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D姐。
试想一下,如果只有一只眼睛,我们所看到的世界会是怎样呢?
90后女孩vams,因为癌症,她的右眼在很久以前就被摘除了,至今一直佩戴着以假乱真的义眼。
在将近四年的治疗时间里,她承受着与年龄完全不符的痛苦
然而癌症发散的实在是太快,几乎无法治疗。
而她的身体,也早已支撑不了消耗如此大的治疗,最终不得不选择放弃右眼。
因为癌症,她差点见到阎王。
可万幸的是,她活下来了。
本期「不普通女子研究中心」,D姐很有幸邀请到vams来做客。
让我们来一起看看她眼中的浩瀚宇宙吧。
 INSLADY 
Hi~vams,能先和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吗?
 VAMS 
大家好,我是一名b站的游戏主播,偶尔拍些vlog。
因为一段科普义眼的视频,火了。
 INSLADY 
将近650万的播放量,确实是很「火」。
这段视频,当时看完我整个人都特别不好受。
方便说下右眼的问题是怎么造成的吗?
 VAMS 
我的右眼因为眼底母细胞瘤,大概十多年前就摘除了。
在很小的时候,我的眼睛总能看到一颗黑色的漂浮斑块,但大人并不把这当回事。
“不过是小孩子看到蚊子,或者噩梦之类的玩笑话。”
直到后来去配眼镜,医生看到我的眼底里全都是癌细胞,并且已经扩散开时…
一切已经太晚了。
长达四年的治疗,肉体,精神,都很痛。
中间有段时间是治好了,但视力却恢复不了了,看东西都特别模糊,甚至很扭曲…
后来,还是复发了。
一次次的化疗、激光和冷冻手术、CT、核磁共振、以及胸骨和脊髓的穿刺…
都很痛,但也必须要做。
直到现在,我的脖子、手背上,依旧留着许多深静脉插管和针孔的疤痕。
穿刺的剧痛和手术台上的无影灯,偶尔还会出现在我梦里。
最后,医生提出了做大剂量化疗的治疗方案,就连造血干细胞都准备好了。
我想逃走,但我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眼睛也已经几乎看不见了。
浑身的疼痛早已不算什么,我一心求死。
可医生不忍心,给我注射了大量助眠药物,让我熬过了每个阶段最痛苦的那几天。
我差点死了,但我活下来了。
虽然失去了眼睛。
 INSLADY 
让你想起不好的回忆了,很抱歉。
在我看来,你除了坚强,还有一种无畏于生死的强大。
毕竟,没有几个人能用讲故事的口吻,将自己过往那段痛苦,一一重新翻开讲述。
那条科普视频,当时很多网友都在质疑你「作秀」。
能聊聊当时的情况吗?
 VAMS 
因为有不少粉丝发现了我眼睛的异样,所以我才决定拍视频如实回复。
那些不和谐的声音…
说实话,我其实一直都没有很在乎。
我的辩解和澄清,也是因为我不想让那些在背后支持我的人,被当做傻子一样攻击。
 INSLADY 
明白。
当时很多人说,你拍的视频只是为了赚取流量。
甚至还有让你当众把义眼摘下来,以此证明你没有说谎…
后来你用了一些很极端的方式,去证明自己的眼睛不是美瞳。
这种行为无疑是剖腹取粉,当时是出于什么心理这样做呢?
 VAMS 
他们让我摘义眼,我当然做不到。
我只能用眼镜腿去敲击眼球,让大家听见这确实是硬材质的义眼。
我还用手电筒紧贴着义眼,用强光去照射,试图自证。
我不清楚这样做能不能让某部分人满意,反正我怎么做都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
人们当然有权利去质疑,可我凭什么要去向陌生人解释那么多?
正如我在科普视频里置顶点赞的那条评论一样——
我不愿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自己像次品一样展览。
聊到这里,D姐沉默了。
这只是一场乌合之众的狂欢盛宴。
不管vams怎么证明,他们还是会不断挑刺。
“她家有钱的很,得这种病活该,你也不看看人家过得多好。”
“凡事都有因果,要想想自己曾经做过什么错事。”
……
言论自由,绝不是你们用来肆意伤害他人的理由。
“唯有温暖善良,才能拥有爱与自由,否则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
 INSLADY 
记得一开始你带的都是正常义眼,是什么导致你开始大方地展示这些超酷的眼睛呢?
 VAMS 
因为我累了。

从我摘掉右眼的那一刻起,我看到的世界和你们就是不一样的。
我没有立体视觉,要判断一个物体具体的空间位置和距离的时候,单靠一只眼睛是无法实现的,判断距离会存在很大的问题。
我能做的事情不多,但我在尽力变成讨喜的样子。
把照片拍的更好看些,把游戏玩得更好一些。
我不懂如何分辨一个人正不正常。
我只知道,不管我怎么做,我都是属于被划分的那一方。
所以,与其费尽心思把自己变得和大家一样,倒不如与众不同地做自己。
 INSLADY 
说起这些特别的眼睛,每一颗都美得不同,像「星辰」、「樱花」…
可以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吗?
 VAMS 
最开始,我本来想做一颗五条悟的同款义眼。
但想了想,我还是想做一颗只属于自己的义眼。
于是,便有了「星辰」的诞生。
第二颗义眼,名作「神明」。
第三颗义眼「齿轮」,可以解读为新生命启动的关键,也可以是打碎过往枷锁的意思。
以及你提到的「樱花」。
“愿如樱花般绚烂者,不似樱花般匆匆。”
要说这些义眼背后有什么故事…
其实并没有。

都是我在当下灵光一闪,便马上设计出来的。
 INSLADY 
这些特别的义眼造价一般都不便宜吧?

 VAMS 
不便宜,但也不容易造。
建议各位不要自己尝试,尤其是未成年们,这真的很危险。
 INSLADY 
我记得当时还有很多人说“想拥有同款”…
看到这种评论,你心里会有什么想法吗?
 VAMS 
她们可能是单纯的想夸我吧。
可真想拥有这些美丽的眼睛,要承受多少痛,她们又怎么知道呢?
 INSLADY 
安装义眼,对你的生活会有什么很大的影响吗?
之前你发过一条游泳的动态,看到不少人问你“义眼进水怎么办”之类的问题,感觉大多数人对于义眼的了解还是甚少。
 VAMS 
义眼是不会进水的。
它是一个密封的状态,如果不是的话,就属于残次品,是不可以拿出来卖,也不可以佩戴的。
至于眼眶进水…其实就跟正常眼睛进水的感觉,是一样的。
emm还有问我游泳眼睛会不会不舒服的…
或许你听说过游泳眼镜的存在。
但义眼对我最大的影响,是我总要找各种借口,骗大家自己的眼睛到底怎么了。
因为总感觉他们知道真相后,看我的眼光都会带着同情。
 INSLADY 
此时此刻,我特别想抱抱你。
聊了这么多关于眼睛的问题,相信你也有些累了,让我们换些轻松的话题吧~
话说vams你真的很漂亮,有些好奇美女的择偶标准一般是怎样呢?
 VAMS 
五条悟那样的。
现实生活…完全没有,还是一辈子单身吧。
至于结婚生小孩,因为我的病遗传率极高,所以我不会考虑。
五条悟-日漫《咒术回战》中的主要角色
 INSLADY 
跟你聊下来,我越发觉得你的性格完全不同于高冷的外表。
而是特别的温柔,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温暖着别人。
 VAMS 
因为,淋过雨的人,总会想着给别人打伞。

 INSLADY 
可以跟我分享一件,你最近觉得开心的事情吗?
 VAMS 
不开心是常态,开心是偶尔,所以没有。
 INSLADY 
我明白。
但是在你的评论区,我也看到了有很多很多爱你的人,她们有说过什么话,让你一瞬间被暖到吗?
 VAMS 
刚刚就收到了一条评论:
“我创作的初衷很简单,无意看到一个坚强而乐观的灵魂,便想以另一种方式体验她的世界——找好参考,我闭上一只眼,用画笔在iPad上进行起从未经验过的创作。

4小时,绘制结束。

我已是泪流满面。”
 INSLADY 
确实很感人。
那你对粉丝们有什么想说的话吗?
 VAMS 
感谢喜欢,感谢陪伴,感谢支持。
我如果继续走下去会是因为你们。
vams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可惜篇幅有限,这次采访只能展露出vams经历的冰山一角。
事实上,她所经历的苦难,远比我们想象中的更痛。
但至少现在,她可以大声说出:
“invictus maneo。我仍未被征服。”
vams给我带来了很大的打动
她明明饱受磨难,但依旧充满力量,愿意将温柔传递下去。
我想,她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自己的前半生一直徘徊于痛苦的鬼门关前…所以,她才愿意把镜子的另一面递给他人,让这份痛苦不再复现吧。
世人总说,温暖的人最后也能被温柔以待。
只愿她能得到属于自己的温暖和救赎。
就像她的义眼,被赋予全新的色彩。
最终,拥有快乐自由的灵魂。
“她看不见凡尘琐事,是因为眼里饱含宇宙星辰。”
今天为大家分享vams的故事,并非为了八卦或是引起焦虑。
而是希望通过她的故事,能让大家明白:
我们不必焦虑那个不完美的自己,因为生而为人,本就不完美。
人无完人。
一味的活在别人的期待中,终究只是在活别人的人生。要想成为自己,就更应该坦然地去接受,那个并不完美的自己。
毕竟——
“即使是太阳,也会有黑点。人世间的事情,就更不可能没有缺陷。”
如果你喜欢这一期的「不普通女子研究中心」,请为D姐点个在看,并转发给身边的朋友吧~
我们下期很快再见。
-End-
策划撰文:Lucky
责任编辑:D姐
图片:均与vams本人取得授权使用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到任何平台
《不普通女子研究中心》
是INSLADY特别企划栏目
每期我们都有采访一位不太普通的女孩儿
聊聊她的人生片段
点击下方图片可查看往期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