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不言顶,熊不言底”。
文|王林
编辑|黄绎达
来源|36氪财经(ID:krfinance)
封面来源|视觉中国
“当想象可能发生的痛苦事情时,那种感觉丝毫不亚于真正的痛苦。”张坤在易方达蓝筹精选基金一季报中如是写道。
“公募一哥”经历了什么?作为张坤的代表作,易方达蓝筹精选自2018年9月熊市末成立以来一直顺风顺水,但随着今年回调以来,该基金一季度下挫了18.04%,跌幅远超同期业绩比较基准跌幅10.13%,刷新了2021年2月的最高点以来的最大回撤。
易方达蓝筹精选走势图  来源:一季报
同样经历痛苦的还有葛兰、刘彦春,2020年结构性牛市以来诞生的另外两位“千亿顶流”。
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末,张坤的管理规模为961.49亿元,环比缩水170亿元,葛兰的管理规模为961.49亿元,环比缩水142亿元,加之刘彦春已在2021年第四季度跌出“千亿俱乐部”,自此,偏股型基金市场已无千亿级权益基金经理。
管理规模前十的基金经理一季度表现  数据来源:wind
一季度,纳入统计的14874只公募基金中,投资总计亏损了近1.4亿元。在2022年不到4个月的时间内,公募基金权益类基金的平均跌幅已超过2018年全年。但因管理规模之巨且业绩公开,金字塔顶端的明星基金经理面临着更多压力,一举一动会触动市场的敏感神经。
2020年疫情后的结构性行情成就了三位千亿顶流,炒股不如买基金也逐渐深入人心。 而面对封神后权益市场的大调整,张坤、葛兰、刘彦春能否经得住时间的考验?
基民仍坚定跟随
事实上,三位基金经理管理的产品份额也并未出现大幅下降,他们的基金规模大降主要是由于净值下跌导致基金规模的被动减少。
Wind数据显示,目前在管规模前十大的基金经理,年初至4月24日,回撤最低的是易方达基金的张坤,回撤了18.73%;回撤最高的则是广发基金的刘格菘,回撤高达30.26%,其余8位基金经理的回撤平均都在20%以上。
然而在一季度,上证指数下跌了10.65%,创业板指数下跌了19.96%,股票基金指数下跌了14.48%。申赎数据显示,基民对张坤、葛兰仍是坚定跟随。
张坤管理的4只基金中,仅易方达蓝筹精选基金一季度遭到净赎回,占比不到0.3%;易方达优质企业三年持有尚在封闭期,基金份额不变;而易方达亚洲精选基金和易方达优质精选基金,一季度反而逆市分别出现5.64亿份、0.49亿份的净申购。葛兰的中欧医疗健康A一季度净申购则为6.55亿份。
值得注意的是,刘彦春管理的基金均遭遇不同程度的赎回。景顺长城新兴成长遭遇了7.84亿份的净赎回,成为其在管基金中被赎回最多的。景顺长城绩优成长、景顺鼎益LOF分别被赎回3.46亿份,1.57亿份。受净值下挫和申赎影响,一季度刘彦春也是三人中管理规模缩水最多的。
长期主义or躺平?
敢重仓、抵换手、高胜率的选股策略,让很多基金研究者把张坤看作是中国“最像巴菲特”的人。即使今年一季度市场剧烈下行,张坤的仓位也一如他的风格,坚定高仓位运作。他管理的4只基金继续保持93%+的高仓位。
规模最大的易方达蓝筹精选一季度前十大重仓股基本保持稳定,只是美团取代平安银行进入了前十大重仓,换了1只股票。另外,尽管在一季度小幅减持贵州茅台,贵州茅台依旧取代腾讯控股,晋升其第一大重仓股,招商银行、腾讯控股分列第二、第三大重仓股。易方达蓝筹精选加仓了美团540万股,加仓幅度高达32.53%,而平安银行退出前十大重仓。
一季度易方达蓝筹精选前十大重仓股变动情况  数据来源:wind
葛兰所管理的中欧医疗健康在一季度的持仓也未发生明显变化。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该基金的股票持仓占基金总资产的比例为81.56%,相较去年四季度末的81.47%几乎未变。从重仓股来看,相较去年四季度,九洲药业退出该基金前十大重仓股,智飞生物新进前十大重仓股。该基金的前三大重仓股依然为药明康德、爱尔眼科、凯莱英,一季度该基金对药明康德减持了638.85万股,持仓市值减少11.25亿元;对爱尔眼科增持了827.28万股,但爱尔眼科一季度跌超25.38%,该基金对爱尔眼科的持仓市值减少了12.50亿元。
一季度中欧医疗健康前十大重仓股变动情况  来源:wind
刘彦春代表作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前十大重仓股与2021年末保持一致,分别为贵州茅台、迈瑞医疗、泸州老窖、五粮液、中国中免、药明康德、海大集团、古井贡酒、美的集团、海康威视。其中,增持五粮液113.43万股、减持贵州茅台、中国中免超20万股。
一季度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前十大重仓股变动情况  数据来源:wind
面对三位顶流近乎按兵不动,基金评论区不乏“躺平”、“摆烂”的质疑声。对此,三位顶流似乎也达成了对“长期主义”的共识:只要企业的能力没有改变,外部环境变化只是阶段性扰动。
首先,张坤发出“灵魂三问”:
1.我的恐惧,是来自于股价下跌,还是来自于基本面发生了负面变化?
2.最初的投资理由不存在了吗?
3.股价更低了,作为长期的净买入者,我不应该更高兴才对吗? 
他认为,对于一个投资人来说,控制情绪和保持理性的能力至关重要。“股票价格就像天气,永远都在变化且捉摸不定、难以把握,而企业价值就像气候,始终在缓慢而有规律的变化。”
此前,张坤就借用巴菲特“能力圈”理论来解释自己的低换手率。在2021年四季报中,他这样写道,“投资是在纷繁的因素中找到少数重要且自己能把握的因素,利用大数定律,不断积累收益。诸如宏观经济、市场走势、市场风格、行业轮动,这些因素显然是重要的,但这不在自己的能力圈内。”
葛兰也在季报中强调了长期主义。在中欧医疗健康混合一季报中,她写道,“今年一季度医药板块内部热点快速轮动,我们仍将坚持以企业的长期投资价值为投资导向。”
回归基本面,葛兰指出,“行业总体仍保持了较强的韧性,疫情对于部分行业造成了一定的扰动,但中长期来看,我们认为优秀的公司仍将会从波动中重新恢复到增长的趋势中。政策方面,市场对于政策相关的信息极度敏感,但我们认为政策总体延续了稳健、积极的趋势,引导行业向有真正创新、有临床价值、提供高性价比产品及服务转变的导向没有变化。”
刘彦春表示,市场整体估值水平已经显著回落。尽管短、中、长期的困扰因素仍然很多,但现阶段的估值水平很可能较大程度反映了这些潜在风险。只要企业的能力没有改变,外部环境变化只是阶段性扰动,对公司的合理定价影响不大。比较全球优秀公司的成长性、盈利能力、估值水平,现阶段国内很多优质上市公司已经极具吸引力。随着外部环境回归常态,股票定价也终将回升至合理水平。
总体而言,三位明星基金经理对于后市的观点非常明确:短期市场面临的困难,为长期投资者提供了相当有吸引力的价格,企业自身的价值终将投射到市值的增长中。
何时归来?
4月底,多重利空共振下,暌违近两年的3000点保卫战再度打响,上述基金的重仓股跌向更深处。不难看出,公募基金偏重价值风格,而宏观因素的变化主要决定了这些重仓价值股的走势,因此也决定了基金经理的命运。
综合机构分析,展望5月,美美联储加息缩表叠加东欧局势反复等海外因素,一方面影响国内权益资产的定价,同时也会冲击市场情绪,但“疫情缓解”才是最为关键。
一旦疫情如期缓解:(1)稳增长下,国内流动性会继续增强;(2)制造业供需持续修复,PPI预计也将持续回落;(3)中美实际利差有望再次扩张,人民币汇率亦将再次企稳。届时,市场将重回3月的反弹逻辑,流动性驱动为主叠加疫后修复,价值成长风格或将回归。反之,结论将继续维持谨慎。
而如果不幸买在最高点,这些刷新了最大回撤的基金何时可以解套?
参考张坤管理的易方达中小盘(后更名为易方达优质精选),该基金上一次最大回撤出现在2016年初(净值为2.2248),距2015年的高点(净值为3.1128)回撤了近30%,张坤采取同样高仓位低换股的应对策略,直到2017年初该基金涨幅近40%才收复失地,前后耗时400多天。
易方达中小盘的第一次最大回撤  来源:公告
而张坤的易方达蓝筹精选2019年来最高单位净值为3.5287,当前单位净值(5月6日,下同)为2.0776,如果回到最高点需涨幅为70%。同理,葛兰的中欧时代先锋A,2019年来的最高单位净值2.2387,当前单位净值为1.29,要回到最高点需74%的涨幅。景顺长城新兴成长2019年以来的最高净值为3.68,当前净值2.2705,回到最高点需涨幅62%。
事实上,基金管理中有个非常清晰的“不可能三角”:规模、超额收益、流动性,这三者很难兼而有之。因此,管理规模一直被视为业绩的敌人。基金规模短时间内暴增,基金管理难度大幅增加。尽管市场容量发生变化,但在规模膨胀面前,基金经理和基金公司的管理能力仍然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和考验。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看法。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在决定投资前,如有需要,投资者务必向专业人士咨询并谨慎决策。我们无意为交易各方提供承销服务或任何需持有特定资质或牌照方可从事的服务。
36氪旗下公众号
真诚推荐你关注

来个“分享、点赞、在看”👇
“牛不言顶,熊不言底”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