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处一个国际大都市,难免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也存在无数的可能性。
例如,我从来认为和外国人“拍拖”的机会一定不属于我。
况且,我和男票当时感情稳定(其实是七年之痒)。
哪会知道有个型英帅靓正的外国小鲜肉会中途杀出来一起和我爬山。
事先声明,从一开始,我就有请示过当时的男票(即现在的先生)的。
也不知道男票是不是真心崩溃的,他反而强烈鼓励我出去认识新朋友。
理由就是:你都快没什么朋友了,还不出去走一走!
于是我就怀揣着男票的“鼓励”,和小鲜肉一起“出去走走”。
一起爬山吧
我是在工作场合里认识这个小鲜肉的。
他是北欧人。感觉北欧是批量制造一些高大、靓仔、头发卷卷的外国男生。
他在同伴里并不突出,但是最不高冷。
当时疫情没杀到,我只知道他在香港不常呆,每个月到处飞。
我和他闲聊了一句:“你平时在香港不工作的时候会干什么?”就开启了我们的聊天模式。
他说,他很喜欢所有的郊外,所以经常去爬山。
我就说,好了,我想去又没有朋友去,不如你有空的时候捎上我?
他说好,就这周吧!(这么快?)
各位看官,请相信我是真心去爬山的(我会承认我是去看“靓仔”的吗)
我们爬的第一座山是龙脊。
他说只有上午有空,这个路线他熟,爬了很多次,有信心很快完成。
其实他不是英语母语使用者。他的母语是欧洲当地语言。我从他的名字读法开始了解他的那门母语。
我不是第一次爬山,我对社交网络也不感冒。
但是一群人出来爬山的时候,肯定有几个喜欢照相的和打卡的。
但我第一次遇见了从不打卡、从不照相,省却所有社交步骤的人。
龙脊是爬山热点,一路上总有人放放狗,享受下阳光和空气。
上山的路有点窄,需要等人和狗下来才能上去。
小鲜肉就站在一旁,很不耐烦又带着鄙视他们的笑容看着我,有时甚至发出啧啧声。
加上他年轻、脚长、走得快,一个钟头之后我们已经完成下山了。
我也趁机问他的年龄,原来他还比我小几个月。
第一次接触我还满开心的,原来他没有什么架子。我感觉他成长的环境很简单,对人的态度相当纯真。
第二次爬山
第二次到我提议爬山的地方了。他说这次一天都有空。
喜欢慢活的我于是选择了坪洲。
我以为这地方能糊弄他一天的。结果证明我错了。
才一个小时,我们已经把坪洲里里外外转了个遍。
坪洲除了小之外,还相当静谧。
除了爬山,真没别的事干。他有点愕然地看着我说:“这就……完啦?”
我心里想:大哥,怎么知道你脚那么长,走得那么快呀!
然后我们就很无聊地沿着同样的路线再转了第二个圈。
因为知道怎么走了,这次只用了半小时。
他不敢再问我了,就说:“这岛小的,还有其他地方转吗?”
我也了解到,作为一个从小生长在高山绿湖边的小孩,人家三四岁开始拿着职业装备,在阿尔卑斯山旁边挑战高峰了。
而这些资讯,你不会在社交网络里找得到。
那些晒出来的,有谁真的是天天出来练的?
这两次虽然比较别扭,但是凭着直觉,我知道他其实很闷骚。
我在网路上搜寻的时候,发现很多北欧男生似乎都心仪亚洲女生。
其实这个北欧男生不错:靓仔、高大、多金、有才华、有语言天赋,友好、事业心很强。
这些真的相当吸引我。
但是我也老大不小了,亚洲女生没有不想早点嫁出去的吧?
我感觉首先他的心还没有定。而且,我和他谈不上多了解。
如果他一年里仅仅有几个月在香港,那就不可以在其他地方都有一个复制的“我“?
我知道他是个很纯品的男生,不会太复杂,但是我也需要时间再了解。
同时,我也觉得我想多了,还有,我真的只是来爬山而已。
欲知后文,请点击下方蓝字
👉香港体验官查看原文
-未完待续-
●    ●
*图像影音来自网络和作者,本文版权归香港体验官所有,转载请联系香港体验官微信公众号(ID:ExperiencehkGPQ)。
/本 文 作 者/
假文青

什么都可以拼凑,生活不能找人来凑
/小 助 理 推 荐/
滑动查看更多
如果你也想将自己在香港的经历
与更多人分享
在后台回复“投稿”获取投稿要求
本文为“香港体验官”版权所有
转载加入读者群
请联系@小助理
还有机会一起爬山吗?
👇👇👇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