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E姐和美少女们
昨天,#真的建议明星别卖穷了#一直挂在热搜上,评论区全成了996社畜的吐槽阵地,还出现了这种抠组既视感的投票↓
连隔壁台媒也跟风来报道……
事情的缘由,是上官喜爱接受了GQ的采访,提到自己有九个月没工作了,没收入,但这非但没能让网友起怜爱之心,反而许多人怒diss:
有手有脚不会工作吗?怎么不考虑转行?
看多了各种“爽”式大单位之后,这届网友真的不会再和明星共情了。
但在她的采访里,提到了一个词很有意思:“预付金”。
传说中的“贷款出道”,值得探讨。
参加选秀走红,原来是“贷款出道”?
有一个网络笑话,说经济不景气,大量企业资金断链,大学生又找不到工作,不如让大学生付费上班,企业有了资金,大学生也有了工作,两全其美~
在一些“血汗工厂”里,爱豆的培养模式也有这种黑色幽默,小爱豆贷款“培养”自己,这大概算是贵圈的第二十二条军规。
之前选秀风光,爱豆们也不提苦不提累,有的还大肆炫富立富贵人设,但如今潮水褪去,才有人揭开了“贷款出道”的潜规则。
按上官喜爱的说法,他们有个名词,叫“预付金”,就是合约期间公司会给钱包吃住发工资,但等到自己有能力赚钱之后,公司就会把之前在艺人身上所有的投入收回来。
为此,公司给他们定了艺名,组成女团,各种安排出歌,但是初期没什么舞台,没机会露脸,基本上是公司在投入,艺人在熬;
熬着熬着,错过了《创造101》,好不容易等来《青春有你2》,她们所在的组合喜祺派出四位队友参赛,结果上官喜爱和安崎就因为超高的辨识度被人熟知,最后安崎出道,上官喜爱也有不错的热度。
在这段时间,上官喜爱也说,觉得自己红成了“一线”,有很多的商务、表演机会,一年内就连做十几首歌。
但只“红”了半年,就因为疫情等原因开始没有工作,九个月下来,自己已经负债累累。
为什么负债?
大概率是因为那十几首歌烧太多钱了,之前赚的钱给公司投进去了,如今一没工作自然没赚到更多钱,于是几年下来反而背了很多债。
另外两位节目上“一轮游”的队友文哲、墨谣更惨,节目热度过后无人问津,墨谣拿到的最大一笔分账,是半年二万。
文哲几乎没有拿到什么钱,两位如今的收入构成,就是预付金+啃老+零散工作收入。
而她们的合约,还有三年才到期。
这意味着她们也无法做些什么,墨谣说希望合约到期后可以去追求自己其他的梦想,文哲则说只希望有自己的一份工作。
然而争议点就出现在这里。
文哲说,希望自己的收入“哪怕是几万也好”,上官喜爱就补充说“几万已经很高薪了”,希望二十七八岁的自己有每个月一万的收入就可以。
看到这里,很多网友表示“下头”:我一个月在三四千的线上苦苦996,你们张口就要上万?
人间清醒,不再共情明星,这届网友好样的。
但这笔帐你细算,会发现一个练习生从签公司到出道到走红,要搭上的是各种沉没成本。
练习生出道是深坑,可能不红还要背一身债?
来,看看一个练习生,从入行到出道,要花多少钱。
首先,练习生培训市场就鱼龙混杂,直接签约成意向艺人那还好说,起码公司培训你会酌情收取你一定的费用,而有的公司是上来就让你交钱,比如北京某最贵培训班,里面就包含了10家经纪公司的内部选秀通道。
当然,如果公司看好你,会主动免去所有培训费。比如口罩诈骗案中的黄智博签约后,公司就主动为他免去了十多万的培训费。
等你训练得差不多了,公司要把你送出道了,请注意在此,出道不等于火,只是你作为一个“商品”开始在市场上流通了。
内娱选秀的神秘力量丝芭,和赵嘉敏官司的判决书就透露出,在赵嘉敏正式成为SNH48成员以后,公司提供一定的生活补助费,其中包含交通、餐饮、通讯费,一共是3000元。
三千多是不是觉得很少?
然而很多小爱豆都没有拿到这个数,要么就是公司发不出来钱,要么就是发了钱还不如大学生活费的水平,一睁眼开工资到账540.96,这钱连吃饭都不行吧。
X玖少年团伍嘉成也提过,刚出道时他还得向公司借生活费,一个月3000元,为了让父母放心,他还把这钱全部寄给父母。
上官喜爱也提到,她和队友们都是靠预付金度日。
而这些“天选之子”们,好不容易走红了,日子也不好过——因为你挣的钱大部分得还给公司。
相传,在爱豆血汗工厂里有这样的分成:当你开始为公司挣100万的时候,爱豆可以拿到20万,当你为公司挣钱200万的时候,你可以拿3成,等到能挣500万的时候,才有了某些能分5成的情况。
并且人红了,需要的开支也会变更多。
比如当初有点名字的黄智博,红了以后要编曲就花掉几千元,而且上班下班都要穿得好看点,总不可能一件衣服穿很久吧。
来简单算一下,爱豆发展多为北漂,假定他们都在北京朝阳区,或许离公司比较近,我们参考各区租金单价,一平方米是132元,那怎么样一个人也要占10平米,房租多少也要1320元往上吧。
吃饭按照餐标,一顿按30算,一天就是90,一个月就是2700元,合计一个月是4020元。如果你还是个培训生,在北京培训半年才有可能成为训练生,培训费用约55800元,一年就是111600元,算上一年的生活费159840元上下……
也就是说还没成为训练生之前,你就得准备16万在北京吃喝拉撒,这还不包括别的。
虽然可能公司会负责培训的费用,但是上节目买衣服各种也要花掉5、6万,再加上公司给你预支的约3000一个月,怎么说一年都要花掉10万。
当然也不必过早忧愁火了以后开支更大,因为大部分人都熬不到那个时候。
参加过创的蔡正杰,公司每月提供2000元的生活费,其中还要扣除400税费,到手只有1600元。
他想解约,但签了12年合约,公司就向他索赔500万赔偿金……实在没有收入了,
蔡正杰
平日里就去某服装店当收银员兼职。

所以,没能成为最幸运的那颗星,可能还要背一身债?
来看看那些顺利解约的艺人,最后靠自己过上了什么样的生活。
参加过创1的陈语嫣,去了迪士尼成了一名花车表演演员;
参加过《偶练》的傅晓,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几年,后来影视寒冬大家都没工开,他索性退圈当了美妆博主。
这可能是他最正确的打开方式,本身就是人气选手,转当网红赚得盆满钵满,最近已经在装修自己的小别墅了。要知道之前他北漂六年,可是一分钱都没有。
他接受采访说自己是幸运的,他认识的有几个队友,名次比他还好,因为还在合约官司中,只能完全转行去做房产中介,微博也不能用。
等于你在这行积累的经验都不作数,又要从零开始。
黄婷婷因为和丝芭的官司还没完,目前看她的微博好像没接什么工作。不过也有丝芭的签约艺人另辟蹊径,有妹子考上了上海公务员以后,根据法律条例不用支付违约金。
GNZ48的郑悦,则到湖南的地方卫视做记者,也算是个不错的出路。
但是这些出路,距离那些明星所谓的“梦想”还是很遥远。就像上官喜爱在采访里说的那样,再不行就去做幕后,可是她还是会很不甘心地说,自己想要有舞台,想要一直做音乐。
这种落差感,或许才是艺人会“卖穷”的原因,给他们一个空间,他们会有一些倾诉欲,想和大众分享自己的某些状态。
可上官喜爱未必有想过,正是因为她已经小有名气了,才会有媒体来给她做专访,她说的话也有机会上热搜。
更多的小艺人,只是在这种“贷款出道”牢笼里耗着,最后什么也得不到。
怀揣梦想走花路,分分钟踩陷阱
在爱豆这个问题上,娱乐资本以巧妙的方式撒了个大谎。
爱豆的圈子和文艺、体育这些领域一样,奉行“赢家全拿”的规则。
许多人都知道,在一部电影的预算分配里,男女主角独占八斗,导演编剧其它演员和服化道共分二斗。在爱豆这个竞争更赤裸的圈子里更是如此,腰部以下的爱豆,工作性价比几乎就不存在。
这里有一个问题:谁是“腰部”?
上官喜爱、高秋梓是腰部吗?这个分法也不太合理,她们这样能参加选秀还拥有大量单独镜头的爱豆,本身就是背靠公司,有一定的粉丝和能力基础的,以整体从业人员数量看来,她们也应该算是头部。
粉丝们在回看选秀出道以前的回忆时候,流下心疼爱豆的泪水,殊不知那些努力奋斗的小偶像能吃那些苦,意味着他们已经超越许许多多没有机会录VCR的孩子,站在竞争金字塔的上半部了。
“赢家全拿”本身无可厚非,可是媒体的聚光灯只给到金字塔尖,事实上造成了一种幻觉,认为整个行业都光鲜,至少只要努力,就有机会像闪光的爱豆们一样被全世界看见——
而镜头不会告诉我们的是,最终能来到镜头前的,只有极少数人。
爱豆这个行业很有趣,表面上看它的“硬门槛”很低,年轻漂亮的姑娘小伙做明星梦的大有人在,可是真正要进入行业并成为头部,要么你有大资源加持,要么你天赋和自律同时爆表,否则多半只能在圈子的边缘蜻蜓点水,那些梦想中的舞台和财富,如同镜花水月,看得见,摸不着。
“素人——巨星”的路,更像是资本故意做出来的海市蜃楼。
同一个梦想被贩卖了两次,观众看到了励志和感动,而准爱豆们仿佛看到了“努力”的彼岸,可最终这些梦想、汗水与坚持创造的收益归于谁呢?
除了极少数的幸运儿,受益只归于平台和娱乐资本。
确实,有梦最美,可无数做梦的女孩中有几个人能成为杨超越,又有几个咬牙坚持的女孩能成为戴燕妮?
没有镜头去记录那些海选中被淘汰的孩子,没有故事讲最终未能被看到的练习生们后来怎么样了,这个看似“低门槛高预期”的行业像一个巨大的陷阱,吸引着无数扑火飞蛾一样的孩子。
E姐结语:
爱豆这行业有个大问题,因为“成名要趁早”,所以入行的时候大部分孩子的身心都太过稚嫩。
他们错过了读书、学习的机会,一旦被卡在“贷款”陷阱里,要红不红,又不能解约,还背上巨债,只会消耗掉自己最好的时光。
但当整个舆论中只充斥着那些成功以后的“幸存者偏差”,有几个孩子能冷静到思考成为一名爱豆的“沉没成本”呢?
一个有趣的类比,高考上985的概率超过1%,成为一名成功的爱豆,概率不大可能高过这个数。
可上一个不错的学校,能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你人生的下限。
孩子们必须知道,看似没什么大用的宽口径通识教育是给人生托底用的,你可能觉得读书这条路太平凡,或许你努力了也不能上名校,可大部分人不就是普通人吗?
更何况大多数人,并不像自己以为的那么有天赋。
多看看冰山在水面以下的部分,往往更能让人冷静。
最后给个真诚建议:闲在家里没事干的爱豆们,有时间不妨学一门手艺,炸油条贴瓷砖都行,或者做黄袋鼠骑手,起码月入过万不是梦。
《四味毒叔》由策划人谭飞,剧评人李星文,编剧汪海林、宋方金、史航五人发起,编委会成员有马戎戎、毛尖、王雁林、李尚龙、路金波(以姓氏笔画为序),是一家影视文化行业垂直视频表达平台。欢迎有个性、有观点的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经纪人、评论人、出品人等前来发声,或脱口秀,或对话,观点不需一致,但求发自内心。“说” 责自负,拳拳真诚在心。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