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系读者投稿,来稿请投至:
[email protected]k.com.cn
文|读者:米唐
对食物我素来没什么要求,好像除了榴莲以外什么都行。不过,一年四季我都爱喝糖水。毕业以后来广州工作,不得不感叹,广州实在是一座热烈而甜蜜的城市,气候炎热,民风悠悠,味美如斯。糖水是广州人的美食信仰。在这里,喝糖水没有时令限制,春夏秋冬皆宜。
我喜欢广州,更钟爱这里色彩缤纷的糖水:杨枝甘露、竹蔗茅根水、银耳桃胶莲子羹、陈皮海带绿豆汤、椰汁香芋西米露、冰糖雪梨马蹄爽......得天独厚,应有尽有。
刚到广州时,我住在北京路,街道繁华,人声鼎沸,霓虹灯下一派欣欣向荣。那一块有许多家糖水店。食物可以消除饥饿感,也会唤醒饥饿感。后者有点像下班后走在路边,闻到烧烤的油脂香气,明明已经吃过晚饭,但这股香气迅速滑到胃里,你摸摸肚皮:哦,好像是有点饿了。仿佛不受大脑控制,躯体率先做出反应,食物与饥饿之间的相互作用,就这样被我们的身体不讲道理地表达着。如今,路过糖水店也会给我的嘴唇带来焦渴,身体迫不及待想要我走进去享受劳碌一天后的懈怠。
我经常在夜里出门散步,回来时就随意走进一家喝一碗糖水。我甚至喝过一家做抹茶系列的,十分惊喜,抹茶微苦,糖水甜腻,二者相结合,竟产生了不期而遇的美妙化学反应。但我最常喝的只三样:绿豆沙冰、红豆双皮奶、桂花龟苓膏。
《恋上糖水圆子》剧照
绿豆沙冰,清甜爽口、解腻生津。红豆双皮奶,外型有种古朴典雅的美意,好似雪地上堆落一簇湿漉漉的红梅花瓣。红豆口感粉糯,双皮奶细腻丝滑,温润奶脂香和红豆香气巧妙融合,悠然飘散,是一碗模样醇厚、滋味细柔的糖水。
桂花龟苓膏,黑褐色膏体晶莹剔透,像流动的水晶,又有如同果冻一般的质地和口感,在碗里晃晃悠悠,沽溜沽溜地很是调皮。明黄色的朵朵桂花更是为其增添了一份沁人心脾的清香。舀一勺送入口中,触感爽滑润泽;一口咬下,Q弹软糯,淡淡的草木清香在嘴里弥漫开来,混合着桂花的香蜜,入喉回甘,令人难忘。
(图 | 视觉中国)
从什么时候开始爱喝糖水的呢?我是湖南农村人,在我出生长大的地方,并没有“糖水”的概念。一直到小学二年级,我去广东中山——妈妈上班的地方过暑假。中山气候闷热难当,妈妈常常会在下班后带我去糖水店喝碗绿豆沙冰。
一碗绿豆沙冰两块钱,清热解暑,非常实惠。“实惠”,在当时是我们做几乎一切需要花钱的行为的先决条件。你知道,穷困窘迫的日子,一定要精打细算,才能挨得下去。而在精打细算的日子里,实惠就是最大的惊喜。
《母亲》剧照
冰、甜、香、润,这一碗绿豆沙冰实在是恰到好处。舀一勺暗绿送入口中,唇齿间的冰霜之感先消解掉了大半燥热。绿豆新鲜,在熬煮的过程中褪去了光滑柔韧的外衣,只留下豆子的清香软糯和细腻沙感。真好喝啊。
我现在的年纪,比起妈妈那个时候还大一点了。生活节奏好像一直疏淡,所以不经意间,就过去了这么多的岁月。有时候我坐在糖水店里,记忆总能倏地回到90年代,回到和年轻时的妈妈坐在一起喝绿豆沙冰的日子,生命真是奇妙。
而记忆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很多时候,你会觉得人的记忆其实是钝感的,工作以来便尤其如此:有时过去了一个月,经历了二十多个疲惫的工作日,又经历了几个滔天大睡的周末,回想起来,这些时间好像就只是从你眼前流过了,它们没有与你发生任何反应,没有留下丝毫记忆点。但有些时候,记忆又会藏匿于一些平常事物,它可能突然就从脑海之中冒了出来,令你措手不及:譬如一碗绿豆沙冰可以唤醒儿时记忆,一场细雨也能让你想起流淌过家乡的小溪。
《青木瓜之味》剧照
记忆中的一碗绿豆沙冰,于我而言还不仅仅是夏天的符号,它承载着某种生活的启示,从遥远的、已逝的童年片段中为我带来。
那些暑假,我住在妈妈工厂的宿舍里,和她挤在一张单人床的下铺。不出差的时候,我们就去工厂食堂吃饭,出差就蹲在路边吃快餐盒饭,一碗绿豆沙冰,就算是对自己的“犒劳”。妈妈辛苦忙碌、勤俭节约,但我清晰地记得她在那段日子里过得清爽、快乐。她该上班上班,该晃大街晃大街,对生活没有一丝怨气,也没有任何犹疑,她扛得住事儿,且一往无前。
妈妈始终保持着一种前进的姿态。她前进的方向并不是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所描绘的远方,日出的地平线,而是工厂,工厂的员工宿舍、食堂,廉价的糖水店,路边的盒饭摊,还有她生下我的地方,农村的老家。年幼时,我曾问过她:“妈妈,你的梦想是什么?”她回答我说:“我们一家人过上幸福的生活。”“幸福的生活”,这是一个多么模糊的概念,这并不是一个具体的、可以量化的目标。可就是这样一个模糊的概念,让她能一直向前,明明没有明确想要到达的地方,却能让她从不逃避何种困境,直至今天。
于现在的我来说,这是宝贵的启示:人生找不到具体的方向,没有关系,只要保持一颗向上的心,行动,行动,总能获得幸福。当热情耗尽,就去喝一碗糖水,一碗绿豆沙冰,消暑解渴,也消解疲乏。落肚,便踏实,人也会更有力量。
《街角洋果子店》剧照
有时我想,生活其实就像一家老破而正宗的糖水店。这家店里聚满了形形色色的人,这些人在这里来来去去,环境其实嘈杂。然而,他们都各自围着简陋的木桌和塑料凳,低头喝着碗里的糖水,享受属于自己那一份暂时的甜蜜、清凉与静宜。
对于那时候的妈妈和我来说,一碗绿豆沙冰,就是一片暗绿的海,安静、宁谧;实惠、舒坦。置身其中,便忘却嘈杂。
排版:踢踢 / 审核:同同
三联人物故事征稿
投稿要求
故事须真实可靠,可以是亲身经历,也可以是身边看到或听到的故事,要求故事性强,能打动人心,或者具有现实意义。以第一人称叙事为佳,有相关图片更佳。
投稿方式
稿件字数5000字以内为佳。
稿件请同时发送至:
稿件示例
来稿请注明联系电话,方便沟通。一经采用,我们将提供有竞争力的稿酬。
期待你的文字。
本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文末分享、点赞、在看三连!转载请联系后台。
大家都在看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下单本期新刊。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