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新厌旧是好莱坞的一大特性,新人层出不穷,老人江河日下。
很多老牌巨星,都陷入了晚节不保的尴尬境地。
首当其冲的,便是被“金酸莓奖”青睐已久的两位“烂片之王”——布鲁斯·威利斯和尼古拉斯·凯奇。
不过,这两位“烂片之王”却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一个罹患失语症宣布息影,一个刚刚迎来事业第二春。
今年3月,凯奇在接受杂志采访时表示,自己已在一年半前还清了所有债务。

凯奇的债务问题,起始于2008年。
彼时,他因金融危机、多次离婚、偷税漏税等问题债台高筑。走投无路之下,化身“行业劳模”,烂片一部接一部地演,被影迷嘲讽为“烂片之王”
然而这两年,随着债务的陆续还清,凯奇的选片余地也有了很大的提升。无论是19年的《星之彩》还是去年的《猪》,口碑都在水准之上。
最近,他又用一部新作,高调宣布了自己的归来——
《天才不能承受之重》
《天才不能承受之重》早在上映之前,就已饱受关注,因为凯奇在这部新片里“自己演自己”。
片名中的“天才”二字,指代的正是凯奇本人。
好莱坞巨星无数,有的是勤奋型,天赋一般但胜在勤勉,比如阿汤哥;有人是天赋型,一开局就惊艳全场,比如凯奇。
拍这样一部“半自传”性质的电影,一不小心就会拍得过分严肃或沉重。但《天才不能承受之重》讨巧地避开了雷区,用娱乐性十足的爆米花路线取而代之。
影片故事几乎照搬现实,讲述巨星凯奇的陨落与无奈
事业上,他过气多年,为了争取一个角色,他拉着制片人在路边疯狂试戏。
生活中,家庭分崩离析,妻子和他闹离婚,女儿嫌他爱说教。
另一边,凯奇还要面对巨额负债。
面对此景,经纪人坐不住了,给他接了个“走穴通告”——以100万美元的报酬,到小岛上给富豪哈维过生日。
尽管很委屈,但凯奇还是接下了通告。

没想到,上岛之后,凯奇却收获了另一番惊喜。
原本想赚快钱的他,和哈维一见如故。
两人不仅对电影的看法一致,连喜欢的电影都不谋而合。
哈维在岛上打造了一间安保严密的密室,密室里摆放的不是金银珠宝,而是与凯奇有关的各种电影周边:有《勇闯夺命岛》里的“珍珠炸弹”,有《空中监狱》里的兔子玩偶,有《变脸》里的黄金双枪,有《曼蒂》里的锯子,甚至还有一个1:1制作的凯奇真人蜡像。
不仅如此,哈维还花费大量精力,为凯奇写了一部剧本,助他重回事业巅峰。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形影不离,一起讨论剧本,一起在岛上冒险,一起探讨人生哲学。
影片高高兴兴地进行到这,就是一出臆想连篇的荒诞喜剧。没想到接下来剧情急转直下,引入CIA特工,开始往间谍特工的路子引。
CIA找到凯奇,说哈维是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为了干预政治他不惜绑架某总统候选人的女儿。
目前人质就关押在岛上。CIA要求凯奇与他们合作,救出人质。

于是接下来,凯奇以修改剧本为由,留在岛上一边写剧本一边找人质。

一场好端端的粉丝见面会,逐渐演变成一场间谍任务。

值得一提的是,《天才不能承受之重》作为一部动作喜剧,中间置入了很多笑点,而且这些笑点大多和凯奇的表演经历有关,二者虚虚实实地关联在一起,让人莞尔。

比如,哈维和凯奇聊电影,说他很喜欢凯奇主演的《第一夫人的保镖》,凯奇表面深以为然,背地里回房偷偷恶补。借此说明凯奇作品太多,他对自己演过的作品,并不能如数家珍。

后面凯奇成为卧底,CIA特工教他做了张贴纸,只要贴在手上,用手接触他想迷晕的人,就能让对方迅速陷入昏迷。凯奇贴上贴纸后,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的额头,结果把自己给摸晕了。
对讲机那头的特工心急如焚,焦急之余,特工急中生智,喊了句“Action”,结果凯奇立马条件反射地醒了过来。
看到这里,凯奇的死忠粉想必会会心一笑。

现实中的他,虽然出演烂片无数,但从没敷衍过。
他曾在采访中说,“即便是一年接四部戏连轴转的时候,我也有自己的底线,那就是在这部戏里、在这个人物身上,必须要有能让我全身心投入去表演的地方。这些作品确实都不怎么样,但哪怕是这样的电影,我拍的时候也都是全身心投入。我知道很多人误会我演这些角色就是在装装样子走过场,但其实不是的,我每一部戏都是百分百投入地在演。”
《纽约时报》曾这样评论他:“只有垃圾的编剧,没有不行的凯奇”
片中类似这样“现实照进电影”的戏仿与彩蛋还有很多。
影片以创作剧本为线索,自己演自己的“戏中戏”结构,致敬了凯奇的《改编剧本》
《改编剧本》
凯奇跳进泳池喝酒的场面,致敬了凯奇的《离开拉斯维加斯》。这是凯奇的奥斯卡封帝之作,影片男主的角色心理和《天才不能承受之重》里的凯奇有些许相似。
凯奇与哈维被人追杀时,嗑高了的凯奇想遵循“嗑药不开车,开车不嗑药”原则,但哈维却不自觉地坐到副驾,把开车跑路的重任交给凯奇。
这段呼应的是凯奇的《极速60秒》。哈维坐到副驾,是因为他知道凯奇的车技比他好,《极速60秒》的飙车戏是他亲自上的。
现实生活中,凯奇一直把家庭放在首位。他曾为了家人回绝了《指环王》和《黑客帝国》的拍摄邀请。

《天才不能承受之重》也用了大量的笔墨,去交代凯奇与家人的关系。

比如,为了拍戏、还债,凯奇总是疏于陪伴家人。
他给女儿写了一首歌并唱给对方听,结果女儿听完第一反应是尴尬无语。对此,凯奇很懊恼,只能哽咽地反省自己。
为了让凯奇的往昔与当下形成对照,影片特意设置了一个存在于幻想中的年轻版凯奇——视效团队VFX利用AI技术将58岁的尼古拉斯·凯奇变年轻了25岁。
年轻版凯奇,采用了凯奇在《我心狂野》中的造型。

1990年,凯奇为了宣传《我心狂野》,曾在英国某脱口秀秀了一堆迷惑行为。若干年后接受媒体采访,
凯奇曾
表示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
回忆

年轻版凯奇与年老版凯奇互相映照,带出了一种英雄迟暮的既视感。

看上去有点自嘲,还有点苦涩。

年轻版凯奇会不停地吐槽年老版凯奇“老是接烂片”、“再也不是当年的那个电影明星”。
而真正的凯奇,则借角色之口,说出了心中的无奈:“拜托,这是我的工作,我赚钱维系生活,养家糊口,你们管得也太多了!”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该片并没有对凯奇的人物形象做出更全面、更深入的剖析,没有真正深入角色内心,探索他堕落背后的真实想法,只是轻描淡写地点出他内心的困扰与矛盾。

当然,作为一部爆米花喜剧片,我们无意苛责太多。就视角、设定与彩蛋来说,它已足够惊喜——它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勇于告别过去、勇于重新出发的尼古拉斯·凯奇接下来一定还会给我们带来更多惊喜。真正的翻盘还在后面!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