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部地区夏季真正来临,
酷暑真正笼罩四方;
北京5月20日发布高温蓝色预警,
21-22日市内大部分地区达35℃;
华北黄淮多地气温超30℃,
预计未来两天高温仍将持续。
今年入夏以来第一波真正意义上的暑气,
让许多人措手不及,还来不及适应,
大呼太热。
如果适应炎炎夏日也需要循序渐进,
那么本文将帮你度过“酷暑冷静期”,
——看完大概率能冷静的。
供图:
CMANNPHOTO, GETTY IMAGES
你见过结冰的海浪吗?
摄影:Jonathan Nimerfroh,jdnphotography.com
众所周知,淡水在0℃会结冰,而海水中含有盐分,在-2℃才会结冰;且海水在结冰后盐分很少,可溶化后直接作为饮用水。
2017年,美国南加州摄影师Jonathan Nimerfroh便记录到了结冰的海浪。那时当地的气温为-7.2℃,他看到翻涌的海浪变成了“雪泥、冰沙”;他询问数位当地渔民、冲浪者是否见过这种情景,答案是否定的,因为那时当地正经历81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
摄影:Jonathan Nimerfroh,jdnphotography.com
摄影:Jonathan Nimerfroh,jdnphotography.com
地表最冷能有多冷,-97℃!
(2018年数据)
供图:DIGITALGLOBE VIA GETTY IMAGES

地表到底能有多冷?2018年根据一项卫星测量数据发现,南极洲中部深处冰盖、漫长且黑暗的极地冬季,出现了-97℃极端低温,打破1983年俄罗斯东方站的最低气温纪录——-89℃;人类不能直接吸入这么冷的空气,只消反复几次就会导致肺部出血。
宛如克苏鲁世界——地球最南端活火山、形成于大约130万年前,南极罗斯岛埃里伯斯火山(Mt Erebus),这里夏季均温-20℃,冬季均温-50℃。
摄影:CARSTEN PETER
“外冷内热”的南极埃里伯斯火山

摄影:CARSTEN PETER
火山冰洞的穹顶,阳光投射进来。

摄影:CARSTEN PETER
沃伦洞(Warren Cave),火山散发的热量导致冰块融化并形成通道,通道错综复杂好似迷宫。

摄影:CARSTEN PETER
光线透过沃伦洞,宛如身处冰封世界。

摄影:CARSTEN PETER
南非居然有“雪豹”?
2020年,在南非最冷的地方,罗格克鲁夫自然保护区(Rogge Cloof Nature Reserve),8月已是严冬,此时一场暴风雪正在袭来。《国家地理》供稿人、开普敦野生动物摄影师Kirsten Frost居然看见了雪中的猎豹!这份画面非常罕见此前,他只见过猎豹驰骋在热带大草原上。
摄影:KIRSTEN FROST

“超越现实的体验:我真的是在非洲南端雪地里看到了猎豹吗??” Kirsten Frost在给《国家地理》的邮件中这样感叹。
摄影:KIRSTEN FROST

北极极夜,一团温暖的黑暗

摄影:Acacia Johnson

《国家地理》摄影师Acacia Johnson来到加拿大极北之地努勒维特(Nunavut)、北极湾城(Arctic Bay)的北巴芬岛聚落。11月初,太阳沉入地平线下,天空呈现出一抹蓝紫色;在接下来3个月的时间里,太阳都不会再次升起。而在极夜之下的因纽特人村落,Acacia Johnson完成了《同一片星空下》(Under the Same Stars)系列作品。
北极湾城的一个村落Ikpiarjuk(因纽特语),翻译过来是“口袋”。

摄影:Acacia Johnson
12月的微光中,8岁的因纽特孩子躺在海冰上,旁边是一头小北极熊的皮。渐渐融化的海冰,使得北极熊获取猎物的难度越来越大,于是它们闯入沿海居民村落里寻找食物。

摄影:Acacia Johnson
村里的孩子一起在极夜里望向满月。

摄影:Acacia Johnson
村落上空出现北斗七星。

摄影:Acacia Johnson
-46℃育空
由于太冷,雪橇犬大赛参赛犬只必须
接受肌肉按摩
,以解决寒冷带来的僵硬。

摄影:Katie Orlinsky

长期关注各地冲突与战争的《国家地理》摄影师Katie Orlinsky,于2014年首次尝试拍摄寒冷题材,赴加拿大育空拍摄国际雪橇犬大赛(Yukon Quest Sled Dog Race),她乘上由16条狗驱动的雪橇,并品尝到了当地特有的“酸脚趾鸡尾酒”(sourtoe cocktail)——一种10美元的饮品,里面有一个冻伤、石化、真正的人类脚趾!喝这种酒有严格规定:嘴唇必须接触脚趾、必须喝完整杯酒;但不准吞下脚趾,否则要支付2500美元罚款!
(左)当地自称Dick Stevenson船长的调酒师,以提供酸脚趾鸡尾酒闻名;(右)鸡尾酒中使用的冻伤、石化脚趾。

摄影:Katie Orlinsky
一个检查站中,犬只正在休息,当时的温度为-40℃。

摄影:Katie Orlinsky
育空Pelly Crossing检查站,这里是比赛第3个检查站,距离起点290公里。

摄影:Katie Orlinsky
“此生不去”,雅库茨克
这地方完全可以加入《国家地理》“此生必须不去”城市系列。俄罗斯萨哈共和国首府——雅库茨克,每年冬季平均气温−38.6℃,极端温度直逼-65℃。
摄影师用的是一台传统机械的双镜头反光照相机,无需电池;但在这个城市里,机械相机每次也只能拍摄15分钟。超过15分钟胶卷卷轴就会上冻,即使是有纸基保护的120胶卷也会有冻裂的风险。
摄影:Steeve Luncker
“老板,路太滑了,我想买条鱼当拐棍儿。”
摄影:Steeve Luncker
被自己的口水刺出血,奥伊米亚康
当地摄影师Amos Chapple记录了世界最冷村庄,位于俄罗斯萨哈共和国、最低气温达-71°C的奥伊米亚康(Oymyakon)。Amos Chapple说:“我记得睡觉时流出的唾液会冻成针,并且刺破了我的嘴唇。”
通往奥伊米亚康的唯一道路,被称为“白骨之路”。

摄影:Amos Chapple
前文雅库茨克是世界最寒冷城市之一,有多达31万人生活在那里;而奥伊米亚康则是世界上最寒冷的村庄之一,仅有500名村民常年生活在这里。
摄影:Amos Chapple
世界最寒冷首都之一,努尔苏丹

如果问世界上极冷的城市还有哪里?一定少不了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这里冬天气温常在-35℃以下,摄影师Patryk Biegański用镜头见证这里入冬后变成了“童话世界”——
摄影:Patryk Biegański
摄影:Patryk Biegański
摄影:Patryk Biegański
摄影:Patryk Biegański
孤舟“塑料袋”,独钓寒江雪
摄影:Aleksey Kondratyev

如果上图是未来主义的童话世界,那么《国家地理》供稿人Aleksey Kondratyev则记录了努尔苏丹最接地气、最真实的寒冷——在伊希姆河(Ishim River)之上,当地渔民用塑料袋充当临时小型庇护所,冒着-40℃低温钓鱼,塑料袋不仅能防风,还能取暖——而取暖方式仅仅是人在袋子里面的呼吸。
摄影:Aleksey Kondratyev


读完本文,我相信你一定凉快了一些;什么?没有?或许打开方式有偏差——如果你依然感觉热,那么请重读全文,并辅以冰镇可乐,一定会有效果。

点击下图或文末“阅读原文”

预购美国《国家地理》中文版

《华夏地理》5月新刊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国家地理中文网”



如果你看了这篇文章
就点一下“在看”吧!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