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3月1日0时-3月18日24时,上海累计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68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678例。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梳理上海疫情数据发现,近日上海每日新增的无症状感染者数量均数倍于确诊病例。
3月1日-18日,新增无症状感染者的总数是确诊病例的近10倍(9.99倍)。近五日的具体情况为:3月18日,上海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的数量是确诊病例的45.75倍;3月17日,无症状感染者是确诊的3.56倍;3月16日,18.75倍;3月15日,39.4倍;3月14日,14.44倍。
公号猫哥的视界介绍:“我不是沪黑也不是沪吹,今天就来给大家捋一捋上海疫情为啥也会失控的问题。
1  上海疫情失控的原因
自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中国基于外防输入的原因,陆续关闭了大部分境外人员入境通道。
但是,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全部关闭国门是不可能的,光是留学生回国就是一个庞大的刚需。
所以,在少数城市还保留着入境的通道——也就是说,一线城市就为全中国承担着外防输入的主要压力。
给大家一组2020年的境外人员入境数据(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上海:128.62万人次;
北京:34.1万人次;
广州:209.73万人次;
深圳:120.06万人次;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承担境外人员输入最大压力的城市是广州、上海、深圳,北京压力都要小得多。
广州稍微有点特殊,广州其实是通过向周边城市分流隔离入境人员做到2020年接待209万人次——相当于半个广东省一起来承担。
而深圳主要接收香港入境人群,在香港疫情爆炸之前,同样是接收上百万入境人群,深圳压力还没有上海大。
所以,承担国际入境人群压力最大的还是上海,2020年民航国际航班35%都是落地上海。
浦东机场
北京因为是政治中心,承担的压力都比其它一线城市小得多,至于一线城市之外的省会城市,2020年入境人次还要少一个数量级,比如2021年疫情破防的南京,2020年入境人次只有16万
上海一年入境128万,平均每天就是3500人,每个人要隔离14天,上海光是要准备的隔离房间就要49000间,考虑到入境人次不会严格按照平均数,所以,上海要准备的隔离房间应该在5万间以上!
我们假设一个隔离酒店平均有200个房间,5万个房间就是250个酒店而已。上海是国际大都市,血很厚,正常情况下拿出250个酒店不是多大的问题。
但是新冠疫情对隔离房间有特殊的要求,这就是酒店的通风管道要有过滤分隔设施——这点要求就要淘汰大部分酒店。
从2020年到2021年,上海接待了200多万境外人员入境,整整2年时间,上海面对数百万境外人次的输入性疫情压力竟然将接机、运输、隔离等等所有环节都做得滴水不露,优等生实至名归。
那么,这一次上海为啥又破防了呢?
因为香港!
香港这一轮疫情爆炸将中国几个一线城市(包括深圳)优等生全部带到了沟里。
香港疫情爆炸,然后就有大量人员强烈要求回大陆。香港最便捷的入关通道就是走深圳,但是深圳压力也很大,没办法只能让上海来帮忙分担港人的入境压力。
上海很大方,每周除了周日,周一到周六都增加香港直航航班,这就需要增加更多的隔离酒店。然后锦*集团就主动站出来,提出旗下有一间华*酒店本来要重新装修的,现在暂时不装修了,可以做隔离酒店。
但是,这个华*酒店建造时间比较久远,酒店管理者也不了解酒店的通风系统是全建筑一个通风道,没有做分隔过滤设施
结果华*酒店投入使用之后,港人里的阳性患者通过通风道传播病毒,这些病毒就传播给酒店前后台工作人员。这些工作人员因为没有与隔离人群接触,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感染,还是该上班上班,该坐地铁坐地铁,无意中就传播开了。
后来是在做固定核酸检测时,发现华*酒店的人阳性有点多,就让防疫部门来做全环境检测,一查不得了,环境检测到处呈阳性,这才知道出事了!

(来源:中国新闻网)
这个事如果要较真,当然是防疫部门有管理疏漏,一个隔离酒店连通风系统是怎么个情况都没搞清楚就贸然投入使用,挨板子不算冤枉。
但实事求是地说,上海每年承担着接待一百多万人次(差不多是全国入境的20%)的境外输入压力,相关防疫人员不眠不休连轴转了2年多——直到再一次压担子增加香港入境航班才出现一个重大疏漏,客观上我个人还是很理解的。
是人就会有疏漏,就会犯错误,上海为全国其他城市人员入境硬抗了2年多,不能因为这一次疏漏就冷嘲热讽,一棍子打死。

2  上海防疫介绍
3月18日晚,上海市卫健委主任邬惊雷在《新闻1+1》栏目中表示,根据对上海本地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的分析来看,主要有三个方面原因:
一是奥密克戎毒株对呼吸道的侵袭性比此前的其他毒株弱;
二是大规模人群免疫接种产生效果,极大程度阻断了感染者变为重症、危重症的情况;
三是上海通过快速筛查发现了大部分没有症状的人。
邬惊雷表示,总体上认为奥密克戎变异株引起的临床表现轻,危害性不大,但也不能忽视。
此外,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局长焦雅辉在3月1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基于目前的实践,95%左右患者都是无症状感染者和轻型病例。邬惊雷表示,现在趋势还很难预判。目前初步判断,还会在一个相对比较高位的状态持续一段时间,可能会有一个高峰和相对持续的一个短时间段。
记者从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了解到,截至3月19日12时,上海市现有249座公园采取临时闭园措施,仍在开放的公园目前均已关闭室内场所。

3
  张文宏谈抗疫三大武器

张文宏:相信不远的将来能看到抗疫最终胜利
据北京日报消息,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3月20日在“新冠防疫新进展高峰论坛·2022第一季”在线论坛上以“面对新一轮的疫情反弹,探索更智慧的防控策略”为题发言。
  他表示,当前中国国内防疫形势严峻,需要做好多方面的工作,以有效防控奥密克戎及其亚型毒株BA.2。其中,继续提高疫苗接种率和加强新冠治疗药物的储备非常重要,同时还要做好医疗资源的储备。他相信不远的将来就可以看到抗击新冠病毒的最终胜利。
  此前,张文宏在解读新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时表示,未来抗疫人们将持有三个“武器”。
在张文宏看来,对未来抗疫,应有三个武器
第一,要有疫苗充分的接种;
第二,要有有效抗病毒药物和其他药物,包括中医药等支撑;
第三,要有非常充分的医疗冗余度。
张文宏指出,在下一步的抗疫工作中,如果做好几方面的工作,就可以赢得智慧抗疫的胜利。
首先,疫苗接种必须达到相当高的水平,才能具备初步的逐步放开的条件。根据来自欧美和亚太国家的数据,无论欧美国家还是世卫组织都提出加强对脆弱人群的免疫保护,最主要的保护对象就是高龄人群。这与国际上疫情传播的特点有关,而在疫情控制较好的国内,高龄人群的接种水平相对低。
  “奥密克戎传播的R0值是7到8,它的亚型毒株BA.2达到8的水平,将对高龄人群带来很高的感染风险。”张文宏表示,必须对高龄等脆弱人群做好充分的疫苗保护,才可以具备逐步重新开放的条件,对奥密克戎逐步建立免疫屏障,这一点至关重要。
其次,要实现非常好地对人民生命的保护。做好这一点,需要具备比较好的药物储备的条件。国际上一系列药物已经完成三期临床研究并上市,国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中也写入了国际上或国内自主研发的一些药物,以充分地保护高危人群,把感染者转为危重症的风险保持在低水平。
  但张文宏也提醒,即便有非常好的疫苗接种率,也有非常好的药物,西方国家在开放后还是会出现一定的高龄人群感染新冠死亡的现象。“由于奥密克戎毒株感染率很高,虽然病死率很低,但总体的死亡人数还是会升高,实际上还是会造成比较大的危害。”
如何把病死率和死亡率都保持在低水平?张文宏指出,一定要保证充裕的医疗资源。
“现在我们离抗疫成功其实还是越来越近,我们的技术储备也越来越充分。我相信可以在不远的将来看到我们最终战胜新冠病毒。”张文宏说
病毒低到多低才没有传染性?
张文宏指出,这次标准调低也是非常重大的调整。患者康复出院可以提早了。现在上海平均住院天数是15天,调整后可能降低到10天
大家都在看
信源:地球知识局、北美留学生日报、华人生活网、老美那些事儿、Ohquebec
关于我们
加拿大之声是汉加风平台之子品牌,聚焦于加拿大政治、财经资讯、社区动态。致力揭示事件背后的深度、温度;传递正义、担当;体现社会责任。旗下品牌栏目:《加拿大骗子曝光台》揭露各类大小骗子、骗术;《汉加风系列》为时事评论;传递百姓之声,为华裔融入加国社会而奔走努力。
新闻线索:[email protected]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