报道,6月21日,广东省省长王伟中连夜赶赴清远检查指导防汛救灾工作,深入了清远灾情最严重的英德市。王伟中称,要以“时时放心不下”的责任感,齐心协力、迎难而上,坚决打好打赢防汛救灾这场硬仗。
多地驰援
救援队在给受灾群众送物资。受访者提供
“我们这条街上,有的房屋地势比较低,最严重的已经淹到三层了,水大概有9米深。”6月22日晚上,小石在电话中告诉《财经》记者,街坊多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以及正在上学的孩子,大家普遍已经“泡”在水中有4天了,而在外务工的年轻人大多无法返乡。“我们还在等待救援”。小石透露,6月23日,有救援队开始给他们送物资了。
同样在等待救援还有英德市浛洸镇英西中学的上百名师生。6月23日上午,一名网友通过新浪微博发布了求助信息:“英西中学在校的100多位师生被困几天,没水没电,很多老师手机没电或没信号联系不上了,很多学生没东西吃了。大家都在学校里面等待支援物资,有没有有船的好心人可以帮助、支援一下孩子们。”
上游新闻记者在6月23日上午10点30分左右联系了英西中学一位老师,该老师表示的确存在上述微博所述的情况:“我们学校现在还被水淹着,我所在的老师宿舍楼因为地势比较矮,水深大概还有1.8米左右,根本无法出行。原来我们以为洪水会很快退去,就没有向外界求助,没想到从昨天晚上10点到今天上午10点,才退了1米左右,所以我们不得不向外界求助,现在学校很缺食物。”
由于汛情严重,清远市应急管理局向广东省内的一些民间救援队发出了求援信息,来自佛山市菠萝救援服务中心的肖鲲告诉《财经》记者,接到请托后,他们共派出了九个人,大概两三个人乘坐一条橡皮汽船,日夜救援。
肖鲲介绍,救援队先是去了韶关,再到英德的西牛镇,在该镇转移了200多人。对于发烧的小朋友、不舒服的老人家以及没东西吃的人,他们会优先转移。
在肖鲲提供的视频中,救援人员在黑灰色或暗黄色的水里,把群众从防盗窗、阳台边接上船。有的村庄成了一片湖泊,某些地方的水位几乎淹没电线杆。
6月21日,惠州市惠阳区蓝天救援中心接到了清远英德市应急局请援后,派出七名救援队员,携带两艘冲锋舟、三台船外机以及其他救援装备,前往英德市沙口镇参与洪水抢险救灾,当天晚上7时抵达,截至第二天凌晨4时许,利用冲锋舟转移群众64人。
广东省应急管理厅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广东应急管理”称,根据清远市救灾需要,截至6月22日上午8时,已从佛山等地市调派冲锋舟、橡皮艇共50艘,协调广东省救援辅助队派出23名专业人员到达英德市协助操作冲锋舟橡皮艇,协调电力部门派出10台发电车前往英德,征集调动总排量达1.7万立方米/时的8台大型排抽设施于凌晨出发、火速赶往英德实施救援。此外,广州、惠州等地也已派出救援队,驰援英德抢险救灾工作。
广东应急管理还称,截至6月20日11时,韶关、河源、梅州、肇庆、清远等多地共47.96万人受灾,紧急避险转移17.76万人,紧急转移安置3.70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27.13公顷,倒塌房屋1729间,直接经济损失17.56亿元。
针对“北江2022年第2号洪水”,黄国如表示,根据他在广东当地了解的情况,影响最大的是清远和韶关,目前两地城区已采取救援和应急措施,并没有类似2021年郑州洪水中出现的危急情况。黄国如称,相对而言,由于防洪标准较低,乡村地区一直是防洪的薄弱环节,尤其是沿河居住的村民,面临的风险更大。
“一旦发生特大暴雨,还是得靠骨干性的实力工程(来防御),比如水库、堤防等,这些年国家也做了很大投入,但是跟现实需求相比,仍有欠缺之处,还要进一步加大投入。”黄国如建议,未来的水利项目应该更多向中小河流、小河道治理方面倾斜,提高全流域的防洪能力和调度、预警能力。
责编 | 要琢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添加微信:caijing19980418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