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请加入“Alpha爱国读者交流群”,加微信“hedgefundfolk”
申请注明“城市+行业+昵称",否则不予通过。
作者:朱鹤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研究部副主任、中国金融四十人研究院青年研究员;
1、
房地产企业有不到二十万亿的沉淀资产负担,它基本上不产生现金流,资金利息按照年利8%为1.5万亿的利息,占到了2020年房地产销售的总营业总收的近13%
;那就意味着,企业要拿出13%的毛利润,用来还这一部分的利息;
至于本金,在没有得到政府REITS+贴息的帮助下,房地产企业是没有办法还的。

2、日本化解房地产债务用了长达15年的时间,一直持续到2015年,在为解决之前,房地产债务是整个经济体系最脆弱的部分。


3、
基建的钱80%大部分来自于银行贷款
,2015年基建主要是在后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三项,基本上属于公益、利润很低。如公园游览景区在2017年1.7万亿、是我们同年高铁上面的投资的近2倍。


4、“那么如果我们想通过基建拉动经济,那么我们最需要改变的是什么呢?最需要改变的是对化解隐性债务这个事情的理解。首先,隐形债务到底要不要化解,我觉得这个是没有问题的。但问题是你化解了隐形债,之后这些事儿都是隐形债务在干,而又把它化解了的情况下,那后面这剩下的这80%的钱,从哪里出?事实上,目前观察下来是没有想清楚的;所以基建能够拉动经济,是有一定难度的”
END
帮点个“在看”吧👇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