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爱猫小说家
要知道,对于第一次看《银翼杀手》时的我,简直快被它逼疯。因为它那缓慢到极致的镜头语言和黏腻的画面效果实在太令人抓狂了。
可正因如此,你要看到最后,才能体会这部电影的高级感,才能懂最后那个雨中的复制人静静坐化的镜头,是多么【当头一棒】。
《银翼杀手》与《银翼杀手2049》这两部电影,我间隔的观看时间几乎很短,就是正好看完《银翼杀手》,《2049》在2017年就上映了。
其实当时就是为了完成一份专业课作业,它的原著我就拖了三四天才看完,我也没曾想,会被电影中的科技画面上头,并且后劲十足。
今天我将这两部电影同时分享出来,除了聊聊电影本身,也想聊聊支撑两部电影的原著作品。
刚刚我讲的是个糟糕的笑话
《银翼杀手》的故事发生在2019年的地球,经历了又一场世界大战之后,地球环境残破不堪。人类已经前往外太空殖民,留在地球上的人们前途暗淡。那时候的洛杉矶,阴雨连绵,暗无天日。
人类已经掌握了“复制人”(Android)的技术,Tyrell公司研制的复制人——它们仿照人类中的精英复制,却只有四年的寿命,四年一到即自动报废。
后来不断更新换代,到Nexus-6型的时候,这些复制人即使被放到人类中间,也已经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了。
“它们个个都是俊男倩女,而且综合能力和素质极高。不过即使它们已经如此优秀,它们仍然没有人权。”
复制人被用于人类不愿亲自去从事的那些高危险工作,比如宇宙探险或是其他星球的殖民任务。
可因为复制人已经如此优秀,它们不甘心长期处于被奴役的地位,反叛这时候出现了。于是人类政府于是宣布复制人为非法,并成立了特别的警察机构,专门剿杀复制人。
受雇于该机构的杀手被称作“银翼杀手”(Blade Runner),男主角Rick Deckard就是一个已经金盆洗手了的前银翼杀手。
影片从此开始,警察局长请Deckard重新出山,因为还有四个残余的复制人,它们老奸巨猾,至今逍遥法外。
于是在残破的洛杉矶城中,Deckard开始了对这四个复制人的全力追杀。而复制人在被追杀的同时,却在寻求另一个目标——延长它们自己的生命。最优秀的复制人Roy Batty找到了复制人的设计者Tyrell博士,但是博士也无法延长复制人的生命,巴蒂在绝望中杀死了博士。
Deckard在追杀四个复制人的过程中,杀死了其中的两个,却爱上了另一个——女复制人Rachael,Tyrell公司老板的美丽秘书。
Deckard对自己的任务越来越困惑,最后在与巴蒂决斗时,他简直不堪一击,完全居于下风,而此时已到临终时刻(四年的寿命已经期满)的巴蒂不仅没有让Deckard“垫背”,反而出手救了Deckard,然后自己说了那段著名的遗言之后死去——
【这段遗言之所以著名,是因为直到今天仍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将它解释明白。】最后Deckard和蕾切尔离去,不知所终。
人类制造了与真人无异的复制人为人类工作,但当这些复制人有了思想感情时就要将他们毁灭。人造人虽然生性残暴,却对自己只拥有的四年的生命充满着渴望和留恋。
《银翼杀手》是根据Philip Dick的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onic Sheep?)改编的。
提到迪克的科幻小说,你肯定还听说过这些电影——《银翼杀手》、《宇宙威龙》(Total Recall,1990)、《少数派报告》(Minority Report,2002)、《记忆裂痕》(Paycheck,2003),都是迪克的科幻小说改编的。
因为你没有亲眼看见过奇迹

三十年后,也就是《银翼杀手》时间线的30年后。
但电影却给人一种是“银翼杀手”,又不是“银翼杀手”的感觉。
《2049》是由美国哥伦比亚影片公司出品的科幻动作片,由加拿大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执导,瑞恩·高斯林、哈里森·福特、安娜·德·阿玛斯、西尔维娅·侯克斯、罗宾·怀特、戴夫·巴蒂斯塔联合主演。
它的故事背景紧跟《银翼杀手》之后,讲述了在人类与复制人共生的2049年,两个种族之间的矛盾升级,新一代银翼杀手K寻找到已销声匿迹多年的前银翼杀手,并联手再次制止了人类与复制人的命运之战。
在电影如今的世界里,人类和复制人之间的界限划分地更加明确,复制人从刚一制造出来就被灌输了服务于人类的思想,绝对不被允许产生人类的感情。 
某日,一具女性复制人的遗骨被挖掘了出来 ,令陆军中尉Joshi感到震惊的是,这名女性复制人生前不仅怀过孕,还将孩子生了下来,这个孩子的存在将会彻底破坏政府苦心经营的规则和秩序。
Joshi命令K找出这个孩子,并将他杀死。在一间废弃的农场里,K发现了一些线索,然而,这些线索竟然和他被植入的过去的记忆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与此同时,复制人Niander 和他的手下Luv也在寻找着这个孩子的下落。
《2049》我是在电影院看的,相比《银翼杀手》的冗长,近两个多小时的电影,倒不会觉得它无趣,因为从电影开篇开始,就仿佛置身神游意境,画面的科技感迎面而来,漏不得一分钟。
“我们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的。”是电影从上一部到这一部一直重复的一个问题。
如果人类忌惮复制人的能力,为何要制造它们。
如果复制人有了情感都是错,那它们的产物到底是科技的的进步还是无法言说的恐惧。
我从第一部中看到了影响复制人的深远思想,在续作中看到了科技的无限可能,
而《银翼杀手2049》无论是【风格、基调、人物的选择、思想内涵、时间线】,都与前作息息相关,而在电影上映之前,官方也给出了三部短片用于补全从2019-2049年30年间的一些事件。
它们分别是,“2022:大断电,2036:复制人黎明,2048:无处可逃”。
这几部短片b站也有相应的翻译版本,大家可以翻出来看看,会更清楚它的时代背景。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说完《银翼杀手》,不能避开它的原著。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是菲利普•迪克最负盛名的作品,小说描述了从一天早晨到第二天早晨的二十多个小时,主人公里克•德卡德为了赏金追杀几个仿生人的过程,历经无数变故,狗血共桃花一色,阴谋与暴力齐飞。
小说里的人类受到地球辐射尘的影响,相貌丑陋,很多在心智上都发生了退化,而仿生人却外表堂堂,多才多艺。当仿生人在外表和心智上无限逼近人类,甚至表面上已经超越人类时,人究竟何以为人?
实在是因为当年的专业课作业,我有幸看过这本书。书籍很薄,但故事内容却很庞大,它之所以能被加以改编,到现在都影响颇深,都源于:我们怎么证明自己是人类。
《银翼杀手》里通过问题就可以判断是不是复制人;《2049》里的复制人也可以生孩子。我们无法证明自己与复制人能有什么差别,可保证人格瑕疵,也算是自证的手段之一吧?
“他的灵魂缓缓地昏睡了,当他听着雪花微微地穿过宇宙在飘落,飘落到所有的生者和死者身上。”
“看到黄昏变得明亮,因为此刻有雨落下。”
《四味毒叔》由策划人谭飞,剧评人李星文,编剧汪海林、宋方金、史航五人发起,编委会成员有马戎戎、毛尖、王雁林、李尚龙、路金波(以姓氏笔画为序),是一家影视文化行业垂直视频表达平台。欢迎有个性、有观点的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经纪人、评论人、出品人等前来发声,或脱口秀,或对话,观点不需一致,但求发自内心。“说” 责自负,拳拳真诚在心。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