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国内高通胀压力,取消对中国产品加征的关税,让美国消费者以更低的价格购得产品——这一看似简单的决定对拜登政府而言却是艰难的抉择
美国总统拜登就美国5月份就业报告发表讲话,表示抗击通胀是其首要经济任务。图/视觉中国
文|《财经》记者 蔡婷贻  
编辑|郝洲
美国5月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增长8.6%,进一步推高了通胀预期,令拜登政府的抗通胀之路更加艰难。
尽管拜登政府不断重申对抗通胀是美联储的责任,但是美国民众仍把怨气撒向拜登政府。了解民怨的拜登也宣誓,协助缓解通货膨胀是他的优先施政重点。为了缓解通货膨胀,拜登政府决定从5月起每天释放100万桶战略石油储备,同时他也计划在7月访问沙特阿拉伯,劝说后者增加石油产量。
对抗通胀需要时间,从3月至今,拜登推出的政策未能快速反映在物价上,随着11月的中期选举进入倒计时,对抗通胀的手段即将用尽,拜登政府被迫转向审查前总统特朗普留下的贸易政策。
5月23日拜登在日本访问时宣布,在国内高通胀压力下,他正考虑调整特朗普对中国产品加征的关税。6月18日,他再度公开表示,很快会就关税调整作出决定。
取消对中国产品加征的关税,让美国消费者以更低的价格购得产品——这一看似简单的决定对拜登而言却是艰难的抉择。拥护和反对者各有理由,双方势力几乎僵持不下,拜登的决定必将得罪另一方,最终影响11月举行的中期选举。
九名跨党派参议员、六名共和党参议员和三名民主党参议员已联合致信拜登,要求他维持加征的关税。信中指出通货膨胀的主要原因是食物和汽油价格的上涨, “削减关税将伤害美国的谈判立场,将美国企业和工人暴露在大量的进口产品中。”
贸易团体则持不同看法,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发言人巴里(Doug Barry)对《财经》记者指出,该协会的会员都反对关税,毕竟加征关税不仅没有达到原本目的,还“推高了消费和其他产品的价格,导致了通货膨胀”。
不过,该会会长克雷格·艾伦(Craig Allen)也对美国媒体承认,关税是个非常“黏”的政策,“容易施加但是要去掉很难。”
“误判”通胀走势
受新冠疫情所困,2020年美国经济增长率为-3.4%。出于对新冠疫情进一步拖累美国经济的担心,新上任的拜登政府自2021年2月开始推动扩大纾困方案,投入1.9万亿美元联邦政府经费刺激市场,他在呼吁国会通过法案时指出,“最大的风险不是做的太多,而是做的太少。”当时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为纾困法案背书表示,这些大笔增加的预算“不至于造成不想要的通货膨胀“。
不过,因新冠疫情困在家里的美国消费者,经历了疫情期间无法出门旅游、下馆子等社会活动限制措施,加上手握美国政府数次发放的疫情补贴,转而积极消费购物,2021年6月随着新冠疫苗接种率的提升,物价开始出现增长,美国财政部长耶伦表示接下来半年可能出现3%的通胀率,但她认为这个现象将是暂时的。
美国消费者对外国产品需求的大幅增长,遇上新冠疫情导致的全球制造业供应链失调,再加上港口货柜大量囤积,商品的需求和供应出现严重失调。数据显示,2021年美国对全球贸易逆差从2020年的6787亿美元大幅增加达到8691亿美元,增幅为28.1%,其中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达3553亿美元,与特朗普政府寻求通过关税措施降低对华贸易逆差的初始目的完全背道而驰。
出乎拜登政府意料的是,拜新冠疫苗所赐,美国经济迅速复苏,2021年7月就业市场提振,物价进一步攀升,拜登当时仍然坚持物价上涨只是“暂时”的。在纾困、消费等政策刺激之下,2021年美国经济增长率达到5.7%,为1984年达到7.2%以后的最高点。
似乎一切都走在正轨上的美国经济在2022年2月遇到新变数,俄乌冲突引起的能源和粮食危机瞬间给全球各地造成了通货膨胀压力。4月美国物价指数同比上涨8.3%,达到40年新高,5月进一步攀升到8.6%,其中能源指数环比增加34.6%,汽油环比增加48.7%,燃油增加106.7%,创下1935年有统计以来的最大增幅。
拜登政府从今年5月开始执行六个月释出战略储备原油方案,但对缓解国内能源价格上涨却十分有限。他在6月14日进一步向美国几大主要油企发出呼吁信,希望它们不要坐享高油价带来的高额红利,并要求它们“立即采取行动”增加产量,强调他将随时动用紧急行政措施,要求加大炼油产量。
能源部长葛兰霍姆(Jennifer Granholm)表示,拜登想尽各种办法控制高油价,但是“价格不是总统能控制的”。为了缓解价格压力,葛兰霍姆在6月19日指出,拜登政府正考虑暂停征收燃油税。
在控制能源价格充满不确定性的同时,财政部长耶伦承认自己在2021年对通胀走势出现误判。她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在经济遭到了意料之外的巨大冲击后,能源和食品价格飙涨,供应瓶颈也严重影响了我们的经济,在当时我并没有完全理解这一点。”
在此背景下,耶伦提出降低部分中国产品关税的建议,认为这将帮助缓解通胀,“关税给消费者和企业带来更多伤害,而且对实际处理美中(两国关系)真正的问题不具战略意义。”她接着在6月初对国会表示,白宫正在研究削减对中国部分进口产品的关税,但是这不会是对抗通胀的“万灵丹” 。
部分美国官员认为应该取消消费产品的关税,提高其他受到高补贴产品的关税。白宫负责经济事务的副国家安全顾问辛格(Daleep Singh)就指出,拜登政府继承了关税政策,“当时或许创造了谈判筹码,但是现在不具有战略价值”,尤其是美国不会再生产的消费产品,不具备多征收关税的理由,“为什么我们对脚踏车、服饰和内衣征收关税?”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也在6月初指出, 取消对家庭用品、自行车等产品加征的关税有助于降低消费者的压力,拜登正要求她的部门提出评估意见。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3月底发表的政策报告认为,拜登政府如果能大规模推动美国和其他国家贸易的进一步自由化,如移除对各国产品额外征收的关税,将能促成降低消费者物价指数1.3%,或者平均帮每个美国家庭每年省下797美元。2021年中就开始对通胀提出预警的美国前财长、彼得森的董事会成员萨默斯也认同此研究,他多次在公开场合指出,移除对中国所加征的关税将是行政部门对抗通胀的有效手段。美国一家主流报纸也在社论中批评拜登政府经过这么长时间竟然还没有解除(惩罚性)关税。
不过,美国政府部门间对处理通货膨胀和取消关税挂钩的观点存在分歧,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农业部长维尔萨克就反对贸然解除关税。主导美国贸易政策的美国贸易办公室代表戴琪同样持反对态度,她甚至批评彼得森研究所的报告是介于“虚构小说和有趣的学术研究”。她在6月初指出,“每个国家都在征收关税,但是并非总是面临通货膨胀。”
谁在反对削减关税
2018年特朗普政府动用贸易法,先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加征25%关税,接着在中国采取报复性关税措施后,美国进一步扩大范围,将关税加征范围涵盖到2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
关税为美国进口商带来负担,根据美国服装鞋类协会(American Apparel & Footwear Association)会长拉玛尔(Steve Lamar )统计,美国进口商每天需要为中国产品多支付1.42亿美元的关税。拉玛尔对《财经》记者指出,美国对中国征收的关税加上海运行业的危机,已经影响了美国企业,同时拖累了美国消费者。为了疏解压力,美国主要零售团体近来不断呼吁拜登政府尽快移除自中国进口消费产品的关税。
不过,美国制造企业和工人团体则表示反对调整关税。国家纺织协会(National Council of Textile Organization) 会长格拉斯(Kim Glas)指出 ,纺织业严重忧虑调整关税 “对应对通胀没有什么帮助”。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5月发起针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四周年的审查,收集各行业团体对于是否该继续执行关税政策的意见。6月6日代表美国钢铁工人的劳动团体正式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出文件,要求持续征收关税,它们强调“政府的行动应该考虑国家利益,加强美国经济的未来竞争力”。
面对即将到来的11月中期选举的压力,拜登政府正试图厘清移除消费产品关税能否换来立竿见影的效果,零售业者是否会直接调降定价,或者只是借此增加获利。不断要求行政部门移除关税的美国零售联合会资深副总裁弗兰奇(David French)坦诚地表示,他也不确定移除关税能“带来这种戏剧化效果”。
繁荣美国联合会的经济学家费里(Jeff Ferry)批评彼得森经济学家从长期理论框架分析美国经济,结果其实无法反映经济的实际情况。他对《财经》记者指出,2018年到2020年2月间的数字显示, 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之后并未出现通货膨胀,因为市场足够的竞争让买家能从竞争的价格中获益,这是为什么2019年的钢铁价格低于2017年。在其他产品部分,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带动美国从东南亚进口的增长,而洗碗机、太阳能板则成功地将工作机会带回美国。
美国消费者的花费模式已经从购买物品转向餐厅饮食、旅游等服务业。美国商务部的数据表明,美国4月的零售业务总量同比增加8%,但是餐厅和酒吧营业额同比增加将近20%。
牛津经济学院的美国首席经济学家博斯特扬契奇(Kathy Bostjancic)5月底对美国媒体指出,美国正处在消费者转换消费模式的初期,餐厅、旅游、酒店等行业都出现明显增长,“接下来会更为明显。”美国消费者的行为转换意味着零售业出现库存压力, 5月底沃尔玛、塔吉特(Target)都因为消费者不再买电视、洗衣机等家电产品,导致这些大型零售业者面临打折去库存的压力。
部分经济学家认为,随着消费者行为周期改变、零售业者去库存,消费性产品的价格不无自然跌落的可能。
调整关税需要付出的政治代价将左右拜登最后的决定,民主党希望在中期选举催出工会和产业团体选票的策略可能因为移除关税而无法落实。代表钢铁企业和工人的行业团体“美国制造联盟” (The Alliance for American Manufacturing) 的总裁保罗(Scott Paul)指出,“一个民主党总统取消共和党总统施加的关税……在任何政治形式上都不太聪明。”
经济学人智库分析师马志昂对《财经》记者指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正针对301特别条款执行成效搜集行业意见,最快可能要9月才能决定采取任何新行动。他相对悲观地认为,关税调整的政治讯号浓厚,从地缘政治角度,拜登政府希望维持关税,以作为未来中美贸易谈判的筹码;从国内政治角度,拜登可能担心一旦在中方没有明显回应诉求下移除关税,会面临共和党认为民主党“对中国太软弱”的批评。
他进一步表示,考虑到11月选举的压力,如果8月-9月通货膨胀慢慢稳定下来,美国国内调整关税的压力就会消失,但是如果8月-9月美国经济仍然处于脆弱状态,届时调整关税的几率就会大很多。
随着拜登和其他政府成员倾向调整关税的压力渐增,美国贸易副代表比安琪(Sarah Bianchi) 6月初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贸易代表办公室正在研究找到兼具能应对长期中美贸易问题,又能合理反映美国政策的关税结构。
美中全国贸易委员会的发言人巴里呼吁,如果拜登决定调整关税,希望中方能作出对等回报,“例如针对贸易和其他议题进行高层对话。”
责编 | 要琢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添加微信:caijing19980418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