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这一战走到今天,美国和英国是当成自己在打的。
先说英国。
约翰逊首相自俄乌开战以来存在感十足,屡屡登上媒体头条。
人们似乎忘记了,不久前他还是那个因“硬脱欧事件”面临被欧洲边缘化的政治人物。
英国在俄乌战争中始终扮演着北约和美国“发声筒”的角色,态度最为积极。
开战以来,约翰逊是第一个在乌克兰拉达会议上发表演讲的西方国家领导人。
他将乌克兰部队大肆吹捧了一番,称乌军“打破了普京不可战胜的神话”。
英国首相约翰逊和泽连斯基一起漫步基辅街头
美国方面。
战前,华盛顿战略界一直有拉拢俄罗斯制华的想法,待普京为座上宾,生怕中俄走近。
老大先拿下老三再逼老二就范,这是七八十年代尼克松和里根已经用过一次的成熟技术路线。
不过开战后,尤其是在俄军表现不如人意的情况下,美国战略界的思路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
他们试图把俄罗斯与中国绑定,将中国一道黑化掉。
某种程度上说,如果说战前美国有一些高估俄罗斯,那么如今便有一些看轻俄罗斯。
华盛顿想借助乌克兰泥潭一鼓作气将普京政权从军事、经济和士气上瓦解掉,除之而后快。
为了实现这一“宏伟目标”,美国民主共和两党表现的空前团结。
在前两个月136亿美元援乌资金预算即将用完的情况下,拜登于近期再次向国会提出330亿美元的资金要求(实际批复了398亿)。
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正常情况下俄罗斯全年的国防预算也就只有500亿美元,其中还包括了人员薪酬、核武器维护等费用。
与此同时,4月份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高票通过了《2022年乌克兰民主防御租借法案》——这是时隔八十年美国又一次启动该程序。
话说在二战期间,罗斯福总统为了简化援助程序,通过《租借法案》以“民主兵工厂”的形式向其他反法西斯国家提供军事物资。

短短几年间,共有英国、苏联、中国、法国等36个国家收到美国军事援助,总额约500亿美元。

其中英国314亿美元、苏联110亿美元、法国32亿美元、中国16亿美元。
虽然理论上船只等大件物资战后需归还美国,但实际上大部分带有援助性质,由当事国提供战时军事基地租借等各种利益进行变相交换。
斯大林曾对《租借法案》给予过高度评价:
“这个协定太重要了,我们是靠它打败了共同的敌人希特勒。”
回到今天,美国重拾二战特殊背景下的租借法案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

一言以蔽之,即使普京拿出相当的和谈诚意,拜登也是不想善了的。
对于战争愿景,美英方面已经给出了明确的表述。
英国首相约翰逊强调:
“我们必须做出共同努力,确保普京被打败,而且是彻底失败。”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则表示:
“我们希望看到俄罗斯被削弱,使其无法再做侵略乌克兰的那种事情。”
一唱一和,英美的野心昭然若揭。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对乌克兰的大规模军事援助甚至影响到了其对台军售。
据岛媒5月2日的报道,拜登上任后的第一单对台军售项目——总价7.5亿美元“自行火炮案”,被临时喊停。
理由是“要优先考虑乌克兰的军事装备供应”。
这对于倚美谋独的蔡英文政府来说当然是一个打击,于是蔡政府提出可以先签单,暂缓交付,从而避免民进党在舆论上受伤。
可美方还是干脆的拒绝了台当局要求。
Ukraine First.
反过来看,当下是泽连斯基和乌克兰在欧美心中分量最终的时候,如果现在它都无法火线加入欧盟,那最终的结果很有可能会“竹篮打水一场空”,被漫长的入欧程序给拖死。
国家打成一片废墟,重建遥遥无期。

经此一战,美国实际上探索出了一套“乌克兰模式”。
简单点说,就是通过情报支持、人员培训、武器援助、舆论造势、经济制裁等复合手段,打一场泥潭式的代理人战争。
从而迅速削弱主要竞争大国的实力。
通过目前美国国内的政治风向来看,无论是军方还是国会,对“乌克兰模式”都十分满意。
代价小,收益大。
他们认为经过事前人员训练和战时高强度的美式装备输入,足以实现“以巧破力”。
其实这套模式是美国自越战以来的惯用手法,只不过时灵时不灵。
像去年阿富汗政府军秒跪,就是一个反面典型。
按照美方的总结分析,兵源素质和抵抗意志是决定“乌克兰模式”有效与否的两个关键前提条件。
据说美军顾问对乌克兰士兵的表现非常满意,培训武器装备上手的时间一点不比美国大兵慢。
凡事都有正反两面,祸福相依。
从反面来看,乌军战场上的优异表现无疑会加深美国对“武器装备决定论”和“乌克兰模式”的信心。
并把这种信心转移到台湾军队身上。
近期,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在出席参议院听证会时明确表示:
“最好的防御是由台湾自己完成。”
“(美国所做的事情)就像在乌克兰所做的事一样,像协助乌克兰一样协助台湾。”
作为美国军方重量级代表在国会公开场合做的表态,米利的这段话分量十足,在岛内一石激起千层浪。
舆论普遍认为,这是美国方面对日后可能涉及的台海冲突介入模式做了“准官宣”。
米利这位同志相信不少朋友都听说过他的大名。
作为陆军出身的四星上将,米利从特朗普后期开始担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
2020年大选期间,由于担心特朗普可能会将美国拖入一场末日战争中,米利两次代表美国军方密电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
他向中方表示:
“美国是稳定的,不会对中国发动袭击。”
该事件经美国资深记者报道后,米利遭到了共和党保守势力的猛烈抨击,特朗普更是指责其此举为“叛国行为”。
不过新上台的拜登和民主党政府对米利全力维护,白宫发言人表示:
“总统对马克·米利的领导力、爱国心和对宪法的忠诚完全有信心。”
米利与特朗普
在《台湾是如何看乌克兰的?》一篇中,我们梳理了岛内蓝绿两派对战争的基本态度。
不知大家是否有印象,其中民进党有一个十分重要的观点是“自助者人助之”。
他们认为只要台湾能像乌克兰一样在战争初期表现出不俗的战力,守住前一两个星期,美日的援助将迅速补充进来。
换言之,绿营实际上已经做好了部分美军不来救的心理准备。
基于此观点,民进党政府对于采购美军装备和加强台军战备十分有紧迫感。
乌克兰战争爆发后,蔡英文多次身穿全套迷彩服现身,甚至还视察了预备役部队。
3月1日,台防务部门将制作好的《民众求生避难手册》交“行政院”审核,搞得岛内战备气氛十分浓厚。
早些时候台湾已经下发的《全民国防手册》防空警报页
本篇的最后,重新回到“乌克兰模式”有效与否的两个关键前提条件——
兵源素质和抵抗意志。
兵源素质方面,台军与乌军各有强项。
前者文化水平会高一些,培训操作一些美式高科技装备相对容易上手;后者的身体素质更优,吃苦耐劳。
抵抗意志方面,根据大家通常的认知,台军大概率是不如乌军的。
或者说,早些年间“游泳池里练海军”“掐着温度计出操”的台军有可能更接近2014年克里米亚冲突时的乌军。
面对突如其来的战争表现的惊慌失措。
不过“抵抗意志”这项特质,是可以通过打预防针层层提高免疫力的。
比如俄罗斯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实际上就是给整个乌克兰打了一支有效的预防针。
从这个角度看,无论是战是和,金门马祖澎湖东沙等都必须与本岛打包在一起处理。
否则便是重蹈普京在克里米亚的覆辙,因小失大。
参考阅读: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