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商论》现在订阅就送官方定制版《每日一词集锦》!
随着新一年季度财报启动,Alphabet、亚马逊、苹果、Meta和微软科技公布的最新一季收益再次登上新闻头条。虽然科技五巨头很愿意宣传这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数字,但对于其中很多产品和服务到底创造了多少收入和利润,它们就远没这么开诚布公了。年报和其他公开披露的文件往往将大量收入来源合并在一起,对数字的说明也尽量模糊。
为一探究竟,本刊翻阅了法庭文件、内部电子邮件、分析师报告和有关Alphabet、亚马逊、苹果和Meta的泄露文件。我们由此得到了一幅科技巨头的全景图。
《经济学人·商论》2022-05-10
The secrets of big tech
科技巨头的秘密
揭开硅谷面纱
科技巨头的秘密
我们对苹果和亚马逊等公司的财务状况一探究竟【深度】
... ...
Alphabet和苹果秘而不宣的最大利润来源可能是它们的应用商店。两家公司对这些应用商店内所有的应用内支出都要抽成,比例通常高达30%(尽管为了安抚监管机构,它们在不断降低对小型开发者和那些依赖订阅的应用的开发者的抽成)。这个收入来源的规模属于中等。根据多名州检察长在美国对谷歌提起的一项诉讼,2019年这些抽成给谷歌带来了大约110亿美元的收入。分析师估计,去年苹果商店的这一项收入为250亿美元。
读图 | 年报和其他公开披露的文件往往将大量收入来源合并在一起,对数字的说明也尽可能语焉不详。比如,去年科技五巨头的销售额总共划分为32个业务板块。相比之下,美国收入最高的五家非科技公司划分了56个板块。苹果将销售收入划分为五块,Meta只分了三块(见图表1)。Alphabet标注为“谷歌其他”的那一类收入去年为280亿美元,其中包括谷歌的应用商店、智能手机和其他设备的销售,以及子公司YouTube的订阅收入。Alphabet在2020年才首次披露YouTube的广告收入,去年这一收入达到了290亿美元。
亚马逊和Meta对收入和利润来源的保密程度要低(那么一点)。尽管改了名字并转向虚拟现实的“元宇宙”,Meta并没有对它97%的收入仍来自在线广告这一点遮遮掩掩。亚马逊很乐于披露其备受争议的Marketplace的收入,第三方供应商在那里销售商品,要为此向亚马逊支付相当于销售额19%的费用(2017年为11%),并与亚马逊的自营零售业务竞争。2021年,Marketplace为亚马逊贡献了1030亿美元的收入,是2015年的六倍,占公司总收入的22%。
Instagram的收入数据可是分析师花了一番力气才挖出来的。据估计,它去年为Meta贡献了420亿美元的收入,占Meta总收入的近五分之二,据称它在2019年的收入为200亿美元,占四分之一。换言之,在社交媒体帝国Meta的未来图景中,这个照片共享应用的地位已经大大提升。由华盛顿特区检察长提起的诉讼显示,Marketplace的利润率为20%,是亚马逊自营零售业务的四倍(该案没有具体说明所提到的利润率是毛利率、净利率还是营业利润率)。
... ... ...
订阅《经济学人·商论》获取今日最新深度分析文章《科技巨头的秘密》,了解更多:
  • 看似赚得盆满钵满的科技巨头,到底为何还有明显软肋?

  • 利润池深厚但狭窄,可能导致哪些风险?
  • 各大平台的客户留存情况如何?
  • 全球风投去年创下新高,资金去向何方?
  • 科技股价暴跌,对硅谷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扫码下载APP阅读双语全文
订阅《经济学人·商论》
全球百万精英同步阅读
每日一词·译者课堂·学人习语
订阅《经济学人·商论》解锁往期海量课程
👇订阅《经济学人·商论》👇
*《每日一词集锦》如因疫情原因发货暂缓,则疫情稳定后会统一寄出
点击原文直达订阅 ↓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