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技日报记者 张佳星
近期,以往散发的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呈集中发作趋势。多个国家报告的儿童急性肝炎,最初在欧美等国被发现,后在亚洲等多个国家也相继出现。这引起了国内相关研究者的高度警惕。
图源:视觉中国
“不明原因急性重型肝炎对儿童的肝功能破坏非常大。”5月13日,国家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医学中心、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感染科主任宁琴告诉科技日报记者:除了危害大,事件引发关注的另一重要原因是,短期内集中发生。以往这种不明原因的儿童肝炎都是散发,例数也不多,但这次短期内报告病例数多,有传染病引起的可能。
但让人费解的是,如果是传染病,不同国家或地区患儿之间却没有时空交集,理论上无法进行互相传染,又是如何在一段时间内集中发病呢?
疑云重重,很多病因“对不上号”
截至5月3日,全球20个国家和地区上报了约228例不明原因的急性肝炎病例,其中肝移植至少20例,约占比8.8%,死亡4例。

“患儿有共同的特点,比如出现黄疸、转氨酶指标升高等。”同济医院儿科主任罗小平教授表示,遇到这种情况,医院都会按照常规流程进行筛查病毒性肝炎、非嗜肝病毒感染感染、自身免疫性肝炎、代谢性肝病、药物性感染等,依据结果判断病因。
世卫组织的不明原因急性肝炎调查排除了甲乙丙丁戊等肝炎病毒感染,那么病因究竟是什么呢?
有学者猜测,会不会是接种了新冠mRNA 疫苗引发的以T细胞为主的自身免疫性肝炎?但进一步调查发现,大部分患儿并没有接种新冠mRNA 疫苗,可能性被排除。
通过分子生物学检测,人们又发现部分患者的血清样本中存在一种人腺病毒(HAdV)41型,目前它成为最大的“嫌疑犯”。
但问题是,按照以往的经验,人腺病毒(HAdV)没有那么大的破坏力。
“人们对人腺病毒的研究比较深入,从分子结构到致病性,再到不同的组织取向、不同的毒性都比较了解。”宁琴表示,人腺病毒大多侵犯呼吸道,少数引发肠胃炎、结膜炎,导致肝衰竭的病例更是极少见。
这就好比一只兔子本来吃草,因为身边发现很多蚊蝇尸体,非说它改性吃昆虫了,有些说不过去。
感染新冠病毒新的变异株可能是原因之一
当前业内认为除了人腺病毒(HAdV)感染,还有其他可能,如尚未鉴定的新型嗜肝病毒,一种新的变异型HAdV,药物、毒素或环境暴露等因素……也有分析认为,感染一种新冠病毒的新型变异株也被认为是可能性之一。
“虽然有些病例的新型冠状病毒和(或)HAdV检测呈阳性,但还需要对病毒进行基因鉴定,进而确定两者之间的关联性。”宁琴表示,是否是新型的病毒需要进一步的深入研究。
此外,可能是新冠流行期间,幼儿易感性增加导致的病毒致病力增强,应该对患儿血液、血清、尿液、粪便和呼吸道样本甚至肝脏活检样本均进行检测。
“事实上,各国发生的不明原因肝炎是不是有同一种病因引起的,目前都尚无定论。”宁琴说,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各地发生的病例是由同一原因引起,因此,应加强国际交流和合作,例如实现基因测序结果在国际学术界共享,才能更早解开谜题。
我国尚未发现相关病例,但需要警惕
我国尚未发现和报告类似的病例,但由于其危害大、有可能为传染病,需要保持高度警惕。
同济医院感染科和儿科团队在《中华医学杂志》上发表的《高度关注当前全球多国不明原因儿童严重急性肝炎的特征及发展动向》文章强调了上述观点。
“快速准确查明病因,是诊疗新发传染病和疫情防控的基础。而快速查明病因的基础是快速发现。”文中呼吁,儿科、感染科及相关科室医师应高度警惕不明原因肝功能异常的儿童及成人患者,接诊时仔细询问接触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史等。
目前的病原体鉴定技术很多,比如宏基因组测序技术、基于抗原抗体反应、生物传感器等技术,可以实现对病原体的较快锁定。
宁琴提醒,对于已排除常见病原体的不明原因急性肝炎患者应积极进行宏基因组测序,医疗单位应在征得患者同意后留取血液或其他体液样本,以便后续进一步鉴定病原体。一旦发现病例,应积极上报疾控部门。
来源:科技日报

编辑:刘义阳
审核:岳靓
终审:王婷婷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