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花无宴
在很多观众眼里,台剧就像是没心没肺的搞怪小孩,在他用一系列恶作剧讨人欢笑后,瞬间以温暖的双手抚摸你的脸颊,让你感受到意想不到的治愈力。

台湾公视出品的新剧《村里来了个暴走女外科》(下文简称“暴走女外科”),便是这样一部温馨治愈的医疗喜剧。
该剧豆瓣评分8.4分,有的人为了磕24岁差距的姐弟CP而追,有的人为了爆笑搞怪的桥段而看,但更多的观众在这部剧中,却看到了医疗行业的不易和艰辛,坚守与感动。
01
蔡淑臻扮演的女主角刘梓旭,本是信大医学院的传说,总院的开刀机器,事业本该一片光明。
但她却在剧集一开始,如同垃圾般被捆在厢车里,并在被甩到郊外后,让人当做尸体送到医院,成了活脱脱的笑话。
当然,小刘医师并非被人绑架,遭遇不测,而是被总院下调到乡村医院。
不管是这家总院下属的阳光医院,还是医院所在的南湾村,都让小刘医师颇为嫌弃。比如医院的某些医生,连神经外科疾病的专业术语都茫然不知;或是村里的里长患病后,不信医生反而迷信本地神灵。
但小刘医师的到来,却让阳光医院和南南湾村颇感好奇。
首先,她的确有着过人的医术和胆魄,面对患者病情危险,急需开颅释压,她竟然在户外搭起临时帐篷,用电钻进行开颅手术,最终将病人拉出鬼门关。
可另一方面,小刘医师自报道后,斩钉截铁地宣布,自己不会到手术室开刀,而是在急诊室应付病患。
这一古怪的现象在小刘医师随后的工作中不断发生。
以致在另一场阑尾炎手术中,虽然手术难度很低,可小刘医师却中途离开手术台,差点造成医疗事故。
而在平日里的工作和生活中,小刘医师的举止更让人目瞪口呆。
长期住在医院的加班室里,从不打扫清理,弄得和狗窝一样;整日饮酒,偷吃同事们的零食午餐;更过分的是,她甚至时常到卡拉OK吃霸王餐,撩汉买醉。剧名里“暴走”名副其实
当然,在小刘医生撩汉救人的过程中,的确让南南湾村的村民们对她好感倍增。
朱轩洋饰演的男主角林山君,便被小刘医师救人时的专注神情吸引,成为后者每每宿醉时“白嫖”的对象。
而被小刘医师巧妙治愈的里长大妈,也在生活中对她悉心照料,不仅为她整理房间,还督促她正常饮食,调理身体。
小刘医师为何身怀高超医术,却拒绝进手术室?她又是否会在周围人的治愈下走出阴霾,重振“开刀机器”的威名?
除了小刘医生的神秘举动,剧集也埋下了另一条线索——阳光医院的命运。
和小刘医师同样被下调的白院长,为了摆脱窘境,在同事的撺掇下打算将阳光医院改造为医美医院,用整形美容替代救死扶伤,从而赚取暴利。
可一旦如此,整个南南湾村的老百姓不得不花上两个半小时的车程,才能赶到城市的大医院看病,这无疑是场噩耗。
到底是舍本求末,一味地追逐经济利益?还是守护本心,保留阳光医院的治病宗旨?这将是剧集另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02
和《白色巨塔》这类医疗剧经典之作相比,《暴走女外科》着笔之处并非医生们在医术理念上的差异,也不是医院内部波谲云诡的权谋选举,而是当医生患上疾病,她该如何自处?以及当一个医院“患病”后,它是否还能成为村民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
剧中,女主角小刘医师怪诞行为的背后,其实隐藏着令人痛心的经历。
当初,信大总院为了让其他地区分院一一升级,便将大量的外科主治医师调往这些分院,导致总院的人手极度紧张。
作为总院有名的主治医师,小刘医师一边身怀六甲,一边还得辗转于各个手术台上,长期轮班的工作节奏,令其身心达到了崩溃的边缘。
于是,在一次手术中,发生了医疗事故,患者在小刘医师的手术刀下失血过多而亡。
巨大的精神压力令小刘医师不幸流产。此外,这一创伤后遗症令她但凡站在手术台边,便会产生幻听,婴儿的啼哭声让她再也动不得手术刀。
所以,她才会在阳光医院报到就职时,对手术台如此抵触,同样,这也是为什么当她看到护士长因为繁重的工作压力突然临产时,她会打破原则,冒险接生。
相似的悲剧同样延续到了护士长身上。
虽然她侥幸母子平安,但在随后的工作中,由于婴儿不肯喝冷藏好的母乳,导致护士长的婆婆每日都得抱着孩子到医院找她哺乳,让护士长陷入工作和家庭的两难境地,最终辞职。
医护人员的这种“慢性病”,也体现在医患关系中。
剧中的赵医师和缇娜,他们以患者健康为重,做出救治行动或医治建议,事后却遭到患者家属的诉讼,让他们陷入到对医德的犹疑之中。
而恰恰由于医护人员的这些“病”,让位高权重者不愿再接近医疗一线,转而在职位晋升和医院转型上动起了歪心思。
比如剧中的白院长,之所以想将阳光医院转为医美,既是对功名利禄的追逐,同样也是对沉重责任的推诿。
这种反噬关系,让医疗体系不断恶化,形成了怪圈。
前段时间爆火的英剧《疼痛难免》,由本·卫肖饰演的公立医院妇科医生,便带领我们见识到英国医疗体系的畸形生态。
位居高位的主任医师每日过着优哉游哉的上等生活;中等职位的主治医师昼夜颠倒,忙得不可开交;至于初出茅庐的住院医生,除了要扛住上级医师的职场欺凌,更是得被当做牲畜一般随意驱使。
剧中,那位被工作折磨得体无完肤的住院医生,不堪重负,最终自杀身亡。
《暴走的女外科》保留了相似的社会批判内核,却在叙事层面和形式层面换之以喜剧治愈的调子。
比如小刘医师一开始裹于棉被中,被村民扛着在医院里四处摔砸;
又比如里长康复后,强行整理小刘医师的住处,并对她殷勤有加;
包括剧集最后,那帮看似粗鲁凶狠的社会大哥,却在关键时候,献血救命。
这种如漫画般夸张的喜剧风格,让该剧变得轻松欢快。更重要的是,它将村民们的愚昧化作为纯朴善良。他们总能在看似不走心的举止中,透露出对于他人的单纯关切和无害心思。
正因如此,阳光医院是否改造为医美的戏剧冲突,才会牵绊人心,而小刘医师沉重的心理负担被一步步治愈,也才会具有说服力。
这种在近几年台剧中颇为流行的叙事模式,其实可以溯源至日剧日影。
由黑木华主演的日剧《凪的新生活》,讲述了东京工作的女孩如何在乡村生活中找到自我,重获新生的故事。相似的故事主题在台剧《俗女养成记》系列得到更好地诠释。
其实,有关乡村对于现代人心灵的治愈,在日影《哪啊哪啊神去村》《小森林》系列中也早就有所叙述。
《暴走女外科》的治愈力和感染力,就是由这种纯朴的乡情所带来的人性良善的回归。当大城市医院里的尔虞我诈、权谋斗争无法纾解时,乡村本身的生态,便成了一种补偿机制。
当我们在剧集最后,看到阳光医院变成了阳光诊所,而原先蝇营狗苟的白院长回归到医治病人的就诊台时,那种返璞归真的人性光泽,着实令人触动。
《四味毒叔》由策划人谭飞,剧评人李星文,编剧汪海林、宋方金、史航五人发起,编委会成员有马戎戎、毛尖、王雁林、李尚龙、路金波(以姓氏笔画为序),是一家影视文化行业垂直视频表达平台。欢迎有个性、有观点的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经纪人、评论人、出品人等前来发声,或脱口秀,或对话,观点不需一致,但求发自内心。“说” 责自负,拳拳真诚在心。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