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按识别二维码,一键解锁更多精彩)
来源:英国报姐
(ID:baojieuk)
埃及公主法丝亚·福阿德有多美?
她不是明星,却有胜似明星的长相和气质。
她的美貌曾惊艳世界,人们经常拿她和好莱坞传奇人物费雯丽进行比较。
法丝亚
费雯丽
也认为她与艳绝一时的”wifi之母“海蒂·拉玛不相上下。
法丝亚
海蒂·拉玛
上过杂志封面,是摄影师眼中的“维纳斯”。
是无限魅力的代名词。
是当时世界上最著名的美人之一,有着超乎寻常的美丽。
她不只有美丽,法丝亚作为埃及公主,地位、金钱、名望一样不缺。可她的前半生依然饱受痛苦,被逼嫁了个妈宝男王子,受尽婆家欺负,不得不悲惨逃回娘家避难,轰动一时。
美貌财富都不缺的公主何以至于此地?今天就来扒一扒。
全家合力送她嫁给妈宝男?
法丝亚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生于1921年的她,父亲是埃及国王福阿德一世,母亲是贵族之女娜兹妮。从小就养尊处优,保姆、仆人全都围着她转。
也正是因为这样娇生惯养,养成了她天真单纯的性格。她生性害羞、不谙世事,是别人口中“ 被过度保护的、用玻璃纸包装成礼物的小女孩”。
小时候,法丝亚的日子过得顺风顺水,受到的教育当然也是最好的,父母安排她到瑞士名校读书,除了母语阿拉伯语之外,她的英语和法语也全都说得很流利。
她喜欢社交和时尚,穿着比较西化也不需要戴面纱,在欧洲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完全不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
当法丝亚从学校回埃及后,还以为能在家里享有同样的自由,但事实很快就告诉她这是白日做梦。
17岁那年,她的父母为她四处搜罗符合王室条件的丈夫,最终他们把目标锁定在了伊朗国王的儿子,也是王位继承人的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身上。
但这并不是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快乐生活在一起的童话爱情故事,那时候的法丝亚也不过就是国家之间政治交易中的一枚小小棋子罢了。
当时的伊朗王朝是新建立起来的,他们一家原本出生贫苦,后来通过军事政变推翻旧王朝,革命成功。
为了巩固新兴王朝的势力,巴列维他家急切想要和其他国家联姻,借用外在力量稳固政权,法丝亚就是他们眼中合适的婚姻工具。
当伊朗国王到埃及提亲的时候,埃及国王已经不再是法丝亚的父亲,而是她的哥哥法鲁克。
据说法鲁克对伊朗送来的提亲礼物毫无兴趣,毕竟那时候的埃及国力还比较强劲,肯定是看不上小国的,所以他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妹妹嫁到穷地方。
但是,国王的顾问则有不同看法。他劝法鲁克同意这门亲事,因为与伊朗的联姻很有可能会提高埃及在伊斯兰世界中的地位。
为此,这个顾问还把国王的其他妹妹安排嫁到了伊拉克和约旦,这些都是后话了。
一来二去,法鲁克也被顾问说服,决定将法丝亚嫁到伊朗,哪怕妹妹和未来丈夫只见过一次面。
至于法丝亚,她的想法从来就不重要,即使是自己的婚姻大事她也没法做主,就算想反抗也没用,只好默默接受自己当和亲公主的命运。
1939年3月15日,法丝亚和巴列维先是在埃及办了场婚礼,结婚当天,法鲁克带着这对新夫妇参观了埃及的著名景点,尽享宫廷奢华之旅。
只不过一边是穿着简单军装的伊朗王储巴列维,一边是身着昂贵西装的埃及国王法鲁克,这差异未免太明显了,所以他们之间的对比在当时备受关注,老百姓也都知道公主是下嫁出去的。
婚礼结束之后,法丝亚和母亲一起乘火车前往伊朗,但是宇宙似乎在试图暗示她们什么事情,火车在路上碰到了无数技术难题,走走停停好多次,知道的以为是公主出嫁,不知道还以为是出去露营。
一路颠簸之后,法丝亚终于来到伊朗首都德黑兰,街道上布满了喜庆的条幅,欢迎这位未来王后的到来。
接着,等待这对新婚夫妇的便是第二场婚礼。
虽然婚宴气氛热闹、仪式盛大,餐桌上的美食也应有尽有,但对于从小就生活在豪华宫殿,吃惯大餐的法丝亚来说,这些跟娘家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都不算什么。
而且从法丝亚进入伊朗宫殿的第一刻起,她就很没有安全感,因为新婚丈夫巴列维的家庭对她来说,不仅仅是古怪,更是彻头彻尾的可怕。
她的公公,也就是当时的伊朗国王,是一个蛮横霸道、喜欢使用暴力的君主,法丝亚非常不喜欢他。
公公
巴列维的妹妹和母亲也对从埃及来的法丝亚并不友好,尤其是婆婆塔吉·奥尔-莫卢克。
她对自己儿子的保护欲异常强烈,好像法丝亚嫁进他们家是来跟她抢儿子的一样,把她当成了“情敌”,这也看不惯,那也看不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婆婆
法丝亚的小姑子们也随母亲,看她很不顺眼。再加上法丝亚不会说波斯语,和丈夫巴列维勉强可以用法语交流,但与他的家人们就难以沟通,更加剧了情况的严重性。
即使法丝亚已经很努力在新家中保持礼貌和冷静,但就算是再有耐心的人也没法和天天对她冷嘲热讽的家庭打交道。不久后,这场酝酿已久的恩怨便逐渐衍变成了暴力。
有一天,法丝亚和小姑子吵了起来,闹得很大。对方气急败坏,直接抄起手边的花瓶,对准法丝亚的头上就是一砸,一家人的关系可以说是坏到极致,和平相处的可能性极小。尽管如此,这一切与法丝亚真正的问题相比,显得微不足道。
如果说法丝亚在嫁人之前,对她的“白马王子”巴列维还有点期待的话,那这个期待,在她嫁人的几个月后就碎成一地。
她在婆家受尽欺负,甚至脑袋还被砸了花瓶,而本应该支持、照顾她的丈夫却总是选择站在他母亲和妹妹这一边,替她们说话,全然不顾自己新婚老婆的感受,只把她晾在一边......是妈宝男没错了。
如果只是以妈妈为中心也就算了,然而这个巴列维连最基本的道德也没有,居然结婚仅仅1年后就和别人乱搞婚外情,还和情妇高调开车出街,毫不掩饰,脸都不要了。
要知道,法丝亚嫁进伊朗的时候才18岁,还是少女。而且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女,她前面十几年不能说有多受宠爱,但至少过得还算开心。谁能想到,这一切在她结婚之后就全都变了。
一国王后为离婚出逃皇家?
在那个时代,无论男人女人都不会轻易离婚,更别说需要维持体面的皇家了。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法丝亚才过着不喜欢的日子,一忍再忍。
她在伊朗生活得像个隐士,经常拒绝参加官方活动,即使巴列维求她出面,她也很少会答应。
女儿沙赫纳茨的出生或许给法丝亚的生活带来了一点阳光。
但她的生活仍不见起色。毕竟,生下女儿的1940年,也是巴列维被发现出轨的那一年。
1941年,巴列维正式成为伊朗国王,法丝亚也顺理成章变成伊朗王后,在这之后,王位继承人的事也被提上议程。
在伊朗,只有儿子才能继位,所以法丝亚肯定还要再生个二胎三胎什么的。
可她的状态奇差,肯定是不愿意再生的。
她在伊朗度日如年,虽然吃穿不是问题,但精神上的痛苦给她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从1944年开始,她就一直去找精神专家治疗抑郁症,她说她的婚姻是没有爱的,非常想回到埃及,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埃及王室也听说了法丝亚的病状,担心她的家人便派使者去看望她。使者看到的令人心碎,法丝亚已经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她的肩胛骨 "像营养不良的鱼的鳍一样突出"。
从尽享世界欢乐的公主到遭婆家嫌弃又抑郁成疾的王后,法丝亚承受了太多太多。
但她的丈夫仍然对她不满意,曾在回忆录《Mission for My Country》中写道,他与公主整个婚姻“唯一幸福的光芒”就是他们女儿的出生。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变本加厉。
法丝亚再也撑不下去,1945年5月,也就是他们结婚的第6年,她以想念埃及国际化大都市的氛围为借口去了娘家,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过伊朗。
一国王后突然逃跑那还了得,这不给王室丢脸吗?所以本来对她关心很少的巴列维突然转变态度,开始为自己的错误忏悔,多次恳求她回伊朗,希望能够和解。
但法丝亚绝不可能跳回火坑,并坚定要求离婚,岁月让她从一个天真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位意志坚强的女人,她终于要为自己的幸福而战。
巴列维这时候又出现了,他告诉英国大使,他的母亲“可能是王后回归的主要障碍”。emmmmm原来他当妈宝男也不太合格啊,把所有锅都甩在妈妈身上。
离婚案来来回回拉扯长达3年,到了1948年,法丝亚才终于离婚成功。
为了这一天,她不得不接受伊朗王室的残忍条件:放弃对女儿沙赫纳茨的监护权。
这对每一个母亲来说,无疑都是非常心痛的,但法丝亚别无他法。她只有在规定的探视时间内,才能看看女儿。
在这之后,法丝亚回归埃及王室,遇见了真爱伊斯梅尔。他出身贵族,是军队的总司,而且长得高大帅气,又是剑桥大学毕业生,很快就俘获法丝亚的心。
1949 年 3 月 28 日,法丝亚再次步入婚礼殿堂,和伊斯梅尔低调举行结婚。
这一次,法丝亚是为爱结婚,两人婚后很快生下一双儿女,快乐生活。到了探视时间,她也风雨无阻回到伊朗看望女儿沙赫纳茨,生活似乎平静了不少。
沙赫纳茨继承了妈妈的美貌基因,越长越漂亮。
直到1952年,埃及政变,君主制被推翻。她离开王宫,搬到私人别墅和家人们待在一起。
虽然那时候的埃及民众很讨厌封建残余,但法丝亚不同,大家都觉得这位前公主“娴静、沉稳、有教养”,深受百姓爱戴。
其他王室成员都逃离海外,只有她留在埃及。
此后,她大部分时间都过着平和的生活,没有离婚风暴缠着她,不再担惊受怕,和伊斯梅尔相伴到老。
法丝亚最终活到了91岁,她的葬礼很安静,几乎没有什么报纸报道。
或许,这正是她想要的,不是伊朗王后,不是埃及公主,她想要的,只是她自己。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